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那怂样,不就是提亲没成吗,蔫着个头像条丧家之犬!别忘了我们还要和大仙打回去!组织武装队伍,去年村子里这么多人的伤亡那可都是拜北边那些家伙所赐,现在又闹出这么一出,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再加上以前夺我们祖辈的田地断人生路……哪一条都是血海深仇!!”

    从门口传来老孙头洪钟般的声音,而他的身影伴随着声音一同出现在窝棚里,老孙头是在斥责蔫着头的罗蛋,在他眼里,军人就要有打不垮脱不烂的精神气,这也是和邓时锋接触久后,从那些故事里所学到的东西。

    老孙头的话让罗蛋两眼猛然间一亮,不过随即又暗了下去,有些伤心的说到:

    “我也知道老师能帮我们打回去,可是我们村的人还是太少了,对方即便不动用官军,其整个大村能派出的护卫、家丁还有各种帮凶随便都能凑上两百多人,而且……而且人家开春春耕之后就要娶亲,除非老师有撒豆成兵的仙法,要不然我们根本没有胜算……那么好的一个姑娘,难道就这样看着她进火坑……”

    在过年前几次的行动被邓时锋训斥、教导了几次,特别是这次的冲动之后,罗蛋也开始明白冷静的分析敌我优势劣势这些情况了,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明确的分析得到一个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结果,这才让罗蛋情绪这么消沉……特别是从覃二那里的补充两个人这才得知,罗蛋在那天是看到了那位自己的未婚妻,其模样、身段让罗蛋是一眼就喜欢上了对方,也正是有这么一条,让罗蛋的情绪更加低落。

    听到罗蛋的话,刚才还怒气冲冲要复仇的老孙头也陷入沉默中,村子里缺人缺的厉害这是谁都知道的,不仅开垦新田就需要耗掉大量的人口劳力,那些工厂和开矿也需要消耗大量的劳动力,如此一来适龄的青壮压根就不够用,如果要建立武装队伍势必就要抽调这些青壮劳力去训练军事技能,那么就会对今年的生产建设造成很大的影响……而且对方开春等春耕结束后就娶亲,这么短的时间让所有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

    “春耕后娶亲是吧……这样说我们还有点时间……”

    一直在旁边只听不说的邓时锋突然冒出一句话,这句话让窝棚里的三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望向他,而罗蛋更是眼中喷出希望的光芒。

    “大仙,你不是真要动手吧……我们可真没那么多人手啊……”

    和另外两个主战派不同,覃二更求稳妥,听到邓时锋的话,覃二觉得自己必须要提醒一下对方。

    “正是因为我们缺少人手,老子我才更要动手!!”

    邓时锋往火塘里丢了一块木柴,拨拉着让火焰更旺点这才向其他三个人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工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力,在这一点上你们已经有着清楚的感受,不说别的,如果真的把那个小高炉全部开动产能,别说目前的这点人手,就连把全村人都算上也远远不够用,更别说我们今年还要开辟新的不同产品,光是开矿和运输就已经足以让我们头疼……”

    “可是村子里的人口就那么多,你就是把嗷嗷待哺的婴孩,古态龙钟的老者甚至是妇女全部算上可以直接干活当青壮使唤,也还是不够我们未来技术和生产的劳动力。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吞并掉其它村子去获得新人口加入,就成为了我们最好的选择;而这些人口,和我们村子一样,同样是黑户的逃亡人口就是最好的首选。”

    “当然,用吞并这个词似乎有些太过于武力强迫的意思在里面,原本我是打算用这么一年的时间,把我们村子里的生活水平给提升上去后,用好日子来吸引这些人口的自愿加入,只是看来我还是太乐观的估计了外面的形式,如果情况变成这样的话,那我不介意采用第二套方案,武力并入这些人口!”

    邓时锋先将动手理由给道出,窝棚里的其他三个人都没吭声,而是在思考着邓时锋的理由;他的理由很浅显也很直白,既然村子里的人口少,那就想办法通过吸收其他村子的人口来扩张,这种想法覃二他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有想得那么远,也没有那么透彻。

    “至于目前我们的人手少,没有足够的人员组建专门的军事人员这一硬伤……我们可以分两条路同时建设的办法,首先组建半工半农的民卫队伍;其实这个队伍压根早就已经存在,村里的男人、能开片的都已经算进去了,只是我们要把这些人全部进行较为系统的简单训练,提升整体队伍的战斗力更为强大。第二条路是组建真正的军事队伍!”

