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二和罗蛋他们两路进展顺利,邓时锋和老孙头这边坐镇的基础建设也进展良好,由于邓时锋拿出存粮进行出工劳动补贴,罗蛋这边又很给力的提供了大量肉食进行刺激,粮食消耗看似很快但工程进度却是在蹭蹭的得到推进。每天通往矿场的道路都在向前延伸,位于新村和矿场中间的铁厂也是在一点一点的被搭建起来。

    腊月初三,进入到一年节气最后一个月使得天气降至了年度的最低点,再加上连续几天下起了细密的小雨,潮寒的空气让身着单薄的村民们难以忍受这样刺骨的寒冷,在这种天气下邓时锋也不得不放慢了户外工作的进度,以免冬雨将村民唯一的衣服浸湿造成大量疾病产生。不过还好,这时候通向矿场的便道基本修建成型,两尺宽通行手推车的小道虽然只是简单的平整甚至都没有夯实,明年等雨季一来估计这条矿场和铁厂之间两公里的便道在水流的冲刷下就会变得坑坑洼洼,但是这种条件下你也不可能要求众人按照铺设高速公路那样高标准建设吧……对于这条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道路,邓时锋也只有等待明年有条件后,组织人力继续拓宽道路和夯实地面,甚至有可能的话再铺上一层碎石来提高道路的通行能力。

    不能组织大量人员进行户外劳动也让铁厂的建设速度降了下来,不过还好,由于前面的组织准备比较充分动作快,到目前为止基本上需要大量户外建设的工作都已经基本收尾,邓时锋这几天就是带着学生一边在现场讲解高炉的结构和那些蓄热室的作用,一边检查着最后的安配情况。就连炼铁的原料——大量的烧炭也完成闷烧进入到冷却的最后阶段,即便铁厂因为各种意外因素而导致没办法出产钢铁,村子里的人也可以卖掉部分炭来换取少量日用品过年。能这么快当的建起一个小铁厂虽有邓时锋这样后世穿越者指点的功劳在里面,但更重要的是在邓时锋的山洞宝库中,有这么一套小型铁厂像坩埚、耐热管道等这样的关键设备被运用在了这里,要不然,光一个耐热度合格的坩埚就足以让邓时锋的工业计划推迟很久。

    这套设备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有它的出处,由于后世国家发展中,这种日产几吨的小型钢铁厂产量低能耗大污染重,临近城市的这些小铁厂纷纷被取缔关门大吉,不过在很多偏僻的山窝里,还有很多这样污染严重的小铁厂依旧能得以生存,这其中偏远地区的人工成本低廉和监管力度薄弱自然成为了首要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这套设备正好出现在往山区里运输的一个重要原因。

    腊月初七,这天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个寻常日子,但对于邓时锋还有老孙头他们来说就不同寻常了,今天邓时锋要带着学生们烧制第一批烧碱。这批烧碱除了将要在之后的炼钢中起到一定作用外,更重要的是带着学生们到化学这一门神奇的学科大门外领略它深邃的奥秘。虽然现在条件极为简陋连个透明的烧杯和试管都没有不太具备开设化学课程,但邓时锋不可能等什么东西都有了之后才动手发展化学和相关教育,因为如果说钢铁是工业之父的话,那么化学就是工业之母,没有完善的化学体系进行工业建设的支撑,那么所得到的工业发展程度再大,也只是一个跛脚的巨人。考虑到这一战略性的跳科技树重要枝段在未来发展中起到的巨大作用,邓时锋在只能没有条件下创造条件去开拓。

    同时在烧制烧碱的过程也是一次很好的安全生产过程教育;高温的火焰,定量配置的产料,精准的反应时间,每一步操作的记录,细化到个人的工作安排,一切过程都需要细致的准备和执行过程中的严格规范,对于这些,老孙头他们这些工匠和邓时锋所提拔的几个学生是深以为然,而过来帮工学习的农民则不以为然,但是在听到炉子有可能爆掉会死人时,这些农民那不以为然的脸变成了恐惧的表情,由此可见,即便是明知道有一定的危险前提下,工匠们所表现出来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度和传统农民之间有多么的巨大。不过还好,邓时锋所安排负责操控主炉和记录与配料的都是经受过教导学习的工匠和学生,在经过这几个星期的突击学习,学生们和工匠们基本上都学会了五百基础汉字的学习,这些汉字都是基础日常会话中最常见的使用字,由于经常使用识记并不是太困难,唯独在熟练度和掌握程度上有不同程度的差异。

