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到农历六月下旬,也就是新历的七月底,当山里的稻谷开始逐渐进入到最后的成熟期时,负责轮换外围侦查的新兵们发现,在通往新村的几条小道上,都出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身影,甚至在没有小道的位置,也有观察员发现了类似的身影,而且这些人从远处小心的眺望,到愈发大胆的靠近,一种不祥的征兆逐渐的笼罩在了山村的上空。

    这天,两个陌生人正借助着山体和灌木的掩护,小心谨慎的向着那座风力发电塔摸去,这座地标性的钢构建筑在这个时空,任谁第一眼见到后都会为之震撼和感到好奇,因此这些人,都会不约而同的试图靠近这座建筑,近距离的查看这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东西。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这点好奇心也自然被某些人给利用,当这两个人距离风力发电塔不足一百米时,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冒出来四个浑身长草的身影,还没等那两个窥视者们反应过来,这四个草人便手脚利落的捂嘴、制手、绊脚,三下五除二不到两秒的时间便给这些草人给放倒制服。这些草人们在放倒这两名窥视者后也没多客气,嘴里塞上东西免得咬舌自尽,双手反扣捆扎,让其不仅难受而且极难自行解困逃离,然后再蒙上眼睛被送到了山村的某个地方……

    “老师,今天又抓了三个咧,上午一个下午两个……这些人现在是越来越多,以前是三天抓一个,现在是一天抓三个,光抓人我这都抓烦了……”

    下午,罗蛋走进邓时锋的窝棚里,虽然嘴里表示着抓这些人让其不厌其烦,但脸上用锅底灰涂抹的简易迷彩依旧无法能够掩饰他眉宇间的那种成功骄傲,经过这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再有这么多免费送上来的练手对象,罗蛋和战士们的潜伏、抓捕制敌技术是越来越纯熟;当然,连带着的,是还有一项技术也在突飞猛进。

    “今天的招了没?”躬身正在新制作的工作台上绘制图稿的邓时锋头都没抬,就这样询问着今天的结果。

    “招了,下午来的那两个是南面来的人,还没打就噼里啪啦全交待了;上午来的那个比较硬气,再加上盘子和锥子两个人没啥经验,折腾了好久对方这才肯交待,弄得两个人不仅累而且那家伙也被打的够惨,现在就跟个猪头一样,连他老娘来了都认不出。不过我判断,下午那两个人也就是看到上午那家伙这么惨被吓住了,所以才这么痛快的交待……”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和成长,罗蛋已经愈发不再像当初那样的莽撞和冲动,他开始学会分析各种问题,从中累积和吸取经验教训;这种成长不仅对于他是一件好事,对于邓时锋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可以将时间投向其它项目和教学上去,也可以在每次训练课上教授更多更专精、专业的东西。

    “嗯……能明白这点就好,审讯是一项技术活,有从**上的折磨也有心理上的折磨,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审讯手段,目前对待这些过来事前调查的探子,你们现在所学的基本上够用了。等过两天我再教你们一些特殊技法,可以以最小的伤口甚至是没有伤口,但却能给受审者带来剧烈的身体疼痛刺激……教你们这个是因为你们现在的手法太暴力太血腥,矿场那边的小孙对我说了,你们送过去的人不是猪头就是一身皮外伤,弄得这些免费的劳力不仅降低能效而且小孙还要防止伤口感染废了这个免费的劳力……”

    邓时锋前面提到要教授的新东西让罗蛋兴奋,但后面跟着的批评让罗蛋急忙点头认错;小心的绘制完图稿的最后一笔,在仔细检查没有错漏之后满意的在下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罗蛋不失时机的探过自己的脑袋,想瞅瞅老师又捣鼓出什么新鲜玩意。

    “老师,这是火炮?好像短了点,口径也小了点,而且怎么感觉是朝天上打的?不过这厚度和重量……看样子比之前的那些座炮要轻上不少……咦?是定型设计图纸,我带人在外面的这段时间,老师又弄出来好东西了?”

