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队人数大概十来人,还有四匹驽马驼载货物,虽说这是来交易的商队,但除了几个挑担的货郎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轻装带刃的人员,即便是隔着老远,邓时锋也能从他们那稳健的步伐中看出这些人下盘迈步相当稳健,一眼就能识别都是些练家子;至于商队中为啥出现练武之人……谁都明白。看到这队伍,任谁都明白覃二上次搭上的挑脚货郎为了闯个头彩,特地联系了实力较强的商人前来交易卖人情。而除了这些挑脚货郎还有商队的护卫之外,还有一个人物就是那个骑着毛驴,穿着一身深色长褂的中年人,看来他就是这次交易中的最大的商人。

    由于是第一次交易,双方都保持了必要的小心和足够的善意,山上的村民在商队还未到达前便站起放出响箭提示,而商队也远远的便停下派出两个挑脚货郎前来探门。在两位挑脚货郎确定是覃二后,覃二让所有人从山脊上下来,而商队也这才带着货物悠悠的来到山脚下的一块空地上。

    互报家门、名号和一系列的引见介绍,这过程虽然有些啰嗦但对于第一次做生意的双方来说都很重要,扮作二当家的邓时锋一直不怎么吭声一切由覃二来出面进行沟通,通过双方的介绍,邓时锋大概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和背景。

    那几个挑脚货郎就不用多说,众人关注的重点是这个马商队的身份和实力,通过引见,对方并不是众人想象中柳城县的某一商人或者是商队,而是柳州府一商行的出行商队。这个身份让邓时锋心头咯噔一跳,按说在这柳城县的地界上,那些挑脚货郎找来的应该是柳城县的商人才对,怎么柳州府的商人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让邓时锋更感狐疑的是,眼前的这位商队负责人从体貌和口音上看……怎么看都不是广西本地或者是在广西生活已久的人呢……对这位中年人一下子提起兴趣的邓时锋不禁将视线一直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位是二头人吧,看二头人对黄某似乎有些专望,不知道是二头人见过在下呢?”

    出门做生意自然要八面玲珑,一直在和覃二拉关系,送样品,套近乎的这位中年人察觉到一道目光总是注视着自己,那位黄姓负责人在找到这束目光的主人后,很客气的抱拳施礼,一口夹杂着粤语音腔的官话刺入邓时锋的耳膜。

    看到对方察觉到自己,邓时锋也不能再扮啥不吭言语只摆坡死的二头人,之前自己不想开口就是因为脸上虽然涂抹灰泽来掩饰自己的年龄但声音却做不了假,那少年脆朗的声音会暴露出这位二头人是有多么的年轻容易遭人设计,但整个销售过程覃二又需要自己不时的给意见,为此二人便商定邓时锋不出声,由覃二来进行交易中的交流,自己之用支支吾吾的给点示意就可以了。但是没想到,由于邓时锋自己的不留意,一不小心的让对方对自己留上心了……看到对方那犀利的目光刺向自己,邓时锋原本打算继续支支吾吾的以语言不通糊弄过去,但对方那浓重的粤语音腔像道闪电一样,在邓时锋脑海里带起了一阵惊雷也闪出了一道亮光。

    “黄掌事走南闯北阅历过人,气度举止言谈上自然与众不同,我山野小村民初见之下倍感好奇,若有得罪还请海涵……”邓时锋大脑瞬息速转,下一刻没有选择继续办哑做态的让覃二过来解围,而是操起一口略有后世广西桂东口音的白话回了过去。

    邓时锋这一口带着点口音却相当流利的白话粤语当即让对方楞在了原地,其实不止是这位黄姓中年人,就连后面的几个护卫都面露吃惊之色定睛细看,都说乡音最亲最顺耳,在古代人口流通低下的年代,这些远离家乡的人在外地突然能听到家乡口音的人,这种亲切感是现代人很难体会到的……

    下一刻,黄姓中年人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数下之后,按捺住狂跳不已的心,抱拳说道:“敢问兄弟仙乡何处?!”

