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对于村里的人来说是个辛苦而又刺激的月份,特别是那些学生和参与项目研究的人员更是刺激不已,不过对于邓时锋来说,二月还有几天的时间,既然二月被称为技术攻坚月,那么就锦上添花的再多添这么一笔技术攻坚项目吧……

    都说福无双至,那是指运气方面的事情,在技术研究领域虽然也讲究些这点运气,但更重要的还是经验的累积和不厌其烦的在错误中探索,如果一旦积累到一个瓶颈时,技术突破如火山般的喷发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这不,月头开始的玻璃生产研究,到了月末时,玻璃厂的工人和学生们不仅已经拿出邓时锋所需要的烧杯试管,就连几个漂亮的酒杯也同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几个透明的酒杯清晰明亮,虽然透过早春的阳光还能见到一些弱不经查的淡薄色彩,但是能在这个时代达到这种纯净的效果已经属于相当不错的极品。那些试管、烧杯、曲颈甑也做得有模有样,基本满足了邓时锋的需要。

    “老师……最后两锅出来后,我们看到终于弄出了纯净玻璃浆时太兴奋,大家吹各种东西,结果……东西没弄出来多少,但原料基本上……都没了……”

    在技术攻坚月里,因为玻璃组每次试验都需要人进行详尽的记录,因此覃田被分过去做技术数据记录,由于覃田是邓时锋极力提拔的两个学生之一,学的东西又比较多,年龄虽小但却已然是玻璃组中的小组长。按理来说,终于试制成功并且拿出了产品应该满脸笑容,但覃田他在汇报时却低着个脑袋不敢直面自己的老师,汇报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甚至最后三个字如若蚊蝇般的细小……想想也是,费了大量的原料和时间,毫不容易弄出来有点样子的东西,却因为一时贪玩把正事给忘了,若不是几个人在最后时刻这才想起还没吹老师要的产品……估计几个人连这点东西都拿不出来……

    虽说覃田他们的玩闹有些煞风景,不过邓时锋并没有多责怪这些贪玩的孩子,只是在轻微告诫这些孩子之后便不再追究。这些人本身就是孩子,是孩子就会有玩心,要他们像成人一样具有很强的自律性并不现实,而且当时现场这么多人,过分的斥责会伤害到这些孩子,即便是要批评教育,那也是要等合适的时机。再说了,事情要分两面看,孩子们的玩闹虽然有点没谱,但在玩闹的过程中,却由于多次玩耍而掌握住了各种器具的吹制方法,同时在大小、规格上都能基本保证一致,摆在邓时锋眼前的这些成品就是最好的说明。均等的高度、匀称相等的体型,即便是像曲颈甑这样较为复杂的玻璃件学生们都能吹得有模有样……

    枪械的主要零件有了,透明的玻璃试验器具也顺利拿下了,这接下来要干什么……自然就是攻克最后一道难关——制作雷汞!

    原本邓时锋是打算利用北边出产的硫磺来批量生产硫酸,但是现在时间紧资源少,不管是铅室法还是塔式法邓时锋都没这个资源和时间来建设,邓时锋只能祭出绿矾油干蒸馏式方法,从和黄掌事交易来的那些胆矾矿石里祭出他需要的硫酸。

    不过即将要搞的这些东西不仅自身有很大的危险,同时在提炼的时候也对环境有极大的破坏,村子里的人都是属于自己的无形财富,邓时锋可不想拿这些无形财富来偷懒开玩笑,在铁厂附近找了一个风向较为合适的地方,邓时锋让赵木匠带着村民们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化学实验室。

    这个化学实验室和此前铁厂旁边那个臭烘烘的土硝提炼作坊相比条件要好了很多,那个作坊就是用木头和茅草所搭建起来的伪劣工程,而这边不仅主支撑柱采用了铁厂生产出来的铁制品,就连横梁都采用了钢铁件形成大跨度的室内空间。能这么干就是摸索研究铁塔钢构材料成果下的体现,搞出钢铁风塔让老孙头现在对建造大型钢铁建造极为上瘾,意犹未尽的他还打算重新弄一个新学堂兼整个村子人员开会用的大礼堂,每天闲暇之余就是在宣纸上用炭笔捣鼓着设计草图……不过主体材料虽然鸟枪换炮,但顶部遮风避雨的材料还是采用了竹制品做屋顶……毕竟现在还没有研制轧板机生产大块薄板材……

