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的大棚兼学堂,邓时锋先检查了一下自己外出几天时学生们的学习进度,因为没有办法找到第二个老师,这几天他不在的时候,学生们更多的是复习前段时间所学到的东西和做体质训练与劳动,在新村规划出来的田地与旱地中,有这么一片田地是属于邓时锋的,邓时锋打算用这些地方做菜地,自己虽然有一定的粮食供学生们吃上一段时间,但蔬菜却早就已经消耗干净了……

    也许是怕自己没有通过每个月的检查,学生们即便是在邓时锋离开的这几天里也没敢放松自己的学业,这让邓时锋很欣慰,而且在几个师兄师姐的带领下,几块菜地也逐渐成形,一些像萝卜、豌豆苗等冬季能生长的作物已经种植下去,相信不久后,学生们的饭桌上会增加一些新菜色来改善一下单调的伙食。

    吃过晚饭,邓时锋开始了今天的晚课。晚课的内容并不以学习为主,虽然邓时锋也迫切的需要这些学生们迅速的吸收消化自己传授的系统知识,恨不能一年学完后世小学的语数三年初中学科,但现在的学生接受能力不能与后世的孩童相比,再加上学生们年龄差度太大更造成学习消化能力参差不齐,过度的追求片面的语数这些东西反而会拔苗助长的适得其反。因此邓时锋选择利用晚课,利用好孩子们睡前喜欢听故事的习惯,向学生们讲述各种故事。

    邓时锋所挑选的故事很有针对性,他选择的故事分三大类,第一类是针对年龄较小的学生,这一类故事多为伊索寓言、成语故事这类具有一定引导学生分辨善恶美丑和伦理道德的故事;第二类是面向年龄较大的学生,多讲述侠义人物传奇,隋唐英雄,战国豪杰以及汉宋英烈这样的故事,选择这样的故事和目的如果好听点的就是为的是树立学生们的国家观念和报国思想,难听点的就是洗脑,但任谁都知道后世任何国家宣教机构都会培养爱国情绪,即便是世界第一的美国照样也这么干,揪着这点不放的不是别有用心的卖国贼就是彻头彻尾的傻子。至于第三类的故事则是以类似儿童百科全书那样的自然类常识,除了培养学生们的语数基础外,这自然常识也是很邓时锋教育计划里重要的一门课程,不仅要让学生们获得各种自然常识之外,更要培养他们对世间万物获知、了解的好奇度。

    结束完晚课的学生们收起各种学习用具,在年龄较长的学生带领下轮换进行洗漱,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要从小培养;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和生活,孩子们和最初相比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首先就是在邓时锋卫生条例的威慑下,每个孩子现在都不再是那种脏兮兮的状态,原本因营养不足而导致饥黄的小脸上也在每日足量粮食供应下逐渐泛出油光。而在良好的饮食支撑下,孩子们的精神状态也得到很大的改变,每天他们都能够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去学习、运动与训练,甚至一些校园建设的轻体力劳动也毫无问题。几名学生把各种简易的书桌拼凑起来铺设着稻草和床褥,在这种条件下男孩女孩们是无法真正分开房间居住的,只是在男女各一边的中间拉了一块帘子保持最低限度的**,不过好在孩童没有大人那么多的忌讳,两边各有这么一个轮值学生正调整火塘里的柴禾提升着大棚户里的温度。由于条件较为艰苦,村里人也拿不出更多的被褥供孩子们使用,为了避免孩子们冻着,邓时锋除了将山洞里搜集来的衣服、布料提供给孩子们御寒之外,同时收集全部车辆坐垫里的棉絮和填充物来提高保温能力,再加上充足的口粮饮食和维持室内温度,让孩子们能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照顾完学生们就寝,邓时锋回到大棚旁分出来自己居住的窝棚时,就看到覃二和老孙头两位正坐在自己的窝棚里等着自己。

    “大仙,我听罗蛋说,你要组织人去打猎?!”

    几个人在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都已经比较熟络了,覃二也没多客套,开门见山的便将自己今晚来找邓时锋的意图给道出。

    “没错,我是让罗蛋回来后组织人手,准备把从新村到矿场一带的野兽全收拾了,有问题吗?”

