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一沐这周冲榜,需要很多推荐票、会员点击还有更多的收藏,求各位大大看后不吝手中的票票支援一下一沐,谢谢。当然,这周一天两章哦。。。。

    忙碌的日子让时间过的很快,搬迁后重建家园并不仅仅只是搭建窝棚有个容身之所,趁着现在开垦荒地准备明年开春的播种更是悬在村民们心头的一块大石,每天各家主要劳动力白天更多的是出现在那些荒地上不辞劳苦的修理着地球,就是期盼着自己的劳动付出能让未来过的更舒坦一些。

    这样的重新开荒对于村民们来说并不陌生,自从跑路逃难以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次,村民们既伤心也无奈的被动学会了如何快速开垦新田的各种本领,现在换到新村这里无外乎是再进行一次罢了。不过这一次和前几次有点不同的地方是村中由于损失了很多青壮成年劳力使得人力缺口很大,好在邓大仙提供了不少临时改制的铁器工具,不管是斧头柴刀砍树也好,还是镰刀割草铁犁铁锄翻地,这些铁器的到来让村民们的劳作效率一下子提高了不少,要知道在此之前,村里面很多人都还在使用木制甚至石制的劳动工具,这些东西强度低效率不仅差,而且还特别容易损毁,极大的限制了生产效率。

    这些铁器工具除了一、两件现有物品外,其余的不用说,自然也是用一些车辆上的金属铁料改制而成。为了能够满足村民们劳动的需求,邓时锋和老孙头还有赵木匠他们在改制过程中一边生产一边学习,而这个过程中,几位匠人们接触到了更多他们闻所未闻的很多东西,特别是老孙头,在看到那些铁料在邓时锋从山洞里顺来的那些钳工金属加工工具捯饬下变成一个个简易的锄头、铲子还有耕犁等农具后,愈发对邓大仙心生敬意的同时也愈发产生学习的渴望。

    重建家园需要时间,开垦新田需要时间,学习更需要时间,邓时锋每天基本上不是在大棚户里带着学生们学习,就是和老孙头他们一起捯饬那些铁具,能抽得点空闲的话还要弄一些沙板给学生们当练字学习的书写工具,咱可没那么多纸张供应每个学生们学习使用啊!!除了干这些事之外,还要经常到新村里的新窝棚以及新田去看看,看看村民们的生活有什么困难自己能解决,新田开垦过程中又有什么可以用记忆中某个农业技术员的学识与经验帮助大家……就这样半个多月过去后,村民的生活、劳动基本走上正轨后,邓时锋这才能带着几个学生,真正走出大棚,走出新村,到附近山里去做一次环境调查。

    出来对新村附近地理环境做一次详细的调查是很有必要的,这个时代广西的自然环境还没有因为人类的发展而遭到大破坏,特别是森林资源更是非常丰富,而随着人类发展的需要,特别是广东发展对广西木材的需求,和当时明清政府过于追求利益,对林业资源没有良好的保护利用滥采滥用,最终到了清末民初,广西东部府江、中部融安、来宾以及很多地区的林木资源开发殆尽;因此现在邓时锋他们所在的新村附近,虽说灌木乔木分布混杂,但还是拥有极高的森林覆盖率,而由于食物链还没有遭到人类入侵的破坏,在新村附近,还有一些凶猛野兽在附近生活着。这次调查除了要摸清新村附近的自然环境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对地质矿藏进行一个初步的搜索,虽说邓时锋知道这里应该有个铁矿,可铁矿的具体位置在哪……不仅自己不懂,脑子里的其它记忆体也只能给出在后世网络卫星地图上的一个大概方位……

    因此邓时锋这次带出来的几个学生都是经过挑选的,罗蛋既是自己的学生但更是自己的亲卫自然不可能不带,覃家大儿子覃田由于父亲的缘故和邓时锋接触的更多一些,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多问多接触下自然小灶也多开一些,因此覃田也因为比别的学生多理解一些东西而被带了出来。两个学生外加两位村里的猎手做护卫,一行五人便组成了这支探索小分队进入到了山林中。

    “罗哥,给我摸一下嘛……”傍晚,罗蛋身边再次围着覃田,少年眼巴巴的看着罗蛋手里的那具弩弓,嘴里不住冒着轻言好语央求着罗蛋让自己摸一下。

    “去去去……别摸坏咯……老师那里还有一具,他还有火枪,你去向老师要。”罗蛋拍掉覃田伸向弩弓的手,像护宝一样的护着手里的弩弓,虽然旁边不远的邓时锋身上的确背负着自动步枪和一具相同的弩弓,只是两覃田自问自己的交情可没有罗蛋好啊,因此罗蛋他这样做依旧没能打消对他的纠缠,依旧不住的央求着罗蛋让自己摸一下那具弩弓。现代化的弩弓出现在这个时代对于古人的吸引力绝对堪比杀器,其实不仅是覃田,就连一同出动做护卫的两位猎手,在众人休息地旁边警戒时也不时的向罗蛋和邓时锋手里的这两具弩弓投来渴望的目光。

