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的小冰川气候让春天的回暖来得格外的缓慢,进入到农历三月底,也就是新历四月底五月初,广西各地的春耕这才悠悠的进入尾声,怪异和冰冷的气温让很多农民为了稳妥起见都推迟了种植的时日,而在山区里,由于山区气温要比平原更低这么些许,这个时间更是要往后推迟这么些许日子……

    在罗蛋提亲的那个小村的村头草堆上,四个男人正在一边晒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一边享受着小酒带给他们口欲的快感;温暖的日光和灌入腹中的低度酒精让他们从内而外的都那么舒坦,而让他们更加从心里感到愉悦的,是未来自己主人即将给自己的赏赐。

    “毛哥,再过几天,老爷就要过来接人了吧,把人一接走,老爷肯定少不了咱们的赏钱,一拿到赏钱我就立马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两个月,我在这个鸟地方待够了!!……”

    一名男子一边搓着自己邋遢的身体,一边躺在草堆上幻想着自己拿着赏钱之后去该怎么快活,如果覃二在的话,就能认出这人正是那天围殴袭击罗蛋的其中一人,也正是那位大户人家派来这里的二人之一,而在他身边被称为毛哥的那人,正是第一个动手的家伙,两个人的脸庞都因为酒精和阳光的作用下红彤彤的。而另外两个人男人,也是上次动手时参与的家伙,不过和上次一同并肩子动手不同,这次两个人也在动手,只是是一个人服侍一个的在帮着敲腿,不时的看着毛哥手里的那个小瓷瓶,悄悄的吞咽着口水。

    毛哥对身边这位小弟的话语很是赞同,拎着最后小半瓷瓶的米酒,一边点头一边认可的说到:“没错,要不是老爷要咱们办事,打死我也不想来这种鬼地方……哎,我说你们两个,是没吃饭还是不想干,不想干赶紧滚……”

    被毛哥训斥的两个男人从相貌上就知道肯定比毛哥他们都大上一圈,但现在却做着伺候人的活,而且被对方如此训斥,两个人居然不敢放一个屁出来,赶紧低头卖力的敲腿揉捏着这两位“大爷”……

    “哟……毛哥,是什么惹你生气啊……我们这种穷地方自然不比大户人家过的舒坦,所以等王老爷把人给顺顺当当风风光光的给娶走,还请毛哥在王老爷面前多美言几句呢……”

    随着话音,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出现在了四个人的面前,这位就是上次自称那女孩三姑的女人,不仅嘴巴最为刻薄,其撒泼的劲也在几个女人中最狠和最不要脸。只是现在在这位女人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丁点尖酸刻薄的样子,一脸的谄媚配上她的那张脸让人感到有些作呕。

    不过有人就吃着一套,眼前的毛哥就是其中的一位,只见毛哥看到这女人之后眼睛眯得都成一条细缝,咧开的嘴里不住的“好说”“一定”这些词句……

    几个男男女女在一起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喜事”,大家似乎都将上次被罗蛋闹出的不愉快给彻底忽视忘掉,似乎就是等待着最后成行后各自所能得到的利益。

    只是正当这几个人聊的正嗨的时候,从旁边不远处,传来了一句很煞风景的话语:

    “只要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把人给带走!”

    听到这句令他们讨厌,并且捋到他们利益逆鳞的几个人立刻跳了起来,定睛一看,罗蛋正身穿一身绿不绿,灰不灰的花团服装站在不远处,正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几位。

    “玛德……我还没去找你小子,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到来人是罗蛋,让毛哥和其它几个人心脏不由自主的开始加速跳动,毛哥的话里虽然透着穷凶极恶的狠辣劲,但在经过上次的交手,毛哥也明白就凭自己几个人,真要再动起手来……这吃亏的还是自己……

    不过毛哥也明白,如果自己不放点啥狠话和做点什么,不仅自己会被身边的人看扁,更有可能会影响自己家老爷安排给自己的任务,一咬牙,毛哥掏出了自己身后的一把小铜刀,这种小刀虽然并不锋利而且也短小不好用,但却能在这个时候赋予毛哥这么些许勇气。

    “小子,老子这次要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让你知道惹了我毛爷绝对是个……”

    毛哥脸上带着狰狞恶狠狠的放着狠话,只是他最后几个字还没吐出来之时,他那狰狞的面容突然僵住,而开阖的嘴巴也没法再能闭上……因为他看到,对方从身后拔出来一把约一尺半长,带着暗色表面,造型极为怪异的长刀……虽然不明白对方这刀为啥长的那样奇怪,但就是块铁尺,看看对方的长度再看看自己小刀的长度……娘滴没得比啊!!如果对方砸在自己的身上脑袋上……毛哥没法不郁闷不僵住……

