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声枪响和前两次一样都只有一个声音,但冒出来的青烟只有一处,这意味着只有一名枪手开枪射击,但从发烟处距离自己的位置却比前两拨人要远上不少达到两百米的位置,在这个距离上能精准的命中慢速活动的人员那简直就是就是令人不可思议,被击中的第三个倒霉鬼看着自己胸口不断潺涌鲜血的孔洞就是这副表情,而另外两个人也是呆着同样的表情看着身边的这位倒霉蛋轰然倒下……

    “还、还……还追吗……”

    毛哥的嘴唇颤动着吧嗒出几个字来,此刻的毛哥已经不再幻想自己带着人去复仇,他最想做的事就是赶紧调头回去,哪怕就是不回去,只要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就好。

    “老爷那怎么办?”

    比起哆嗦的毛哥,另外一人情绪上海没有那么害怕,但他现在只想抽自己的耳光子,让你小子逞能,让你小子冲到前面来!现在好了吧,骑虎难下了吧,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过还好,后面的家丁们见连死三人也察觉到情况不妙,急忙高声叫喊让前面的人回来,听到声音的二人如同大赦一般,连地上还没烟气的同事也没来得及照料,就这样丢在地上一路快跑的闪了回去。

    “老师,这些家伙怎么这么不经打,这才几枪啊,就缩回去了……他们不会就这样跑回去吧……”

    罗蛋一边清理着枪膛里的残渣,一边很不爽的看着缩回去的那些人,刚才每人一枪肯定是没让他过足瘾。

    “呵呵,放心吧,如果我们在他们刚出来时就动手,那他们肯定会返回村里重新组织人马冲出来,但是现在路程已经走过一半多,回去不仅一无所有,更重要的是连小村的样子都没有见到就被吓回去……这消息传出去后抠门李老财今后又多了一个胆小李的外号了……”

    邓时锋压根就不担心对方会这样甘心退回去,要不然也不用这样精心计划伏击方案了。几个士兵,包括罗蛋听完邓时锋的道理后若有所思,原来大仙要在这里才设伏是这个考虑……

    果然,毛哥和另外一人折回去后没多久,十几个家丁留下了五、六人继续保护中间的那位大人物,而其它的人则驱赶、威吓着那些畏惧不前的佃户、奴户们包裹着内圈里的重要人物继续向前推进,只是这一次的速度明显要慢上不少,所有人惊恐的看着四周,生怕从哪个方向再射来致命的子弹。

    “老师,那些家丁全躲在人群里面了,打不到……”

    最后开枪的那名战士有些遗憾的将撞锤给扳下以保护弹簧的弹性,听到他这么说,其它几个人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这名战士是在几个人中枪法最好的,以前也和邓时锋多次接触过,上次去探矿时其中的一名猎手就是他,也许是当猎手的天赋,他在枪法上的天分很高,第一次百米射击其它四个人全脱靶就一枪上靶,那一枪就是他打的。发现这个天分的邓时锋可没浪费这么好的一个苗子,除了开小灶多培养之外,精度最高的那支步枪也是交其使用……既然他都没有把握打得中,其它几个人就更不用说了,除非邓时锋允许众人直接射击那些佃户们……

    “笨啊……在这里打不到,不代表到前面打不到!!”

    邓时锋笑骂着几个太兴奋没多动脑子的士兵,手往不远处一指,几个人顺着邓时锋所比划的方向望去,就发现再往前走不远后,平坦的地方由于山体地形的影响逐渐收缩,而地势也逐渐的变得崎岖复杂起来……看到远处的地形,几个人拍头顿然大悟,这平坦的地形能让这些佃户们围裹着那些家丁,而一旦进入到崎岖的山道和小路……

    明白了下一步的作战方案,几个人带着又学习到的新技巧和嘿嘿的笑容猫着腰,借助着满地的荒草高度悄然离去;第一次开枪杀人让他们亢奋而没有多思考,而在邓时锋及时泼冷水冷静下来后,他们会学习到今天战斗中最重要的一课:永远没有一成不变的战法,不同的地形有不同的战术和方法,僵化的战法只能限制自己发挥甚至是走向失败毁灭的道路,只有灵活运用一切资源,从人力、装备、后勤、地形、天气,甚至对手主将的坏脾气……才能做到百战百胜。

    当队伍胆战心惊慢腾腾的走进山地里后,由于地形的限制无法展开那么宽的队形让人并排通过,不知不觉间,队伍在缩减宽度的同时队形也在拉长,而这样一来,势必就有家丁不经意间的从队伍中闪现出自己的身形……

