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黄掌柜所说的坏消息,邓时锋自然也知道对方的另一层意思,那就是现在有人跟我抢市场打价格战了,我这不降价的话很难卖得动,你这边的供货方是不是也适当的再降点价,好让我这边也能保持利润不是……

    对于黄掌事话里的潜台词,邓时锋也没有多在价格上为难对方,新产品在一上市时容易抢占市场空白,在利润上也容易获得到丰厚的回报,但要想做强做大就必须要扩大产能和降低价格与成本来挤占整体市场,这一点邓时锋很明白。在表示会适当降低一些销售价格之后,邓时锋也变相的希望对方能弄来自己所需要的更多原材料,对于这一点黄掌事自然再次拍着胸脯保证。

    确定交易的基调,双方接下来的交易依旧进行的很顺利,五百把直柄求生刀和两百把折叠小刀以及一百把直筒弹簧刀在覃二的交谈下比原先较低的价格销售给了对方,而这样一来双方事前所约定的货物量自己这边就无法能够全部交易,对于这个情况,邓时锋把有些犯难的黄掌事又拉到了一边……

    “二头人,这也是您弄出来的宝贝?!!”

    看着邓时锋神秘兮兮展示在自己面前的六只玻璃杯,黄掌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由于经过多次交易,黄掌事已经基本上认定对方的铁器都是自行生产,虽然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弄出这些上等的铁器,但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强悍一面也不敢让其造次。只是在多次交易后自己认为对方也只能制造铁器这些单一产品,却没有想到对方突然拿出来这么令人瞠目结舌的玻璃产品。黄掌事因为从事行业的机会,对于玻璃产品并不是毫无了解,相反,早年间在广东商行里从学徒干起时,他就从各种黄毛色眼的洋人那里知道玻璃的存在和行情,在几十年后这些价格也浮动不大,就是按照玻璃的造型、色泽还有品质来分类,像这样纯净透明的玻璃产品,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

    “嘿嘿……哪弄来的不能说,不过能说的就是这玩意便宜你了,这些东西能抵多少货物?……”

    听到邓时锋这样开玩笑似的语气,黄掌事反而收起神色,正色对邓时锋说到:

    “二头人,这些东西价值太大,这么好成色玻璃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恕我无法能够准确估价,也实不相瞒,我这小商行真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吃下,甚至整个广西都没有几个人能吃下,我这点泥料器物可不敢轻慢了这些宝物……”

    见黄掌事这样凝重,邓时锋反而在心中为其竖起大拇指,如果对方还嘻嘻哈哈的和自己插科打诨准备浑水摸鱼装傻充愣的压价吃进,那么自己不介意到柳州城里再去找另一家商行来进行交易。

    “没事,这些东西你先拿走到外面交易,能卖多少你尽量帮我卖高价,事成之后按售价你我对半分!”

    听到邓时锋居然敢让自己先拿走货物并且放心其交易……黄掌事足足楞了片刻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对着邓时锋便是深深一礼,对方这已经是完全托付信任自己的态度,如果自己再不醒水的话那他也就不用再作这个掌事了。

    “兄弟啊,我自认年岁大一点托大自称一声哥哥,兄弟你敢把这样的宝贝托于我,哥哥绝对不会负你!!”

    既然对方敢这么干,黄掌事也知道是自己表态度的时刻,一副衷肠带着泪水而出;对于黄掌事所表示的亲近态度,邓时锋自然也不会错过,对方既然如此聪明那自然懂得如何判断厉害关系,自己既然能拿得出三对六只的纯净玻璃杯,那后面就还会有更多的好东西会源源不断的出现。黄掌事不傻,自己目前所表现出来的神秘感和货源,让他知道如果和自己这位既神秘又能大家一同赚钱的主搭好关系,自己负责的分行在业绩上肯定会突飞猛进的扩大,他在商行的地位也能水涨船高。对于黄掌事所表现出来的态度邓时锋并不放在心里,不管是对方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的装模作样,对于邓时锋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如果对方真真切切明明白白的和自己做成这单生意,邓时锋自然会拉上对方进入到自己未来的战车有更大的生意给他们,但如果对方敢吞没和放低价坑自己……那么最终损失和后悔的绝对是他们……

    借着进一步的关系交情,邓时锋向对方吐露出了自己对对方的新需求——人口!

    人口贩卖这种古老的买卖应该说仅次于妓女和打手这两种买卖,从古至今,哪怕就是到了后世也未能彻底根除;邓时锋提出这个需求,虽说对于黄掌事来说是个同业但不同行的买卖行当,但邓时锋相信,以黄掌事的人脉,从中穿个线找专门贩卖人口的牙人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只是邓时锋对要贩运进山里新村的人口需要有一定的要求……

    首先这些人口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孱弱,要不然太老或太孱弱自己不是找劳力而是请太爷进来了;其次男女不限,这男的可以做青壮劳力,女的能顶半边天,而且还能提示新村里的所有单身汉们从军和从工的优先好处;最后就是匠户和军户优先,这两种身份的人因为之前职业的缘故,匠户稍微培训就是一个不错的熟练劳力,军户能打能杀可以直接从军。邓时锋不怕这些人出身低微,就怕没有啥一技之长进来后还要慢慢培养……当然,有一个例外就是十岁到十三岁的孩子是个例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还具有极强的可塑性,不仅在职业技能和科学教育上还有很强的培养能力,而且也容易培养出忠诚度……

    对于邓时锋的要求,黄掌事是一条一条的记在心底,既然对方已经如此信任自己和拜托自己,如果自己再没办好对方交待的事情……那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就没脸再见人了……

    结束这次二人之间的谈话,双方各自带着人和货物,还有未来的约定返回;考虑到邓时锋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信任,黄掌事表示在下次交易的时候,自己会将一个儿子给送来认个干爹进山里常住,这种做法既能更进一步的拉近关系,也同时在用自己的血骨做人质。对于黄掌事的这个表态,邓时锋也明白对方的意思,便很利索的应承下来。

    黄掌事带着人和近乎空船调头顺流而下返回,他们是轻轻松松的走了,而他们所卸下来十来吨的货物却难住了邓时锋这边,这么多的原料还有粮食,自己要在目前人力匮乏的时候拉几趟哦……还好除了粮食和少量工业原料是怕水也怕露天搁置的,其余大部分矿物、原料都是不怕水的东西,这接下来就是优先将粮食给搬走,再蚂蚁搬家似的慢慢把各种原料给运送回去。

    五千多斤粮食出现在新村里时又一次引起了轰动,这么多粮食让众人看到了好日子的希望,自动找覃二希望能够领料加工的人越来越多,谁都希望自己能多一份粮食放在家里让自己安心……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