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里的危机就这样在连续的枪声中戏剧性的给化解了,那三五百袭击者来势汹汹可退也匆匆,一来一回就那么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事情,如果不是满地丢弃的一些武器和正在燃烧的棚户以及地上躺着的尸体,没有人相信这么多的袭击者就这样迅速的撤退消失……

    如果是往时,劫后余生的喜悦感肯定会让村子里的人高呼雀跃不已,但是今天他们喉头间像是有块东西堵着一样无法欢声长啸,所有人心头都在问着:是谁救了我们村子,它是人?是鬼?还是神仙?

    带着这种疑问,所有人连地上的战利品都没顾得上搜捡便汇聚到邓时锋所在的那个柴垛附近,带着敬畏、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身着怪异、依旧没有离去的神秘人。

    邓时锋此刻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不住打鼓,其实在打完最后几发子弹后,邓时锋便准备借乱离开这里,不过他还是小瞧了村子里的人的好奇心,当他准备遁离此地之时,他这才发现,一群半大的小孩最先来到了现场,他们从窝棚边、草丛旁探出自己那脏兮兮的小脑袋,十几双眼睛正忽闪忽闪的死死锁定住了他……

    即便是再牛叉的特种兵也无法能够再这样全方位全角度的注视下脱身,而他这一呆滞又给了更多孩童蹿过来的机会,而且不仅是孩童,还有一些妇女、成年男子也出现在了通向山头的通道上……

    明白自己已经无法能够快速遁离的邓时锋只有放弃这个计划,正当他在思索如何脱离这里时,从脑海中突然有个记忆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何不借此胜利装大神,把这群人给收服?!!

    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让邓时锋脑中的各种记忆是一片混乱,大量各种信息不断的交织绘错在一起,让邓时锋感到穿越而来时的那种头痛,不过还好这次的头痛时间并不长,数秒之后,一条清晰的思路便出现在了邓时锋的脑海里。

    为啥追寻人类的活动踪迹?——因为人都是群体动物,邓时锋自己不可能一个人生活一辈子。

    那来到这个村子里是干啥?——搜集时间、地点以及更多这些人的线索。

    为啥之前要偷偷摸摸干活?——就是担心贸然的出现无法解释自己的身份,以及身怀异宝的合理解释。

    那现在无意中击退敌人后?——情况会有两个,要么自己就被贪婪的这些人给杀了抢枪,要么就是对自己顶礼膜拜!!不过两者中,后者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前者!!

    人对未知的事物不仅有好奇心,更有深深的畏惧心理;而现在自己的出现,不仅这身造型很冲击对方的视觉与心理,更重要的是刚才那连发的三十声枪响和地上被放倒的尸体都在告诉着这些人——这是一个杀神!

    而一旦这些人心头对自己建立起一个杀神的心理形象,那实际上对自己的安全是很有保障的,没有人愿意去随意招惹一个杀神,特别是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而至于如何利用后面的手段收为己用……后面还有更多的手段不信这些人不中招!!

    想到这里,邓时锋放弃了遁离的念头,把遮挡自己视线的伪装帽给翻了下去,露出了下面涂抹着炭灰的那张黑脸,坐在柴垛上看着下面的这些围观人员将自己围得水泄不通。当然,伪装服下,他小心的更换上一个新弹匣,虽然已经决定跳大神,可必要的安全准备还是要做好的。

    “我劝你们先帮忙去把火给灭了,要不然整个村子就全都烧没了!”

    看着底下的人畏畏缩缩的半天没人敢上来,也没人敢问话,实在找不到台阶的邓时锋只有苦笑着指指仍在燃烧的窝棚,提醒着这些人更重要的事情。

    邓时锋的提醒终于让这些人想起此刻村子里还有一些窝棚正在起火,一些女人、男人这才咋咋呼呼的奔向自己的窝棚,而他们的邻居或者是好友们也纷纷前去帮忙,现场围观的人员一下子便少了将近一半。

    虽说还剩下一半多的人,不过这些人中以少年孩童为多,邓时锋注意到,胆子最大,距离自己最近的居然是昨天晚上,自己窥听那户人家的小儿子。此刻的他蹲在地上,眼睛是直溜溜的看着自己,可那脏兮兮的小手,正在试图摸向地上的一粒黄灿灿的子弹壳。

    看到这小孩贼溜溜的试图用摸掉自己的子弹壳,邓时锋可没打算让这些不懂弹壳用途的孩子玩闹中毁掉它,自己的备弹有限,还指望着留着这些弹壳想办法进行复装使用,这造弹壳可比造枪难多了……

    “别动!”

