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一沐这周冲榜,需要很多推荐票、会员点击还有更多的收藏,求各位大大看后不吝手中的票票支援一下一沐,谢谢。当然,这周一天两章哦。。。。

    “大叔,这石刀还有石斧就别带了,重得慌……”

    “仙人,我家就这点东西,不带它我拿什么开新田建新家啊……”

    “*#……%#¥¥¥%*((¥%%¥…………”

    “大婶……这个木头墩子就别带了,要走一天的山路,背着重啊……”

    “仙人……这个墩子我坐习惯了,我怕到那边没有东西坐……”

    “¥%……%*#%……#¥……那位大娘,你手里的是啥?吹火棍?!这玩意您也要带过去啊?!”

    “大仙,这吹火棍我和我家老头子用了好多年,舍不得……”

    “¥%@#¥%#*(&¥#@…………姥姥,您不至于连压酸菜坛的石头也要带吧……”

    以上这样的场景在村子里现在是随处可见,在确定了整个村子放弃这片土地跟随邓时锋进山之后,村子第二天便开始搬迁的准备。别看每家每户就那一个窝棚几件衣服一些简陋的生活用品,按理来说像这样近乎家徒四壁的人家搬迁起来应该相当的方便,可是当真正开始准备搬迁之后,出于破家破烂值万贯的心理,村子里的人不约而同多多少少的都出现了这样另邓时锋哭笑不得的场面。除了粮食和生产工具是必须的东西外,你说锅碗瓢盆坛坛罐罐带过去也还能说的过去,毕竟那边什么都没有这一个瓦罐带过去至少能装水用,可你带个吹火棍、压酸菜的石头过去干啥啊……

    不过虽然闹得是苦笑不得,可拥有一些老人记忆的邓时锋也能理解眼前的这些妇女和老人们对这些东西的感情,家里本身就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很多看似不起眼甚至是很平常的东西已经用了很久,就像那位大娘说的那样,别看那根吹火棍真心不咋滴,但那可是两位老人在一起相濡以沫一辈子的一个见证啊!!

    只是这样一来,另邓时锋和覃二他们头大的是整个看似一无所有的村子要搬迁时,所堆积出来的东西多的让人无法想象,有些人甚至把自己的窝棚的那些竹藤墙壁给拆了也要带过去!!

    不得已之下,邓时锋只有和覃二、老孙头他们碰头商量,圈定了什么东西可以带什么东西不可以带,以此来减少来回搬运的次数和物资消耗;不过这样一来,光是检查、重新整理打包那些即将要带走的东西就需要一天的时间,看着时间已不等人,邓时锋也只有先带着罗蛋还有两个善于识别山路的猎手先行出发返回邓时锋的临时居所。

    邓时锋丢下这些人不管也没办法,现在距离他出来已经四天了,加上返程的一天就有五天的时间,五天虽然看似不多,可自己却不能在这种繁枝末节上浪费自己的时间,他只有先带着几个人过去认路,然后让这几个人再带领着村民慢慢迁徙到这里。对于邓时锋的离去,覃二他们都表示了理解和同意,毕竟两百多号人的搬迁不是一个小事,而且不仅零碎多,光今年各家收获的粮食搬运就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仙人留在这里也没有更多的作用,还不如先回去做好一定的准备。当然覃二他们并不知道,邓时锋要先返回最大的原因其实是需要时间来掩盖秘密山洞不被人发觉,这里面的粮食、设备还有一些能继续装仙扮神的东西要尽快的给抢运出来。

    邓时锋的判断是正确的,当罗蛋带着两个猎手两天后从邓时锋的临时居所返回到村子里时,这里在覃二和一些人的坚持下,才刚刚做了一次搬迁行李大减肥,锅碗瓢盆这些东西是生活用品自然不会丢弃,而粮食以及生产工具更是成为第一搬运的重点物资,不过即便这样瘦身,其物资数量也大大的超过了整个村子人员的搬运能力;这也是村里青壮劳力过少的一个体现,年头战死的那二十来人看似不多,但对于只有两百多人的村子人口基数来说那已经是伤筋动骨的重创。不得已之下,覃二和老孙头只能分次迁徙,先让罗蛋带着一部分人挑运一部分物资到仙人那里,然后这些青壮多辛苦一些多次往返以帮助那些缺乏男性劳力的家庭搬迁。这样的搬迁足足进行了十天,当青壮们挑带着最后一批物资离开这个生活多年的地方时,站在山脊上所有人都回头望着山下的小村足足长达十分钟之久,虽说这样的迁徙在十几年前也有过一次,可是那一次是被人无奈的撵走,这一次是主动放弃,这份心中难以割舍的伤感是无法能够用言语所表达的,覃二和老孙头等人也只有不住的向村民们反复说到:“到那边会更好,而且过几年我们会打回来的……”