    只是让毛哥更加郁闷的,是对方看到他的长刀震摄住自己后,带着嘲讽的笑容向自己走来:

    “咋了?刚才不是说啥白刀子进去啥红刀子出来咩?我过去瞧瞧……”

    罗蛋不退反进的做法让毛哥更是纠结,自己这打不过对方在嘴上逞逞强,但却没想到对方真的拎着把怪刀朝着自己走来,这让他顿时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处理……不过毛哥能被自己家主人派来这里还是有一定能耐的,迅速作出判断,心一横,血一涌,嗷着嗓子便端着小刀向罗蛋冲去……打也许不会死,但不打自己绝对会被主人给整死……

    看到对方亡命的向自己冲来,罗蛋不不慌不忙,两腿微分,手中的狗腿微微一转,几个月来和老师经常搏击训练让他清楚的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对手,虚挥一刀利用自己刀身的长度优势让对方不得不放慢近身前的速度,而消除对方速度上的优势后劈手、转身、弓腰……这一系列的动作结束时,毛哥已经被一个结结实实的背摔放倒在了地上,手里的小铜刀摔倒了一边,头晕脑胀满身痛的想哼哼。

    只是还没等他叫唤出来,罗蛋期身而上,对着地上躺着的毛哥左右眼眶就是两拳,这两拳不仅打得毛哥顿时就像到了晚上满眼星星,两个眼眶也迅速的青肿起来,看来罗蛋对上次毛哥给自己留个熊猫眼还记恨在心呢……

    “你找死……”

    看到毛哥一招不到便被放倒在地上被罗蛋摁在地上爆捶,另外的一个人感觉自己也必须要做点什么,狠话刚放出还没等动手,就感到一个冰冷的东西被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后半句的话和动作全部随着冰冷的东西戛然而止……不仅是他,另外两个本村的男人脖子也受到了相同的待遇,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冒出来三个人,正人手一把亮闪闪的长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深知自己战友能帮着解决腹背的威胁,罗蛋丝毫不用顾忌会有人来偷袭自己,在毛哥身上发泄完上次的怨气之后,罗蛋这才施然起身,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看着地上的毛哥和旁边的三个人;而那个爱撒泼耍疯的女人,原本还想叫唤叫唤,但是看到几把长刀出现之后……那张刻薄尖酸的嘴不住的吧嗒着却吐不出一个音……

    “小子,你真打算出头和我们李家作对?!我们李家是这一带的大户人家,光家丁就有好几百,得罪了我们李家你就等于得罪了阎王爷!!”在地上躺着的毛哥明白这个时候不是求饶说软话的时候,能让他有这个底气和骨气在这个时候还硬气,自然就是他身后的老爷和那大户人家的后台实力。

    “嘿嘿,阎王爷吗?你们李老爷不是抠门李吗?什么时候又有阎王李这个名头了……”心情大好的罗蛋并没有计较对方出言挑衅,蹲下身子用刀面拍打着对方的那张脏脸出言调侃着。“回去告诉他,我罗蛋,想会会这位阎王爷,看是他阎王狠,还是我这小鬼更凶……”

    放完约战的话,罗蛋便放了毛哥和另外一个人回去,而这时很多小村的村民都闻讯赶了过来,他们在看到罗蛋敢再次出现并不奇怪,但是很多人却带着复杂的情绪看着罗蛋;有些像那三姑六姨八大婆的自然是用怨毒的目光仇视坏他们好事的罗蛋,而有些年轻人则是带着好奇又羡慕的目光看着罗蛋,因为今天罗蛋穿的不再是普通的麻衣而是那身零七式迷彩服,全副武装的外貌配上那骨子精悍之气,怎么看都觉得英气逼人。而那些老人,则是在好奇中带着一丝怜悯,罗蛋虽然有勇气,但眼前的几个人又能做什么呢……而且惹怒了对方大户人家大动干戈,自己这村子也怕遭到鱼池之祸啊……

    “各位叔叔婶婶,我罗蛋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我罗蛋扛下了,不会累及大家,而且我带来了覃二叔的一句话:百年前我们跟着闹民变为了是啥?就是不想卖身为奴过上属于自己的小日子!如果这次还有人想给大户卖身当奴的,我们不拦着,如果要想过上好日子,到我们那新村去,能出把力气干活的不会饿死还有余粮给大家过年!!”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