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一沐这周冲榜,需要很多推荐票、会员点击还有更多的收藏,求各位大大看后不吝手中的票票支援一下一沐,谢谢。当然,这周一天两章哦。。。。

    罗蛋身上的变化是邓时锋所希望看到的,邓时锋这样训练罗蛋不仅是想增强其个人的军事素质,更重要是想通过罗蛋打造出一个军人样板出来直接扭改军人在百姓心目中的低下形象;当然,还有一层考虑就是这个时代国内的现有军人并不重视基层军官的作用,而邓时锋也没有能力和资源一开始便大范围培养优质基层军官,不如正好借助这些年轻人可塑性强还是一张白纸的特点,从身边的人开始,一点一滴的开始培养出符合自己与未来作战需要的未来军官。

    不再理会罗蛋和覃田的打闹,邓时锋趁着今天最后的日光绘制着这一带的地图,到今天已经是出来的第五天,出门前准备的白纸上已经布满了铅笔绘制的线条和标注,山脉、溪流、山谷还有最重要的矿场大概分布都清晰的标注在上面,而与上面标注的探点相对应的,是身边装满探查样本的背包。等返回新村后,邓时锋会通过对样本的仔细检查,结合实际地形,考虑开采难易度与最重要的运输路线建设,选择出最先开采的矿点。

    由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大概方位,寻找到屯秋铁矿就变得没那么复杂,而且邓时锋脑中的某个记忆还清楚的记得,后世一位叫杨胜德的村公所人员是行走在路上,发现山上有很多褐色的石头裸露在外面,稍微查看便发现这些褐色的石头要比普通石头重一些,包了几块寄给刚刚成立的地矿局,最终确定这些褐色的石头就是褐铁矿石,从而揭开了屯秋铁矿的开采。

    同时屯秋铁矿是属于露天矿,覆盖在矿层上的泥土并不厚,再加上邓时锋现在还有一把探查利器——从班车行李中找到的一把组合洛阳铲。后世中,受几本盗墓小的影响,这原本是盗墓贼探穴寻物的洛阳铲在民间是火了一把,而洛阳铲的生产地也借此趁机推出了一些类似旅游纪念品的洛阳铲,这套可组装的洛阳铲就是某位仁兄刚刚去产地旅游后心血来潮购买回来的纪念品。虽说是卖相不错的纪念品,但功能却一点不退化含糊,完全可以正儿八经的履行它钻洞探地的牛叉本领。

    趁着最后半小时的日光,邓时锋总算是把今天探索的最后一部分区域给绘制完成,仔细对照笔记本中检查无遗漏之后,邓时锋小心的把草绘地图放进地图筒里,做完这一切,夜幕已经基本笼罩下来,温差对流产生的冷风开始呼呼的刮向临时营地里的一切。

    桂北冬夜的寒风冷的刺骨,如果换成是以前的话,村里的人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在户外受这个罪,即便是那些猎手如果不是遇到特殊情况也不会出来狩猎,打到猎物还好说,打不到猎物万一冻着那绝对亏大发了。只是这次外出是跟随大仙,跟大仙出来邓时锋自然不会亏待这些人,除了一些粮食做此次外出的补贴之外,还有数根铁制箭头做报酬,特别是大仙提供了两套硬布制成的简易帐篷供大家临时使用,有它的存在能抵挡冬夜彻骨的寒风。更让两位猎手感到开心的,是由于大仙和罗蛋拥有两具威力、精度都极为牛叉的弩弓,让狩猎变得简单和高效起来,甚至是遇到以往只有躲着走的野猪什么的也不用再避而远之。

    因为按照大仙的说法,现在大家所在的位置距离新村也就是啥三公里这样的距离,走直线抄近道半天的功夫就能回到家。由于这次的任务基本完成,这次外出考察可以结束,吃过今天的晚餐睡一觉明天就可以返回新村,这让已经外出几天的所有人都感到高兴,大家围着篝火一边说笑一边等待着今天的晚餐。没过多久,架在篝火上的几个铝制饭盒飘出肉香,里面装着今天猎杀的两只山鸡和一些采摘的野菜,插在篝火旁的竹筒也开始冒出透着青竹的饭香,两种香味混合着让众人是食指大动,不过正当大家准备开心的享用晚餐时,从远处,传来一些低沉的吼叫声。

    听到这个声音让刚才罗蛋顿时放下了手中的饭盒,紧张的抓住了身边的弩弓和狗腿,而另外两名猎手听到这些声音后也有些变色。他们都很清楚这些声音来自于什么猛兽,在两天前,邓时锋他们因为探矿而闯入了它们的领地并且收拾掉了其中一只,剩下的这几只猛兽每天晚上便游弋在营地附近,试图想再众人防备最为薄弱的时候发起致命的攻击。

