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邓时锋和老马用古代、后世的审讯方法,将这些人又挨个的给审了一遍,有了老马这样在旁边印证真假的人,之前那些故意说谎的家伙被罗蛋教训的很惨,罗蛋这次用的是邓时锋所教授的新手法,创口小甚至没有创口,但给其身体和神经所带来的刺激却比单纯的皮鞭拳头要来得更加强烈,特别是罗蛋似乎是特意利用这几个嘴硬的家伙来泻火出闷气兼在老马面前示威,可怜的那几个人痛苦的嚎叫声甚至两公里外的铁厂都能听到……

    一个晚上的审讯收获很大,不仅印证了很多之前有疑点的地方,更获得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信息;这主要得益于罗蛋对那几个人的狠劲,他们的哀嚎声让不仅让所有人听着都毛骨悚然,对那些俘虏们来说那更是深深的恐惧,生怕自己也遭受到这样的“招待”,因此到后面提审这些人时,基本上都招得干干净净。

    当然,拿那几个嘴硬敢用假消息哄骗的俘虏当鸡,虐杀来儆其它的猴子效果是杠杠的,虽然这几个人未来两天都会因为今天晚上的审讯而没有什么能力做苦力,但对其它人的警告作用不言而喻,不仅是那些俘虏,就连那二十多个从外面买进来的青壮劳力也被告知,敢于逃跑的下场会比这些人还要惨!

    收获的新信息有很多,邓时锋基本上能对不同方向的几个势力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和实力大小的判断,不过对于一些核心问题还是较为模糊,毕竟这些人身份要么低微要么就是触及不到,你就是把他脑子剖开也拿不出更有价值的东西,邓时锋也只能凭借着这些补充资料来决定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打击计划。

    根据这些资料,邓时锋从老马那里得到更多的补充信息,将这些探子身后的各种势力,按照其各种实力威胁程度做了一个清单列表,在这里面,叫嚣得最起的李老财倒并不是威胁最大的人物,虽然他也有人有实力并且能和古田所的人拉上线,可他本家人手防御有余但攻击力不足排到了第三位,而他拉拢的莫家,则是因为本地还有两家和他牵制,再加上去年留下了点心理阴影,在没有摸清楚山村的实力前绝不会轻举妄动;反倒是西面的几家,特别是刘老板和那个胖子赵倒因为各种原因成为了对山村威胁最大的前两位。

    这两家一个是柳城县的本地商人,一个是柳州府的一个略有实力的本地商,刘老板也是整个柳州府那十个能有自己行脚贩商队的势力之一,这也就代表着他能和黄掌事一样,能有一定的武装人员可以自由攻击山村。那个胖子赵虽然实力只限在柳城县内,可因为以前经常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手底下倒还真有一批干这种活的行家,如果再将整个县那些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人组织起来……这家伙反倒是最让人忌惮。

    考虑到这些人的实力大小和威胁能力,邓时锋按照山村里的实际作战能力,再根据这些不同势力的特点制定了一份详细的主动出击作战计划,先给举棋不定观望中的莫家找点麻烦,让其和另外两家人搅合在一起无法从中抽身,只要莫家不能动弹北面的李家也不敢轻举妄动,当然李老财可以去找自己儿子联络古田所的人出兵,但请神容易送神难,再加上以李老财的抠门劲,他如果真敢下血本搞这么大的事,那么他也就不是抠门李了!

    解决掉东南面和北面的麻烦,邓时锋将亲自带人去找西面刘家和赵家的麻烦,当然除了这两位之外,还有一位本地大户和身后的官府也是邓时锋所要算计的对象,别看这两拨势力一直按着没动手看似威胁不大,可如果真要说起能动员的能量,那在柳城县还是相当恐怖的。为此邓时锋不得不小心对待,既要让对方感觉到威胁不敢乱动,也不能因为打击伤及其身份和面子让对方勃然大怒和山村死磕……

    确定了作战方案,邓时锋带着所有军职人员全部进入到了最后的特别训练周,不管是炮兵还是步兵,每天的除了训练之外就是学习,为即将到来的作战日做准备和熟练装备。对于炮兵们来说这种训练永远不嫌多,而步兵们则在所有训练科目的基础上多了一个手枪的射击训练。

