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要值得提出的是这一次来袭的人员并不是土官,而是来自村子东南方向数十里外一个本地大户,他早就已经对覃二他们在这里耕作多年的良田垂涎不已,只是碍于自身的实力并不够壮大无法吃下这么多田地,这才趁着村子里最虚弱的时候进行武装夺田。

    为什么说是村子最虚弱是因为这样的武装夺田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从覃二他们先辈开始选择进山避祸逃亡之路开始,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开始用自己的双手在一片片荒芜的地方开垦出一块块田地,在多年用汗水和劳作将其逐渐培肥成为良田后,就会引来土官、大户甚至官府们的暴力夺田行动。覃二他们祖辈开始到现在六十年间,村子里的人因为自己良田被夺而不得不再次迁徙就有四次之多,老一辈们辛辛苦苦开垦出来的田地,就这样落入到了土官、地主还有官员们的手中,就这样,覃二他们还有很多少数民族变相的成为了明政府眼中不出任何支持和帮助,免费的拓荒群体。而上一次,也就是今年开春后不久,一伙土官手下的私兵前来试图占夺村子里的良田,那一次村子里的人是拼死反抗击退了来袭者,但是村子里死伤超过二十多名成年男性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且对方退却时也将把各种武器物资给带走,村子里的人甚至连几把刀几个铁枪头都捡不着,可以说完全就是一次行动上胜利但实际上却是伤筋动骨的失败。

    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渊源和历史背景,邓时锋也明白了这种武装夺田压根就是官府允许甚至鼓励的行径,在这种前提下,你是绝对不可能想从官府那里得到一点公正。这就有些像当年美国土地上的白人对待印第安土著一样,政府压根就不把自己和少数民族当成人来管理和看待,你又怎么可能得到所谓的公正呢……

    声讨、咒骂完夺田的土官、地主还有背后的官府,窝棚里的气氛很压抑,这是因为即便他们如何痛恨这些人夺取他们生存根本的家伙,却也无法改变敌强我弱的根本事实,因此所有人的心里都很抑郁,一时间,窝棚里没有人再说一句没有用的废话,大家都这样静静的坐着,只有塘火里燃烧的柴禾,不时的发出哔剥声响……

    “那个……晚饭……怎么准备……”

    正当窝棚里外所有人为夺田之事而抑郁气结之时,一个女性的声音怯生生的从外面传来,众人转头一看,正是覃二的老婆,她正拎着几户人家共用的锅,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一群大老爷们;而此时众人这才注意到,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渐晚,今天的白天即将要过去。

    而覃二的老婆不提还好,一提晚饭的事情,在场的一些男人肚子便提醒自己存在似的开始发出咕咕的声音。

    如果是平时,窝棚里的老少爷们肯定会自行散去,回家做饭,但是今天却有不同,因为“贵人”、“仙人”来临,这一群老的少的都希望能多了解些眼前的仙人,看能从中得到什么“指点”,不过既然已经快到饭点,这吃饭问题可不能忽视,民以食为天,更何况目前的生活水平,村民们每天只吃两餐而且没有什么油水和能打底顶饿的食品,稍微晚点就意味着要多饿这么一、两个小时。只是村民们能按平日的食物解决肚子的问题,但眼前的仙人呢?……

    “呃……把家后面那块腊肉拿出来,淘点米,留神多去点谷壳……”

    覃二也明白这个问题,他知道自己这个做领头人的这个时候需要拿出点魄力出来,对着自己的婆娘一咬牙要拿出自家最好的东西出来招待仙人。

    “那……那是……”

    覃二的老婆听到自己男人交代的话很是吃惊,她自然知道家里的那块腊肉算是最好的东西了,那是准备过年时吃的,两个孩子早就扳着手指头数着日子算哪天能吃到香喷喷的肉。

    “别愣着,今天没有仙人的话,我们别说一块腊肉,整个家所有的地甚至是性命也许都没有了!”

    覃二的话语虽然音量不大,但分量却很重,直接敲打在所有人的心头上,不说能否从仙人那里得到什么“指点”和帮助,但就凭今天,邓时锋一人一枪击退了袭击者保住了村子,就凭这个覃二就觉得需要拿出点什么出来感谢。

    “覃家弟妹,你去我家那,让我那口子把家里的锅碗都拿过来,再拿五斤米,还有这三天下的两个鸡蛋也一起……今天我们要摆宴席,谢谢我们的恩人!”这覃二有了表率,一窝棚里的其老少爷们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私藏,坐在覃二旁边的一个面色古铜,带着火烧炭灼痕迹的老人也同样要拿出自家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仙人。

    就这样,窝棚里的老少爷们很快叫来自己的婆娘,你一把酸菜,王家出点米,罗家弄点孩子掏的鸟蛋,宋家出几个好点的碗,盘家弄点摸来的鱼,实在太穷拿不出什么东西的也出两捆柴禾,他们自发准备好好的招待一下眼前的这位仙人。说实在话,这些村民所弄出来的东西实在算不上啥好东西,但是却是他们自家所能拿出最好的食物和物产,可见他们这些人在对待邓时锋的心思上,虽然有些特殊用意,但确实是已经竭尽所能的来感谢邓时锋。而这样的宴席实际上也是全村人的一次大聚餐,毕竟这么多男性集中在一起进餐的话,那么这餐饭从准备和收拾会动用全村的妇女参与。

    没有劝住各位老少爷们的好意,邓时锋也打算从这一餐饭中看能否收获另外一样东西,不过看着很是肉疼的覃二老婆,邓时锋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一小包白色的东西向覃二老婆说到:

    “覃家嫂子,村里的大叔大伯们这么款待我,我这也没有什么东西,等下做菜的时候,你拿这些去调下味。”

    小心的结果邓时锋所递过来的东西,小心的打开外面包裹的纸片,展现在围观人员面前的东西是一小包很洁白很细碎的东西。

    覃二老婆的惊呼声再次惊动了整个窝棚里的所有人……

    “盐!是盐!”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