    听到第二条,罗蛋顿时亢奋起来,因为他从老师那里听过,自己所学的就是一个军官的基本素养,而现在如果要组建真正的军事队伍,那岂不是自己就要当军官了?!而覃二则是一脸吃惊,民卫队伍的组建他并不吃惊,毕竟村子里的人为了保卫自己的田产,从老至小都算在内,即便是做一定的训练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真正的军事队伍……那就意味着要有一些人会脱离生产,天天从事专门的军事训练……不过他并没有出言打断邓时锋,而是继续聆听着。

    “我知道组建真正的军事队伍会让一些人脱离生产,但是覃二,你是军户出身,应该明白兵贵精而不贵多的道理,因此这支队伍人数不用多,如果说民卫队伍更像是防御力量,那么这支人数较少的职业军事队伍则就是对外打击力量。”

    “对外打击?”“职业?”

    覃二和罗蛋从这两个词里解读出了不同的含义。

    “没错,因为职业的意思就是他们不事生产建设只懂破坏,用全天全年甚至他们的青春和一生都在学习与发挥如何高效杀人和摧毁敌方!他们的生活来源由村里公摊供养,前期我可以先垫支最初的启动粮食和装备,按现在我们的现实条件和对手实力,人数不用多,加上罗蛋有五个人即可。”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随着工业建设的开展,铁厂、玻璃厂、机械加工厂这些厂矿一个个的建立起来后,我们已经不能像以往那样被别人一撵就跑,就是人能跑,设备和矿场不能跑啊!而且单纯的防守太过于被动,万一打坏了我们的工厂和设备即便是防御战赢了我们也要重新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资重新建立,因此这些职业军人的用途就是将一切有可能威胁到我们的有生力量尽量的给扼杀在外面,暗杀、扰袭、爆破、纵火、下毒……无所不用,目的只为一个,那就是将敢于侵犯我们的小规模武装势力给打怕,打到他们甚至连走出家门的胆量都没有!!”

    听着邓时锋所描述的作战方案,罗蛋眼睛里充满了狂热,作为他的亲兵和学生,他自然很清楚老师这番话里的军事意图和军事手段,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这种作战更加的刺激呢……而覃二在听到只有五个人的数量时也基本能够认可这个数字,抽调五个青壮劳力和供养他们……对于整个村子的负担来说还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让他还是有些担心的地方就是这点人是否太少了点。

    “呵呵,人数是少了点,不过我没打算让这些士兵拎着片刀和对手互劈,就是五个关公来了也架不住上百人一窝蜂的堆上来……现在铁厂的出钢品质不错,原本我打算晚点再研究装备火枪的,但是看现在的这个情况,我近期工作内容上又要调整一下了……”邓时锋咧着嘴苦笑着,这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啊……

    “火枪?!”罗蛋的情绪已经不能用亢奋来形容了,今天一天自己的心脏和肾上腺素受到的刺激太多了。

    “对!用火枪不仅能弥补我们人数不足的最大问题,更能够提高我们整体武装实力,如果条件允许,民卫队伍也会训练和装备一批火枪,这样哪怕就是个瘸子甚至女人,只要能拎得起火枪经过相应的训练,一个人远处就能崩死一头牛!在我们那有句话:神仙也怕一溜烟!”

    听完邓时锋的机会和步骤还有想法,三个人都长时间没有说话,罗蛋是激动的不能言语,老孙头是捻着自己的胡须在心中盘算着什么,而覃二则是满肚子话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过没用多久,几个人还是最终确定了邓时锋的计划方案,毕竟自身人口的弱点是不容忽视的硬伤,而且现在由于铁厂开起来后,众人已经算是那种身怀奇宝的被觊觎对象,不由得众人要更加小心防范;而且在经历过去年的战斗后,几个人都明白,正如邓时锋所说的那样,单纯的被动防守真特么滴憋屈!既然要打,就让那些敢于进犯自己的王八羔子们尝尝在自己家门口被人打的味道!!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