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财得出这个结论并不困难,新村的人全部都是从老村里搬迁过去的,那时候的人口数量虽有浮动,但总不会凭空冒出多几百人这样离谱的事情,而且从小村村民参观后所能得到的人数估测也印证了这个情况,那么新村的总人数便基本能够确定。

    三百多人的村子放到这个时代已经算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村子,这个是广西环境所限定的,广西这种山地居多的省份,贫瘠稀少的耕地无法能够养活足够的人口,因此村落往往在人口繁衍扩大一定数量后会逐渐向外扩张,因此广西的村子居住点较为分散,在后世一个村往往三家五户分散在周边几个甚至十几个区域的情况并不罕见。

    扯回来村子的事,因为是武装夺田,三百多人的村子所能武装起的人员还有老弱妇孺皆兵拼命已经让人有些忌惮,李老财知道如果仅凭自己一家,是肯定吃不下这么大一块肉的。而且从莫家吃亏和自己吃亏的共同点看,对方都是使用了较好的火器,虽然这些火器不多可火器最大的特点就是女人都可以操作,而且威力轰死轰伤轰废一个拳脚俱佳的家丁护卫没有任何困难,这样一来,李老财也不得不想办法联合其他人,看有没有机会找回这个场子出出气……

    听完李老财的讲述,咱们的莫老爷捻着自己的胡须半天没说话,自从去年在攻打老村时吃了一个大亏,莫老爷一直对那能连发啪啪响的火器是心有余悸,子弹打在身边家丁护卫的身上所发出来的破骨入肉声以及伤员痛苦的哀嚎声到现在还围绕在耳边,虽然最终自己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老村的那些田地,但是却也折了好几个人和落下了心理阴影……

    要说找场子复仇这事,莫老爷也曾经想过,但是莫老爷所在的地方不比北边的李老财,李老财在当地是属于独一无二的一霸,而莫老爷所在的中渡除了他本家之外还有两家实力较为逊一筹的大户,因此他在对外扩张的同时还有明里暗里的内部较量,因此复仇的事情便给放了下来,不过今天听李老财这么一说……莫老爷耳边的哀嚎,折损好几个人手的痛……又勾了起来。

    不过和只想报仇的李老财相比,莫老爷所想的就比李老财更宽更远一些,他除了对人数的信息需求之外,还敏锐的察觉到了李老财信息中的一个细节。

    “兴趣是有,不过这事不能轻举妄动,你说那几个女人告诉你,他们村子里的人现在近乎人手一套铁器,还有那种什么小刀,你还有什么更多的消息没有……”

    莫老爷更感兴趣的是李老财信息中的那种小刀和突然出现的大量铁器,因为李老财处在的位置是偏北山区里面,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而莫老爷所在的中渡,从人口、农业和商业发展都要比几十里外李老财那里发达多了,再加上因为水路能通柳州城的缘故,他可是知道,现在在柳州,有几种私铁打制的小刀卖的极为红火,其中刀身打着一个葫芦标示的小刀价格最贵品质也最好;那个村子莫老爷是和对方交过手的,上次虽说突然出现的火枪打退了自己,但对方当时缺乏铁器的事实却不容质疑,而现在有消息对方突然使用上了大量的铁器……脑子灵活点的人都会从中嗅出点什么出来……

    李老财的消息没有莫老爷那么神通快捷,他见莫老爷对此事也有兴趣后便拉着他,两个人缩在角落里更加隐秘的在谋划着些什么……

    ……………………

    如果说山村的北面正有人对山村开始密谋什么,那么在山村的西面,几乎是同一个时间,也有人正在对产生各种奇迹的山村用各种所收集到的信息和资料来判断、分析着什么。和北边就李老财和莫老爷就倆人在密谋不同,西面参与此事的人比起来就多了不少,一个屋子里汇聚着五个人,从这些人的着装、气质还有谈吐上看,这些人有像黄掌事一样的商人,也有本地的大户。几个人围坐在一张八仙桌,桌上精美可口的菜色让人食指大动,可是这些人的注意力并不在菜肴上,零星碎点的就吃了这么一点。

    “刘老板,你确定黄掌事的货肯定在本县附近出的?”

