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村子的交易队伍受到了村民们的热烈欢迎,快过年了,虽然今年过年的粮食要比往年多这么一些,但村民们更希望过年时能多一些其它物资来充实自己这个简陋的“家”。

    对于村民们的期盼,邓时锋在和覃二商量之后决定只拿出部分交易来的物品作为福利平均发放给村民,而更多的物资则是依照前段时间工业建设时期村民们的出工量不同来作为奖励发放,这么干似乎对一些出工较少的人很不公平,但邓时锋要的就是打破大锅饭的思维,要村民们逐渐意识到,跟着大仙干,多出工多干活就能多收获……当然,这种分配过程中还是考虑到那些孤寡老弱的家庭实际情况,对于这些没有能力出工干活的,也不可能一竿子全部打死啊……

    分发完大部分交易来的物资,基本上每家都分到了少量布匹瓷碗物件和其它若干生活物品,而这时候已经距离过年没有多少天了,每个人都开始准备过年的情况下,邓时锋也不能硬拉着村民们出工,因此除了学校还继续开课之外,工厂和道路还有相应的基础建设全部都停了下来,村民们各自回家准备过年。

    不过因为学校还继续开课,再加上罗蛋是自己的亲卫要跟着自己,还有几个年轻小伙也闲不住,邓时锋便让学生们把前段时间积出的硝芒给搜集起来,而自己则带着几个年轻小伙向西北十公里外某个地方转了一圈……邓时锋带着几个年轻人前往那里并不是狩猎也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弄矿回来,在某个记忆中,那个位置有一个品相不错的硫磺矿。由于已经确定了铁矿的位置加之有具体的地图和指向方位,这个硫磺矿同样很快的被邓时锋所找到,带着几个年轻人邓时锋三天后弄了一百多斤天然硫磺返回,学生们收集积硝,邓时锋去弄硫磺……搞这些东西回来要干啥……就不用多说了吧……

    搞定这两件事时间也已经来到了腊月二十六,虽说还有几天的时间才过年,但对于古代人来说过年的意义是和后世现代快节奏生活人相比要重很多,到了这一天基本上已经全心投入到自家过年的准备工作中去,看到这种实际情况,邓时锋便给孩子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到家中帮助家长共同准备这个重要的节日。

    放假后的学堂一下子安静了许多,邓时锋也似乎变得清闲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浪费这些时间让自己轻松轻松,现在的邓时锋正抓紧时间,利用上次交易中所换来的一叠纸张抓紧将各种数学物理化学公式给备份下来,并就对这段时间学生们所学习的不同进度,调整准备着新的教学内容和学习方向。

    同时他还要趁着这个难得的空闲时间,好好的捋一下未来发展的科技树以及下一步的技术发展方向。要知道自己比那些带着战舰或者系统的穿越者相比,自己能依靠的除了几十个人的记忆和智慧之外,剩余的就是那些一同穿越过来的车辆以及上面搭载的部分机械设备还有若干个人行李了。如果换成是邓时锋自己一个人、一个记忆和智慧穿越到这里的话,那么对于这些车辆邓时锋也仅仅只能利用其若干零件来强化自己队伍的实力,但有了很多人的记忆与智慧之后,特别是一些技术人员、机械人员、爱好者还有几位工程师的记忆智慧下,这些车辆就要发挥出它们最大的贡献。

    邓时锋是打算将这些车辆的各种零件发挥到它们最大的利用限度,像那几辆重型卡车,其后桥的某个长套管零件拆出来就可以做迫击炮的炮身,车辆上的那些变速箱、后桥尾牙齿轮也能在很多地方派上大用处,而其像传动轴、半轴这些长条圆柱体如果利用的好能帮其改造制成小型轧钢机中最重要的轧辊!!……当然,这种利用基本上是对原车体和零件破坏性的改造使用,一旦从车辆上卸下改造使用上那基本上就没法再安回车上使用,再加上这种利用改造没有什么太多可借鉴的案例,因此邓时锋不得不需要精心的计划才能保证每一个零件都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以免浪费。

    这项工作很费脑也很费时,再加上从黄掌事那里交易来的纸张虽不是宣纸,但渗墨性远比后世带来的纸张强很多,还有纸张中含有很多的料梗让水性笔书写时磕磕绊绊甚至堵塞滚珠笔头,这给邓时锋的书写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特别是需要制图和做表格时更为困难,而自己的铅笔存量又不多……邓时锋只能盼望着黄掌事他们能尽快找到自己所说的石墨……毕竟自己造纸不太现实,而且学生们也需要大量的铅笔使用学习……

