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掌事在山里面待了一个白天住了一个晚上便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过来时是千虑万想的,毕竟自己的儿子要做人质押在山里面,但返程的时候他内心是已经是激动万分,即便是一夜未眠让黄掌事的双眼充满血丝,可他的情绪却是亢奋无比。一个白天的参观让他大开眼界,虽然山村里很多东西才刚起步,那些工厂、作坊都还简陋不已,但是对于黄掌事来说那些破烂的厂房简直就是一个个能生产黄金的矿山!!

    而当天晚上,黄掌事和邓时锋两个人是彻夜长谈,因为双方的合作已经升级到了战略发展程度,二人之间已经可以摒弃以前的那些客套和虚伪,开诚布公的深入交流。两个人谈的事情很多,有对未来村子里产品的发展方向,也有因产品发展而需要从外部提供的各种原料如何供应,更有外界环境状况到底怎样,都进行了大量的沟通。特别是最后一条,别忘记现在已经是明末,用不了多久,清兵就要入关并逐渐南下,在这样的大时代动荡中,广西和北方各省份相比冲击与破坏并不大,但绝对不会说是没有……

    两人的交谈让双方都收获很大,这样坦诚的交流不仅有利于双方一个根据市场一个根据技术两个行业的行家来取长补短确定未来的产品,更能从原料—运输—生产—销售这一系列的过程中更有效的输入输出,不仅减少原料从采集到运输过程中所消耗的成本,更节约了宝贵的时间。

    和收获颇丰并且对未来信心满满的黄掌事相比,邓时锋这边的收获也挺大,除了从黄掌事那里得到外界更具体的信息之外,让他惊讶和脸红的是他居然在前几次的时候,没有和对方确定现在具体的时间!因为村子里给出来的时间年份有误差!现在的年份不是村里老人给出的年月,现在苦命的崇祯皇帝已经在位超过了他执掌朝政时间的一半,换算下来也就是一六三八年!!

    听到这个时间的邓时锋表情很精彩,他无法能找村里那些老人追问为啥年头差了好几年,这里面的缘由估计没有人能够找得出来,而且即便是找出来又能怎样?还能再穿越一回?原本以为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给自己缩在中国南方的一隅潜心发展,但是没想到现实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村里老人对时间的误差让自己一下子少了很多年的时间。

    只是再抱怨也没有用,现实既是如此,你唯独能做的,就是努力改变未来。

    和黄掌事这晚彻夜长谈之后,明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供自己逍遥挥霍的邓时锋再次组织起人员,开始对几个重点技术进行攻关突进,既然时间已经所剩无多,那么他就必须要珍惜现在的每一分秒;都说蝴蝶效应是一只蝴蝶扇动的翅膀最终引起的飓风,那么他这只穿越过来的小蝴蝶,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心中的野心要努力的在最弱小时多舞动几下,好让自己在未来的狂风中拥有这么些许绵薄的逆风之力……

    ……………………

    邓时锋在山里带着人努力的为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命运而奋斗着,而在外面,或者说是山村以北几十公里外的古田所附近,这里的某间房屋里,正汇聚着一些人,这些人都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头有脸的官员、大户,他们汇聚在一起不是为了喝茶叙旧,而是在这里谋策着今年下半年的夺田计划。

    明代初到现在,武装夺田这种官府、大户还有土官们最爱干的事情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让这些利益获得者们是各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对于这样的好事大家是乐此不疲;而且随着私有势力的增强,一些土官、大户们利用自己的私人武装私自强夺附近的“贼田”,而这样一来,在一些地盘的交叉区域,势必就会产生利益上的交锋,弄了几次大户人家之间的武斗死了不少人后,这些大户们也发现这种势均力敌的干架是吃力不讨好,不仅折损自身的实力甚至容易让更强悍的土官和官府之人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因此大家不约而同的开始谋求另一种解决办法——商谈!

