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罗蛋带着整理出来的口供来到了邓时锋的窝棚里,借助着改装台灯的反射光,邓时锋明显的看到罗蛋脸上有这么一丝的不爽,就是不知道这种不爽,是傍晚玩炮时落败的不爽,还是对炮兵里有三名外来人员的不爽,还是故意对窝棚里的某一位外来者摆脸色……

    对于罗蛋的不爽,邓时锋就当没看到,自己接过那些窥视者的口供翻阅起来,任凭罗蛋和另外一人站在一旁;有些事情可不能直接的说明白,等再过几年罗蛋再成长一些,他也许就会明白这里面的奥妙所在了。

    口供记录的有些潦草,而且其中有些字因为记录者不会写,便采取了借音字带圆圈来特别注明,邓时锋看着虽需要连猜带想,但还好书写清晰借音准确,也不至于弄错和看不懂。

    审讯出来的东西有很多,除了这些人的身份、所属势力以及这些势力的实力大小,从人数到武器装备,能问的都问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对方居住地区建筑物、人口情况以及资源情况这些较为古怪的问题,十几个俘虏的交叉口供摞在一起,哪些人说了实话,哪些人说了假话,便很容易分辨出来。

    邓时锋要这些口供是有目的性的,对于山村里的绝大部分村民包括自己,对于外面的世界基本上是属于两眼一抓瞎的无知,大家对外面所能够了解的东西,除了覃二、老孙头这样曾经去过老村附近集市的人来描述之外,剩下来的,就是黄仕诚和那三个护卫了。不过黄仕诚年少,对很多东西一知半解甚至毫无了解,而那位黄掌事所倚仗的护卫队长——老马,便成为了邓时锋这段时间信息资料来源的主要人员,也就是站在窝棚里的那另外一人。

    老马本名叫马柳楠,年龄三十出头,不过因为从小就常年跟马队外出做生意,风水日晒让其容貌上显得比黄掌事更老一分,再加上跑货久了识途识道兼识人,因此大家刚开始是戏称老马,最后反而变成了一种敬称,就连黄掌事都这么称呼比他小十岁而且关系不凡的老马。出生柳州城南的老马一生下来没多久便成为了孤儿被黄掌事的父亲所收养,跟着黄掌事这位大哥屁股后面一同长大,在某种意义上,老马这人是黄掌事没有结拜没有血缘的兄弟,老马可以背叛所有人但惟独不会背叛黄家,黄掌事的父亲也是个聪明人,如果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老马就是黄掌事这一代独苗最后也是最可靠的人。老马这人也知恩图报,再加上他的媳妇迟迟一直没有怀上,老马便视老大哥的儿子黄仕诚为己出,也正是因为如此,黄掌事才把老马这个自己最信任的人派到山村里,保护自己的小儿子。

    按这层关系,老马是不太可能接受邓时锋的命令,另外两人也只听自己的命令,所以邓时锋也明白这点,直接将三人划给黄仕诚手下当炮兵,你不听我的没问题,但你会听黄仕诚的命令,我只要搞定黄仕诚对我的忠诚……你还是变相的在听我的命令!!老马原先对邓时锋带黄仕诚玩火炮炸炸这么危险的东西十分有意见,但是在见过黄仕诚那种废寝忘食专研火炮的精神劲后他也知道自己劝说无望,而这个时候邓时锋又很会挑时间的找其交谈一番……既然黄仕诚这么喜欢玩炮,为啥我们不能让他玩出一个名堂,玩出一份事业呢!用大炮轰出一个功名利禄出来!!

    听到这老马眼睛看邓时锋就有些不同了,这话是有野心的人才会说的,走南闯北多了,山村目前的危机老马自然省得,但就和做生意一样,风险和利益成正比,风险越大其收益也越大!而且再想想邓时锋后面的话,老马也最终默认了黄仕诚玩炮的事情。很多年后,在老马一次庆功宴上罕有的喝多了之后,这才吐露出来当时邓时锋的那句话:

    “山村外不太平,广西也不太平,外省同样不太平,放眼北方就更不太平了,谁知道这天下哪一天会全部乱起来,从古自今,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到时候不管是卫国保家驱除鞑虏还是改朝换代开国大臣,只要有枪有炮,都特娘滴可以轰出一个功名利禄……”

    老马不傻,他自然明白邓时锋话语里的意思和出路,不管是邓时锋自己拉大旗干事,还是投身朝廷驱除鞑虏,甚至是官场自保,有枪有炮不仅能在乱世中求得自保,更能干出一番功名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老马不管是从自己考虑还是从自己的侄子考虑,都没有理由去拒绝这种远见和人生规划。而且由于也看出来邓时锋的个人魅力让小侄子黄仕诚心甘情愿的拜服,老马对邓时锋的变相拉拢也没有多拒绝,只要邓时锋不害黄家父子,那么他就会帮邓时锋!

