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守完岁,新村迎来了搬迁到这里后的第一个新年,为了让这个新年来的更亮堂些博个好彩头寓意,邓时锋第一次把已经拉建起来的灯光系统全部点亮,四台风力发电机在晚风的吹拂下发送出源源不断的电力,供应着照亮村子道路、厕所、学堂这些公共设施,村民们第一次可以不用再摸黑起夜去上厕所。

    大年初一的新村很热闹,大家可以不用再劳作和准备过年的事宜,围着塘火坐在一起,一边取暖一边畅聊着去年发生的事情,展望着今年即将要过上的日子……由于有后世一些政府、企业单位上层人士的记忆和经验,邓时锋和覃二他们,带着各种小礼品,还有若干上次交易中获得的零散铜钱,每家每户串门拜年兼慰问,这种慰问换成是后世的新世纪的时代你说是走形式也好没有效果也罢,但在这个时代里,一些小恩小惠和一些言语上的温暖就足以安定人心,要知道今年邓时锋还需要更加充分的挖掘这些村民们的劳动价值呢……

    而且为了增加新年第一天的热闹气氛,邓时锋还特地把学生们组织起来,站在新村的学堂空地前,第一次当着所有家长的面,集体合唱了几首之前所学的歌曲。由于学生们年龄、学识还有乐感不同,连最简单的拼音歌都没办法能够做到齐声有调,更别说其他的几首歌曲了;但是这种新形式还是让家长和成年人们感到新奇,特别是那些家长们,看着自己的孩子能够在这种场合里登台献艺,心中的那种感受肯定是美滋滋的……

    初一初二连着两天大家庆贺这个新年,这到了初三集体的庆贺活动便停了下来,因为这个时空没有冰箱和完善的物流保证,村民们在休息两天后多少要开始准备后面的饮食与生活,再加上一些人要外出走亲戚或者是回娘家什么的,村子比起前两天是安静了许多。

    接下来的几天里,邓时锋再次重复着过年前的工作,直到初五这天,邓时锋刚刚给两个学生开完小灶授课结束后,便看到罗蛋顶着个黑眼圈情绪低落的走了进来。

    “咋了?!”

    一看罗蛋这副样子回来,邓时锋心头猛的一沉,刚刚的好心情瞬时间被吹散得无影无踪,一股子的阴云开始笼罩过来,而除了罗蛋情绪低落外,后面跟进来的覃二也是一脸的阴沉,脸黑的都快能让邓时锋当墨汁了。

    “咋了?说话!是打架没提成亲还是没提成亲打架,不管是对是错都特么滴说话把事给说清楚!!”

    看着二人闷着声不开腔,邓时锋也毛火了,不管自己这边是对是错,你闷着个声不说话怎么整,哪怕就是无理先哭闹弄个恶人先告状,也特么滴比这闷声不吭气让人看着心急啊……

    “大仙,这事不是罗蛋的错……”

    见邓时锋也来火了,覃二的脾性毕竟比罗蛋要老成稳重点,便开口叙说起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

    整件事情其实很简单,覃二作为长辈,代替腿脚不便的罗蛋老娘领着罗蛋去提亲也顺便让未来的亲家看看罗蛋这未来的女婿有多踏实,说实在话就凭罗蛋以前结实的身板外加年轻人之间的口碑,换成是以前都个顶个的要翘大拇指,更别说在跟着邓时锋快俩月后,经过严格的训练和良好的饮食让他更显英气,配上一身得体的衣服,还有数件铁器与邓时锋添加的几件衣服做彩礼,任谁都觉得这次的提亲就是三指捏田螺——十拿九稳!只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当覃二带着罗蛋走了二十多里山路赶到那个小村后,事情的发展完全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倾倒……

    首先一进村,覃二就感觉整个村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以往凭两个同样是逃亡黑户的身份,大家虽然走动并不多但多少会以礼相待,而且覃二和村中的不少人也认识,虽说不上相熟但至少见面打个招呼寒暄几句总不会少,可是一进村,迎接他们的不是冷脸就是躲闪,就连以往较为相熟的人似乎也是唯恐避之不及,这让覃二顿时心生疑惑。

    而来到那位女孩家后,这种冷淡的情绪顿时得到了一个爆发,以往笑脸相迎的女方家长虽不是冷脸相迎但从那挤出来的苦笑更让人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头,到了覃二提出提亲时,从外面窜出来几个中年妇人,自称是对方女孩儿家的啥三姑六姨八大婆,在窝棚里那是一顿冷嘲热讽;罗蛋一个年轻气盛的青年那受得了这鸟气当场就和对方吵起来了,而这一骂一吵就更坏事,几个妇人是哭天喊地的说罗蛋打人,几个从没有见过的人当即跳了出来要教训罗蛋,其中一个上来就是对着罗蛋眼眶来了这么一拳。覃二一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暗道不好,这特么滴就是典型的设了一个套子等着罗蛋钻啊!!

