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入的人口让新村一下子变得更热闹起来,事前规划的居民住宅用地和耕地上不断往来穿梭着新入村的村民忙碌的身影,一个个新窝棚迅速的被建起,一块块耕田也逐渐开垦成型。

    新村民的加入在重复一遍新村刚搭建时的那些老问题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例如新老村民之间的矛盾,新村民不遵守新村的一些规定,以及新村民例如对如何送孩子入学、如何去工厂领料干活、如何换工分什么什么的……由于覃二是新村当仁不让实际的领头羊扛把子,这些事情自然成为了他每天要处理的最多问题,也成为了最另他头疼和分身乏术的问题。看到覃二已经被这些琐事给缠住,邓时锋便将一些入学、入厂工作以及散件加工还有新村遵守条规的固定相关事宜给逐项列出公示出去。现在村里学生们基本都能识认超过五百个汉字,几个学习优秀的学生识字量已经超过了一千,念个条例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且除了学生们之外还有很多成年人也多少能从自己孩子那学到不少字,拉不下脸找学生也可以找别人代劳,实在不行……村里还一个刚刚成立叫做村公所服务社的地方,里面每天有一个人会在那里,专门解答各种问题,同时帮助覃二负责处理、协调各种事宜。

    这个村公所服务社也是邓时锋弄出来的新事物,它的建立和存在就是帮助覃二解决各种出现的管理问题和一些基础事项,考虑到今后随着村子的人口越来越多,新老村民都需要有专人来管理也维持秩序,特别是各种工厂由于还没有走上真正的管理正轨,人员、工作、结算、管理等等都是覃二、老孙头他们身兼数职的在干,不仅在这些低级事宜中浪费他们专业的时间同时也容易造成账目和管理上的混乱,考虑到这点,邓时锋便弄出来这个村公所,专门负责村民的管理、各种条例制度的发布和讲解以及各种简单问题的解答;顺带着经常公布哪个厂子缺人、又出了什么新散件村民可以领料回去加工,并负责登记造册原料、工具的发放和回收半成品的结算造册……

    村公所服务社的出现极大的缓解了覃二的工作压力,他很乐意看到有人来帮他分担像为什么拉屎撒尿一定要去厕所,为什么八岁以下的孩子不能入学这些零杂琐碎的问题,也不愿意将宝贵的时间花在天天对着各种表格做表哥,而且他也知道,服务社别看小,但里面的几个学生基本上都是邓时锋挑选出来善于交流脑子灵光的孩子,虽说现在他们干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等他们成长起来时,他们不仅了解村子里的大部分人口情况,更能从中锻炼出极佳的沟通能力和管理能力,别忘记邓时锋是有野心的人,这些人……可就是他未来更大地盘与人口的管理人才!!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当农历五月即将过去时,那些新村民也基本安置完毕,由于已经错过了春耕的最佳季节,新来的村民只能依靠旱地来种植一些红薯土豆玉米这些作物来应对明年的口粮,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新村民们对铁厂矿场还有其它几个作坊的工作需求极大的刺激了这些工厂作坊的产能,大量的青壮成年劳力出现在矿山和各个厂子作坊里,他们辛劳的工作不仅让搭建起来的临时仓库开始堆积起各种产品,也让他们收获了不少工分来兑换各种生活物资;要知道这些新入伙的村民可不像老村民那样可以直接从厂子那里领取到各种铁器福利,他们现在所使用的铁锅、菜刀柴刀以及很多生活用品甚至是粮食可都是村里先赊欠给他们使用的,不过这种赊欠没有利息,只要他们肯付出自己辛勤的汗水,这些东西很快就会变成属于他们以前梦寐以求的私有财产。当然,如果有人想偷懒或者是赖账什么的,覃二会在不久后带人上门收回这些东西,并且将其赶出新村……

    而在这个时候,村子里又来了一批新人,这些人的到来可就没有前面一拨人那样显得幸运了,他们大部分人面饥黄骨瘦如柴,两只眼睛空洞无光,只有看到食物时才会放出骇人的神采,其他的时刻走起路来也许下一刻就会倒下……只有少部分人,特别是一些女孩子,还能有一点人样,皮肤还能称之为皮肤,不过也就是人样了,再瘦下去虽然不至于成那些骨头架子但也是迎风便倒;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黄掌事受邓时锋所托,在柳州城以及附近周边地区,联络到牙人帮着找来的那些被贩卖人口……