    搬迁过程中有太多的麻烦和困难,不过还好以覃二和老孙头这些主迁者们想尽各种办法,总算是不辱使命的将所有人和大部分有价值物资给完好的搬迁到新的聚居地点。这里并不是邓时锋临时居所和山洞的位置,而是还要向南一些的某个山坳,邓时锋一来可不想将自己的秘密基地暴露那么早,这二来他的临时居所地点也没有足够的水源供这么多人取用生活,新的定居点,就是邓时锋当时找到的那条小河向南寻找人烟时所找到的一块空地。这条小河的河水不仅可以保证村民的生活用水,而且也可以灌溉附近一片可以作为农田的空地,应该来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定居点,村民们对这个新的生活区域也比较满意。

    当人员和物资全部到位之后,已经开始进行几天的住房搭建工作自然得到更多的人手加速展开,在大部队还未来到之前,邓时锋就已经带领着几个年轻人在这里上蹿下跳,嘴里不住的念叨着这几个年轻人所听不懂的词语。“道路规划”、“房屋建设规划”、“公共设施布局规划”、“未来供电供水布局”、“排污排水”还有啥“垃圾处理”等等各种很难理解的东西,邓时锋当然也没指望这些人能够听懂,只要这几个人能帮助自己在勘察和规划设计中打点下手跑跑腿拿点东西,邓时锋已经很知足了……邓时锋搞这样一个小村规划并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干,现在的他有忙不完的事情,只是脑中某个搞规划设计的记忆体明确的告诉自己,一个村落良好的规划能够避免今后相当多的麻烦,同时这里将建立起自己第一个样板基地,这个样板将成为吸引更多人前来务工、求生的希望之地,邓时锋可不敢轻易的随便圈圈了事。

    人员到来后,这些人出于对邓仙人的敬畏,倒没有什么人对邓时锋所划定的各种条条框框有微词,虽说也有人对不能随心所欲圈定自家窝棚的大小和朝向有些微词,但苦于现在一无所有,要那么大的住房占地你有这个本事建起来吗?还有那些喜欢在房子门口就是自家菜地田地的人……你不觉得出门就是一脚泥别扭,别人晚上万一看不清道路一脚踩到你种的东西你不心疼?!

    把这些怨言微词全部给解决后,在搭建新的窝棚时邓时锋要求这些村民先搭建一个可供住人的窝棚即可,对于这一点基本没人反对,谁都想住砖瓦大房,可有现在没有这个条件大家都只能先追求一个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地,对于邓时锋其它的一些要求,例如房屋朝向、大小限制虽不理解可还能接受,唯独让人不解的就是修建公共厕所,并且要求所有人如厕的时候不能随地大小便只能到厕所里解决!这样干对于已经习惯随地解决或者在自家田地解决的村民来说的确难以理解,只是如果你用啥要为堆肥积硝芒这样的说辞没人会明白,但邓时锋只用了一句话便堵死了所有人的怨言:“如果你们想三天两头得疟疾打摆子的话随你们到处拉!!”

    此话一出,所有质疑、反对的声音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村子里有匠户有军户,烧窑卖炭打猎摸鱼为生的人都有,可就是没有医生,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任何疾病近乎都是自我康复的条件下,没有人愿意生病,因为一点小病也许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即便是不死……在患病过程中不仅无法出工劳作,更是要拖累家人照顾自己!而所有疾病相比,发烧感冒还有跌打损伤只要个人注意一点防寒保暖和小心谨慎还能做到人为的避免,可这疟疾也就是俗称的打摆子来得最为诡异也最为难以自愈,再加上古时候对广西潮湿的自然环境极易滋生蚊虫传播疟疾,在以讹传讹的情况下便出现了“瘴气”这一说法……这种令人闻之色变的疾病自然可以很大程度上的吓住任何想不遵守条例的民户。

    定居点建设的麻烦虽多,不过还好都能解决,邓时锋这样用半哄骗半强制的手段来约束村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对这些没有文化没有啥知识的人你要去解释啥这么做的科学依据对方只能一头雾水,只有用一些他们能够理解、能够害怕、敬畏的事情来制约他们才能更有效的管理,让这些人极力搬迁也是有这样的用意在里面,先破后立的道理都懂,可中间所遇到的阻碍却是难以把握,如果是在老村里,已经形成的格局和习惯会让这些条条框框执行起来很困难,而在这里……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