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没想过干这些***一把吗?!”

    邓时锋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将同在窝棚里的老孙头和覃二给震得目瞪口呆,他们想过大仙会有各种解决的办法,甚至想过大仙像变戏法一样从山里化出小山般的粮食,但却从未想过这一种。

    “怎么?不敢?还是怕了?!”邓时锋看着二人的表情,带着玩味的笑容问到。

    “怕、怕鸟!!大仙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老子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年,受那些人的鸟气这么久,没想到到我快入土的时候居然还能替我老父亲出掉这口恶气!!”

    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是老孙头,只见他恶狠狠的将手中的一根柴禾给折断,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狠话,从之前的交流中邓时锋知道,老孙头的父亲就是在多年前最后一次被武装夺田后,受不了那种夺田之恨加上受了内伤最终抑郁憋闷而死。如果是以前,老孙头都没敢指望这辈子还能为自己父亲报仇出掉这口恶气。

    “干!反正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抡起胳膊搞上一把!不过如果就凭我们这点人马我们只有死的份?!”

    见老孙头表态了,覃二吐口唾沫在表示了赞同的同时也不忘提醒着邓时锋现在己方的力量多么孱弱。覃二虽然重农耕过上小日子,但骨子里毕竟还是军户出身有股子血性可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乖宝宝,而且更不要忘记,这些人的祖辈可都是闹民变出身的乱民。

    “放心,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不过你们得全力支持我!”

    由于已经明白明年的粮食必须要从外面采购甚至是抢夺来补充缺口,覃二也没有再纠结于把村里的青壮劳动力投入到开路这些基础建设上面。在获得覃二和老孙头的表态支持后,邓时锋这才开始向二人详细讲述自己的整个计划……

    邓时锋这个计划中,让罗蛋组织人干掉矿场附近的野兽这是第一步,既保证了随后简易道路建设的安全,同时还增加了村里的肉食供应,别忘了,罗蛋他们猎杀的战利品一半的肉食是要归邓时锋来分配的,如果对矿场一代的狩猎进行的顺利或者收获过少,那么罗蛋他们还将以村子为中心继续清剿新村附近有可能危及村民生命的野兽来获取更多的肉食与兽皮。

    而在获得这些皮革交给邓时锋处理就是计划的第二步,在修路、开矿场以及建设基础炼炉的过程中,覃二将带人携带这些兽皮和少量物资到西面二十公里外的太平镇去想办法换些物资回来,再怎么说也快要过年了,以国人对过年的重视程度,即便是今年过的再苦也要弄点东西回来给村民们过个年。虽说众人在大明朝都属于黑户不可能得到路引这种东西,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事情并不是那样的绝对,而且在这个时代中,还有一种商人叫做挑脚货郎,他们挑着装满各种小百货的东西游走于各个村子之间,只要找到这样的挑脚货郎搭上线,那么对方完全可以帮你解决从进货到出货的各种问题,即便是他个人吃不下也会联合其它游商甚至是一些商行来完成交易;当然,利润的最大块肯定是被对方给拿走,如果要想获得最大利益,那么就必须自己冒险去完成出货到进货的这一系列过程,在这一点上,短时间内邓时锋是不指望自己能够做到这一步的。

    向西打通贸易路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从邓时锋的地图上看,北面和南面各有一个镇子可以交易,不过一边是土官一边是大户地主,两边都觊觎垂涎村子里的土地很久了,而且之间的龌龊和恩怨也多,覃二带人去这两个地方交易九成九的会被对方的手下给认出来,那简直是在给对方送人头,不得已之下大家也只能选择向西打开交易的通道。

    覃二他们可交易的东西并不多,考虑到自己如果不出马的话后世里的一些现代化东西也卖不起价甚至有可能太过于惊骇世俗引起别人垂涎,因此覃二目前能交易的主要基本都是各种兽皮和一些山货,价格上并没有太大的优势,不过邓时锋并不指望就靠这些兽皮吃饭,邓时锋所看重的是能打开一条商路搭上线为今后产品销售做好铺垫是一回事并且想办法让这些商人帮自己打听外面的信息,从而确定柳城县与北面融县的大概情况。