    带着新拉进来的一批货物与原料和这些人的黄掌事表情有些尴尬,毕竟邓时锋已经和自己交代过了,要尽量找一些身体素质较好的人口进来,结果人是找到了,可这身体素质……这迎风便倒的皮囊架子能算好吗……

    “邓兄弟,老哥我有愧与你所托啊,我联系了不少牙人,所看到的人不是太老就是没有啥劳力,左挑右选的,也才帮找来五十多人,还好年纪比较轻,稍微调养一段时间就可用了……”

    黄掌事知道这些人的外相的确不尽人意,上来便抱拳向邓时锋致歉,然后这才开始向邓时锋吐露这些人身体素质为什么会这样。

    牙行分很多种,也有专门从事人口贩运的牙行,黄掌事虽然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买卖但行走商界多少也接触过些,在邓时锋委托自己办这件事后,黄掌事一回到柳州城便找牙人去挑选买人,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绝大部分被贩卖的人口基本上都是被牙人给整过饿过的。牙人们这么干自然有他们祖传的道理:喂多了这些人会增加自己的饮食成本,而且这些“货物”吃的太饱会有力气给自己找麻烦,因此饥饿不仅是防范这些被买卖人员造反的一个手段,更是让其在被买卖后,新主人在供应这些人更的多果腹食物之后,然这些人对新主人感恩戴德的一件利器……当然,较为漂亮的女子和孩童不在此列之中,毕竟这些靠外形增加收入的“货色”饿的太脱形了也卖出个好价钱不是……

    因此黄掌事按照邓时锋所给出的条件,帮着挑选了四十多个年龄从十一到二十二岁不等的少年和青壮,这些人中十八岁以上的男性青壮劳力较多,达到了一半二十多人,虽然被饿的有些饿的脱形,但从身子骨还算是坚实,只要饮食重新恢复,身体能很快复原,牙行人口贩子们很清楚这里面的门道,既饿得这些人没有反抗逃跑的能力,也不会让他们身体能力萎靡的太厉害;同时孱弱和带病有疾的早就在漫长的贩运过程中被淘汰而死,剩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属于强者。

    明白其中缘由和门道让邓时锋不禁在心中直叹,这行行都有属于自己的技术含量呢……

    四十多个被贩运过来的人不算多,这个数量是邓时锋按村子的接受和消化能力来估测的,新进来的这些人口必须要在村子能控制和管理的程度以内,人数少了起不到人力资源作用,人数多了又容易让这群人会形成自己的圈子不利于管理,四、五十人刚刚好合适。

    那二十多个十八岁以上的青壮劳力在经过三天的饮食改善后被送到了矿山和铁厂,在那里他们会一边继续恢复身体一边从事从低至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覃二已经对这些人说了,在矿场和铁厂劳动满三年后,这些人会有资格进入新村,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也可以像个正常村民那样娶妻生子,如果在这三年内表现良好劳动积极,提前达到工分累积的也可以提前转变身份……

    新人口的身份特点注定了这些人不可能和小村的人相比,小村的村民算是低人一头的迁并进入新村,在老村民面前无形中低了一头,而且对邓时锋所制定这样那样的村规表示有些不耐烦和不解,但那是属于习惯性的不理解,而且身处的地位身份也让他们有一些怨言和微词。不过当这些被贩运进来的人口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这些怨言和微词立刻消散在空气中,因为他们从这些被贩运的人口身上看到了也许自己有可能的未来,如果没有新村接纳他们的话,也许他们就会和这些人一样,被李大户或者是土官们夺取自己的田产,运气好的也许能成为奴户,运气差点的,就会变成被绳子拴着到处贩卖的人口……

    人都是要有对比的,看到了这些人现在的这幅惨象,刚刚迁入进来的原小村村民没有人再跑到村公所服务社里唠叨抱怨,也没有人再对不许随地大小便,不许乱搭乱建,不许私拿公物,不许这个不许那个的诸多条款吐槽,因为遵守这些规程是留在新村生活的规矩,如果不想遵守可以自己到外面去生活闯荡,在见识比对过新村里的生活再看看那些人……没有人愿意想去“追求”一下……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