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耗若干升柴油的代价是精加工出了一批丝锥板牙加工器材和一批安装器材,在经过热处理之后这些东西能加工大小不一的螺栓与螺帽,还有一批体格较大的连接件更是直接用设备搞定这些人力难以吃透的东西。

    欲善其事先利器;有了十几套较为完整的加工设备,这加工零件的活总算不用再劳烦邓时锋和老孙头这两人操刀了,即便是普通的学生甚至是来铁厂干活的工人,也可以有个家伙什能够在钳工台上挥舞两把练练手,因为以前怕使用不当损坏那些工具,就连老孙头都是在经过邓时锋的指点后这才能接触和使用那些工具的。虽说这些加工设备和自己一同穿越过来的后世产品相比在品质和耐用性上差很多,但那些产品不是用高品质的碳素工具钢就是合金工具钢,从材料上自己这些东西相比那就差了几个档次;这些器具设备更多的是用来应急加工这次所需要的零件和给人练手,等下一个阶段弄出较为合适的合金钢和工具钢后,自己就能用更好的材料制作出一批较为耐用的工具出来提供给更多的工人使用。

    解决掉两大块最令人头疼和技术跨度最大的拦路虎,这安装铁塔的工程总算是进入到了最后攻坚阶段的组装部分。

    赵木匠带着人,早早的便在选定的山脊位置挖好了大坑,准备好了不少搭手脚架的竹木与藤条,还有各种大小石料和砂料以及黏土,并组织人手烧制了一批石灰,不过邓时锋让其在烧石灰的时候在石灰石上添加部分黏土一块煅烧,煅烧出来的混合物,凝结的坚硬程度虽比不上纯正的水泥但比普通灰浆强了很多倍。

    在确定万事俱备之后,被老孙头称为铁塔最后攻坚战的搭建战役打响。

    和其它几个项目一样,在埋沉底钢构时便出现了问题,倒不是老孙头这边负责钢构连接部分出现麻烦,而是赵木匠负责的手脚架搭建组、覃二负责的填料组配合不当所造成的;当老孙头带着人把沉底的钢构连接完毕后,为了赶进度赵木匠带着人就围上来准备搭手脚架,可施工的地方就那么大,这一上来便干扰到了覃二带着的填料人员,再加上工分这玩意出来后村民们出工是计件算工分的,两个急于捞工分的填料人员没看清下面的情况,几袋已经拌好的填充灰浆噼里啪啦的就倒在了还没来得及上来的一个工人身上;还好所倒的是填充缝隙的泥料,如果是那些做主体压重的大小石料……估计这工人就成为第一例工伤死亡人员了……

    出现了这个情况邓时锋立刻叫停了施工,这种非技术性错误是属于管理上的错误,在和几个工作组还有村民们进行讲解与再次强调安全的重要性后,邓时锋重新安排了几个施工组人员之间的工作协调,以便他们能够互不干扰也能最快的完成各自的任务。除了在教会覃二与学生们统筹安排的重要性外,邓时锋还特别让赵木匠和组织妇女连夜赶制了十来顶用藤条粗制滥造的安全帽,这玩意虽然难看至极而且戴上后极为不舒服,但邓时锋演示了一次从空中落下啥螺栓螺母甚至扭力套筒扳手啥东西砸在安全帽上被弹开后……这十几顶安全帽被立刻给抢光……

    再次开工的工地现场比起上次就要井然有序多了,填料的填料,搭手脚架的搭手脚架,连接安装钢构的埋头干着自己的活,相互之间不干扰但也不会没有必要的知应联系,甚至后面物料运输和伙食、饮水管理都开始有模有样的出现,虽说一开始覃二这位领头人还有些前后支应不过来,但在另外一名女学生的帮助下,覃二逐渐的适应了这样第一次大规模工作项目调度指挥工作,用后世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那就是领导才能的经验值在拼命刷啊……

    良好的工作秩序和协调让工作效率得到逐渐的提高,再加上随着安装施工人员技术的逐渐熟练,施工进度也在逐渐的加速,再加上工分的刺激和村子里现实安全需求的紧迫压力,覃二和老孙头甚至让邓时锋在工地上拉来照明灯光,安排人员三班倒的不间断施工,就是为了能够加速提前将这个风力发电塔给早一天完工。

    有了辛劳的付出自然会有丰厚的回报,六天之后,当风塔的顶层核心部件被神仙葫芦慢悠悠的给吊至手脚架的最高处,一次性吊装成功安装定位后,现场人员是一阵欢呼雀跃,多少天的辛苦在这天得到了回报,特别是参与整个工程项目研制组的学生和人员,更是有一种难以表述的激动情绪;。哪怕是那些从填料转为送料的普通工作人员,也为自己能参与这样一个伟大的工程而从心底感到一种由衷的自豪。这种自豪有点像是人和人之间聊天比拼经历时,你能拍着胸脯对着别人说:看到那个大工程没有,那是当年兄弟我建起来的!

