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到这晚餐总算是弄出来了,天大地大肚子最大,饿着肚子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注意力和精力自然先转到了满地的菜肴上。

    摆在地上的各种菜肴说真的都不咋地,十来个菜中只有俩是带荤腥的菜色,其它的一律都是连油腥都没有的纯素菜,比和尚还要清苦。菜色虽然的确寒碜简单,但邓时锋知道这是村里所能弄出来最好的东西,而且穿越过来快二十天,自己的嘴和胃也变得不那么刁,生存的压力让他明白自己在有限的食物面前没有任何的选择和拒绝的理由。

    这顿饭对邓时锋来说吃的并不算爽口,而对于那些村民来说那绝对已经是过年时才能有的大餐美宴,只是女人们在为今天吃掉了这么多粮食和留给过年时吃的存粮有些心疼,而男人们则是在心里盘算着仙人和覃二的话,有很重心事的大家似乎对眼前的饭菜并没有太多的胃口,除了无忧无虑的孩子们是毫无顾忌的敞开自己的肚子一个劲的拼命吃——今天的饭管饱!

    “仙人,你说的地方真的有铁矿?!够我们村子里人用吗?”

    老孙头心头上的疑问算起来是最多的了,没有吃多少的老孙头放下自己手中的碗结束了自己的进餐。

    “当然,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铁矿!够我们村子的人炼十辈子!!”

    邓时锋也没有吃多少,这些饭菜虽然那些女人做的是很用心,而且还加了难得一见的食盐来调味,可是缺乏足够油腥这些素菜很难下咽,邓时锋只吃了一些便不敢再挑战自己味觉和胃囊承受力的极限,这倒不是他不敢,而是现在这些人的情况还不明朗化,在未能完全确定对方的态度和心思前,邓时锋可不敢因为这样的挑战造成腹泻或者其它什么意外情况而趴下。

    对于老孙头的野望和担忧邓时锋自然相当的理解,老孙头的手艺自己虽没亲眼见到过,可是从覃二他们现有老孙头打出来的铁器上观察,邓时锋还是能够确定老孙头还是一把好手的,只是现在最困扰他的不是手艺的问题,而是苦于没有足够的铁料供其打制,也就是很常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而邓时锋如此自信的回答自然也有足够的信心来源,在确定穿越地点位置之后邓时锋脑子便将早已印烙在脑海中的广西地图给调出来了,在最初对山洞的搜索中,这么多车辆中别的车上也许没有,但那几辆以拉货为生的大卡车上肯定有国内新版的详细交通图!将现在的位置套进地图中,所处方位附近数个地标和重点位置便早已出现在邓时锋的脑海中。

    现在他所在的方位应该还是永福县的境内,而如果从后世的百寿镇向南,以附近的地形还有家谱中的记载,那么应该处于永福县和后世鹿寨县的交接区域,东南面的大户应该来自于中渡镇,而向北则是后世的三皇乡,而如果一路向南……那里不仅就是自己山洞的位置,同时再向南不远,应该就是广西境内八个中型铁矿——屯秋铁矿的矿场!

    广西古代出产的矿产不算丰富,除了一、两样之外甚至可以说是贫瘠,再加上古代冶炼业的落后和对各种金属认知与利用的手段匮乏,出产最多在国内排得上号甚至是占重要地位的当属是锡。不过古代这个锡可不是指后世占全球一半以上产量的南丹锡矿,而是指贺州出产的锡,宋应星在《天工开物》卷下“五金”中称到:“凡锡,中国偏出西南郡邑,东北寡生。古书名锡为‘贺’者,以临贺郡产锡最盛而得名也。今衣被天下者,独广西南丹、河池二州,居其十八;衡、永则次之。”唐宋时期锡产于贺州为多,以致最初锡被称为贺,到明代,全国八成锡产量来自于广西的贺州和南丹。南丹锡矿虽然量大质好,可因为道途险峻,直到现代机械化规模采集和铁路、公路交通设施齐备后,南丹的锡矿产量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而除了锡矿出产外,广西金银铜铅的产量在古代也有出产,不过比重并不大,而关乎人类生活使用最多用途最广的钢铁……广西的产量虽说不上是惨不忍睹,但却也的确少的可怜。这和整个广西的铁矿匮乏是有关的,在经过后世地矿部门几十年努力下近乎于拉网似详尽的调查之后,广西探明资源储量的矿区60处,其中鹿寨县屯秋,灵川县海洋、大圩,崇左市渠香、岜陇、濑湍,北流市蟠龙,贺州市英阳关等8处为中型矿床,其余为小型或矿点。累计探明资源储量三亿一千万吨,居全国第二十四位,排在全国的末端。广西铁矿的特点是点多、分散,富矿少、贫矿多而难选,不能满足现代钢铁工业发展需要。

    而位于靠近桂北的屯秋铁矿,发现时间是二十世纪新中国建立之初,储量大概三千万吨,品相虽然只能达到40%,从现代钢铁工业角度上看冶炼成本高没啥太多搞头,但是放到现在……这都不是问题!首先它能解决有无铁矿来源的问题,叫花子不嫌米糙,都要饿死了还有这心情挑三拣四?!第二就是屯秋铁矿它是一个难得的露天矿,这极大的降低了开采的难度,邓时锋可不想自己还要带着人下矿井里教人如何挖矿!

