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初,在新村里,春耕劳作的村民忙碌于自己的田间地头,由于春耕是村民们一年温饱的基础,邓时锋即便再怎么想从农业上抢劳力也无法能够忽视这么现实的问题,没有了足够的劳动力,铁厂、玻璃作坊还有矿场的工作基本上都处于确认少工的状态,还好二月的技术攻关不仅让几个厂子都满负荷的全力开动有很多半成品和技术等着继续深挖消化,这样的半停工也不至于春耕之后一无所获。

    学堂的也受到春耕的一定影响,十岁以上的孩子都被家长叫回到各自的家中去帮忙,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回到学堂住宿兼修晚课,趁着这个时间差,邓时锋再次多给两位提拔学生加紧开小灶,以便应对接下来更加严峻的挑战。二月的技术大攻坚收获虽多,但不管是从技术人员还是青壮劳动力上都明显的出现了不足,特别是跟随自己的学生兼助手,一个覃田被放到了玻璃组做技术员,一个被安排在覃二的身边做工分记录,弄得邓时锋有时候总找不到合适的助手来帮衬自己,人口上的短板硬伤已经逐渐的浮出水面……

    不过还好二月的收获基本上已经满足和解决了制约自己的技术难题,邓时锋至少现在已经可以带着罗蛋几个职业士兵每天进行超过六个小时的专项军事技能训练。由于罗蛋事前跟随邓时锋两个月,因此每天能以士官长的身份对几名新兵进行基础的体能、队列、口令还有搏击这些基础项目训练,有了罗蛋的带队,邓时锋便可以将更宝贵的时间,带领罗蛋和几个士兵进行专项军事技能训练。

    这些专项技能涉及潜伏、渗透、摸哨、暗杀、跟踪与反跟踪这些技术活,而新步枪和相关的化学物质的研制完成,也让训练课上又多了一项重要的内容——射击训练和投弹训练……

    矿场和铁厂之间的一片空地,这里计划中是未来产能扩大后的选矿点,不过现在被临时作为上好的射击场,乒乒乓乓的枪声在这里此起彼伏。

    射击,搬开扳机下方的驱动杆,闭锁装置向下滑动开启枪膛,用枪身吊挂的鬃刷对枪膛进行清洁,如果战斗紧急时刻这一步可以忽略,装入已经预包好的弹头和发射药并预留出尾部一小部分,将驱动杆稍微用力扳回,其精加工出来的闭锁装置会和枪膛尾部的截面形成一个剪切力将预留在外面纸质发射药柱的尾部给剪切掉,使尾部发射药暴露在右侧面火帽的作用下,然后搬开撞锤,将上一发沾黏在纸张上,像暗扣似的铜质火帽连纸质底火带从击发点上取下,并拉出下一发直接扣在撞锤的击发点上,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后既可瞄准击发。

    这一系列的动作虽然有些繁琐,但相比前装燧发枪相比已经简化了许多,罗蛋和其它几位士兵们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已经熟练的掌握住这一系列的装弹步骤,甚至在夜间的训练中,所有人也基本上能在黑暗中摸索着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

    在熟练整个步骤过程后,邓时锋这才允许进入到实弹射击,罗蛋和几名士兵们在第一次击发人生第一枪的感觉就是震,不光是枪声对自己耳膜的震动,也有后坐力对自己身体所产生的震动,更有看到十五米外木制人形靶被自己击中之后碎裂的那种从心灵上的震撼,这玩意打在人身上会是种什么感觉……

    十五米的距离对于步枪来说那简直是小儿科的距离,在让战士们适应、体验到步枪的威力之后,邓时锋将靶子拉到一百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问题立即显露出来,只有一名士兵子弹能上靶,其余的人,包括罗蛋的子弹都飞到了距离靶子三五米外的地方去了……

    出现这个问题并不是步枪的精度不行,这些步枪从枪管到膛线还有关键零件都是精加工出来的产品,甚至邓时锋每支步枪都进行过校射,最差的那支其精度都能在一百米内散布在十公分内,精度较好的那支甚至在三百米处都能精确命中人形靶。

    很快,邓时锋便找到了射击精度低下的原因,主要还是士兵们对火枪的畏惧,明朝火器的质量参差不齐,这些士兵们基本都听父辈甚至祖辈说过火器的双重可怕性,因此射击时,士兵们在瞄准后扣扳机前会下意识的将脸偏离枪身,这个动作自然会影响到射击精度……