    商谈的内容和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划分那些已经形成的“贼田”,以免双方甚至多方之间都看上某一片“贼田”造成不愉快事件的发生,而且如果“贼人”实力不错一家又吃不下的话,也可以商谈大家共同出兵或者是借兵,当然如何分赃也可以在事前谈好以免事后大家都不爽。

    因此这样的聚会纷纷得到各大户、土官等势力的支持,由原来官家剿匪时才碰头逐渐发展到自行组织再到现在一年一次,四面八方的大户、土官们都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聚会上结交豪贵,和下面的明争暗夺……

    这一次,在大户人家中,有两家人显得很低调,他们并不像其他大户土官们那样笑容满面,两家人缩在角落里显得是那么的不起眼;但是这种低调只是他们自己的作态罢了,在整个会场中,他们两个却是所有人拿来开涮、取笑揶揄的对象,因为他们两家不是别人,正是去年攻击老村的莫家和上两个月被黑枪打了个灰头土脸的李家……

    这两家人在这两次行动中都吃了亏,特别是李家,莫家虽然死了好几个人,而且溃败的也让其它人笑话,但好歹还把人给“撵”走了,那些田地莫家也派人过去着手吞下,再怎么说也是落到了好处。而李家不仅小妾人没弄到手,还折了人连寨门都没看到便灰头土脸的被打了回去,这样的事情被各大户们引笑谈。

    吃了大亏的李家这次没敢再聚会上多说话,在这种靠实力和人脉的环境里,如果不是因为李家花钱捐了个官,让大儿子在古田所挂了个职有这么丁点可借用的官方背景,和李家临挨着的一些大户们都想伸出“友爱”的双手,帮着李家“分担分担”那些管不过来的田产了……

    “李兄,你确定袭击你的那些贼人就是去年我撵跑的那些贼人?”

    莫家老爷和李老财年岁相近,两大户之前也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还为争夺某些田产而在私底下干过架,但这一次两个人在某个人引发的机缘下座到了一起。

    “千真万确!消息是有人亲自过来向我吐露的……”

    李老财声音压的很低,躲在角落里的二人这次不太招人待见,但是却无意中帮了他们二人的一个大忙,让二人能有个较为清净的地方交谈、密谋一些事情。

    李老财的消息的确是有人向其亲自吐露的,来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小村里没脸跟着搬迁的那些三姑六姨八大婆们,她们那几片搬弄是非的嘴皮子噼里啪啦像机关枪一样打得李老财是两耳嗡鸣,不过还好,在忍受住这样的痛苦之后李老财得到了他想要的一些信息。

    首先就是那些人的身份,从那几个女人嘴里,罗蛋和覃二他们逃亡户民的身份、以及来历还有去年两次作战都添油加醋般的说的一清二楚,不过因为第二次作战之后老村就搬迁,双方之间没来得及有多走动,因此第二次作战和搬迁的事情这些人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有那么一回事,但具体的过程、以及最终的结果只能猜测而出。

    其次就是这些人不知道是发财了还是挖到宝贝了,听去新村子里参观的人回来介绍,不仅每个人每家都添置了不少的铁器,而且还盖起了不仅能透光还能发光的大房子,还有一个高耸无比,很奇怪能迎风转悠的大架子;更要紧的,是他们还有很多宝贝正不断的往外冒……

    三姑六姨八大婆对新村的描述很零乱,毕竟她们是没有资格过去参观的,她们嘴里所说的基本上都是那些人返回后自己找人套近乎搜罗来的零星片段,不过三姑比较有心,偷偷的抽了个空顺着村民搬迁时踩出来的小路溜过去看了一眼,在走了一半路远远看到那座地标式的风力发电塔时便被震住了,考虑到自己在对方那边不招人待见,三姑没敢靠的太近,离着风力发电塔远远的关注好一会后便折返回了自己的窝棚。

    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李老财退下几个唠叨婆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思考了很久,这几个女人说的东西有真有假,罗蛋他们的身份估计是真,但对那些新村里所发生的事情、宝贝李老财并不太相信,这个不能怪他,现在新村里所发生的事情传出去以外面人的文化去理解没有人能够相信。不过不相信不要紧,要紧的是——李老财从对新村人数、对罗蛋他们的描述中察觉出了一件事情——对方人不多!!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