时间就这样在山村里的动员备战中进入到了新历的八月中旬,这个时间在山外已经有很多稻谷变得黄灿灿的了,即将到来的收获让很多老百姓们是有喜有忧,喜的是今年还算风调雨顺,气温虽偏低但雨水还算充足,恼人的虫害也没有,应该说收成还是不错的。而担忧的是不知道今年的纳粮会是多少,租子又会是多少,能留下多少粮食给自己……

    如果换成是往年,生活在南边的莫家家主莫老爷应该会很高兴,因为他又可以收上来大量的粮食屯储在自家的粮仓里,都说家中有粮心中不慌,只要自家的粮仓堆得高高的,那些下面的佃户们是吃粮还是吃糠……饿不死能给自己干活就行!

    不过今年的这两天莫老爷很心烦,因为在前两天晚上,自己家这一片似乎出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俗称的闹鬼,晚上在村外总能听到渗人的呼哨声,最初派人过去查看什么动静都没有,弄得自己的佃户和奴户们是人心惶惶,不仅晚上没人再敢出门,就连白天似乎也有人看到了一个白色令人恐怖的脸从树林里飘过,吓得那几个佃户连东西都不敢要就跑回了家两天没敢出门。随着这些事情传开,再加上越来越多人都说看到了鬼,让更多更恐怖的版本都出现,闹得是所有人都心生惧意,严重的影响了即将到来的收割生产,你说,闹出这样的事情能不让莫老爷心烦吗……为了稳定人心,莫老爷不仅派了几个胆大的家丁白天晚上巡逻查看此事,更花钱请了两个神婆过来驱邪作法,这才好歹将这些佃户们的情绪给稳定下来。

    不过莫老爷本人是不太信这种鬼怪之类的东西,他对这些东西都是嗤之以鼻认为是以讹传讹咋呼出来的东西,但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听到却让他不由得不安起来。

    这天晚上,莫老爷用过晚饭在书房里自己想静静的想想如何搞定这事,让秋收顺利的进行完成,正当他冥思苦想之际,突然间,村头外面似乎又传来那种凄厉而又时断时续的呼哨声,尖锐的声音让人听到后极为不舒服,没过多久,两个家丁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在莫老爷发火之前,上气不接下气下气,带着惊恐的声音说到:

    “老、老爷……村口……快去看看吧……那、那鬼……现、现身了……”

    听到这位自己很信任的家丁如此汇报,莫老爷也没顾得发火,急忙穿上鞋子,披了一个小卦便跟着几个家丁跑到了家里的土楼上,站在上面顺着家丁所指的方向望去,莫老爷直感觉一股子的冷气从脑门直冲脚底——凉了个透彻!在远处,一个绿色半透明的身体,正忽悠忽悠的随着晚风飘荡着,那飘散透明的身体,却有一个死人般惨绿的脸,两个黑洞洞的眼睛和一张完全不是人能够上下拉长的嘴巴……这不就是那几名佃户白天所看到的鬼脸吗……

    如果说光是鬼现身就已经足以让人惊悚不已,而更要命的,是从远处,悠悠的传来更让人恐惧声音:

    “冤魂怨气,只索莫家……”

    “莫家作死,闲人无关……”

    很快,在莫老爷看到并且听到这些东西之后,那绿色的鬼魂和声音很快的消失在黑夜中,只留下一片黑漆漆的世界和一片死静的村子……

    “快……快……请人……做法……再去请……几个高僧过来……”

    被太阳西晒一个下午的土楼此刻像蒸笼一样的闷热,可是莫老爷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热气,似乎这里不是闷热的土楼,而是一个冰窖一样的令人感到刺骨的寒冷,在这种能冷却全身的寒冷下,一直不信有冤魂怨鬼的莫老爷现在只想立刻找来道士和尚给自己做法,驱赶掉这些令自己恐惧万分的脏东西……至于秋收还有什么联合北边李家打啥山村的事情……莫老爷已经完全不管不顾……

    第二天一早,莫家昨晚出现鬼的事情便迅速的传遍附近,和之前有些不同的是原本人心惶惶的佃户们现在似乎没有原先那样的慌张害怕了,为啥?还不是那鬼都已经说了,只找莫家的麻烦,只要自己别挡对方的道看好自己的小孩和家人,鬼大人也不会刻意来找自己咧……

    而莫家则是在当天晚上,便在莫老爷哆嗦的话语中开始进入到紧急动员中去,所有的女眷和孩童全部不给出家门,而所有的家丁分三班倒的在莫家大宅院里外进行巡逻,以保护莫老爷和其家人……

    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在当天晚上几个家丁被受到惊吓的莫老爷派人去现场查看前,几条黑影借助着夜色的掩护,悄然的离开了莫老爷所在的这个村子,其中一人,肩头上正好耷拉着刚才莫老爷所见到的——““鬼”。

    “老师,你说这能管用吗?”

    背负着那“鬼”的战士有些好奇的闻着邓时锋这位大仙。

    “嘿嘿,你刚才去吊东西在后面没有看到,这鬼脸皮本来就够吓人的了,别说白天看见就够吓人,更要紧的是在灯光具备角度自下而上的照射下,莫老财被那张鬼皮脸吓的够呛……”

    旁边的罗蛋满脸的有些意不过瘾,在他看来,用火枪火炮把这些敢于侵犯自己利益的家伙给全打趴下才是王道,而不是在这里想方设法的制造出这么一起混乱出来。不过罗蛋不得不承认,这种投入低、搞震摄的造鬼运动在这种时刻比真刀真枪的干架更加的好用。

    他嘴里所说的鬼皮脸正是战友肩头上的那具穿越前是万圣节上经常可以见到的鬼脸头套,这种东西本身白天看就挺吓人的,更不用说邓时锋在山洞里找来一块小饭店常用的一次性塑料薄膜套在头套下面充当身体,在晚风中这种极为轻薄的东西自然很容易飘动起来,然后用车上一套钓鱼海竿和鱼线吊起来在空中晃荡即可。而那绿光就更简单了,把自己的强光手电上,套一个在玻璃厂生产出来的绿色废品,然后从前下方低角度朝上照射头罩和塑料薄膜,一个足以吓死诸多这个时空人的鬼,就这样出现在这里。至于那阴冷的呼啸声和刚才全村都能听到的声音……亲,一个破哨子和稍事改装过的汽车音响外带话筒就能搞定了……

    “嘿嘿,罗蛋说的对,莫家被吓这么一次,虽然不敢说永远有用,但短时间内是不敢造次惹事,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我们人太少,像你们这些职业军人数量更少,如果我有五十个都像你们一样的精兵,我直接可以拉炮过来把莫家大院给轰平咯!!”

    邓时锋看着这几个背负各种装备的步兵,嘴上虽然很豪气但内心却有些叹气,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如果有足够的实力,他更喜欢直接碾压过去推平对方,而不用这样殚心竭虑的策划各种方案……有多大锅下多少米,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点啊……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