    桌面上,一个五十来岁,穿着一身长褂,有着一身颇浓书生文人气质的老者有些惊诧的接上了对面的那位四十多岁、长着一对三角眼两撇小黑胡中年人的话头,对方刚才道出那位黄掌事的货源似乎就在本县附近甚至是本县内的时候让大家都有些惊诧。

    “没错,陈师爷,我和黄掌事都在柳州府做生意,相互之间虽没有什么恩怨但因是同行,彼此之间都还算相互了解,黄掌事的货出入都很定时,再因其广东商行货源的特点,偶尔出现点新鲜之物并不稀罕;但据我所察,第一批仙葫小刀出现是去年年末,数量很少而且大部分销售到南丹府一带,只有少量出现在了柳州城内销售,而第二、第三批小刀数量不仅逐渐增多,而且每次出现时间都间隔一个多月;这个时间很符合往来一次广东出入货,黄掌事商行里的那些伙计也是称这些小刀是广东货,可我在广东的朋友告诉我——最近广东才出现那种仙葫小刀,而且销路非常好,那就证明广东并不产这种小刀……”

    刘老板端起酒杯轻轻的小饮一口润润喉,并将剩下的酒轻轻倒在自己的面前,用手指沾着这些酒水画了一个柳城县的大概地图和几条河流出来,虽然图形很随意,不过在座的几位都是在柳城待了很久甚至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们自然能看得懂这幅示意图所代表的区域与河流。

    “在柳州府做生意的有很多,但有能力和本钱走马行商的商行和货主却不多,屈指算下来也不超过十个,而且行走线路都很固定,故此在柳州府地界行走的商队并不难找。从第一次仙葫小刀出现的日子算起,那一次黄掌事的马队正好路过柳城县,在两位挑脚货郎的牵线下是去往了柳城太平东面的某个地方,而且之后的交易,几十匹马的马队也是朝着这个方向,最近的一次,那可是一只船队走水路从沙埔一路而上……每次商队返回后,市面上便会出现大量的仙葫小刀;故此,鄙人敢九成把握确定,黄掌事的货肯定是出在柳城县东附近!”

    刘老板说的很肯定,而且他的推断也非常合情合理,特别是对方最后这一次的交易,这么多小船的运量,即便对方有心转移也是一件很劳神吃力不讨好的事……

    “刘老板说的没错。”刘老板身边的一个胖子开腔证明着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在下找过那两名挑脚货郎,他们从如何在太平附近遇到那些瑶民到如何在柳城找商家,都一五一十的全部向在下道来。各位有所不知,最初那两位挑脚货郎是来找在下,只是当时在下觉得一个小瑶村不会多少交易货量,故此痛失机会啊……”

    这位一脸痛心疾首表情的胖子脸上的肥肉随着自己身体的晃动而不住颤抖着,两只被肥肉挤变小的眼睛吧嗒的不住砸吧着,似乎想挤点眼泪出来配合一下自己此刻的心情,但是努力的半天也不见成效,见表情失败,胖子也只好装模作样的干嚎两声,以表示自己对失去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而痛心疾首。

    在座的都是人精,胖子的装模作样大家都心知肚明,也装模作样的劝慰几句后,八仙桌上的话头便很自然的推移到如何找到那些瑶民和产地,就是如何具体找到山村和确定那里是否就是仙葫私铁的产地,和北面的两位大户所讨论的东西有些不同,他们和山村没有结仇,但却盯上了山村所拥有的财富。这些人有商人,有本地的大户,更有和官府的人员,他们勾结在一起,能在本地产生的能量不容小觑,也正是因为彼此之间的这种勾结,在这么多年的合作中,一次次的吞并掉大量的底层百姓土地和财富变成自己的东西,让他们各自的土地、财富还有权利是愈发庞大起来。这一次,因为山村产品逐渐的走进人们的视野中,并且以优异的品质成为市场上的高端产品带来巨大的利润,这种仙葫刀具,还有它们代表的身后山村,被这些人给瞄上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