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过双方的货后接下来自然是对这次交易进行讨价还价,和往常一样,邓时锋还是将这件事情交给了覃二,虽然覃二对黄掌柜所拉过来的很多东西也不明白邓时锋要来做什么,但是这不妨碍他借此尽量压低对方所提出的价格来增加己方利润,这个过程进行的很艰难,毕竟两个人对很多货物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想法,也不知道其能干什么用,两个人相当于俩眼抓瞎的在谈判,最了解作用的邓时锋又不会出面说明……这进度能快得起来才怪!

    不过两个人中,黄掌事至少能够从采集收购、物流运输中所产生的成本有一个较为清晰的销售价,因此两个人的讨价还价还是能够没那么大的分歧,覃二再黑心,也明白一袋砂子运送过来所产生的运费成本,双方用了大约两个小时,总算是把这次交易价格和交易数量给谈拢。村子这边和上次一样,基本将对方所拉运过来的各种货物以及样品给吃下,而就对不同物品和不同价格的总价,村子这边一共交易九十把直柄求生刀和五十把折叠刀弹簧刀,还有那十把品质不凡的长刀。

    交易完成后,按照上次的经验,邓时锋和黄掌事又跑到一边嘀咕了好一阵子,两个人交流商谈的东西还是清单上的那些物资与下次交易的重点内容。除了锰矿铜铅锡汞之外,邓时锋对黄所带来的其它类似砂料、粘土以及其它样本对黄掌柜都提出了不同量的订单,这样下订单式的做法让黄掌事很高兴,毕竟谁都不想自己千辛万苦贩运过来的东西对方不要而丢弃甚至再度拉回。只是看到邓时锋所提出的数量,让黄掌事为难了起来……

    “这个……二头人啊,你定的这些东西都不是太难找,即便是你想要广东海滩上的白砂我也能通过我们商行给你想办法运来,但是兄弟我说句实话,送运进来的费用太高,而且货量还受马匹驼载的限制,走陆路的话……除非从太平到这里开能通车的便道,要不然……兄弟我实在难以保证这么多的量……”

    黄掌事的难处的确很现实,这个时代的物流交通业受运输能力的限制着实不高,各种货物车拉马驼加上人员,不仅运载能力小而且人吃马嚼外带食宿那成本肯定降不下来,对此除非大规模的改造整体道路,要不然即便是从柳城县方向开辟一条专用的道路出来,也无法能够满足其他货物大量向柳州商行汇集中转的过程。

    黄掌事所提到的难处让邓时锋站在原地想了很久,事前他并不是没有想过依靠对方商行过程中所产生的物流运输能力的问题,只是没想到对方如此迅速的便找到和提供几种自己需要大量吃进的物资,这些物资在每次交易中的总量的确成为对方一个极大的负担和成本损耗,如此一来,要么自己降低需求量,要么就得考虑如何提前解决这个问题。

    “黄掌事,贵商行的货物有多少是走水路到柳州城?”

    邓时锋在考虑了片刻这种情况后,决定必须要解决这个提前到来的物流量问题。黄掌事一听邓时锋的这个问题眼睛不经意间闪跳了一下,聪明人只要从一些细**息便能从中获得到很多他们想要的东西,邓时锋这句水路便从某种意义上说明,也许对方的腹地,走水路能到达或者说是尽量贴近。不过黄掌事的情绪只是一转而过,开始详尽的解释自己商行的物流通货情况。

    广西的道路建设从秦朝纳入大中国的版图后就开始建设,不过由于山地环境的实际条件因素,其陆路交通并不是很发达。而广西河流众多,水流量大,极具通航价值,早在秦朝时期古人们就已经明白内河航运对广西的交通运输有着重要意义,因此凿通建设了连接珠江水系和长江水系的灵渠,不仅南来北往的船只无须走海路绕行,也刺激着大量江舟楫影穿梭在广西的各条大小河流上,搭载着货物人员往来。

    不过由于广西的经济发展受广东商人影响很大,再加上北面灵渠的承载运量有限,因此广西绝大部分货物还是从广东方向,沿珠江水系一路西行来到进入广西的门户——梧州!在此分流可走桂江一路北上到达漓江、桂林甚至湖南湖北以至长江以北的省份。而如果从梧州继续西行,则通过浔江向西,可分流经黔江、柳江红水河到达柳州、河池以至贵州,南下也可以到达南宁邕江,再经左右江通抵龙州、越南或者是百色。

