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些求生刀的品质和实用性极强,因此覃二的确是将它们卖出了一个好价钱,这些求生刀的交换价值已经远超过对方这次所携带来的所有货物,特别是对方的铁器覃二并不打算买下,商队所携带来的部分物品像布匹、食盐这些村子极为缺乏的物资成为了第一采购的对象,第一次有那么多采购能力的覃二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暴发户,他就连货郎们的那些针头线脑日用百货也一并吞下,毕竟这些东西村子里的家庭都需要,而交易中剩下的差额黄掌事将用携带的真金白银来填补这些缺口。对于这点,覃二原本还有些微词但邓时锋却一口应承下来,村子里虽然有很好的货物,但目前的产品还太单一,存留一些真金白银作为硬通货采购一些东西也是很有必要的。

    交易结束,各方都是满心欢喜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那些货郎更是嘴都咧到耳根上去了,这次交易不仅把自己挑担的货物扫了个干净,商队更是做了一大单买卖,想想商队会支付给自己的牵线辛苦费……不笑的那肯定是神经有问题……

    因为做了一次良好的买卖,双方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起来,就连那些护卫,都在邓时锋的授意下,每个人都从覃二那里获得到一把商队现银不够而吃不下的求生刀做礼物,虽然对此覃二有些肉疼,不过想想这应该是邓时锋有意的感情投资也就释然了。

    交易完成后的商队并没有急于离开,这是因为邓时锋还拉着他们的黄掌事在一旁交谈着什么……

    邓时锋这次和黄掌事的交谈更多的是对未来交易的一次沟通,在交流中,黄掌柜表明了自己商队的后台身份,他这商队后台是进驻柳州府的一家商行,而这家商行并不是广西本土的商行,而是从广东在几十年前一路向内陆纵深发展进来的商行,黄掌事负责柳州府分行的具体运营事宜,这次外出原本只是想联络柳城县和融县的本地商行加深合作,在柳城县时正好遇到那两个挑脚货郎,柳城本地商户因为力量薄弱没办法组织起一只商队也不愿冒这个风险,在两个挑脚货郎感到失望之时自己心血来潮的来尝试接触一下以前传说中的土著瑶民,但却没曾想到,这次交易居然给了自己那么大的一个惊喜。虽然他没对如何销售这些求生刀说什么,但邓时锋自然猜得出,只要携带这些求生刀进入到那些偏远山区环境里,一转手就能卖出一个丰厚的数字。

    黄掌事对自己商行所说的和邓时锋心中历史爱好者所提供的资料很相近,在明代,广西的商业发展得到了很大的进步,这其中广东的商人、商行在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们将大量外面生产的物资通过水路源源不断的运输进入广西,再将广西交易的粮食、木材、矿物、药材还有其它商品运出,在广西的各个地方基本上都能见到来往商贸的广东商人,所以在当时广西民间有俗谚:“无东不成圩”、“无东不成市”这样的说法,这里的东字指的就是广东的商人。即便是到了后世,很多县、圩市都还保留有明清时建筑的广东会馆,证明着当时广东商人、商行在广西起到的商业作用。

    而邓时锋暴露自己的身份正是因为对方广东商行的后台身份,邓时锋明白,自己的工业计划如果要想得到发展,仅凭附近几个乡镇的这点市场是远远不能够满足其需要的,要想扩大产能和获得更大的市场,就必须要和这些商行建立起一个良好的销售与供货关系,自己出货对方销货,利用对方专业和已经累积起来的销售渠道,迅速的打开市场,但更重要的是也同时可以通过对方为自己提供更广泛的原料供应,自己一个小山窝,是不可能提供工业化那恐怖繁多的原料需求。

    为此,邓时锋这才不惜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对方搭上线,能提前和广东的商行建立起良好的商业往来,会给自己的计划带来更多意想不到的好处。当然,机会和风险并存,邓时锋对于有可能带来的风险也是有所估计的……

    而商队黄掌事也很乐意看到邓时锋所表现出来的长期合作意向,虽说他心头对邓时锋他们的货源以及品质有些好奇,但这么多年的经验也很明确的告诉自己,抢占工厂和工匠这种事情不是不能干,但在没有万全的把握和详细的调查前……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是给自己埋下失败的种子。

    双方带着不同的心思和远景规划,就对下一次甚至更长远的交易内容进行了商谈,村子里将定期定量和保证品质的出产更多的铁器制品,而商队今后则是以粮食为主来进行交易,而且邓时锋还提供了一个粗略的清单,上面列出了邓时锋目前所急需的很多工业原料,这些东西有些像煤、铜、锡、铅等物资看上去很正常,但有些货物看上去就让人很不解,例如像洁白的海砂、上好的粘土、大量的水银等这些东西有啥用?!