    一听仙乡这个词,邓时锋就知道自己这口白话粤语起到了应有的震撼作用,仙乡一词是属于敬语,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年轻,但是对方年长却对自己使用对长辈时的敬语……答案不是对方被短暂震蒙了,就是演技超然高深的在掩饰什么……

    “山野乡民,世居于此,但儿幼之时有幸跟随长辈外出游历,见学一、两门薄艺,见笑见笑……”

    邓时锋轻轻摆手让同样惊愕的覃二先别吭声说话,自己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来历给掩饰了过去,对方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精,见邓时锋这样圆辞自然也明白对方不想在自己身份多说什么,便打着哈哈相互揭了过去。由于有了邓时锋这一“假老乡”的出现,现场的关系比之前更融洽了一些,负责引见的挑脚货郎见这么好的气氛笑得嘴都合不拢,要知道他们作为中间的牵线人,商队和村子里的交易收益他们都能分上这么一点,良好的关系就代表着更大的市场,这能不让他们开心吗……

    结束了前面的客套总算要进入正题,商队和挑脚货郎们摆出自己的货物准备进行以货易货,商队带来的东西并不多,因为是第一次交易,对方并不知道村子缺乏什么,只能按照以往的经验携带针头线脑、布匹绳带以及一些铁器和食盐这些日常百货。只是让商队这边的人很奇怪的地方是,对面的这些山民似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摆出各种兽皮、山货和药材,只有一个小小的包裹摆在场中,这让他们极为好奇,难到对方打算用什么宝贝换物资?还是压根就没想交易打算杀人越货?想到这,那些护卫的手都不自觉的往刀柄上靠了过去。不过下一刻,当包裹打开之后,数十把亮闪闪的小刀出现在这些护卫们面前时,这些人的眼睛立刻被这些小东西给吸引住不能再移开。

    这些习武护卫之人对铁器自然有一种天生的直觉和爱好,虽说那些小刀的刀柄、刀身做工较为粗陋,但并不妨碍他们一眼便能识认得出那些小刀本身的优异品质,而且这些人经常在外走动,他们很明白这种大圆弧度的刀头、宽面的刃身在攻击力上虽看似不咋滴,可在实用程度上却有着超凡的实用能力。

    这些求生刀的出现一下子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在获得许可之后,黄掌事和两个护卫随意捡起几把小刀仔细品摩,那厚实的刀身,光泽的刀面还有那坚韧的硬度,都让几位识货的老江湖,明白它们的价值所在。甚至有个护卫,有些迫不及待的拔出自己的钢刀,用力相互啮刃来验证其硬度,而试验的结果是钢刀的刃口出现了细微的凹口,而求生刀呢……毫发未伤!

    “想不到,真想不到……”

    试验的结果说明了一切,那位商队的黄掌事微微的摇晃着脑袋,两眼放光嘴里不住念念有词的表示着自己的惊喜,原本还想拿铁器换取对方的交易品,但是对方所拿出来的小刀品质比城里大铁匠师傅做的东西都好,自己所带的这些铁器相比之下压根就成了陋野货根本拿不出手,这种意外的确让他既意外又惊喜。而且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他和邓时锋他们同样能看得出这种求生刀的市场潜力,而且还要比对方更明白其中的一个优势,一把求生刀的利润和一把菜刀差不多,但它的体积、重量却远低于菜刀,在这种道路交通运输能力不发达的年代,轻巧的体重和体积就意味着一次贩运过程中能携带更多的货物!十把菜刀和一百把小刀的利润谁更多……用屁股都能想象得出来!

    黄掌事想从邓时锋这里得知这些打着同样标识的小刀的出处,但邓时锋笑而不语让黄掌事明白对方不想泄露货物的来源,黄掌事虽心有遗憾但也明白这是人之常情,便不再追问物品的来源而是开始商谈起交易的基量。对于这种以货易货的交易邓时锋就属于外行了,覃二这位正牌头人便再次成为主角,和黄掌柜交换着唾沫星子……

    趁着这个时候,邓时锋饶有兴趣的把对方所带来的货物都仔细的看了一遍,他要通过对这些货物的品质、价格来猜测整个市场的行情,并从中去寻找新的商机和新的主打产品。

    挑脚货郎还有商队所带来的东西很杂很多,从针头线脑到布匹绳带的什么都用,这很符合第一次交易过程中多带样品探路的实际情况,不过这些东西的质量参差不齐,从做工品质上一眼就能看到深深的手工作坊痕迹,这是整个时代印记;而且越精细的东西单价越贵,毕竟人工成本和耗时是提高成本的大头。

    当覃二和黄掌事就对交易的单价、总量等事宜基本谈妥之时,邓时锋也正好看完各种货物,对于价格上高低邓时锋这个穿越者是没有概念和发言权的,从覃二脸上那绽放的笑容来看,估计这些求生刀的确卖了一个好价钱……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