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产品?大仙,难道真要酿酒?!”

    赵老四拎着米酒瓶,两眼红彤彤的注视着邓时锋,他那一脸只要好酒不要老手艺和老婆的样子让大家又笑了起来。好一会后,邓时锋等大家笑完,自己也气平心稳之后这才说道:

    “酿酒倒不太可能,不过答案就在你的手里。”

    “我的手里?!”赵老四先看看自己的双手,发现除了一个空酒瓶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脑子已经晕乎的他一下子没明白邓时锋所指的是什么。

    “大仙,你是说造玻璃?!”

    覃二的脑子比较快,看到装酒的玻璃瓶,他终于明白邓时锋所指的不同新产品是什么了,如果新产品指的是玻璃的话,那的确是和铁器完全不同呢。

    “没错!就是玻璃!!”邓时锋微笑的点头承认了覃二的判断,在几个人有些惊讶的目光下,慢慢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铁器的生产虽然已经开了一个好头,而且随着板材、拉丝设备的研制投入后会增加不少新铁制产品,但铁器的重量、还有现在官府盐铁专卖的制度注定了铁器销售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偷偷摸摸的生产,无法能够得到最大化的无限扩大,而且村子里的人口有限,也不可能全部投入到铁器的生产中去。而且铁器制品的特点是摆在那的,只要产量无法提高和产生机械工业生产效力全力开动的话,少量生产其成本和那些手工作坊差距并不大,如果运送到太远的地方销售,即便品质再好也会被长途运费和时效成本给冲抵,这样和本地铁匠生产的产品一同销售竞争力就会大大下降,再加上其外形也容易被人模仿,用不了多久市场上就会出现手工作坊的山寨品来抢占市场。

    而玻璃产品就没有这种制约!首先它不属于官府管制品,这样在销售过程中,黄掌事他们不用走特殊路子提高运营成本还免掉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且玻璃在这个时空放在国内还属于奢侈品范畴,卖价不仅高甚至还能起到某些特殊的作用,光这第二点就已经让在座的几个人两眼放光了;第三点就是高透明度的玻璃这玩意,即便是目前玩玻璃最纯熟的欧洲,那也算是高技术门槛的产品,更不用说在国内,只要技术不泄露那完全可以不用害怕被山寨和自己抢市场!!至于最后的第四条,目前因为小高炉的原因,大家已经基本掌握了如何突破性的提高温度化开最关键原料二氧化硅的技术制约,生产洁净玻璃的技术大门已经打开了一半!

    四条想法娓娓道来,几个男人没有多考虑下一秒就拍腿确定了新型产品的研究方案,不过他们并不知道,邓时锋还有几点没有向他们说明。

    虽然炼制玻璃的温度是有了,但光如何解决一个玻璃内部气泡就是另一个技术台阶还要跨上去,更不用说去除原料内的杂质还有中和原料内部矿物质最终得到纯净玻璃是一个极大的难题需要反复尝试,邓时锋脑海里只有少量技术说明讲述了玻璃的制作,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需要多少时间,多少次尝试才能够最终确定生产工艺。

    只是邓时锋明白,不管这个门槛和台阶有多高,他都必须要跨过去,不说目前的记忆和工艺中,光一个自动稳定搅拌玻璃浆的技术就能让整体技术研究跨上一个新台阶,这种以点带面的好处邓时锋不可能不利用;更重要是因为没有透明玻璃制作的烧杯、试管、曲颈甑以及各种玻璃器皿,那么对于后面还要开展的化学研究将会带来很大的阻力,更不用说望远镜这些光学仪器设备了,不突破玻璃这个台阶,自己的整体发展肯定要受到一定的滞缓!!!

    由于已经确定了明年的几个重点发展方向,大家的话题基本上都围绕着这几个事物所开展,除了对一些技术和预前准备事项上的交流之外,还有对教育以及人手方面的统筹安排和协调上的讨论;现在在座的几个男人都已经品尝到了技术和知识文化的甜头,老孙头和赵木匠每天除了在工厂里忙活之外更多的时间是待在学堂里和那些孩子一同学习,即便是覃二也察觉到要想跟随邓时锋的发展推进下做好这个头人,那么自己也需要学会大量的文字和运算来支撑自己的管理能力,因此现在他每天都找自己的两个儿子给自己补课,就是为了能够尽快的赶上老孙头他们,几个男人……都在暗地里用自己的方式相互较劲……