    和之前一样,在进行这些危险品的生产前,邓时锋再次和参与研制的学生和工人们重复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并且在事前便让他们熟记操作手册和应对方案;由于学生们都参与过以前的试验,对安全责任上还是很明白的,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第几个步骤该做什么都事前做了交代,甚至在站位上,该在邓时锋旁边的绝不到处乱走,而应该在远处旁观的也绝不靠近;并经过多次模拟演练步骤让学生和自己都极为熟练之后,邓时锋这才开始带着学生们真正的走进化学大门。

    由于设备有限,所需要蒸馏的原料又有点多,再加上提纯需要的时间,在经过十几个小时四次轮换之后,两公斤的浓硫酸出现在了两个玻璃容器内。为了验证这些东西,邓时锋在学生们面前做了三个实验,一个钝化实验,一个勾兑实验和一个氢气爆鸣实验。

    对于三个实验学生们表现出来的状态也大不相同,勾兑时所发出来的热度学生们并没有多少反响,而看到一把小刀的表面产生黑黝黝的致密四氧化三铁膜,学生们表示有些惊悚和好奇,但邓时锋用一根点燃的面条凑近了那据说收集了氢气的试管时,一声清脆的爆鸣将学生们吓了一大跳……而这一声爆鸣所引发的效应,让这些学生中,有两位成为了后世化学课本上各种化学初级理论的冠名人……

    有了足够浓度的硫酸,邓时锋带着学生们再次祭起蒸馏**,在粗成品绿矾油中加入硝石,然后慢慢的加热,利用硝酸的挥发性得到浓硫酸,在这个过程中,邓时锋并没有直接操作而是全部交给了几个年长的学生们进行操作,只有在操作步骤出现错误时邓时锋才会出言纠正,不过整个过程邓时锋也就只是在开头时,因为学生有些紧张而导致步骤错误,在学生们放松下来后,邓时锋在一旁压根连说话的机会都没了。而且虽然已经临近农历的三月,但今年的气温还是偏冷,再加上山区里的温度会比平原更低这么一些,大量从山里引来取用的冰冷水流也保证了整个过程的顺利进行。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对玻璃厂监管失职的覃田处罚,覃田带着几个人老老实实的蹲在实验室里哪都不能去,将村子里上次交换的酒用自己折腾出来的玻璃全部给进行了蒸馏,以得到浓度较高的酒精备用。

    搞定了两酸和酒精,这接下来加入水银的过程就必须要邓时锋亲自出马了。感谢那两辆拉运小高炉的卡车和拉运食盐的微型面包车,上面不仅有炼钢用可探测上千度的红外测温枪,还有家庭、食品作坊所使用的针刺探头式零下几度至数百度的电子温度计,前者让炼铁炼钢还有玻璃制作时能够测出是否达到足够的温度,而后者正负零点一度的探温误差则是能够保证在制作接下来更加危险的东西时,能够通过精准的温度测量来判断、和保证整个过程最危险的步骤的安全性。

    不过不管有多大的设备帮助,邓时锋在操作前还是向几位老前辈们心中默默的祷告了一下:

    “徐建寅老前辈,吴运铎老前辈,你们是我们中国著名的**试制的科学家,你们都是在极为简陋的条件下弄出了支援我们民族复兴的化学炸炸;保愿你们保佑我们,让我平安顺利的完成这些实验,并祝福今天和未来从事危险品生产的中国人们……为了让我们中国人活在这个世界的巅峰……”

    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邓时锋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完成了雷汞制作的整个过程。这个过程既没有惊心动魄的险情,也没有任何意外在产生,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顺利和完美。不过没有人知道,当邓时锋从试验台上下来时,贴身的保暖内衣早就已经被汗水给透湿;这邓时锋自己本人和大脑中的某个化学高手虽说在不少刊物中都看过制作这些东西的相关资料,但坐在电脑、书桌前看再详尽的资料和说明都没有亲自站在试验台上捯饬这些东西要来得令人害怕,邓时锋可不想因为实验失败而提早进入到再穿越的状态中去……

    三月初一,这个日子对于村民们来说意味着要将大量的经历和劳力给投入到春耕的最后准备阶段,此前还能经常到各个工地去找活干的村民们现在都尽量的把时间全部给安排在了春耕上,邓时锋的技术攻坚月,以令他较为满意的成果结束……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