    如果换成是以前,几个人想群殴罗蛋那估计肯定是能得手,但是现在的罗蛋已经和邓时锋在一起摸爬滚打炼了近两个月,体能、爆发力还有反应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再加上邓时锋经常和他捉单放对的进行搏击训练,后世军队中那些近战搏击技巧罗蛋可是学了个七八分像的……刺拳、勾拳、肘击、破抱、摔避、寸击等等招数,没过半分钟四、五个人全部哎哟哎哟的躺在了地上,如果不是罗蛋还明白不能下死手打击那些要害,那几个人估计压根就没法在地上打滚的喊出声……

    只是这一打就彻底被对方落下了口实,几个老娘们更是哭天喊地的数落着罗蛋的不是,而且似乎对方还有后援,村子外面外面似乎还有一些人正往这里赶,覃二见情况不妙急忙拉着罗蛋快闪,这才躲过了对方援兵的夹击。

    从村子里出来的二人定神平气之后没直接回新村,说实在话别说罗蛋,就连覃二都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不过还好覃二并不是打算杀回去找回这个场子,而是等天黑后,重新摸回村子里,悄悄的找了一个以前和他相熟较好的老人,在询问之下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在两个月前,也就是覃二他们被南面莫家攻击之前不久,北面的一大户人家不知道咋滴知道了罗蛋的未婚妻长的不错,便提出条件想要纳为妾室,由于小姑娘已经和罗蛋家有了媒妁之言,女方家自然婉拒了对方的提议。而对方并不死心,先是扬言要武装夺田,并组织自己的家丁并联络自己在古田所做官的儿子,用武力给女方家和整个村子施压。接着大家都明白,威逼利诱这前一条做到了,那么后面的利诱自然会跟着上来,大户家放出话来,如果从了他做妾,那么不仅能免去兵祸之灾,而且他能收小村里的部分人做自己的佃户……

    其实对方的条件压根就不算什么利诱,佃户虽然有户籍,但依旧逃脱不了沉重的赋役和盘剥,合着对方的算盘打的是叮当作响,压根就不想耗费任何实质好处来办成这件事情;如果脑子灵活点的人多想想,就凭对方这抠门劲,说不定对方也不会出资请人来武装夺田,能抢下良田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果死伤的人太多……对方也耗不起那么多钱财安抚啊……

    只是道理就摆放在那里,可即便是能参透这层奥妙所在,但小村里的人依旧不敢为骨气赌上这么一把,这个小村人口不仅比覃二他们村子少,更重要的是由于地处偏僻也没什么好田地,村子里的人过得比覃二他们还要困苦,一些人已经有些熬不下去,做佃户虽然被受层层压迫和盘剥,但至少没人来夺占你的田,没人来烧你的家啊!!特别是女方家的一些亲戚,也就是今天出现在那里的三姑六婆八大姨,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小辈当成了见面礼拼命的往外送,就是希望自己家能成为那部分人员之一,而今天和罗蛋动手的那几个人,其中的两个人就是从那大户人家过来当监视人员的家伙……

    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血气方刚的罗蛋就准备找家伙什出去开片,但是在覃二和那位长辈的劝说下没冲动的去送死……干掉那两个过来监视的走狗很容易,但是罗蛋却无法能够对抗小村里有着异心的大量村民,更何况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很凑巧,正好是覃二他们老村被袭击的前后,如果换成是以前,覃二他们还能利用自己两个村子的关系一同抗争做对方坚强的后盾,但是现在老村同样被攻击,而且年头伤亡惨重年底更是被迫迁走的事情是摆在那的,在这种现实情况的背景下,任凭你说什么对方都很难相信你,毕竟如果你真的强大,那为什么要迁走呢?……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