    还好黄掌柜虽然不懂得这些东西有啥用,但只要对方能愿意用这些东西做交易,那总比一直用真金白银的交易对方的物品要来的舒坦,要知道,自己在进入山区腹地和那些商人交易时,也并不一定全部都是真金白银的交易,以物易物冲抵货款的形式还是占据大头。

    双方在确定下一次交易的时间后,这次皆大欢喜的交易总算是完成了,大家不仅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还达成了未来良好的合作框架,双方就只等着过年后的下一次交易。不过在商队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那是商队在离开交易地点约一公里转过一道土坎时,一个护卫离开了商队向旁边绕去,只是还没等他绕行离开商人人员的视线时,一支黑色的金属弩矢便闪电般的破空而来恶狠狠的扎在了他的跟前,弩矢威力很大,金属的箭身近乎全部插入泥土之中,只留下一个尾羽和一截矢身在外面,这位被惊出一身冷汗的护卫在好一会后,小心的拔出地上的弩矢灰溜溜的折回了商队。

    “算了,技不如人,无需自责……”

    看着递上弩矢的那位失败的护卫一脸愧色,黄掌事也没有多责怪他,刚才的一幕他也是看在眼里的,而且坐在毛驴上的他因为有着视野的优势看的更清楚,即便如此,黄掌事也没能从那片灌木林中找出射手,可见对方潜藏功力已经相当可怕。

    “老马,你怎么看?”仔细揣看手中的这支金属弩矢很久后,黄掌事这才把这根弩矢递给了身边的护卫队长。

    “对方不仅有上好的钢刀,而且还有品相极佳的弩矢,但更可怕的是对方还能拥有善于隐藏的上佳射手,光这一点……就已经能让他们利于不败之地!除非……不惜人命的强攻,少量人马奇袭只能是过去送死,但强攻的话声势太大,势必会给对方提前察觉有撤离的机会……”

    被称为老马的护卫队长仔细查看了这支黑色涂漆、坚硬无比的金属制弩矢,再瞅了一眼马背上邓时锋作为礼品送给黄掌柜的那把上好钢刀……摇摇头无奈的回答着……

    听闻自己很信任与器重的护卫队长用专业的角度回答自己,黄掌事也明白了和自己打交道的那两位头领不是什么善茬,要想动用武力来一劳永逸的搞定些事……估计成本过大而且还未必能全盘得手……想到这,黄掌事只有吆喝一声,带着人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而在黄掌事带着人离开后一个小时,从他们身后远处冒出来了一个浑身披挂烂布碎草的“人”,只见他在确认黄掌事的队伍真正离去后,这才背起同样伪装后的大型弩弓,轻巧灵活的穿行于草丛灌木之中,消失在山林里……

    “老师,为啥要用那黑钢矢啊,我看用普通的铁头矢就能同样吓住那家伙!”

    那位浑身烂布碎草的人一路疾行追上了正在搬运交易货物的队伍,掀开头罩后赫然正是交易中一直没现身的罗蛋,只见他有些心疼的摸着弩弓快装箭槽里的一个空槽,那根黑色弩矢可是为数不多的极品弩矢,不仅精度高而且威力还极为强大,但用老师的话来说要仿制还有一定困难,可以说是用一根就要少一根的稀有品……

    “嘿嘿,有些事情你不能单纯用亏本的眼光去看,我送给他一把好刀做礼品,现在你又补送了一根金属弩矢……两样东西加起来,那黄掌事自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帮着村民背负着一些货物的邓时锋歪着嘴笑道:

    “宝刀加劲弓,再仔细想想有这两样东西多配个盔甲那压根不是问题,还有神出鬼没的射手……在山区里想用武力来占我们便宜……不用尸体和人头垫条路出来,他都别想摸到我们的寨门!!!”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