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时锋带着几个人一路尾随着那两个人,李大户家里这个小村三十多里的路有些远,但好在出了村子翻过一道梁后便一路上没有太多的障碍,当傍晚时分,前后两拨人分别到达了他们各自要到达的位置。

    “老师,我们不进去捅它一下?”

    趴在村子外面一公里外的几块大石头上,罗蛋有些不爽的看着远处修建的那两座高耸的土楼,这两座土楼是整个村子里最醒目的建筑物,相比周边低矮的木房土房,这约八米多高的土楼在这些低矮建筑物种就像后世中的某双子大厦那样醒目。当然这两栋建筑的最大作用并不是拿来做地标的,而是利用其高度做防御行的瞭望以及战斗时提供居高临下的视野和攻击能力。邓时锋对这种建筑不算太陌生,后世融安、柳城一带的农村里,还保留着这样的建筑物,他也曾经有幸进去参观过,厚实的泥胚或者是砖石让这些土楼具有很强的抗打击能力,如果不用大炮和**来攻击的话,估计就是投石车来也要砸山这么一阵子才能对其造成损害。

    “不用了,你没看那俩土楼上一直有人影晃动吗……看来这抠门李老财不仅抠门,而且胆子也够小的……”

    邓时锋摇头否决了罗蛋的提议,这次过来是干杀人的买卖,远远的打黑枪对这些新兵蛋子来说没啥问题,但放火和渗入破坏这技术难度大了一点,邓时锋不想让这些刚入行的士兵太过冒险,如果让邓时锋再带着这些士兵练这么半年,等这些士兵们的技战术达到新高度和标准后,他敢让罗蛋这么干,但是现在……这是没必要的冒险……

    不过为了不白来一趟浪费诸多的资源,邓时锋让几个学生将村子里其它普通民居的建筑分布以及交通图给画了出来,算是对他们的前段时间训练的一种测验。

    毛哥和另外一个家伙回去后是怎么跟抠门李老财汇报的邓时锋他们并不知道,不过相信毛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肯定夸大其词了对罗蛋他们的叙述,好让自己家的老爷不会怪罪自己并且给下次的战斗分配到更好的区域和岗位上。因此第二天一早,村子里便鸡飞狗跳人声鼎沸的热闹起来,当邓时锋手腕上的指针走到九点时,一队上百人的队伍走出了村子……

    “老师,看来这抠门李老财还真肯下血本啊,一出动就是百来号人呐……”

    罗蛋将观察望远镜递给下一个士兵过瘾,带着一丝狰狞的笑容看着这一百多老少不均的人员。李老财出动了一百多人的确不假,但是通过观察,大家都发现一百多人中,只有十几个人是属于那种真正的家丁,手里操着的都是些正儿八经的刀枪斧戟,从脸上的那股子狠劲就知道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不过这些人多走在靠后面的位置,保护着中间的那位重要人物;只是由于大家都没有见过那位李财主,众人也无法能够确定这位看上去五十多岁,容貌体态都比较富态的家伙是不是就是李老财本人。那个毛哥更是拎着把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朴刀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的,也正是那位在小村里所见到过的另外一个李家家丁。

    而剩余的其它人,基本上就是依附于李老财的佃户或者是奴户了,从他们手里肩头上不是锄头就是铲子的家伙什上看,他们更像是去上田出工干活而不是去开片抢人。而且邓时锋还注意到,这些人的表情基本上都是带着些许不情愿,和那十几个杀气腾腾的家丁相比更像是被强迫来打酱油的角色。

    “全体注意了,给他们先走到半路再动手,依次定点射杀,不打佃户,专打冲在前面的家丁打手!!”

    注意到这个细节的邓时锋提醒着其他人,他可不想将未来这些属于自己的劳力给打残或者打死太多。而罗蛋他们虽然对邓时锋这个命令有些不解,但是出于军人的第一天性,几个人还是应声重复了一遍命令。

    一百多人走的速度并不算快,好不容易过了中午,这些人才慢腾腾的走到了邓时锋所预设的埋伏点,一处地势平坦,不远处靠着几座小山的空地上。走在前面带路的毛哥此刻正不知道第几次在心中幻想着,当自己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在小村外面时,那个该死的年轻人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呢?恐惧?害怕……嗯,自己那个时候又该说些什么好呢,等干翻这有点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后,自己又该如何折磨这小子,好让自己好好的出掉心中的这两口闷气呢……