    有了屯秋铁矿场做后盾,邓时锋怎么都感觉自己的底气足了许多,三千万吨的储量还有四成的品位放在全国大矿山面前只能算是小弟中的小弟,不过那些矿场再好,自己现在也八竿子够不着啊!!而且放眼现在整个全球的整体产钢炼铁量,一年能达到十万吨的话你就能排世界第一!

    和老孙头说话间,不知不觉的很多男人也满怀心事的吃完了饭,女人们收拾碗筷洗涮,而男人们则再次开始继续之前的那个话题。

    可能是因为段国羽那句够用十辈子的话刺激到了老孙头,饭后老孙头自告奋勇的当起了劝说的主力,他摆资格列实据还有用各种铁器好处许诺,在邓时锋不时的补充下连哄带骗外加淫威恐吓,愣是劝说了不少男人准备跟随邓时锋前往新的地方。老孙头这么卖命自然是有他的想法,作为一个铁匠,他已经受够了没有足够铁料的苦,这没有铁料就没有产品,没有产品不以种田为主谋生手段的他自然日子过得很苦,他需要一个新环境去开辟一个新天地。

    而覃二和罗蛋这些坚定跟随邓时锋走的人也在旁边不停的找自己的目标游说,这效果一下子好上不少;毕竟村里的几个重要人物都已经决定搬迁,但是有一个问题却是绝对不能回避的——粮食。

    粮食是中国人一直以来就很纠结与追求的东西,没有粮食人就要挨饿,而饿着肚子找不到东西吃的话,那么有那么多铁器又能有什么作用呢?在这点上,即便是对邓时锋这位仙人再信任,也不得不正视这个极为严峻的问题,看到老孙头他们的游说进度进入到了一个瓶颈状态,邓时锋知道现在是需要再下一剂猛药的时候了。

    “我知道大家心中最大疑虑就是粮食,让大家放弃现在已经拥有的田地,去一个荒山里面重新开荒对于大家来说的确难以取舍,新开垦出来的土地肯定是生地,产量低大家要重新花费大力气培地,而且大家现在所拥有的田基本上都是熟田,产量高,舍不得……不过我在这里再次提醒大家,我相信到明年秋粮之前这个村子都不会遭受新的袭击,因为那些袭击者们希望你们帮助他们在这些田地上种上粮食,等粮食要收割的时候……我敢肯定你们会面对比之前更多的袭击者前来攻打,到时候,别说你们的田地,就连你们明年一年的劳作收成也会白白的变成他们的战利品!!”

    对于这些村民心中的担忧和犹豫,邓时锋自然很清楚,因此一上来,他便用最严峻的现实打碎这些人仍旧抱有的幻想,这一句话像是五雷轰顶的轰在了村民们的头上。没错,仔细思量一下,任何人都喜欢白捡来的东西,自己担心重新开荒产量少,可是难道这里的熟地高产田里的东西就一定是属于你的吗?!人家只要出几百人,不仅田是他们的,连田地里的稻子都全部变成他们的了,自己一年的劳作,一年的付出全部付之东流……想到这,即便很坚定不愿走的人心头也已经开始打鼓了……

    “我知道各位今年的收成还不错,家家都有一定的存粮准备明年好好的扩大种植收成;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变了,与其白白浪费宝贵的粮食和时间到头了一无所有,为何不进山里面重新开始,既躲过了对方不依不饶的夺田,又可以逐渐炼铁造钢强大自己,在山里住的舒服不愿意出来也就算了,但如果你想多要点田地,等过几年后,我们完全有能力打回来,把这些原本就应该是属于我们的东西给夺回来!”

    邓时锋的这剂猛药下的够重,村民们没有文化没有见识但不代表他们就傻,顺着邓时锋的话一寻思,自然就能够想到如果进山后可进可退的出路,这时候,最坚定不愿搬的人员心思都已经开始活络起来。但是这还没完,邓时锋还有一剂最猛的猛药刺激得他们最终确定了搬迁:

    “我在山里还有点存粮,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能保证你们的孩子,我可以帮你们养!!”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