    其实打通商路这件事情,邓时锋原本打算自己亲自带人去做的,同时也能到外面去获得自己最想知道的第一手资料,但是考虑到后世带过来的这些东西万一引起某些人的觊觎或者是引出啥麻烦那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而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学校里的教学、道路以及矿场还有铁厂高炉的建设等等一系列的工作都必须要自己带着人亲力亲为,邓时锋只有将这件事交给覃二来办。

    将自己的想法和近期发展计划向窝棚里的两位道出,覃二和老孙头都没有什么意见,三个人就这样基本定下了明年的一年规划,不过覃二就如何干一票的问题特别多问了几句,毕竟他很清楚村里目前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孱弱。对于覃二心头的担心,邓时锋只是嘿嘿一笑:

    “放心,到明年动手的时候,虽然我不敢保证每个人都能弄上杆火枪,但是至少我能弄上不少火*药做轰天雷炸他丫的!!”

    ……………………

    在得到两位领头大哥的全力支持下,第二天,知道时间紧迫的覃二便主动踹着罗蛋的屁股让其赶快组织人手狩猎,罗蛋在从邓时锋那里得到确认之后,立刻组织起五、六个年轻人披挂上山,拥有精良弓弩却一直没办法开杀戒过瘾的他早就已经渴望着找点事来证明前段时间跟邓时锋所学到的东西。而覃二和老孙头呢,则是安排全村手脚健全的十几个劳力开始修建从新村到矿场的道路,这期间自然也有很多村民非常不解为什么要挤占自己开垦新田的时间和劳力,难道修路、开窑和搭建啥炉子就能吃饱饭?还好村民们虽然不了解,但是由于是大仙的吩咐,村民们即便是有想法但也不好表现出来;而且去出工干活后还能得到大仙作物劳力付出后的粮食做补偿,有了一定粮食补充也让村民们略感安心,在古代,粮食就是硬通货!!

    多管齐下全力开动各种建设和行动让邓时锋山洞里的存粮消耗的很快,不过所取得的收获也是另人喜上眉梢,五天之后,罗蛋不辱使命的设下几个大圈套,带着几个年轻人将上次一直威胁探矿小分队的几只野猪、黑熊全给收拾了,当几只野兽近千斤肉被抬回新村时,村民们的脸上挂满了喜悦的笑容——大仙可是说了,这些肉其中一部分将作为给那些出猎的年轻人,但更大一部分会当出工建设的酬劳,这对于快要过年的村民们来说那就意味着过年时家里能多上这么几块肉打牙祭,甚至还能让其它的菜里多这么些油腥味,这种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家的餐桌上了!受肉食的诱惑,村子里出工上工的热情一下子高涨不少,进度在那几天是明显加快很多……

    而覃二则是带着两个熟瑶扮成猎户的样子,携带着几张兽皮和一些山货,按照邓时锋所给出的方向沿着山谷一路向西,在经过两天的脚程后终于穿出了山林,沿着一条小河继续向西走不远后,在距离太平镇六里地外找到了一个有几十户人的村子。由于这一带少数民族和汉族人口之间的矛盾还不像桂东那样的激化,因此村里的人看到有瑶人出现也只是稀奇但并不紧张,在此逗留的一个下午中,覃二他们很幸运的遇上两个进村贩售东西的挑脚货郎……

    挑脚货郎对在这里能碰到熟瑶也是很惊奇,不过和村民相比,走村窜户的货郎们在见到熟瑶会更加兴奋,因为少数民族定居在山里的缘故,和居住山下的汉民相比就意味着从针头线脑到铁器斧子一系列的各种生活产品,这可就是意味着有巨大的市场空白可以占领,特别是两个挑脚货郎们在接到覃二这位“假扮”首领的邀请后更是高兴,这意味着自己获得准许进入山林内部的许可,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很多少数民族、土官掌控的地区,外人在没有经过头领的许可擅自进入,那是拿自己的身体当靶子拿生命开玩笑。

    在成功搭上挑脚货郎的线后,覃二他们和对方约定好相应的交易时间与地点返回了自己的村子,两个挑脚货郎所能够提供的商品以及货物销售能力毕竟有限,两位货郎自然会去寻找自己的同行来扩大交易规模,覃二他们只需要耐心的等待……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