    跟老师这么久了,罗蛋的文化水平虽比不上覃田王丫两个教学助理,但是比他更牛叉的也没有更多人,而且因为是邓时锋的亲兵缘故,他跟邓时锋所学到、见识到的东西比起覃田王丫两个人没少多少,对于这种图纸上的东西,罗蛋表示他当然能够看得懂。

    而他嘴里说的之前的火炮是上两周邓时锋带人弄出来的三门铁炮,这种口径为七公分的铁炮结构上和传统前装炮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因为采用了较为优质的钢铁使得炮身要比现在这个时空的火炮都要瘦身一圈,不能直接上后装炮是因为考虑到目前山村里的技术储备还不足,万一作战时出了什么问题一个炮位发生意外估计山村的职业军事队伍就得少一半甚至全部人马,因此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继续沿用较为成熟的前装火炮。邓时锋他们通过试炮后发现这三门铁炮威力虽然相当不错,它可以在标准装药的情况下将三斤重的球形弹丸打到五百米的第一落点位置上去;这个距离基本上能够满足山地作战的需要。

    可问题是因为火炮后坐力的缘故,这种火炮必须要安放在炮架上才能安全发射,而加上炮架后沉重的令人抓狂,再加上山村这里的山地运输环境,这种炮身加炮架还有铁轮全重超过三百公斤的火炮目前基本上就只能单纯做村子最后防御性使用;就连在小河边上,用来预设封锁河道的关卡上安置的那一门,也是覃二组织青壮劳力是肩扛人挑的慢慢给运到山头上的。

    这种炮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同时因为炮弹口径过小,对于安装那种螺旋式的延时引信又很不方便,再着就是七公分直径的炮弹内部容积过小,黑火药爆炸威力有限,一些炮弹内部装填的火药甚至都没能直接炸开而是冲开引信口直接燃烧掉……而如果增大火炮口径倒没有小口径炮弹的这些缺点,威力也足够大,但这火炮的重量……又要直接增加上来了……

    “嘿嘿,你不在这些天我还真弄出来这玩意了,你也看出来了……没错,这玩意的确是朝天上打的,但其威力和方便性却绝对杠杠的,它叫迫击炮!”

    邓时锋看着图稿,幻想着这玩意拉出去打人时候的把对方炸得嗷嗷叫唤的场面,嘿嘿的阴笑了起来。

    考虑到目前山村奉行的伸出拳头打人的战术特点,还有兵员人数较少的实际因数,早在发现轮式座炮无法能够满足山地运动作战的特点后,邓时锋就考虑要尽快弄一款可小型步兵队伍携带、威力大、精准度高的快速投送武器,以方便自己的队伍在发生战斗时,能够有这样的武器携带到外面还有在山地中便携灵活的作战。

    原本邓时锋最想弄出来的是像四零火箭筒,也就是俗称rpg这样的火箭发射具,这种武器不仅携带方便而且操作简单,更重要的是可以直瞄开火,也就是射手能直接操作快速瞄准并命中目标,在战斗时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和准度;但尝试过用火药来替代做发射推进药后邓时锋发现这很难办到,直接用火药做推进药剂对火药的装填要求很高,装的太紧太松和不形成料口都直接影响到使用的效果,不是在发射筒里就炸了,就是因为推力不足无法推动全重两斤的弹头飞行足够的距离,即便是最成功的火箭弹,其射程也不过堪堪百米。而且最恐怖的就是其火箭弹飞出发射具后依旧继续燃烧,八成的火箭弹都能在干掉目标前就已经将射手喷成了烤肉……

    对火箭弹的研究受挫只能让邓时锋先暂且将这种武器搁置一旁,除非等自己的化工研究与生产达到一定的程度弄出更好更专业的推进发射药,要不然这简单灵活的武器还真无法能够得以最终实用化。

    搞不定火箭弹,但后世中还有一款武器是属于单兵携带的直瞄性武器,那就是无后坐力炮。不过无后坐力炮这玩意对炮管的要求很高,山村里的产品肯定达不到后世那样轻薄而又坚固的质量,为了解决目前即将要面临的武力危机,邓时锋只有忍痛从几辆卡车上卸下其半轴套管来作为暂时替代的产品。

    有了炮身可在实际测算后发现依旧无法能够满足使用,其关键的制约因素还是发射药的问题,目前的黑火药能提供的爆发推力有限,要想将两斤的炮弹推动到两百米左右的打击距离要使用大量的发射药,这样一来在管身内加入过量的火药很容易将这条钢管变成一个大号爆破筒……而且每次发射后,大量黑火药所产生的浓烟能让发射阵地变成一个短时间的硝烟毒气场……

    在两种武器研究都遭到挫折让邓时锋咬牙切齿的暗中发誓,只要今后一有条件就上马无烟火药的研究和生产,娘滴,黑火药限制太特娘滴多了……不过没有更合适的火药并不代表研发这种武器就得下马,毕竟山村所面临的威胁越来越大,一天没弄出来这种便携型的武器邓时锋心头实在无法能够踏实,没有更好的条件前提下,邓时锋只有选择,考虑采用黑火药作为发射药,制作较为简单使用的迫击炮弹。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