    找到这个严重的动作变形错误和心理畏惧的根源后,有针对性的排解这些人对火器的恐惧心,并亲自带头实际操作以证明步枪的安全可靠性,在解除了士兵们对火器的恐惧心,这才让射击精度回到了正常轨道上。

    由于这种被邓时锋命名为夏式步枪的武器精度很高,士兵们的射术提高的很快,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五个人的射击准头都基本上能保证达到一百五十米内上靶的水平,射术较高的那位射手,甚至能做到两百米外基本上靶。

    靶场打固定靶只是炼一个基本心得与枪感,要想真正在实际战斗中有足够的好枪法还需要对心理上的磨练以及多种不同环境下的枪感训练,接下来邓时锋便带着几名士兵以新村和铁厂为中心,四处去猎杀此前漏网的鸟兽,如此一来,周边的飞鸟走兽是迅速的变成一个个的枪下猎物,在增加给士兵们提供的肉食供给时也蹭蹭的给战士们刷经验值。

    和每天都进行的实弹射击训练相比,投弹训练因为弄出来的手榴弹数量不多而且威力较为令人恐怖,实弹投掷训练就少了许多,不过每天邓时锋都要求战士们投掷铁厂里弄出来的仿真哑弹来保证训练量,等过战士们逐渐适应了对这种爆炸物的心理恐惧情绪后,这才挖出环形防爆沟,带着几个战士们进行了第一次的实弹投掷训练。这些战士们在突破了对火器的恐惧心理后,训练中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罗蛋和另外一名士兵甚至可以保持心态稳定的投掷出不错的距离和准头……这种用铸铁和木柄做主体,用玻璃粉和引火药做擦拉物,导火索引爆一百二十克黑火药的东西经过试验,三米内的即便没被破片给重创也会被冲击波给震个内伤,运气再倒霉点的就是在七米外,那些铁制碎片也能崩得他一个恐怖的外伤!!

    这样的基础训练足足进行了三个星期,在这个过程中,邓时锋还带着几个人,弄了两条竹排,顺着小溪沿途而下,分别将两条小河的水文、河道情况以及两岸的地势给摸了个透。几个人就从地势、环境以及发挥最大战术杀伤角度上进行了分析,找到最佳的几个防御点和控制区,未雨绸缪的做了一些战术准备。考虑到村子里的实际情况,邓时锋让铁厂打制出来若干手腕粗细的长铁件,打在了几个狭窄而又关键河道处形成高低不等的人为暗礁,这些人为暗礁可以保证即便小河的水位上涨,总能有这么一、两根铁桩能让入侵者的船只吃尽苦头。为了保证这些人工暗礁不会被对手轻易的给清除,战士们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将这些铁桩给打得极为深,如果不带工具或者是派出大量的人员压根就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给清除掉,而如果对方真这么干……那就凭几个负责阻击拖延的人也起不到什么作用,那已经是属于全面进攻和全面战争的范畴了。

    搞定了这一切,邓时锋这才派人带着路引和口信沿河而下去沙埔镇上找黄掌事在那设的一个联系人,这也是上次和黄掌事所约好的,黄掌事要负责整个商行在柳州的买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邓时锋这边也不便离开太久,双方便在沙埔镇,由黄掌事派人在此安设一个联络站,以便双方的联络。

    收到消息的黄掌事自然很高兴能采用航运的形式将大量物资给运送进去,一周之后,黄掌事带着二十多条小船逆流而上,来到了邓时锋他们指定的交易地点。由于旱季已经结束,小河的水位有所上涨,因此这二十多条小船的载重量都比较大达到了千斤,在带来诸多山里面所需要的各种原料和粮食、布匹等物资时,黄掌事也带来了一个消息:

    外面的市面上,已经出现了类似求生刀的仿制品,虽然品质上无法能够和仙葫牌的原版相比,但却胜在价格略低一筹,而且数量似乎也越来越大,正在冲击着原版直柄求生刀的市场;折刀和弹簧刀因为技术难度对那些手工作坊有些大因此目前还未能发现仿制品,但是以黄掌事对市场的敏感度,估计用不了多久技术含量较低的折刀便会有仿制品出现。

    对于黄掌事所带来的这个坏消息邓时锋早有心理准备,小刀这种东西对于村子里早就已经没有啥技术难度,如果不是缺人手的话,铁厂和加工厂一旦全力开动,不管是打价格战还是品质战那些手工作坊只有死路一条,不过邓时锋并不打算就这么快的开始羊吃人,让外面这些手工匠破产太早的话,现在自己又没有能力收留这些人,他们饿死或者是流亡了,等自己打出去抢人口时不是给自己找别扭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