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一沐这周冲榜,需要很多推荐票、会员点击还有更多的收藏,求各位大大看后不吝手中的票票支援一下一沐,谢谢。当然,这周一天两章哦。。。。

    按说发电机还有承载转动轴承都已经搞定了,这最具有技术含量的东西都已经白捡现成的了,搭建技术含量最低的风塔和风扇又有什么困难呢?这种想法别说各位,就连邓时锋最初都已经开始准备继续从车上卸东西来快速建造最后这一哆嗦的东西,但他大脑中的某些记忆却给出了另外的一个思路。

    在这个思路中,它并不建议直接从山洞的车辆里拆卸更多的设备来直接建造剩下来的基座风塔和风扇,因为山洞里的物资基本上都是属于不可再生的资源设备,拆一些铁架、钢料、皮革座椅这些东西看似没啥,但使用在可以在这个时代解决的物资来制作如此低技术含量的东西实在过于奢侈,如果不是为了尽早的解决学堂和邓时锋落脚安身的地方,用那么多铁料和帆布来修建大棚户已经是奢侈至极。而且过多的直接使用这些东西会让村民们产生两种不利于未来发展的想法:一个就是过多的拿出各种物资,虽说会让这些村民很震撼,但长期这么干会对邓时锋产生一种完全依赖的心理——大仙能搞定一切!而第二个就是第一个心理想法的延伸,既然大仙能搞定一切,那又要我们来做什么呢?!

    大脑中的提醒让邓时锋如雷贯顶!的确,如果让这些村民产生了自己能解决从原料到安装的一切事情,那自己又为啥苦哈哈的把这些村民收入麾下呢?自己收他们,不就是为了能从这些村民身上得到劳力协作吗?!想到这点,邓时锋便按捺住心中的急切情绪,将自己所需要的基础风塔还有扇叶这些设备的制作向村里的人提了出来。

    村民对于邓时锋这位大仙能用上他们自然很开心,即便是村民们再没有文化和见识,但无功不受禄还有等价交换这点意识他们还是具有的,一直承蒙大仙赐予的好处而自己却没办法帮大仙做些什么,光这点心理压力就已经让淳朴的村民们早已经诚惶诚恐,现在大仙终于有些难处要自己去帮忙解决,既是大仙看得起自己,也是自己能力的一种最直观的体现,村里的劳力们纷纷砍来的木料以及找来石料待用,而村里的那些手工匠们,更是卯着劲的要拿出自己压箱底的本领,好好的在大仙面前显露一把……

    对于村民们的热情,邓时锋自然很高兴,那些石料木料欣然收下。但对那些手工匠们……邓时锋却有另外的想法。

    当以老孙头为首的几位手艺人从邓时锋手上接过几图纸后,让他们感到震撼的并不是这几张从来没有见过白的刺眼的白纸,而是白纸上面那些纤细线条画出来的施工草图和一些零件图!

    “大仙,您这图……”几个老匠人将自己粗糙而又有些脏的手反复在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上擦了好几遍,拈着这几张纸,面有难色的说到。

    “怎么?看不懂?”邓时锋当然知道他们现在想对自己说什么,对于这些没有文化,手艺完全靠口头相授的匠人们来说,看懂自己画的外观草图应该还没什么问题,但对于那些标注的尺寸、施工要求就有些抓瞎了。特别是风塔上面用木料制作的风力发电机摆身,一系列的零件三面制图那就已经是天书……

    “不瞒大仙……只看懂了一点……您画这图……还不如直接告诉我们您要做哪些个零碎,我这把手艺不敢说能弄出神器,但您把样件交给我,我拼着老命也能打出和您要求一模一样的东西……”因为个人关系和邓时锋比较好,老孙头壮着胆子表述着几位手艺匠人无法能够理解邓时锋图纸上的东西,而在他身边,老孙头的儿子还有一位赵木匠和他的徒弟也不住点头赞同,这几个人,就是村里仅有的几位手艺匠人。他们对邓时锋的图纸不仅看不懂而且很不解,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打造各种东西虽说也有草图,但像仙人绘制那样精细的造图却是从未有过。

    “呵呵,老孙头,我当然相信你的手艺,只是很可惜,知道我为什么画这图吗?就是因为我手上没有一个样件供你参照,而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着你反复出炼打造这些零件……零碎,所以我画这个图,就是为了让人看到图样后就能明白设计者想要怎样的零件。”