    大年三十,一年中的最后一天,这天下午,连续伏案劳累几天的邓时锋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被覃二他们拉到了家中过第一个穿越后的年。

    说是到覃二家过年,但实际上由于在搬迁时的生活习性,村里人基本上还是保持之前那种互助生活的习性,大家还是三五户的凑在一起共享着生活用具和食物,因此覃二家这边也一样,除了他家之外,罗蛋还有老孙头这几户之前就经常走动互助的家庭也是凑在一起吃年夜饭。

    和往年相比,虽说前段时间村民刚刚搬迁损失了自己原有的田地和很多物资,但是由于来到新村后在邓时锋的带领下弄出了第一批产品交换了不少物资回来,再加上罗蛋他们此前猎杀的大量野兽,还有菜地里第一批后世穿越的豆苗、萝卜等蔬菜成长起来……这个大年夜能摆在村民们火塘边上的饭菜要比以往历年都多上这么几碗,如果不是一些家庭在年头保卫村子田地中战死了家中的男人或者是孩子……这个晚上村子里的笑声应该会更加大一些……

    “慢点,别烫着嘴……”

    由于物资还不是太丰富,人数也不算多,一同过大年夜的几家人没有选择让男女老少分开座进食,火塘边上,几家人的女人叮嘱着自己的孩子小心进食,而男人们则是就着几大盘子菜,分享着邓时锋从山洞里弄来的一瓶米酒,虽说这米酒并不是啥高度酒只有三十来度而且属于廉价低质酒,但却也让很久没有饮酒的几位男人是视为上品慢慢的享用着。

    “大仙啊,我看下一步要不我们也酿酒赚钱?就凭这酒,绝对能卖个大价钱!!”

    赵老四,也就是那位赵木匠有些晕乎乎的闻着小破碗里残留着的酒香,意犹未尽的出言建议着。

    “好啊,那你赵木匠就别干木匠了,转行酿酒咋样?”

    覃二笑呵呵的回应着赵老四,虽然和赵木匠喝得是一样多,但覃二此刻只是满脸通红并没有像赵老四那样的晕乎,可见人和人的酒量差异真是有天生区别的……

    “好啊,能天天喝到这么好的酒,别说不干木匠,就是不干老婆我都愿意啊……”赵老四在酒面前失去了自己的信仰和原则,毫不犹豫的在酒精的作用下把老本行甚至和老婆都给抛弃了。

    看到赵老四的这幅作态让窝棚里的男人们都笑了起来,连同他们一起笑的是那些刚懂事的孩子们,只有赵老四的媳妇,在大家看不到的身后是狠命的扭着自己男人的腰间软肉。

    不过笑闹归笑闹,即便是已经微醉的赵老四和其他的几个男人都明白这个主意虽好但绝不现实,酿酒需要大量的粮食做原料基础,现在村里的粮食还有一些缺口,即便是未来能从对外交易上交换到大量的粮食……但没有足够的存粮前,这个想法是不可能付之行动的。

    笑闹之后,因为赵老四不经营间提起了新产品这个话头,几个男人又开始聊起了如何开发新产品,在座的基本上和邓时锋走的都很近,或多或少的都从邓时锋那里学到了不少新东西和新词汇,沟通交流起来已经和最初相比没有那么多的不解和迷惑。

    老孙头的意见是继续走铁器路线,毕竟已经有了一个铁厂而且有那么多矿源,不好好利用实在是太亏了,对于这点,众人并没有太多的不同意见,唯独是在生产刀还是生产生活用具上有不同的考虑,几个男人不断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希望自己的意见成为最终的生产方向。不过争来争去,几个男人虽然各自都有各自充分的理由,但却没办法压倒其它意见,几个人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向了邓时锋,希望他这位真正的领头人给出一个明确的方向。

    “各位所说的这些东西其实铁厂完全可以全部满足,铁厂的产能还有很大的提高,光是现在一个小高炉的出铁量就已经足够我们消化加工很久,而且不仅是我们自己用还是外销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再加上随着村民们生产手艺的熟练,还有明年对板材、丝材机械设备的试制加工,实际上各位不用太纠结这些问题……我打算除了现有铁制品之外,还要再开发点不同的新产品出来……”

    几个男人刚才的争论邓时锋并没有参加,他就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聆听着,因为在他心中,铁厂的扩能重点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加工机械的研制。而除了加工机械是重点之外,开发其它几个不同的产品也是他心头的重点……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