    当然,也许说这话的人只是负责搬运材料端茶倒水这样没有啥技术含量的工作,可不得不说的是,十多米高的金属建筑放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在里面,当你不管是站在风塔的下面还是远远的就能望见它,都会有这种体会。特别是这些没啥见过世面的山野村民们来说,对所有人信心的建立意义成为了邓时锋最大的收获;村民们再一次感受到,跟随大仙能创造出什么样的“仙迹”出来,从而更加死心塌地的跟随着邓时锋去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仙迹!

    这个风塔与后来各种建筑、工程相比说实在话只能算得上是小儿科似的入门工程,但是那入门两个字却对于这些人来说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从风塔拔地而且高高的矗立在山上那一刻起,不仅这个风塔成为了一个显著地标式的建筑,更是树立起村民们对开拓未来的信心和技术跨越的一个里程碑!

    这座风力发电塔在几年后随着发展的扩大,从发电量和建筑大小也从最初的大哥在逐步退出工业发展,但却没有人愿意拆毁这座已经过时老旧的风塔,因为对于新村的人来说,这座抬头举目望去,在山脊上高高耸立的风力发电塔就是他们心中的永远高大的丰碑!而在若干年后,这座风塔被第一批列为国家镇国之宝,从艺术价值上这没有一点艺术美感的东西真不算什么,但从历史意义上来说,这座风塔是这个国家乃至整个星球现代科技文明发展的见证!!

    风塔的建立对于村子里的人意义自然很大,不过对于邓时锋和覃二他们来说既是一种欣慰也是一种鞭策的动力,原因就是这么大的一个风塔矗在山脊上,只要不是瞎子,一进入山区翻上山梁就能看到这么高的一个建筑物,这既是给村民们建立信心的丰碑,更是指引袭击者攻击的最好地标!!!

    由于明白这点,邓时锋和覃二他们没敢多休息,抓紧时间将事前准备好的电线给架设至工厂,将山风提供源源不断的电力输入到铁厂,开动起各种机器加速生产各种因为加工技术问题而停工等待的项目。

    有了稳定的电力供应,各种后世带来的机械设备迅速帮助解决掉让老孙头抓狂的枪管加工和膛线这两道拦路虎,考虑到军队人数实在太少,邓时锋甚至连枪械的其它零件也一同用机械设备给制作出来,精细的做工让尾部密封兼切割纸质弹壳尾部的部件既能紧密的贴合又不会卡滞使用;在搞定这些东西后,邓时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加工出步枪撞锤之间的一个底火带装置,这个底火带装置与原创的梅纳德底火带相比自然精细很多,同时直接采用雷汞金属火帽也避免了原作纸质发令弹易受潮失效的尴尬,有了它射手在射击时,装弹完毕后只需要从底火带中直接抽出下一个底火扣上发火底座即可,避免了取用发火帽的过程更避免了由于战时紧张而容易掉落细小的发火帽。

    一连串的机械加工不仅直接制造了多支步枪的关键零件,更制造出不少加工工具甚至是子弹头的模具,这种钝头、圆柱体的子弹除了没有环槽之外和米涅弹很相近甚至可以说近乎一样,考虑到不管是训练还是实战中对弹头的消耗量的可怕性,邓时锋不仅制作出供工厂小批量快速生产的模具,更加工出若干套可以自行在家庭生产的模具,准备在铅料较为充足后让一些家庭能够在家中自行计件生产。当然,也少不了三台小型的手动冲压机,这东西个头不大零件较少结构简单易于生产,用于冲压铜质的底火铜帽已经是绰绰有余……

    搞定了机械加工的最大拦路虎,时间也进入到了二月底,回顾这个月,所有产于技术攻坚月的人员都感觉到生活是那么的充实,每天在忙碌的过程中看着一个个技术拦路虎被干掉,看着一个个项目从无到有的出现……这种成功的喜悦让这些人直到多年后也不曾忘却……

    不过对于邓时锋来说,二月还有几天的时间,既然二月被称为技术攻坚月,那么就锦上添花的再多添这么一笔技术攻坚项目吧……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