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时锋带着罗蛋他们返回小村时,李家带着人出兵又被神枪给打退回去的消息也随着一些胆大远观的村民给带了回来,和上一次村民们带着怀疑、敌视的眼光相比,这一次看向邓时锋他们的目光敌视变成了惊恐,怀疑变成了羡慕与惊叹,通过那些强势围观的好事者嘴里,这几个人变成了能上天遁地的神兵,噼里啪啦的一通好打,让李家老财带出来的人是死伤无数……对于这些吹捧,邓时锋他并没有否定,相反,他还巴不得这些免费的宣传者们帮自己再吹大点牛皮,这个时候他需要有人帮着自己给小村的村民们建立起足够的信心和舆论造势……原本邓时锋还头疼自己该如何在村民们中间宣传呢,结果没想到就有人巴巴的送上门来当自愿者……

    有了一个强势的回归,小村村民的心态立刻有了不同的变化,和上次相比,在心中动起搬迁心思的人也多了很多,邓时锋他们展现出来的强势和许下的承诺让他们怦然心动。这些逃亡的户民们追求的就是一个平安和安康的小日子,如果那一个地方能满足他们这点小小的需求,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转身迁向那个地方,而且现在的小村已经成为了某些势力眼中的香馍馍,自己在这里的这点田产已经成为了别人觊觎的蛋糕,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正在受到威胁,在这种前提下,覃二罗蛋他们的新村在这个时候不仅能收容自己和家人,更能帮助提供一部分搬迁后的粮食应急过渡……这么好的事情如果不心动的话那绝对是假话……

    邓时锋也明白这些人此刻的心理变化,他将罗蛋他们几个叫来,面命耳提的交代了一些事情,几个年轻人便昂首挺胸,以罗蛋为中心,再次来到了那姑娘的家里——提亲!

    第二次上门的罗蛋一改上次那样的低调和卑谦,这是邓时锋告诉他的姿态,咱们是强势的胜利者,自然要有着胜利者的高傲和姿态;同时让你未来的岳丈岳母娘好好的看看,跟着自己比当地主老财家的小妾要好一千倍!

    而面对第二次上门的罗蛋,两位老人虽然有些尴尬但场面还没有那么难堪,而且还有邓时锋在一旁搀和,场面总算没僵住。很快,将上次没来得及递送的彩礼送上去,一件件上好的铁器不仅让二老嘴都笑得合不拢,那几件婴孩漂亮的衣服更是晃花了两位长辈的眼睛;而围观在窝棚外的小村村民们更是随着一件一件彩礼的取出而不断发出惊叹的声音,铁锅、菜刀、柴刀、小刀、铁犁还有那衣服……这些东西对于小村里的家庭来说没有任何一家能够有那么完整的一套家伙什,很多地方别说这么一套,估计一口铁锅就能换回一个人……

    罗蛋的彩礼让村民们既眼红又心动,这个时候,其它四名战士很“适时”的开始向围观的村民显摆自己身上那些物件,更是不断叙说着自己家和新村这些东西是每家一套;这种时机拿捏准确的说动再一次加深了村民搬迁的**,而邓时锋更是告诉大家,百闻不如一见,明天他带人返回新村的时候,欢迎村里的人跟着一起过去参观!只要去一个人就能得五斤米做见面礼,不去的那是傻子……

    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当邓时锋带着罗蛋他们准备回新村的时候,除了他们六个人之外,一共有六十多人守在村头等候出发,如果不是一些家庭有孩童与老人需要留人照顾,估计这个数字还能再多上这么四成。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走的有些缓慢,毕竟每个人的脚力不一而且山路还没有被完全的踩踏出来,不过邓时锋并不赶时间,派出两个游动哨在前后进行观察保护,自己就和这些人一同慢慢的向新城行进,也在行进中不时的向村民们解答各种问题。当然,在翻过一道山梁后,远处那高耸的风车出现在众人眼中时,所有问题全部都集中在了那座风车上……