    邓时锋在经过前几天和老孙头以及赵木匠的接触中已经很清楚这些人的手艺本事,他们都是中国传统培养练就出来的工匠,从学徒时期起,便跟随着师傅或者是父亲从最基础的锻打、砍料开始学习,在经过长达数年甚至十几年的磨练稳固手艺基础后这才会从师傅那里学习**制造的各种诀窍,其目的就是为了夯实基础后在**生产时减少废品和次品的产生。这种做法看似很漫长但却是在没有文化知识条件下相当稳妥的一种做法,只有经过长期的基础底子磨练后,铁匠锻打的铁锤才能准确的砸在铁匠想要铁锤落下的地方,木匠才能准确的出刀下斧修整木料,古籍流传中,一些老木匠甚至可以用一把斧子在没有任何设备辅助的情况下,将一根原木材修整成近乎车床车出来的圆柱体!!

    古籍上记载的可能会有些夸张,但邓时锋在游历桂北侗族建造鼓楼时曾经看过,一位八十多岁,侗族传统木匠师傅中手艺最高的大师傅“掌墨师”在带领人建造鼓楼、木房、风雨桥这类木制建筑时,不需要模型、不需要图纸、不需要铁钉,只需要几根写着五个排列神秘简写符号标志的竹篾,就代表记录每一根柱子、枋子的全部数据,并凭借这几个符号二进制排列组合最终将建筑物搭建起来,甚至在确定木料之间衔接的料口切口都能直接用目测精确定位,这种水平,是一辈子浸淫手艺的自信,也是欠缺文化和精度测量工具下用经验累积下来的解决办法。

    回到几个人交谈的现场这里,邓时锋知道自己仅仅只是嘴说是无法能够说明图纸的重要性,也无法能够像他们证明和触发他们重新学习的心理,邓时锋便找来一块黄泥,一边解释说明着图纸上正面、侧面和俯面三图作用和之间的连线关系,一边将图纸上所绘制的承载身摆给照葫芦画瓢的捏了出来。当长条的身摆还有前部凿空安放电机以及变速齿轮的槽位,甚至预留的穿孔洞都按照图纸要求大概出现在整个泥质承载身摆上时,两位老人和他们的徒弟终于明白了图纸的作用。

    几个人能这样快的理解机械三面制图的原理和表述效果,这自然有邓时锋不厌其烦详细的说明以及黄泥样板的作用在里面,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工匠们早已在学徒时代便开始无意练就出来的立体空间想象能力;学过机械三面制图的人都知道,绘图并不难学,规规矩矩的利用好圆规、角尺等工具,在两根横纵十字线三个区域绘制即可,但要想清楚的表述出一个没有实体造型仅存在于脑海中的复杂零件构造,特别是理解那些代表孔洞、键槽等空心虚线的地方……没有足够的空间想象是很容易漏掉甚至错画这些地方的。

    在亲眼目睹、见识过机械制图的作用后,几位匠人们嘴里纷纷发出不同的赞许声,作为一名匠人,他们自然明白这种制图在实际生产操作中的作用,这种制图精确的将尺寸以及异形部分全部标注出来的方式会给他们在制作生产没有样品器具时提供了完美的规范与参考,以前匠人们在生产新物件时往往因为定制人无法表述清楚尺寸和复杂构形而不得不反复重新制作,这样不仅增耗了物料成本更消耗着人力成本,而有了这样的图纸,匠人们只需要按图纸给出来的数据和结构样式制作生产即可,极大的减少反复的过程与减少生产中的错制。而赵木匠和他徒弟甚至取出工具现场按图样比例把图纸上的几个主要零件全用木料做了出来,虽说在制作过程中还有这样那样一些不明之处需要邓时锋再次讲解,但成品出来后却没有出现任何错误……

    一个机械制图并不能完全让这些老匠人领悟到系统科学的精妙之处,但却无疑向几位匠人暂时了开启了一扇新天地的钥匙,特别是在按照邓时锋的指点下依照图纸将整个风塔和扇叶还有机身一次性安装到位并且成功发电后,几位匠人明白了邓时锋之前所描述这次的零件生产只是小儿科似的东西,今后还有很多更加精细、更加复杂异形的零件需要制作,也明白如果要更好的完成大仙吩咐下来的任务,那么自己就必须要不进入到学堂里去学习那些数字、文字还有相应的制图知识……虽说老孙头赵木匠两位老人已经是黄土埋半截的老人,但已经见识过大仙向自己所展现出来的“仙术”诱惑下,他们还是比其他成年人更早放下自己的身段,主动的开始依照邓时锋所指点的“道路”,开始学习如何开启智慧和科学的大门。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