    而黄掌事他们的货运路线也基本上如此,从广东运进来的各种外省、外界的是交易物资经由水路运抵各个城市的分会后,返程时将广西的稻米、矿产以及药材和其它物资运至广东。通过黄掌事的介绍,邓时锋大概了解的对方的货运能力和往返时间。

    “二头人,我上次返程时特地询问了下本行的一些老把式,他们说附近有条小河能在丰水季通蓬船……”

    看着沉默不语在心中盘算事情的邓时锋,黄掌事试探性的提醒、也是建议着对方自己的想法。而听到黄掌事的建议邓时锋也一直没吭声,其实拥有后世交通地图的他比对方更清楚附近的地理方位以及河流情况,黄掌事所说的那条小河是从柳江逆流而上,在后世凤山镇的几字口处有两条支流分流而上;这两条小河左边的那条水文量大一些,但河道险峻兀石阻道,而右边那条小河虽水流量较小但河道平坦;两条小河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不过因为是小河,那些大船是无法能够在这样的小河里行驶的,因此黄掌事所提到的蓬船便成为了这些小河内的主要交通运输工具。

    这些小蓬船其外形就是典型的江南乌蓬小船,长度往往在三米至五米之间,宽度却略有增加以减少其吃水深度增强通过性;承载重量在五百斤至一千斤左右,因此吃水浅船身短巧方便在各种狭窄急弯河道中穿行,如果遇上险滩或者是水流量较小时,船夫跳下船拖行至能没膝处便可继续航行……

    如果用这种乌蓬小船来运送自己所需要的各种货物和原料,说实在话的确要比现在这样马驼人挑来得更轻松方便一些,而且更重要的是不仅降低了货运成本也提高了运能,只是邓时锋迟迟不开口的一个原因就是如果打开水路交通路线,虽然方便了货物的运输,可却也给自己村子的安全带来的极大的安全隐患,袭击者可以通过水路快速的到达村子的附近,自己人口稀少可没有那么多的人力资源天天派人守着河道和各条进山的小路啊……而如果建立陆路交通便道用马车拉运货物也不是不可以,但这种开路的行为动作太大,不仅己方没有那么多劳力来完成,同时也容易让官府注意到自己,短时间内,想通过大规模陆路交通运输是很难办到。

    “黄掌事,贵行在柳州城内何处,能否报知于我,兄弟我近期内,会带人前往登门拜访……”

    思前想后,邓时锋觉得不管是开启水路还是陆路运输对村子都事关重大,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不能太过于武断,他需要精细的准备、详尽的调查后才能最终做出合适的判断。而最好的调查实际上就是沿着两条河亲自走一遍,详尽的调查沿途的水文、地质交通情况甚至是人口情况,都不是坐在窝棚里看地图所能获得到的信息。

    听到邓时锋并没有回答自己反而突然询问己方商行在柳州城的地点,老道的黄掌事便明白邓时锋并不打算直接回答自己,而且还要通过认门的方式来最终决断采取怎样的货运形式。对于邓时锋的小心黄掌事没有多说什么,而且自己的商行又不是什么地下黑市,爽快的将自己的商行地点报给邓时锋欢迎其登门造访,更示好性的塞给了其几张路引以方便其外出;看到这些路引邓时锋也没多惊奇,人家商行本身就是靠行走各地贩货为生,没有在这方面上有点门路和一些特殊的手段的话,早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结束完这次交易和下次交易约定的货物以及大概数量,双方再次抱拳致别。和上次相比,这次黄掌事没有派人想尾随村民,而邓时锋也没有再派人跟踪对方,双方似乎达成了一个默契,一种很微妙却很脆弱的信任;但这种信任并不是盲目的,邓时锋带着人返程的时候便留下了暗哨处理有可能出现的尾巴,他给罗蛋和几个年轻人下达的命令可不再是阻吓对方,如果发现有人尾随,不管是商队的人还是其他人,一律就地格杀!!有些时候,过度的忍让会被别人误认为是软弱!!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