    “老师……我想过两天请个假……”

    覃二老孙头他们讨论的话题罗蛋插不上嘴,在这些长辈交谈讨论中,罗蛋抽了一个空子向邓时锋提了一个申请。

    “请假?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听到罗蛋要请假,邓时锋有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罗蛋之所以要向自己请假是因为他既是自己的学生也同时是自己的亲兵,即便是现在学校放假期间,罗蛋和另外两位学生都一直没有停止学习与训练以及每天被邓时锋开小灶上课。邓时锋这样做是因为另外两位学生是自己目前力主提拔培养的弟子,明年因为要研究和涉及的技术工作会越来越多,自己不仅需要合适的助手更需要自己工作的时候有人帮着授课;而罗蛋则是因为打造方向不同,军人的特点注定了他们和休假的疏远,必须要长时间的作训才能保持良好的技战术水平,因此罗蛋所说的请假,就是不用学习和训练的真正的休假。

    罗蛋第一次露出了羞涩的表情,手指勾着地上的草木灰轻声的说到:“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而是……我娘让我过两天和覃叔去外村,上门提亲……”

    “哈哈,我以为是什么事呢,这是好事啊,对方是哪个村子的?要去几天?嗯……既然你去提亲,那这提亲的彩礼可不能少了丢面子,我看看还能弄点啥来帮你助助威……”

    都说国人好喜事沾喜气同时撑面子,罗蛋作为自己的亲兵去提亲的话彩礼薄了那可不行,不仅是丢罗蛋家的面子也是让人戳自己的脊梁骨说啥没跟对人,邓时锋可不能让这种抓到这样的口角……

    “够了!够了!我和我娘几年前就攒彩礼了,现在还有刚分的几件铁器,送过去那属于很有面子了……”

    看到邓时锋那么上心,罗蛋急忙解释着,而他俩的对话也引起了其它几个男人的注意,这话头便很自然的转移到了罗蛋这门亲事上,通过几个长辈的补充叙述,邓时锋摸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自从变成黑户逃亡之后,村子里年轻一辈的婚姻大事便成为老辈们心头中的一块巨石,由于没有户籍没有合法正式的身份,嫁入外面正经有户籍的人家也许容易,但是要想从外面娶妻那就变得极为的困难甚至是不现实,没人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跟着连户籍都没有的黑户生活。这种情况下,逃亡的村民们大多是采用相互之间通婚、换婚这种形式来繁衍下去;最初一开始,由于逃户的人数较多基数较大而且居住的位置比较接近,通婚这些事情并不是啥太难的事情,但随着被多次武装夺田之后,逃亡的村民们进山和迁徙到更偏远的地方之后便导致相互之间联系很少甚至是失去联系,最终导致村民的结婚率越来越低,而结婚率低下也导致生育数量低下,再加上天灾**,村子的人口也是越来越少……

    因为外部环境的恶化导致这些逃亡村民的婚姻情况也跟着恶化,再加上人口基数的缩减让娶妻不仅变得愈发困难而且成本也越来越高,很多适龄青壮都因此而迟迟娶不上老婆甚至一直孤老下去,唯有一些家境略好,口碑不错的年轻人能有幸获得女方家长的青睐成功娶妻,而这其中,罗蛋正是这么其中的一位。

    罗蛋的家庭条件和自身条件都不错,如果不是年头那场战斗父亲战死的话他们家更完整也更具有潜力,再加上覃二叔这些老辈们的身份和人脉在逃亡的人群中都还不错,几年前几位长辈早已为他物色张罗好了一个对象——二十多里地外的黑户小村的某家女孩。而今年过年,女孩正满十五,按古人这个年龄是准备出嫁的好年龄,提亲、择日等一系列流程下来,明年年底这个时候也就正好过门,因此罗蛋这才向邓时锋请假,准备和覃二几位长辈一同前去提亲。

    虽说两家人之间对这门亲事都比较满意,但该要的礼数可不能少,邓时锋特地在询问了罗蛋和覃二他们准备的彩礼后,更是添了一套从山洞里弄出来的年轻女性衣服和当事人准备送人的两套婴孩衣服做彩礼,这些后世穿越过来的东西不管是卖相还是品质上放在这个时代绝对是极品,足以给罗蛋提亲的彩礼上增添厚重的一笔……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