    “砰”的又一声枪响,八十多米外的射手准确的抓住了一名家丁跨过一块石头时显露出来的机会,果断的在对方跨步前的一刻打了提前量,当子弹飞到和人体相遇的地方时,此刻更像是对方自己撞上去……

    再一次出现的袭击者让队伍又一次的收缩和畏惧不前,不过这一次对方没有再派人出来追杀那些袭击者,谁都害怕去追击的时候就是下一个倒霉蛋;这一次的袭击让队伍停下来好久,没有办法,邓时锋的给出的新命令是尽量射伤而不是射杀,因此新倒霉蛋被命中的是大腿部分;这样的伤势宣布该人员已经退出了这次行动,而且队伍里要么就将其放任在这里,要么就抬着这位伤员前进或者是后退,好不容易弄来了担架找了两个佃户,队伍总算是再次慢腾腾的向前挪动……

    又一次的推进速度依旧无法快起来,而且队伍里现在安静的可怕,整个队伍中只有那名伤员在不住的哼哼,腿上的伤虽然暂时要不了他的小命但却让他疼的厉害,惨痛的叫声让旁边的那些佃户奴户们听着心里直发憷,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倒霉蛋……

    运气这东西,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更不用说这些人的身边,还有几个扮演恶魔的家伙正不断的寻找机会将厄运降临到这些人头上;绕过一道土坎又是两枪伤了两个人,不过其中一名家丁幸运的躲过了子弹让身后的一名佃户当了替身的倒霉蛋。

    又出现两名伤者让队伍的士气竭尽,没有人愿意在心惊胆战中变成下一个倒霉蛋,特别是那些佃户奴户们,虽说到目前为止他们只出现了一名伤者,可他们已经被对方这种毫无节奏、毫无征兆的黑枪给打得心惊胆战,看到身边任何风吹草动都令他们草木皆兵,似乎下一枪就会从某个地方朝着自己打来……

    几乎崩盘的士气让那些家丁们也很无奈,从心底他们也不想随时都被人瞄着打黑枪,可自己主子的命令又是自己所无法能够忤逆违抗的……袭击自己的人数并不多,但枪法打的贼准,如果换成是军队的话,可以派出一支足够人数的小分队在前面探路甚至是不惜代价的追杀那些袭击者,可是这些家丁也明白,自己队伍里绝大部分都是只懂打顺风仗的佃户,让他们在后面充人数增气势甚至是打打落水狗没问题,但真正要正儿八经然他们冲锋在前……那绝不可能!不得已之下,这些人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主子的思想工作,试图让队伍从这种近乎死亡行军的噩梦中解脱出来。

    也许那些袭击者们也玩腻了这种无趣的游戏,正当几个家丁在劝说固执的主子放弃这次行动时,对方的射手远远的对着这些人堆里来了这么一枪,子弹并没有打中主子而是打中了一名家丁的肩胛骨,破碎的骨头和着血珠子在射手转身倒下的时候溅了主子一脸,被溅一脸的老头看着地上因伤不住痛苦呻吟的家丁这才真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离他的距离,嘴皮子哆嗦着吧嗒出几个字:

    “回……回去……”

    听到固执的老爷主子终于不再固执的去抢人,家丁们立刻招呼着佃户们带上伤员赶紧调头回家,这个命令对于佃户他们来说比天籁之音还要好听,一群农夫们拖拉扛带着,将几个伤员给带上,比前进快上十倍的速度向后返回。

    “老师,追不?!”

    罗蛋一见对方撤回就急眼了,自己这人头和经验值都没有刷够,对方怎么能够就这么快的跑掉呢……急于再刷经验的他急忙跑到邓时锋的身边,希望从老师那获得到最想听到的命令。

    “不追了,虽然人没干掉多少,但作战意图达到了。”

    邓时锋看看天色,再看看远处的那些飞速退去的人群,最终叹了口气没有再追击下去。倒不是他心软,而是自己的作战意图就是阻吓对方返回,但这次却不能把对方直接给打残打怕到不敢出门,如果对方都不敢再出来了,那岂不就不能再利用对方给小村的人施加压力了吗,别忘了,邓时锋还需要他们威慑小村的人员搬迁呢……

    “娘滴,便宜那老王八蛋了……”没有了继续作战的机会,罗蛋只能恨恨的看着已经快消失不见的人群。

    拍拍自己的学生肩头,邓时锋笑着安慰到:

    “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们会再碰面的……”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