    “阴魂不散啊……”

    邓时锋吐掉嘴里的一块骨头镇定自若的说着,看上去压根就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似的,他的镇定让罗蛋他们稍感放松,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而覃田更是对邓时锋的镇定表示敬佩的神色。不过他们并不知道,邓时锋同样有些紧张,但作为这些人眼里的大仙、老师,自然是不能让他们看出来自己和他们一样紧张,如果罗蛋他们会用手枪的话,他们就会看到,邓时锋腰间的九二式手枪套上的扣钉已经解开……

    “老师,昨天你为啥不让我干掉它们,也省的晚上轮流守夜提心吊胆的……”罗蛋放下手中的弩弓有些不爽的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手里的狗腿在空中挥舞出几个刀花以发泄心中的紧张和不满。

    “罗哥怕了?!”覃田揶揄着自己曾经最崇敬的大哥。

    “怕个毛!!”罗蛋白了一眼矮自己一个头的小弟,本打算不解释什么,但想想如果不解释清楚似乎会弱了自己的威名:“如果不是老师在,我一个人就能全部收拾掉这些家伙……”

    罗蛋比别人更紧张是因为他现在可是邓时锋的亲卫,如果邓时锋出了什么事……回到村里覃二叔和老孙头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用点脑子多想想,你有把握一次全部干掉?两具弩弓能干掉几只?!”

    邓时锋毫不客气的训斥着罗蛋的冲动,自己可是要把他当未来军官培养的,有血性敢打敢做是好事,但没脑子去判断和分析那就是盲目找死了!听到邓时锋的训斥,罗蛋虽然心中还有点想法但没敢再多说什么,缩着个脑袋,眼睛恨恨的盯着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些骚扰者。对于罗蛋的这点小心思,邓时锋自然很明白,打一棒子还要给一个甜枣,一边将篝火弄的更旺盛一些一边耐心的引导着几个人的思路。

    “我知道你总想让我用火枪直接干掉这些家伙,如果我用火枪,的确有可能一个不漏的全部干掉。但是你要学会分析,昨天那个地形我最多只能开三枪,三枪之后即便一枪死一个但剩下的肯定会逃之夭夭,我们已经错过一次全歼的机会,你觉得我们还要浪费第二个机会?!更重要的是,即使我们能够全部猎杀这些家伙,可这些尸体你有本事处理掉?几百斤的肉、皮毛就扔在这里浪费?!别忘了我们这次的主要任务是探矿,而不是出来打猎!!”

    被邓时锋一条一条说出道理让罗蛋有些脸红,其实这些问题多用脑子想想就能想明白,但是自己这么一冲动就容易忘掉……而覃田和其它两位猎手,听着邓时锋的分析也是若有所思。

    “行了,也别哭丧着个脸,这次我们出来是探矿没啥心思和这些家伙纠缠,这次算是我们惹不起,但是下次,你们会专门出来找这些家伙的晦气……”看到场面有些沉闷,邓时锋适度的丢出一个让罗蛋他们两眼放光的信息出来。“别这么意外,这些家伙毕竟是伤人的野兽,我们要在这里开矿的话肯定要在这里开路,我可不想听到什么野兽伤人的事情发生……等我们这次回去后,罗蛋你自己想办法找人,怎么完成我不管,我这具弩弓也可以交给你使用,但是别指望我出动用火枪,我要求你带人把从这一片矿区到新村所有可能伤人的野兽全部给清掉……能完成吗?!”

    邓时锋后面的计划让罗蛋两眼愈发明亮,明白老师的意图和想法后,罗蛋觉得老师这命令太对他的胃口了,要么就别干,要干就干个彻底,要杀就杀个干净!

    “能!”

    ……………………

    一晚上很快便过去,由于邓时锋的清场任务激起了罗蛋和两位猎手的满腔杀意,让整个小营地上弥漫着浓浓的杀气,也许正是这股杀气让隐藏在黑暗中的野兽们感到篝火旁的人不太好惹而退去,总算让几个人能够轮换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迅速的收拾好行李开始返回新村,由于不用再绕来绕去的探矿,队伍中午刚过便回到了新村。看到探矿小队平安返回大家都很高兴,而更高兴的是老孙头,他看到几个人身上装着样板矿石的背包鼓囊囊的时嘴都快笑到耳根上去了,作为一个铁匠,他已经受够没有足够原料的苦,现在看到这么多铁矿石……他能不开心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