    早在邓时锋出发前,他就已经和覃二商量过如何安排此事,因此当六十多名小村的村民到来后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误会和麻烦;考虑到保密和安全铁厂和矿场那边就不会带这些人过去了,他们被特意安排参观了村民们现在的窝棚和长势良好的新田;与事前宣传的一样,参观者们都能看到每家每户都基本上拥有这么一套铁器,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很多单身汉鳏夫已经暗下决心搬迁。而随后参观的学堂更是让他们为之震撼,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村子里居然已经“奢侈”到用这么多铁件来搭建这么大的一个棚户,而且棚户上还有那么多令人惊奇叫做玻璃透光的东西……特别是这个棚户居然还是专门给孩子们读书住宿之用,不仅不收钱而且那位大仙居然还帮着自己养!!这样一来,很多家中有孩童的村民也已暗下决心……

    参观了前面的几个地方,青壮单身汉还有家中有孩童的家庭基本上都已动心,搞定这两拨人已经基本上确定能拉来村子一半以上的人员,不过刚过一半那说明还有潜力可挖,而且能过来新村参观的人员基本上都是有一定想法而且不太愿成为李家奴户的中间村民,找出对方纠结的原因对症下药扩大战果是现在最需要干的事情,邓时锋脑子里搞销售、搞市场的业务员当然很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由于今天走山路和参观花费了不少时间,过来参观的村民们今晚已不可能回去,村子里便安排他们到学堂和几个较大的窝棚里住宿,在这里,趁着村民们对学堂的灯光照明表示膜拜和好奇之时,邓时锋主动的去和那些面色纠结的村民交谈、套话,以便找出对方纠结的根由。

    这些村民们都没有什么心机,邓时锋没有花费太多功夫便找到了这些人最大纠结的根由——要么就是家中老人不愿走,要么就是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劳动力,来到这里开不了田干不了重活……

    一拍大腿明白了根由的邓时锋让几个学生去找来村里的几个老人和妇女并且带着他们的家伙什,在小村村民好奇的目光中,他们看到这些老人和妇女在学堂的灯光下用简单的工具加工着木片和一些小刀具,从邓时锋在一旁的介绍中,他们明白了这些老人妇女会将在闲暇之时所加工制作的东西换成工分,然后再用工分今后换取粮食、铁器以及其它的生活物资……

    看到简单的劳作和了解工分的价值,再估算一下自己和家中老人、妇女这样的劳作能力……这些仍在纠结的人也不用再纠结了,如果不是现在天色已晚,有些急性子甚至想连夜赶回自己的小村,带上家人和自己那点家当立马搬到新村来定居……

    用事实说话,用利益诱人,再加上外面无形的安全压力……到这一步小村里的人已经基本上绝大部分都会搬过来,虽然还有一些人不会搬迁,但是这些人邓时锋并不在意,因为这些人正是以三姑六姨八大婆这些人为代表的村民,他们不是不相信搬来新村过上好日子,但是事前他们的作为已经得罪了罗蛋得罪了覃二更得罪了新村,因为前科的缘故,任谁都能想得出这些人搬迁来后会遭到怎样的白眼和奚落,几个当时还跟在后面吆喝的人已经低头私下找人帮圆好话找出路了,而这些人也只能凄苦的接受自己站错队的结局。

    第二天一早,小村过来的人用过早饭,带着覃二许诺的五斤做见面礼的粮食急匆匆的赶回自己的村子,他们要赶紧将在这里看到、听到的一切告诉自己的家人,抓紧时间带着一家老小和所有的家当搬迁过来。而且覃二也说了,小村的地头上,已经种下去的粮食新村这边会不定期的派人过去查看,如果等到丰收时这些粮食还没有人抢走,该是属于谁的还是属于谁的……

    话说到这份上,这些都是新村这边所能给这些人最大的帮助和承诺了,不仅补贴了搬迁的粮食还提供生活下去的机会与希望,更尽力的保住今年已经种下去的收成;小村的村民也清楚,回去后如果真不想搬迁那么就无需有任何的动作,但如果想到新村这边定居求个机会的人家那必须要加紧速度,如果再不赶紧动身抢在夏天到来前在新村这边落户并赶种点东西,那么就可错过更多的机会了……

    就这样,第三天开始,小村里开始出现三三两两结伴搬迁的村民,单身汉还有青壮劳力成为了第一批搬迁过去的人员,而随后,小家庭和成年劳动力家庭也迅速的跟上队伍开始搬迁,考虑到一些家庭有意搬迁但缺乏劳动力,覃二还特地组织新村里的青壮前来帮忙,一时间,小村里尽是忙于搬迁的人潮;十二天后,整个小村几十户一百多人就只剩下十来户,留在这个失去了人口和生气的小村里……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