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技术门槛如一道道难以翻越的山梁横亘在邓时锋和他的学生面前,对于这些技术拦路虎,邓时锋并不担心更不惧怕,他最大的优势就是能有一定的时间来带领学生们攻克这些技术难关,而不用像穿越小说里的那些主角一样,不是和各种官员攻心斗计,就是忙着泡妞把妹,这样的日子虽然了无趣味,但却能让他更专心培养学生后备力量和研究做事。

    正月二十五,在间隔一个多月后,黄掌事带着人和货,第二次出现在了事前约定好的那个山脚,和上次就是十来人数匹马不同,这次整个商队来了多达三十多人五十多批驽马,看到长长的商队摆出这么大的架势,实着让村里来的人是小小的震撼了一把。

    “二头人啊,你的货单可是让兄弟费尽心思一阵好找啊……”

    由于双方已经有过一次成功的交易,在确定身份之后黄掌事直接来到邓时锋面前,抱拳致礼的同时便开始大吐苦水。按说这样的行为要么很失礼要么就是双方关系已经极为熟络,双方之间的关系肯定还没有好到后面的那一步,因此黄掌事此举顿时让覃二他们几个脸色微变。

    “呵呵,有劳黄掌事了,兄弟我不太好黄白之物,反而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世间产物相当有兴趣,如果不是山中琐事太多,兄弟我肯定愿亲自四处闲游探访,只有辛苦黄掌事为兄弟我费心代劳了……”

    和覃二他们相比,邓时锋倒没有太计较这些礼数上的道道,虽说礼多人不怪,但古代阶级身份差异特别是那些酸腐之辈所墨守的一些繁礼末节却实着让人讨厌。而且对于黄掌事的吐槽,邓时锋也自然深知对方是想利用这种形式从言语上拉近双方之间的关系,而且自己所让对方找的各种东西,从单子上看也许没什么,但真正落实起来,其数量之繁多、种类之细致,也的确是能让对方为之搔脑抓狂。而且由于自己这边已经明确需要这些东西做交易,这更让黄掌事他们为之纠结,天底下就没见过不喜欢用真金白银来交易的主,可这里,还真特么滴就有一位!!

    见邓时锋并没有为自己的失礼而变色,黄掌事很自然的便顺着杆往上攀关系,向邓时锋大吐寻找清单上各种物件过程中有多困难,同时一边卸下驽马驼载的各种货物供邓时锋验货。

    一边陪着黄掌事聆听他吐着苦水,一边查验着所运载来的各种货物,邓时锋整个过程都只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在见到任何所拉运过来的货物时都保持着这个笑容,让一旁的黄掌事丝毫无法能够从他的表情中解读出哪种物品更重要的任何信息出来,这可让黄掌事心中不断腹诽着——这位年轻的二头人真特么滴是山里长大的吗?老道得比自己还厉害三分……

    黄掌事这样腹诽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要说像清单上的铜铅锡水汞这些东西市场有个大概稳定的价格那还好说,但由于邓时锋所让其找的各种物品很多都是以往没人看得上的东西,这就让估价变得相当的困难起来;例如像那十袋筛选过的白沙,这些东西放在外面压根就不值几个钱,拉进来说实在话畜力人力成本都超它多少倍,可对方依旧还是点名要这玩意。还有那些邓时锋让自己找来的稀奇古怪的石头和其它东西……这玩意能值钱吗?因此黄掌事只能希望在邓时锋查看这些货物时,表情能有所变化,好让自己从对方的情绪变化中知道什么东西更受其喜欢……

    黄掌事的心思邓时锋自然相当清楚,他虽然没经过商,可他脑子里却有着精于此道的商人和业务员,察言观色可是这些人的拿手本事,因此为了不过早的暴露这些物品的实际价值影响未来的出货量,邓时锋一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一包包让他心头狂跳的各种“宝贝”。

    黄掌事这人做事很实在也很勤快,要不然也不会不到三十五岁便成为了自己商行柳州府独掌一面的掌事,拉来的各种物品大大小小多多少少几百包,像铜锡铅汞这些东西就不用说了,而像那些白沙都是按照自己交代经过筛淘过的精选石英砂,运回山里甚至不用再选料便可以直接加工……而最让邓时锋心头狂跳的,是对方还真找来了自己目前最需要的锰矿。

    锰矿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在钢铁工业中作为脱氧剂和脱硫剂,特别是用于制造合金,它是各种元素相互融合中极为重要的融合剂,夸张一点来形容可以说没有锰的话就没有合金,甚至连玻璃和陶瓷的生产也可起到着色剂和褪色剂的作用,可以说是现代工业中相当重要的一种工业原料。而对于邓时锋来说,有了锰矿那么对己方的钢铁品质又会有了一个极大的提升,而有了合金钢,也就意味着能提供更好的枪管供未来批量使用。