    这两具弩弓依旧是从那辆桑塔纳志俊后箱里连同那些砍刀斧头顺出来的,在那警察的记忆中,这些管制刀具和弩弓都是在穿越前一天行动中收缴上来的危险管制品,放在车里还没有来得及送到它们该去的地方便连人带车和物品的全穿越过来便宜了邓时锋。

    两具大型弩弓和那些没开刃更多当摆设恐吓品用的砍刀斧头有些不同,它们的原主人并不是啥社团成员,而是两位狩猎爱好者,因此这两具大型弩弓在这些爱好者手里可不会仅仅只是用来摆放家中镇宅打打易拉罐和靶子这样的低级趣味的事情,死在这两具弩弓之下的飞鸟走兔还有各种大小动物数百只,两个狩猎爱好者甚至找专业工匠对两具弩弓进行了一定的改装,改装和安装类似瞄准镜、内红点瞄准具、特别定制的箭矢等周边配置的钱都超过了这种大型弓弩本身的价值,使之增强丁点初速和射击精度让狩猎变得更加精准和富有乐趣。只是这俩爱好者运气实在太背,在最后一次偷偷进山狩猎时正好被寻访民警撞个正着……他们精心改装的弩弓也在桑塔纳的后箱里一同穿越让邓时锋捡了一个大便宜。

    作为自己的贴身亲卫,这待遇上自然要比其他人会更好一些,除了应该提供给罗蛋的补贴口粮之外,这武器装备也自然要和其它人有些区别。远程攻击武器自然是这具大型弩弓,但考虑到瞄准镜还有红外瞄准具太过精密怕罗蛋使用中损毁,最终给罗蛋配置的还是卸掉很多周配后的传统机械瞄准具弩弓。而近战武器则是在十来把砍刀斧头中找了一把品相不错和具有一定杀伤力的狗腿让老孙头帮着开了刃,之前这唬人的狗腿放在罗蛋这种见过血的年轻人手里总算是有了它的用武之地,而罗蛋在试过狗腿的劈砍能力后也立刻爱上了这种恐怖的肢解武器。有了近战武器自然要配备一些护具,在邓时锋的计划中,是打算用轿车的发动机前盖和后箱盖让老孙头帮忙给罗蛋弄上一套简单的金属护具增加其作战防护能力,不过由于前段时间大家都忙于弄生产工具而没能来得及制作出来,再加上这次有可能出现的对手是野兽类,罗蛋也仅仅只是弄了一个金属的护臂在左胳膊上防身之用。虽说只有一个护臂但罗蛋也是欢天喜地爱护至极,古代对民间兵械管制并不太严格,但对于盔甲护具却绝对是控制的极为严格,除了具有一定官位身份和军事将领以及特殊人员之外,任何人都不得私拥盔甲,一旦被发现私拥盔甲,那么抓到就是杀头的死罪。只是现在村民本身和官府就不对付,即便自己想当良民人家官府也不愿收,要不是以前没有这个条件,村里的人早就会给自己装备这样的护具了。

    这样一套护具和远近皆宜的装备出现在罗蛋身上让他顿时成为村里仅次于邓时锋之外最拉风的人,虽说护具还没有完全形成,不过光那具大型弩弓就已经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更何况在经过半个多月充足口粮与荤素搭配的饮食,原本长的很出色的罗蛋现在在同龄人中更显挺拔,再加上做自己的亲卫总不能太邋遢修整了个人卫生,邓时锋还从山洞中找来那名士官的一身零七式迷彩作训服给罗蛋他穿上……小伙子差点连他老娘都没能认出来这个干净英气的帅小伙是她儿子。

    而罗蛋也似乎相当喜欢这种感觉,在品尝到甜头后对于老师所交代的训练任务更是不打折扣的完成。在这之前,邓时锋每天除了让罗蛋跟着学生们学习之外,他每天还要比普通学生多训练很多其它项目,首先早上爬起来就要跟着老师一起全副武装的跑步就让他叫苦不迭,跑回来之后吃饭前还有一个小时的军姿训练,然后上午学习课后别的孩子能休息他还要去训练弓弩与刀斧这些武器装备的使用;到了下午又是文化学习结束后又是军姿训练与武器保养,偶尔还要和大仙捉单放对的进行一下搏击训练,到了晚上别人都能睡觉了可他还要在邓时锋的监督下和另外一个女学生一边复习之前的学习内容一边学习新的知识,如果不是邓时锋大量的粮食和营养还有对复仇的渴望,罗蛋用不了一个星期就已经趴下……有付出就会有回报,现在的罗蛋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身上已经隐隐有了这么一丝气质上的改变……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