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击炮的曲线弹道几乎符合各种地形环境,而且简单的结构和较为轻便的炮身也可以让其适应大部分的战斗需要,也是一款便于携带、威力不错的火力投送武器;炮管有现成的,当不成无后座力炮的半轴套管其实从长度和内口径上看似乎更适合迫击炮的干活;炮架找铁厂和机械厂就能捣鼓出来,多次试射还能把弹道表给摸透弄出较为简单的机械瞄准具。

    至于炮弹……因为迫击炮不同与前面三门加农直射铁炮,那种武器是小曲度近乎直射的武器,即便是精度差点,但只要敢于挑战其优先通过权的都要倒大霉,打在船上以小河能通纳的船只体积那就是一炮沉一个,甚至在平地作战时甚至落地后还能有足够的动能继续扫出来一条血肉碎骨胡同出来。而迫击炮是大曲射弹道武器,以大角度从天空上砸下来的迫击炮弹可做不到直射加农炮的这一点,要想拼人品的每一发都能砸中一个人一栋房屋一艘小船……亲,还是洗洗睡吧……因此邓时锋只有硬着头皮必须上品质合格、性能稳定的爆炸迫击炮弹。

    首先要解决炮弹金属弹体的问题,这个对已经有大型、异形钢铁铸造经验的铁厂表示对这两片半圆半椭圆铸铁疙瘩不会多费功夫,虽然直接铸造自带螺纹表示还没这个水平,不过炮弹弹体本身就是廉价的灰口铸铁,用这玩意造弹壳虽然爆炸时破片少可硬度也一般般,让机械厂的那些学生工人们攻几个螺纹还是没问题的。套上尾部外包出去给村民们大量组装制作的稳定尾翼和基本发射药管,战斗时再安装顶部的引信和底部的发射药包,一枚简陋的迫击炮弹便可待命发射。

    当然,这样快速简易生产的玩意精度没太高的保障,而且射程上也因为炮弹加工精度差且没有闭气密封环而造成泄气导致下降,不过就这样能以最大装药能把三点五公斤重的炮弹以最大射程抛射到一点三公里这个距离,邓时锋已经表示可以基本满足实际作战需求。如果真需要更远的射程……邓时锋表示有这么少量炮弹是在机械厂用设备经过精加工过的可以打的更远一些……

    搞定了弹体和外包出去的尾翼,最难的部分就只剩下了引信的制作。

    由于迫击炮的弹道曲线和直射炮不一样,还有因为迫击炮弹的结构具有弹头始终在前的特点,邓时锋在开发迫击炮弹的引信时自然想到了最简单的碰撞针刺式引信。这种引信制作不算复杂,在引信头部的保护帽下面,是比阻环略大一分的刺针包裹件,当炮弹发射落地之后,其引信的保护帽在撞击下剧烈变形,走过最后安全保护空隙后最终把针刺包裹件冲压撞击过阻环,击发引信底部的雷汞发火引爆炮弹装药。这种引信的生产很简单,但安全性肯定不如弹簧式的引信,不过山村现在还没有研发出拉丝机,对小型、微型弹簧的生产还有很大的制约,邓时锋也只能选择这种引信来暂且代替。而且通过对火帽的生产与研究,山村对雷汞的生产和应用已经比较成熟,制作和生产基本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即便是如此简单的引信对山村来说也有一定的难处,其最大的难处并不是加工与生产,这种引信对材料和加工精度都很高,加工精度不合格容易造成引信太灵敏炮弹还未出膛便提前起爆,或者是阻环和针刺包裹件太紧让击针无法通过阻环从而无法引爆内部装药;不过在加工问题上,已经拥有较为稳定机械加工能力的山村并不担心这个。可如果要想让阻环和包裹件相互之间有着最好的安全性与灵敏度完美的结合,除了有很好很高的加工精度外,要想其保护帽和阻环还有包裹件既有硬度不会轻易自爆也能在发射后准确撞击击发,其生产这几个关键零件的最好材料就是铜!

