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蛋对着村民们扯的这番话当即像滚烫的油锅里浇了一瓢冷水,噼里啪啦的各种声音当即从小村村民的嘴里不断吐出,有些人是急于确认罗蛋这话是不是村长覃二说的,有些则是大声叫骂着罗蛋撒谎,更有人哭闹着罗蛋这是要将这个小村往死里整大家上去弄死他以便给李家大户消气熄火……看着这些各怀心思的村民,以及一些蠢蠢欲动的家伙,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罗蛋也有些慌了,他可没想到自己这番话会引起这样大的反应……

    正当罗蛋有些不知所措,村民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时,突然一声沉闷的枪响,所有人都被这声枪声给吓了一跳,转头定睛望去,只见一个人慢悠悠的把手中还冒着烟的夏式步枪递给身边的另一人,自己踱步走了过来。

    “各位乡亲,罗蛋说的话的确是覃二叔说的,不管你们是在这里问,还是到我们那亲自找覃二叔问,他都是会这样回答!!”过来帮罗蛋解围的自然就是邓时锋,原本他并不打算露头出面,但是没想到罗蛋的这番话引起的反应这么大,自己只有跳出台前,帮着罗蛋,也是帮着自己,去给这些村民服下一刻定心丸。

    听到有人再次确认这话属实,当即有人心里就开始转动起来,不过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分析判断;而对于另一些人,不管是罗蛋也好还是眼前冒出来的这个人也罢,他们的出现都是威胁自己卖身变奴的拦路虎,那个尖锐而又刺耳的女声再次响起:

    “你又是谁?你又凭什么证明这是覃二所说的?!我看你连嘴上的毛都没长齐,回家找你娘吃……”

    “啪!!”的又一声枪响,三姑盘在脑袋上的头发冒出了一缕焦臭的轻烟,一发手枪子弹带着高温准确的穿过了她的头顶,灼热的弹头不仅轻易的击穿了她那油渍渍的头发,而且还烧焦了不少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枪声过后,所有人这才发现,邓时锋不知道什么时候以闪电般的速度拔出了一把奇怪的手枪,对着三姑头顶的发髻准确的来了这么一枪……

    “凭什么?就凭我手中杀人的枪!!如果让我再听到你那臭嘴里吐出一个声音,下颗枪子就会从你的嘴里穿过去!”

    邓时锋将手中的左轮手枪转了一个枪花,重新插到了腰间的枪套,被吓傻的三姑这次没再敢哭闹撒泼,而不远处的那两位六姨八大婆则缩到了角落里生怕被邓时锋看到……看到自己的老师这样雷霆果断的将这臭娘们给震住,上次吃过这老娘们亏的罗蛋是佩服不已,即便是自己有这个心吓住对方,但这么迅速的出枪和敢于开枪走险爆掉对方脑袋的胆量……就不是自己能办到的了……

    “不怕告诉大家,我们来这是完成过年时没完成的提亲,我学生罗蛋的女人……李家是绝对别想抢走!!老子过来是抢人的!!哪怕就是得罪了李家我们也绝对会这么干!去年我们和北面还有南面的王八蛋都干了一架,就是死!我们也是站着死绝不跪着活!!你们看看自己,什么时候你们要开始给别人送闺女做小妾来换取自己当奴才的机会了!!”

    虽然邓时锋对去年自己村里打的那两场战斗很不感冒,从战略到战术上都是失败的,但是在外人面前却绝不能说自己这边的任何一点错误,不仅如此而且还要大书特书美化己方的这种行为;听到邓时锋这样骂自己,一些年轻人低下了头……

    而现场的人中,自然也有罗蛋提亲的那户人家,两位家长有些羞愧,而那位小姑娘,邓时锋扫看一眼,其模样算不上漂亮但眉宇间有股子灵气,而且身板也比较健康,从农村人生养的角度来看,是个能出厅堂长脸,能进屋内打理家室,上炕能生娃,下炕能干活的媳妇;怪不得罗蛋一眼也相中了对方,这样的媳妇,值得抢!!

    “去年我们村搬走那不是跑,而是到另外一个有田有地有水更安全的地方去了,我们知道这边的乡亲过的很苦,便诚心过来邀请大家到我们那去。单说没用,如果你们愿意到新村去找覃二当面询问真假,我们欢迎,而且我还可以告诉大家,覃二会给每个到新村里的找他的人五斤粮食做迎礼;回来后如果愿意搬过去的,一个人给一百斤的粮食安家,不想过去的覃二也不会为难大家。”

    震摄住整个场面,邓时锋知道自己对这些已经困苦很久的村民们不需要多少忽悠之词,开门见山的便道出要拉人的想法,而且从覃二那边他也很清楚,这个小村由于条件比自己差很多,村里的人过的日子更加困苦一些,再加上这些人的身份也同样是流亡的逃户,只要哪边能过的好,他们自然会很容易往哪边倾靠的……

    果然,邓时锋这么一说有好处很多人当即表示愿意过去看看,邓时锋注意到这些人多半是年轻人,没有多少家室拖累,而且不愿意就这样继续困苦的他们自然最有动力。而那些中年人和老人们则多少都很犹豫,特别是由于春耕刚刚结束,很多人刚刚在自己的那点薄田里种下了今年的粮食,让他们就这样离开……肯定有人不愿意的……对于这些人心中的这份不舍,邓时锋自然很清楚:

    “不愿过去的我们不强求,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们不怕李家派人来攻打我们的村子,因为我们能用火枪保护我们的村子和田地,愿意过去的人我们也能一同保护!但是你们这里……请恕我们鞭长莫及……至于我们有没有本事保护住我们的新村……你们过两天,在李家人身上就可以知道了!!”

    邓时锋明白向这些没什么文化的村民说太多的道理不如用最简单直接的利益诱惑和武力来“说服”他们,利益是有了,搬过去的新村帮安置,这对于小村的人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诱惑;而且武力威胁也很直白,由于自己过来抢人,肯定会触怒李家,到时候李家的怒火肯定会撒向小村村民的身上,搬走的话也许还能躲过一劫,但是留下了……谁都能够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邓时锋并没有说明,但所有人都怀疑的安全能力问题。火枪很厉害大家都知道,但就凭几条火枪就能保护住村子?对于这一点大家还是有怀疑的。不过邓时锋也没多用嘴巴来给自己证明能力,说一万遍自己牛叉,也不如用一件事情去证实要来得更加令人信服!

    既然要抢人那就要抢的村里人不敢忤逆,更要用强悍的武力来让李家的人知道自己这些人绝不好惹。而且邓时锋在出来之前就已经确定了作战方案,不仅要让抠门的李老爷尝到苦头,更要让他好好的出点血!!

    撂下话的邓时锋没有多耽搁,带着五个人便离开了小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六个人并没有直接返回自己的村子,而是朝向东北方向,也就是李老爷家的方向走去,邓时锋是准备将此前的军事方针执行到位,既然要打,那作战最好的地方就对方的家门口!

    同时也借李老爷家,给自己的兵好好的见见血炼炼兵,更重要的就是——借李老爷家来显摆一下己方的强悍武力,让接下来吞并小村抢人的工作,做的更顺当一些!邓时锋嘴里的抢人只是抢一个人,但心里……他是想抢全村的人!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