    邓时锋在那小手触碰到弹壳前那一秒喝止住了小手主人的举动,不过他并没有简单粗暴的就这样终结这个少年大胆的行为,要知道这位少年可是给邓时锋一个机会,一个表现自己亲善和装大神好机会。勾勾手,邓时锋示意着这位胆大的男孩继续靠近自己,这位男孩虽然很害怕,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并没有转身跑掉,也没有不知所措的杵在那里,而是鼓足了一口气,怯生生的迈向了眼前那神秘的黑脸人。

    孩子的举动让剩余围观的人一阵低语和几声惊呼,不过还好没有什么千万别要过去那样撕心裂肺母子分别的凄苦场面,邓时锋留意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位中年男子,他正紧紧的捂着自己女人的嘴示意着不要打扰这个场面;看到中年人的举动邓时锋笑了,果然是不愧是这个村子里的领头大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没有点魄力和沉住气的稳重……那么今天他指挥晒谷场的那些人早就崩溃了!!

    从口袋里摸出几块饼干和几颗奶糖,邓时锋在男孩来到自己身前时跳下了柴垛,帮着拨开一块饼干外面的塑料包装递到了男孩的面前。都说饥饿的人对食物香味的嗅觉最为灵敏,烘焙饼干的香味当即在刺激着小男孩的神经,瞳孔顿时间骤然缩小聚焦,两只眼睛死死的锁住邓时锋手中的饼干,脏兮兮的小手有些颤抖的慢慢伸了过去……

    邓时锋没有让小男孩等待的太久,他小心的把饼干放在了那脏兮兮的小手上,并捡起一小块碎饼干,既是教小男孩如何吃,也是在给附近围观大人一个信号——这是安全的食物。看到邓时锋清脆的嚼着饼干,小男孩不再犹豫快速的把饼干送到自己的嘴里,香脆的饼干当即让小男孩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嚼了……

    一小袋散装饼干自然吃不了多久,更填不饱小男孩那永远饥饿的肚子,当小男孩珍惜的吞咽下牙缝里饼干渣时,他的眼前突然又出现了几块饼干盒糖果,只是这一次,小男孩刚刚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慢慢的落了下来。小男孩此刻对饼干的**虽然很强烈,但眼中更多的是一种纠结的神情,在这种纠结下,小男孩甚至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父亲和母亲。

    如果邓时锋只是拥有自己的记忆他是无法能够明白这种眼神里的含义,但幸运的是,其它记忆迅速的告诉了他这种眼神的意思是什么:那是童年时期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老人一样的心情——他虽然想要更多的饼干和糖果回去和家人分享,但长辈告诉过他,天底下没有白来的东西!要想收获,就要付出!!

    邓时锋此刻太特么滴感谢自己脑中这位老人给出的记忆解读,这不正是他所想要的突破口吗!!

    “糖和饼干我都可以给你,但是你要帮我把地上的那些东西完好的捡给我,但不能弄坏它,捡的越多越完整,我给你的奖励越多!”

    听到这话的小男孩眼睛一亮,转头便开始满地找弹壳,而看到自己小伙伴有食物奖励,在人群中观望的孩童们中当即就跑出来几个一起捡弹壳,他们的家长虽然也有些担心,但除了几声象征性的呵斥之外就没有更多的内容了……家里粮食本就不多,孩子能多一口吃食就能让其它人多吃一口,生存的残酷性让他们没有更多的选择。

    完成了和村民接触的第一步,释放出友好的信号后,邓时锋对着正在远处围观的那位父亲,也就是那个领头人说到:“你是叫覃二吧,如果可以的话,能换个地方让大家坐下来说话吗,外面不仅风大而且怪冷的……”

    听到邓时锋准确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位领头人明显一惊,而其他人则是惊讶的嘴巴里可以塞进一个灯泡,随即,关于眼前这为大仙……恩,不仅有强悍的实力瞬间干掉数人,而且还能知道眼前人的名字……这一切都说明他绝对不是什么凡人!!一时间,村民之间是窃窃私语,望向邓时锋的眼神更加充满畏惧。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正是邓时锋所希望看到的,其实他利用了一个心理误区,这些人的名字实际上可以通过很多种途径打听到,更不用说他昨天晚上还窥听了一个晚上;只是村民们此刻已经把他当成了非凡人一类的大仙神人,自然不会再从这个常理上去思考和判断……因为从这一刻起,邓时锋就要利用各种办法,开始第一步计划:

    扮大仙装神棍!!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