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做的很久,毕竟整个村子的铁锅有限,再加上没有后世电器煤气厨具的便捷,即便是集中全村所有的家伙什也只能轮换着做饭做菜,这速度自然快不起来。趁着这个时间段,邓时锋又追问了一些关于村子里其它的一些零碎问题,而这期间,外出跟随袭击者逃跑路线追寻过去的那几位青壮也返回村子,虽然有些收获但并不算太大,只捡到了五把破烂的长刀和几根铁枪头,不过覃二和邓时锋并不在意这个,在仔细询问具体情况确定这些袭击者已经跑的不见踪影短时间内无法返回后这才安心。

    “老孙,这回能帮我打一个好点的枪头了吧……你看还能不能用剩下的铁料帮我再打一把菜刀……”

    罗蛋给像那个脸上满是火烧炭灼痕迹的老人递过来一把长刀,满是期盼的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这位村里唯一的铁匠在接过这把已经腐绣的长刀,端着用自己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一番后冷冷的回答到:

    “这刀出料就不是很好,又锈的太厉害,只能勉强打个枪头……至于菜刀……剩下的料连把小刀估计都不成……”

    老孙头的回答让罗蛋有些泄气,不过还好自己最想要的铁枪头还能满足,至于菜刀那只是额外的添头,有自然是最好,没有也不会太过于失望。

    看到罗蛋和老孙头的对话,邓时锋对眼前的长刀有了些兴趣,在讨要过长刀后邓时锋仔细的查看着这把依旧锈蚀不堪的长刀。长刀的造型首先就有些怪异,既不是记忆中明朝制式兵器的外形长度上也有很大的随意性,看样子完全就是最初的原刀主找铁匠打的私用武器,看料出产品以及铁匠参差不齐的技术水平,出现这种完全不伦不类的产品那自然在意料之中。长刀全长约八十公分,整体为粗铁反复锻打而成,刀背厚不均,而且锻打的次数还有力度也不足造成材料内部有很多孔隙,再加上锈蚀整个刀体上出现大量的凹坑,邓时锋甚至认为这把刀在搏击中和真正的制式钢刀对劈的话也许第一刀自身就断掉了,再加上随意出品导致手感、宽度和重心都让人用起来很别扭,整个刀一看就知道八成是图省钱找入门没多久的学徒私自打制的东西,有点经验的师傅打死也不会出这种产品,那是在砸自己的招牌丢人现眼……别说好用,放在后世也就只能进废品站的货色。

    由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为了能够更看清楚刀体的细节,邓时锋专门拿出自己的强光手电照明观看,而他这一“法术”举动自然又让在座的所有人为之惊叹,有谁见过这么强的光就这样轻易从一个人手里的黑家伙里照射出来啊……

    “仙人懂刀?!”

    看着邓时锋时而轻弹刀身聆听,时而仔细验看刀体铁材,时而微挥长刀,孙老头眯着自己的眼睛注视着邓时锋。

    “算不上懂刀……”邓时锋结束查看将长刀递回,这才注意到老孙头已经盯着自己有段时间了,而很多人则盯着自己手中的强光手电张着嘴巴,邓时锋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刚才那一句话没有回答好,作为一个要收服他们心理为己用的大仙怎么可能会不懂呢?!!只是话已出口无法收回,脑子一转,邓时锋抽出了自己的随身求生刀递给了老孙头:“我虽然不太懂刀,但是我懂如何练好钢好铁造好刀!”

    “好刀!好刀……”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接过邓时锋的求生刀掂量在手里把玩,老孙头第一眼就明白手中的这把短小似匕首的小刀绝对不是凡品。

    这把求生刀是邓时锋他父亲在两年前作为十六岁礼物找人制作送给他的,当邓时锋打开包装盒时便爱上了这把求生刀。刀身为非折叠直刃刀,全刀长十六公分,刃长七公分,刀背厚度达四毫米刀面宽四厘米;刀体材料是采用高硬度锋钢制成,锋钢含有钨、钼、铬、钒等元素组成,hrc能在60以上,在高热情况下仍能保持较高的硬度,经常用于做机械加工中切削工具。不过锋钢因为太硬没有韧度,一弯就折断,不太适合于做长刀,但求生刀本身就是短小的小刀甚至比匕首还短,用它来做刀体材料再合适不过。再加上刀身四毫米的厚度足以应付一些很恶劣的使用环境,如果真折断了……亲,您是用来撬火车呢还是扎外星人呢……