    毛哥的幻想让他一下子没留神脚下的道,一刻小碎石在左右脚踢踏踩踏时翻飞进了自己的烂草鞋里,夹硌着脚弓让他倍感难受,不过这种事情自己这双脚遇见多了,一躬身低头,空着的左手向下一伸就准备把石头给挑出来;只是他没有想到,当自己一躬身低头时,随着一声清脆的鸟铳枪响,他就感觉什么东西从自己刚弯下的脑袋上飞过,然后是身后骨头与肌肉被撞击后的闷声,自己随即又感觉到什么东西喷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带着不解转头望向后面,毛哥看到跟在他身后的那位小弟,正撞在身后两位佃户的身上,瞪着个眼睛,看着胸间和腹腔上,两个正在不断涌出大量鲜血的洞孔……

    “有刺客!!”

    “保护老爷!!”

    “刺客在那里!”

    “抓住他们!!”

    “给我抓住他们,老子我要给他们扒皮,点天灯!!”

    在遭到突然袭击后的一阵大呼小叫,那些家丁还算有些职业素养,在枪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便护住了最中间的重要人物,而在看到一百米开外射击阵地上冒出的大量青烟和两个正在拼命向后奔跑的人……几个家丁便吆喝着让佃户们冲上去抓住这两个刺客。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佃户们的反应并不积极,虽然脚下在动,但那个速度也最多算是一个慢跑,再加上很多人刚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受到了惊吓动作并不快,这样一来,那几个家丁反倒是很快的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拉起还在愣神看死人的毛哥就追赶两位袭击者。

    两个袭击者跑的的很快,再加上一开枪就跑和对方队伍又花了点时间处理混乱,两个人一溜烟的便将后面的追兵给甩到了三百米开外,这个距离让后面的那些追兵很气馁,娘滴……跑的比兔子还快,怎么追啊……只是当这些追兵准备停下来不再追赶时,这两个袭击者却又停了下来,从腰间取出什么捯饬着那两支长枪。看到袭击者停下脚步,刚刚有心不再追赶的追兵们又燃起了**,两脚再次发力加速向袭击者们追去。

    “砰……”

    又是向上次一样两声近乎同时击发的枪响,在距离追兵一百多米的距离上,从石头上、草丛间再次冒出两股青烟,而这一次,追在最前面的那位家丁成为的对方枪下的倒霉鬼;具有每秒四百多米的初速的十毫米口径的铅制弹头在一百多米外轻易的破开了这位倒霉蛋身上的薄棉衣和肌体组织,带着四条膛线赋予它们的旋转力,一边旋转一边在撞破肌肉和骨骼的反作用力下开始变形,变形甚至破碎的铅弹更加毫不留情的将所有火药赋予它的动能给传递到这具身体上,只见这位倒霉弹还在向前奔跑的身体在被命中后,身体就像撞在了城墙上向后翻去……

    和前两位的袭击者一样,这第二波的两位袭击也在射击后毫不犹豫的拎起自己的火枪就向后飞奔,丝毫不管身后的这些追兵已经被第二次的阻击拦截给吓住了前进的脚步……

    跑在前面的追兵此刻看到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对方给用火枪撂倒,心头上的那种震撼是无法能够用言语来形容的。火枪鸟铳这些人并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所见到过的那些火器多半射程近、准头差,甚至很多火器能在二十步外打中目标都是运气好蒙的准,他们哪见过在两百步外直接一枪秒人的火器啊……

    他们这里一犹豫肯定要浪费最宝贵的追击时间,可袭击者们却不会犹豫的继续奔逃,而在最后面被家丁们团团围住的那位像杀猪般的嚎叫也不会停:“抓到他们!!给我抓住他们!!!”

    得咧,老爷要抓人,自己再干杵着估计会去自己就没饭碗了,前面的这三位家丁,包括刚才还幻想如何发泄复仇的毛哥,都开始低着头,放慢速度小步继续追赶着那两拨袭击者……不过因为惧怕对方火器的缘故,三个人的追击速度很慢,而且绝对不会让自己离身后那些拉来充数壮人头的佃户们太远……

    不过再慢也不能让身后的老爷看出点啥偷懒的味道出来影响自己的饭碗;三个人一路小心翼翼的四处查看,一边又碎步快走的往前了一百米左右,当距离第二波袭击者刚才伏击位置不远时,这第三声枪声,再次响起……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