    说到铜相信大家就已经知道难在哪里了,中国有很多矿藏,而且储量居世界前列的也有很多,但铜矿却并不多,再加上古代铜钱作为交易的货币,更加使得铜这东西价值更高。早在邓时锋和黄掌事第一次交易时,邓时锋便希望从黄掌事那里得到更多的铜来帮助自己的工业发展;只可惜铜这物资,虽没有列入向盐铁专卖那样的直接管控,但因为它的产量和实际使用特点让其并不容易获得,几次交易下来,邓时锋所能获得到的铜料还是没有多少,如此一来,这种消耗式的引信对铜料的消耗便成为了应用的最大难题。

    不过在生存的威胁下,邓时锋和覃二还是决定咬牙将为数不多的铜料资源给运用在这上面,不仅如改装迫击炮和试制的迫击炮弹样品很快便被拿出,在经过试验后得到了令邓时锋较为满意的效果,邓时锋这才定下最后的数据和图纸。

    因而罗蛋很清楚邓时锋所制定下来的流程,通常一种产品在通过试用和测试之后,会重新绘制一份最新的图纸供生产使用,而原图纸则会收藏保留做未来调用。看到邓时锋的定型图纸,罗蛋便明白有了有新武器,这定型生产是一回事,但前面可是有试验样品啊!能通过验收的样品也可以直接拉出去能打能用的啊……

    只是这次的产品并不是纯正的定型量产产品,毕竟那无缝钢管以小山村的水平短时间内是无法能够达到要求,不过这并不能打消罗蛋心中的热情,现在是夏天距离天黑还有这么一个多小时,在得到邓时锋的同意后,罗蛋把回到集体窝棚宿舍的四个战友给叫上去试炮,军人对武器有一种天生的追求和喜好,听到有新武器后几个年轻人不顾休息,拉着两个学生和邓时锋便来到了机械厂的仓库把两门改装的迫击炮给扛到了射击场。

    这两个学生中有覃田的身影自然是因为他数学学习较好的缘故,毕竟炮兵是个技术兵种,不仅要会熟练操作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数学水平来计算弹道之类的东西,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因为自身有一点数学基础,再加上对这火炮炸炸的玩意产生浓厚的兴趣而一眼便爱上这种东西的学生——黄仕诚!

    黄仕诚虽然进入山村没多久,算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一个月,按说应该进入学堂和其它学生一起学习才对;不过因为家境殷实的缘故从小就上过学堂,其文化功底应该来说在山村里面甚至能排在覃田和王丫之上!而且因为父亲从商的基因,在接受传统教育的之乎者也之外也学习了不少习算之数,有一定数学底子也让其在跟着干爹邓时锋迅速吃小灶后恶补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现在甚至已经能帮邓时锋在学堂里给那些低龄学童教授数学课程!

    良好底子让其很快便追赶上覃田王丫他们的知识水平,成为邓时锋第三个得力助手,邓时锋原本打算让其再跟自己一段时间后再培养其发展方向,但没想到,黄仕诚在见到那三门直射加农钢炮后便深深的爱上了这种炸炸大杀器,而且随着对火炮的了解深入,黄仕诚对火炮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让邓时锋确定了自己首位炮兵教官的人选……

    “底座要拍实,对,狠命往下拍!不怕用力就怕不用力,底座和地面泥土有间隙反而会影响射击精度……这些铸铁疙瘩你能拍烂它我还要谢谢你,一个烂底座不仅不能很好的传递后座力更有可能危及炮手们的安全……”

    “从弹药箱拿出来的炮弹,引信不要一次性全部装完,安装上的引信会刺破炮弹内部的纸张导致里面的火药倒出来,除非你确定你一次作战就能将所取用的炮弹全部用光……这是安全条例……炮兵不同步兵,步兵一次枪械操作错误引发的事故也许只会害死自己,但炮兵一次错误不仅会害死自己还会害死自己的战友……”

    “迫击炮每次发射后都要进行和前装座炮一样的清膛,这是避免后面的炮弹在装填过程中被炮膛里残留的灰烬引燃造成意外引发……别担心效率,把湿蘸的炮刷往炮管里捅两下就好,迫击炮的立姿架设和底部发火撞针的结构特点能让未燃尽的灰烬落入下面较为安全的地方;不过每次作战结束后,必须要对炮膛底部积留的残渣进行清理……”

    黄仕诚虽然年龄比罗蛋他们这些未来的军官们小很多,可在指挥罗蛋他们操作迫击炮上却十足一副教官的味道在里面,对此罗蛋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反感和沮丧,反而专心致志的在黄仕诚的指挥下完成一个又一个的动作要领。能让罗蛋他们这种表现是源自于邓时锋所说的一句话:

    “不耻下问不丢脸,丢脸比不懂装懂乱操作弄死自己丢小命要更划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