    老孙头啧啧有声的称赞着手中的这把求生刀,虽说宽厚的刀面以及有些怪异的造型看上去有些异类,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老孙头自然明白宽厚的刀身以及刀头前部那优美的弧线有什么作用,更知道这样漂亮、锋利的短刀人力绝对难以锻造出来。而他身边罗蛋这些年轻人们看向这刀时就没有老孙头那样的专业,但对于一把金属利器的渴望让他们看向求生刀时完全就是一种近乎渴求拥有的目光。虽说这把小刀比那把长刀苗条细小多了,可两者一相比……那把长刀简直就是一个破烂货!!

    “仙人懂得炼铁煅钢?!敢问仙人这把刀如何炼成?又恳请仙人教我如何制成这样的神兵利器!”

    在邓时锋亲身演示下,这把求生刀又砍又削了十数下那把破烂长刀再其身上留下若干条伤口后,老孙头再对邓时锋说话是带上了完全恭敬的语气,因为仙人有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并不稀奇,可如果仙人懂得如何炼造神兵利器那就必须要值得自己恭恭敬敬的了,老孙头此刻就想倾尽自己的所有,让仙人去他的那个窝棚里去教自己如何炼铁煅钢。

    “你想学怎么造刀?!”

    邓时锋听到老孙头的求教后脑子立刻开始运转,自己要首先落脚并且融入甚至是收服最初的一批人是最难的第一步,那个经常看网络穿越小说的业务员记忆里的那些主角穿越回去不是公子哥就是啥官二代富二代,别说身子一抖就散发王八之气收服诸多小弟,就连对手也要为之拜服,穿越的地点不是啥京城就是江南富庶之地,哪像自己这么苦逼的来到广西这个乡瘴恶土,不仅生活环境极为艰苦,人员成分和素质也极为复杂和低下……不过邓时锋不是那种只会怨天尤人的童鞋,既然自己已经逆天的来到这个时代,那么自己就要做一些逆天的事情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甚至是整个世界的格局,如果不能克服这些困难……那自己干脆还是早点拔出手枪对着脑门来一枪解决自己更为痛快!

    老孙头的请教虽说是他一个人开口,但实际上却也是代表着全村男人此刻的想法,对于缺乏铁器缺乏各种生活资料的他们来说,邓时锋身上可以连发的火枪神器、随时出火的透明棍子、随时可以发光的黑棒子……这些东西早就让所有人垂涎。不过他们也害怕直接掠夺会引起啥神明怪罪或者其它什么的灾难,因此他们更希望眼前的这位大仙留下来,能多多指点自己,多多提携自己,改善自己艰苦的生活境况,哪怕能从他身上学到丁点皮毛……那么也足以给自己和家人过上不错的好日子。

    拥有几十人记忆的邓时锋当然能够猜透和理解对方的这种想法,在这些人中很多都是活了半辈子的成年人和老年人,而且还有人更是精于攻心掌握对方心理的一些特殊人士,在这些人的思维记忆中他们明确的告诉邓时锋:要想拉拢对方,不怕对方提要求,就怕对方无欲无求!

    人有需求是好事,而有更高的追求并且做到的那就是强者,人类就是因为有着不停断的**追求才逐渐走上地球食物链的顶端,有需求和追求就可以抓住对方的心理需求,投其所好的将其逐渐拉拢以便以后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是人性的优点,也是弱点,就看你怎样去利用。

    迅速的思考如何最妥善的回答这些人用的时间稍长,看到邓时锋眉头紧邹迟迟没有回答,老孙头有些着急,两条老腿盘坐变跪,就这样直直的跪在邓时锋面前:“恳求仙人教我!!”

    而他的举动也让旁边的罗蛋受到启发,几个年轻人也有模有样的跪下,央求着邓时锋教授造刀的绝活。而这种情绪也迅速的蔓延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人纷纷跪下,这些人嘴里也许不是央求邓时锋教授造刀的技艺,但恳请着邓时锋教授他们一些仙技以便生活的更好。

    “起来!都起来!”

    邓时锋哪见过这种阵势啊,让一个老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别说自己承受不起,就是受得起也要折寿!他急忙搀扶着身边的老孙头起身,但他的这点力气压根不是常年劳作人的对手,扶了几次愣是没扶起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效仿,邓时锋虽然有些慌乱,但脑海中突然闪过: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局面吗?!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