    正是因为事前有了一定的教育,邓时锋又在一旁严格的监控和指导,一天的烧制工作无惊无险的结束下来,学生们在结束今天的学习之余不住兴奋的交谈着期间的烧制过程中产生的反应变化,一些学生甚至追着邓时锋要他多讲述类似的故事与原理;对于学生们的表现邓时锋感到很满意,同时也趁热打铁的向学生们解释和说明这些化学反应的一些原理和安全说明,这样激发兴趣后在学生求知欲最强时灌输知识要比在课本上枯燥学习有效多了,同时不忘强调的安全说明是为了今后各种酸碱制作甚至更危险物品制作前的准备,要知道和今后制作那些什么酸什么油相比,烧碱这点危险系数简直弱爆了……

    借着这天开工的势头,邓时锋连续两天继续向学生和几个工匠们灌输着后面炼钢过程中的相应问题,例如什么是助溶剂,有了它在高温条件下石灰石可以更容易融化为炉渣;什么炼好渣,才有好钢;炉渣的流动会和铁水里面的硫、磷、硅等杂质充分反应等等……这些东西说实在话,即便是最聪明学业最好理解能力最强的学生也只能是一知半解,邓时锋也没指望这些学生们现在就能妖孽般的全部能理解,他只是让学生们将这些不懂的问题自己记录下来,将问题带到即将开展的工作中去,在工作中学习,在工作中去理解和领会。不过最让邓时锋感到欣喜的是经过上一次的锻炼,学生们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安全施工的重要性,一个较为顽皮的学生被一把灼热的火浪燎掉了一把头发和两爿眉毛让学生们笑闹的同时也深感后怕,这万一再近点……那烧的就可不是眉毛和头发了……这样的事件让学生们对即将开展的炼钢过程规范及条例是格外上心,生怕由于自己的操作失误和违反条例造成自身的伤害事件。

    几天后,也就是腊月十一,在经过强化灌输相关知识和三番五次重复安全生产意识以及各项准备工作后,第一炉铁水欢快的从坩埚中倒出,邓时锋将冷却测验的铁条放在改装后的手动砂轮打磨,飞溅的火星在告诉着邓时锋炼制出来的到底是铁还是纯净的铁碳合金。在和学生们一边讲述如何通过火花的两个组成部分,也就是亮线和爆花的产生区别代表着钢铁内含炭量多少的关系后,随着后面不同时间第二、第三、第四个坩埚的样品出炉,有了爆花和亮线不同的比较不同的鉴别样品,学生们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区别,也同时证明了邓时锋几个不同试制的普通铁、中碳钢及低碳钢产品的成功。

    而液态炼钢的圆满成功让老孙头这位老铁匠更是疯狂,这位在火炉和打铁台上奋斗了一辈子的老铁匠做梦都没有想到,大仙的炼铁炼钢之法不仅让炼铁变得更加规范也让人力、炭石消耗降低不少,但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反复锻打和精心制作出来的钢铁竟然就这样能直接成钢!!老头在抚摸第一批钢锭时是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情绪老泪纵横,而他的徒弟也就是他儿子,则是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小高炉,想要看透厚厚的炉壁里面,那位叫化学的神仙是怎么帮着直接炼出钢……

    炼钢的成功不仅让老孙头这些工匠震撼,也让覃二还有很多村里人感到震撼,以前虽然知道大仙很牛,但具体有多牛没有太直观的体现,而现在……巨大的成功和实例让村民心中最后一点疑惑消失……而这天的炼钢工作结束后,不仅是学生们的学习热情爆棚,而且在每天晚上在学堂里,听邓时锋上晚课,白天在地里偷偷学写字的成年人也多了起来……邓时锋对于这种现象的发展自然不会扼杀,他只是心中暗道:

    “在见识过科学那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后,智慧的启蒙和未来的发展……终于真正起步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