    “他那是瞎担心……不就是怕没人开荒种地吗……”没等覃二回答,老孙头便满脸不屑的插嘴,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早一天快一步的建立起大仙口中所说的那高炉,因此只要是关于建设矿场的事情,他绝对是举双手赞成。

    被老孙头抢白了一脸的覃二满脸苦笑,自己虽然是村里的领头大哥,但从辈分上老孙头可是比他大一辈,做小辈的自然不敢顶撞长辈,只有苦笑着将自己的担心向邓时锋道出。覃二并不是反对邓时锋要罗蛋组织人员猎杀野兽兼清场的计划,他只是担心这样的行动会抽调大量的劳动力,村里的青壮劳力就那么点,每家每户又正在全力的开垦新田准备来年的耕种,而且听罗蛋说,清场猎杀完野兽后还要组织人手准备开路,这样干势必会影响到开荒的数量和质量。

    听完覃二的担心邓时锋笑了起来,覃二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覃二支持自己但从骨子里他还是一个传统农耕文化的农民,一切都以农业农耕为优先思维的他是不可能愿意让农业建设为工业建设让路的。

    “覃二,你说,按村子里划出来的新田地,即便是全部开垦完,明年每亩能打多少粮?所有田地全部加起来又能打多少粮食?”邓时锋没有直接反驳或者说是劝解覃二的担忧,而是问起了另外的一个问题,见大仙问到这个,覃二也楞了一下,他已经准备好的各种说辞一下子被堵了回去,脑子里不断计算着这个数字,但是他并没有到学堂里接受基础教育,盘算了很久都没能算出邓时锋所要的答案。

    “大概每亩能两百斤……村子里全部的地……”一直算不出答案的覃二脑门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水。

    “全部一起一万三千斤!”老孙头再次插嘴,带着得色的他悄悄用鞋底抹掉塘火前的一个计算竖表,老孙头第一次用从大仙那里学来的东西算出了以前所不能算出的数字,这让他很是得意。

    “才一万三千斤?!有没有算错?!”听到这个数字,覃二也被吓了一跳,倒不是被老孙头的本事给吓住,而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数字居然会那么低。一万三千斤,虽然他并不懂得加减乘除,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这点粮食绝对不可能够全村人吃上一年。

    “老孙没有算错,这些田都是新开垦出来的生地,明年的产量肯定是上不来,甚至后年、大后年连续几年,这些田的产量都不会有多高。”邓时锋点头承认了老孙头计算出来的数字,听到大仙都这么说了,覃二更加着急。

    “大仙,这样可不行,赶紧组织人多开点田,如果就这点粮食的话,我们全村都会被饿死的!”覃二的声音里透着深深的急切。

    “别急……老孙所计算的数字只是那些稻田,山坡还有那些种玉米、红薯土豆的旱地他并没有算进去……”

    听到邓时锋安抚解释的话语,覃二心中这才稍感放心,民以食为天,如果明年打出来的粮食不够村里人吃的话,也许村里的人对大仙不敢说什么和做什么,但却绝对能用手指戳断自己的脊梁骨。只是他刚刚放下去的心,又随着邓时锋下一句话悬了起来。

    “不过我估计,即便是算上那些旱地,打出来的粮食也不太够村里的人吃……”

    按住即将暴走的覃二,邓时锋这才将他的分析向覃二道出:

    “我问过村里的老人,这几年的天气一直偏冷没法有个好收成,再加上这片地又不是太肥,你算每亩两百斤的产量都已经是高估了,再加上要备下明年的种子与收割时的损耗……能吃个半饱都已经较为乐观……”

    邓时锋虽然不能解释现在整个地球都处在第四小冰川的时期,但老辈们的经验却帮着他能解释气温和产量的关系,再加上这片土地的土质是摆在眼前的,没有多年的培田,这些田地的产量是无法能够支撑住太多人口。

    “那怎么办……”覃二现在已经有些迷茫了,大仙所说的他都能理解,但村里的其它人可不能理解啊!

    “怎么办?!”邓时锋撇撇嘴,在地上用树枝画了一个示意图:“趁着我手头上还有些存粮,每家也有些存粮赶紧把铁炉给建起来,出铁炼钢弄些私铁到外面换粮食是一个解决办法,这年头,越是官家管控的东西越好卖。但是还有一个办法你们想过没有,年头和前些日子你们不是被北边的土官打就是被南面的地主撵,这么多年你们都只能是被动挨打,就没想过也打出去干这些***一把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