    不动声色的问起黄掌事如何找到这些锰矿,黄掌事一拍大腿的反而先称赞起邓时锋提供的信息准确。黄掌事能这么快并且连见都没见过锰矿石便能准确的找到,其最大的功臣还是邓时锋,因为邓时锋已经在上次交谈中,大概的告诉了对方这种灰黑石头的大概产地——柳州城东,柳江东岸,古亭山正西一路到江边,一个叫六座的地方就有这些黑灰石头!黄掌事在柳州待了近十年,手下还有干了快一辈子的本地雇工,在这种近乎按图索骥的线索找法,找不到那才是怪事……

    当然,除了邓时锋能记得这个后世叫六座的锰矿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帮助就是广西自身的矿产优势。前面说过,广西的矿产并不算丰富,但有几样却是占全国的首位或前列,而其中锰矿更是以占全国储量的近四成稳居第一。邓时锋脑海中那位爱看穿越小说的业务员记忆中,很多小说里,技术型穿越者们并不是不想炼出更好的钢甚至合金钢出来,但苦于没有锰矿而只能遗憾作罢,换成是其它省份也许还不好说,但在广西……由于绝大多数都是露天矿极易开采,说的夸张点拎把锄头随便刨半尺薄土就能挖出来,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最疯狂的时候,广西共有大小七百多座锰矿山开采点,遍布近乎整个广西各县,可以说基本上各县都有大大小小国有、私有甚至非法的采矿点,而随着整合治理,到了新世纪降到一百多个大、中型的采矿点。

    除了锰矿之外,黄掌事还按照邓时锋清单上所提供的明细找来了其它若干邓时锋所需要的物资,不过除了这些东西之外,也许是无法准确的明白邓时锋到底想要些什么,黄掌事更多的只是尽量的找来这么点样品供邓时锋验校已确定是否有交易价值;只是尽管黄掌事已经很努力的寻找邓时锋清单上所要的东西,但仍旧还有更多的矿藏、物资没有出现在现场。

    对没有能够找到的物资空缺,邓时锋并不感到意外,即便是在后世,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完全能够认识清单上所列出来的东西,更不用说现在这个科技依旧落后的年代。不过尽管如此,黄掌事所能找来的物资也足以让邓时锋心头狂跳惊喜不已。

    按捺住心头的情绪,邓时锋让覃二向对方展示这次的交易产品。

    这次交易的产品仍旧以小刀为主,不过和上次那批卖相实在不咋样的直柄求生刀相比,这次交易的求生刀由于不赶工,其外形和装饰都比上次那批好上不少,不仅刀型刀身基本能做到统一尺寸,就连护木也经过仔细的打磨过,让人一见便更有纳入袋中的**。

    除了直柄的求生刀之外,还延伸开发出了折叠小刀和弹簧刀;折叠小刀虽然因为刀身和刀柄的活动连接使得其极限使用强度不如直柄小刀,但其自身能够折叠收放的缘故,其尺寸要比直柄小刀短巧许多,这更方便与外出携带甚至是隐藏。而弹簧刀则是枪械研究过程中的一个附带品,由于不管是燧发枪还是后装枪都需要不同的弹簧,邓时锋和老孙头们通过热处理弄出了简单的弹簧片和螺旋弹簧,搞定了这两样后罗蛋有一天拿着弹簧摁着玩时突然说到像老师的伸缩笔那样,能装上刀头让其伸缩就更好玩了……简单的一句话让老孙头的儿子眼前一亮,便在铁厂和家里捣鼓了好几天,最终给他弄出来了一个较为简陋的直筒弹簧刀。看到老孙头儿子所弄出来的原始版弹簧刀,邓时锋不禁感叹古代工匠们举一反三的思考能力,在对其刀体、刀身进行一定的改进保证出刀进刀的顺畅稳固后,这种很有噱头的小东西便成为了铁厂的又一新产品。

    看到三种不同的小刀和十把品质上好的长刀,黄掌事和同来的那些人都很喜欢这些小东西,倒不是说长刀不好,而是这些长刀品质太好,即便那些护卫很想让其变成自己的东西……可昂贵的价钱还是让他们退而求其次的更喜欢这些小刀。特别是那弹簧刀,一摁锁钮后啪的一声便弹出明晃晃的刀身,干护卫的各种阵势都见过,他们很明白真正开片的机会并不多,遇到事情事更多的是希望震摄住对方不敢动手即可,除了长刀之外,在一些特殊场合下,这种更易携带的弹簧刀光是那份势头就能唬住不少人。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