    搞定了老马和他的手下,邓时锋对老马目前最大的需求就是需要他在整个广西多年行走贩商的经验,给自己建立起一个较为完整的外界世界。在这十来天的接触中,邓时锋从老马那里得到了不少关于外界乡镇、村落还有城市的各种信息资料,但这都只是建立在对方讲述上的信息源,自己只能像3d建模那样逐渐拼凑搭建起整个外部世界的框架。

    “马哥,你来看看这几条,看他们讲述的是否真实。”

    在从所有被俘虏的探子提供的口供中,邓时锋获得到了关于这些对自己“感兴趣”的势力资料,其中有一部分已经通过交叉口供确定属实,但有一些还存在着不少相互之间的不同。

    对于邓时锋就像自己人那样指挥自己,老马有些苦笑对方还真捏着自己的脉门很直接的招呼使唤,而且还有一种自来熟扒着赶着拉关系攀交情的意思在里面,称呼里的那个“哥”字就证明着对方的意思。不过老马对于邓时锋的攀结还是很受用的,来这里半个月了,他也明白,能让这位被村里人称为大仙的他嘴里称一句“哥”可是很难得的荣耀。

    “中渡莫家的……供……词……基本属实,不过北面的李家我只是五年前路过一次,日子太久没法……保证。柳城那个胖子赵就是个杂碎,天天就靠坑蒙拐骗搞偏门,那两个挑脚货郎估计吃了不少苦。那个刘老板是柳州城的另一家商行,和我们一直是明争暗斗,他……冒出来也是情理之中;至于其他的几个,这个说的要么八成都是假话要么就只是一个刚进门入伙的家伙什么都不知道……”

    即便是对邓时锋很无奈,但眼下的这些人和身后的势力都隐隐在对山村不利,对山村不利也是对自己小侄子的不利,更是这些势力在对自己兄弟大哥事业的不利,老马也深知利害关系不敢有多隐瞒,文化水平不高的他在邓时锋帮助下阅读完这些供词中的疑点,用自己的经验和判断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在交流上,老马可没有自己侄子那么的利落,毕竟老马他现在和邓时锋接触不多,从其他渠道所学习到的新东西也不多,特别是一些邓时锋所带来的词汇,老马运用起来还是很生疏。

    “恩……”邓时锋将老马所指出的地方用铅笔做好记号,将疑点供词的提供人名字给划出,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扭头向老马说到:“马哥,今晚我们合作一把如何?”

    “合作?!”对邓时锋的提议老马有些惊诧。

    “对,合作,我和罗蛋当主审,你在旁边审真假,我今天晚上来个连夜会审,不仅确定这些家伙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同时也补充一下供词上面没有提到过的新问题……”

    “呃……有这个必要吗?您的本事可大着呢……”老马有些不确定眼前的大仙到底是不是在试探他。

    “嘿嘿,当然有必要,兵书里都说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弄清楚这些王八羔子的底细,我这边下一步的对外打击计划也不好开展啊……”

    看着有些犹豫的老马,邓时锋自然很清楚的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轻轻一拍对方的肩头,邓时锋大大咧咧向个自家人一样的劝说着:

    “合作的意思就是相互取长补短把某一件事情用双方甚至多方的优势给发挥到极致,把缺点缩减到最小化。马哥你是行走江湖的老行家,您自然会比我更熟悉里面的道道……”

    邓时锋的解释合情合理,老马不仅没有任何理由的拒绝,而且也深知这是对方在给自己提供一个平台和别有用心的拉自己吸引仇恨值……对于这种事老马心中并不想这样干,但他更知道,如果自己不向对方交一个什么投名状的话……自己的小侄子也会受到对方信任度的降低……

    没有别的办法,老马只有带着邓时锋和罗蛋,打着手电筒,来到了矿场,准备开始一场更专业更专精的审讯技术课……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