    这些手枪有两种,一种是供民卫人员使用的单发火器,另一种是供军人使用的六发左轮手枪;左轮手枪因为其结构简单、有一定蓄弹量,成为了目前甚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成为主装备的小型武器。这种左轮手枪没有像那些夏式步枪采用后世生产的钢材而是使用山村自己生产的优质钢,因而在结构和重量上看上去很笨重,从外形上看更像早期的左轮手枪。六发子弹安置在旋转弹筒内,因为缺铜,分散式的子弹重新安装较为麻烦,打开扣锁露出左边的装弹口,先将后面已经击发过的火帽给撬掉或者从前面顶出,再从前面将弹头从前面反像塞进弹筒内涂抹点黄油状的油脂封糊住弹筒,然后从后面倒入发射药,再塞入阻隔其掉落的少量棉花,最后在弹筒尾部扣上专用的火帽封堵住尾部,六发弹药装完即便是最快也需要五分钟左右,可以说打完六发备弹,这玩意在战斗时就成为了废物。

    不过对于罗蛋他们这些职业军人来说,这种难看的武器而且还有各种缺点的短武器却是他们的最爱,射速快、精度较好,而且性能可靠的武器在近战的时候完全就是保命和杀敌的利器!至于装弹慢的弱点罗蛋他们表示也不在乎,即便是有铜质全装弹壳,左轮手枪的特点也注定了它不如自动手枪的装弹方便,而且手枪本身就是最后的手段,多带一支手枪,十二发子弹还没干掉全部的敌人,那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跑路。

    而供给民卫人员使用的单发手枪可以说是加长枪管的手枪,也可以说是缩减枪管的卡宾枪,既可以单手开火也可以双手扶握射击,四十公分长的枪管既能够方便于目前山村里的加工能力以最快速度生产,也能采用山村里自产的优质钢材做原料。和手枪一样通用的弹头与大概相近的装弹方式虽然同样速度缓慢,不过对民卫人员来说已经足够,更重要的是无需像夏式步枪那样需要诸多精度要求极高的零件方便大量生产列装。

    第一批左轮手枪只生产了十支供军队使用,原本是打算一人一支,不过考虑到炮兵使用机会并不多,而且炮兵需要腾出负重来运输炮弹,最终炮兵五个人中只给老马留了一支,其余的都给五个步兵使用。而单发手枪则一口气生产了三十多支供民卫队伍训练使用,虽然还没有做到人手一支,但铁厂和机械厂正加紧进度,以每天三支这样的产量继续给山村增添武器装备;而且随着生产技术的熟练,估计两周后,能提升至每天四至五支这样的产量。

    有了这么多的火器让山村的防御能力一下子提升不少,不过在此之前,除了罗蛋他们这些职业军人之外,所有适龄学生、民卫人员在训练周内,也都要每天进行两个小时的射击训练和队列训练,以便真正打起来时,不至于手忙脚乱的不懂用火枪也罢了,乱哄哄的打着自己人那可就太冤了……

    不过因为民卫队员的整体大训练,让村民们嗅到了一丝紧张的气息,这些人都是乱民的后代,他们对危险还是有一定的感知度的,同时,在村公所服务社那里也出现了类似村外山头站岗的工作,这些事情更加印证了危险的到来。不过和以前相比,村民们没人会放弃目前刚刚看到的生活希望,很多人找到覃二表示了类似的想法,看到村民们这种情绪状态,带着人每天忙于训练的邓时锋一拍脑袋暗骂自己的愚蠢,立即编了几首朗朗上口的短歌和打油诗交给学生们学会,让他们每天在村里又唱又念,其内容就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双手建立起来的,外面的地主老财和贪官们又想夺走,为了我们自己和家人的幸福生活,拿起枪列起队,把掠夺者们全部打跑干掉……

    这些歌曲既好听又短小易记易学,没用多久,村里的老人妇女们都能哼上这么几句,而随着歌曲短诗的扩散,这些诗曲里面的内容也逐渐的成为一种给村民们灌输反抗意识的手段,让所有村民们不知不觉中接受了邓时锋的洗脑。而邓时锋在经过此次动员之后也意识到,自己的舆论宣传建设也可以建设起来,通过学生们对家长的影响,不仅这次武装动员中起到不小的作用,今后例如安全生产、新村建设、卫生建设等一系列的工作都可以采用这种方式。在后世新中国建国初甚至是在根据地里,这些宣传手段就已经体现了它们强大的生命力和宣传能力;这么好的手段自己现在才想起使用,是傻了点……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