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枪响,一条大活人便应声倒地哀嚎不已,这种场面相信没有几个人见过,邓时锋也没有见过,看到子弹飞出那个倒霉蛋时所带出的鲜血和肌肉碎骨组织喷溅到后面的窝棚上,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啥网络游戏所能够相比拟的,更不会是鼠标一按返回房间满血满状态复活状态,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躺在地上哀嚎着!

    剩下的几个纵火者被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吓了一跳,邓时锋自己也被第一次的开枪射杀给吓住了,即便是决定开枪杀出条血路前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亲眼近距离的看到一个大活人被子弹给击中的血腥场面还是让人的心理受到很大的冲击;事后邓时锋回忆起来是暗自庆幸自己第一枪没有选择爆头,要不然看到大片红的白的喷溅一地的场面估计他就没那么好运了。邓时锋事后这样后怕是因为在放倒第一个纵火者之后,他自己也被这样的场面给吓住了,原本脑中还不断提示快速打靶的念头被现场的场面给吓得不知所踪,邓时锋就和那剩下来的四个纵火者一样,都傻愣愣的呆在那里。

    整个交战现场突然出现这么一声枪响不仅让邓时锋和几个纵火者呆滞,也让整个现场所有人为知一惊,要说明朝时候火器的应用已经很普遍,但是由于明朝政府的管控,还有火器质量的自伤率让人心有怯怯,真正敢于在交战时用火器的人要么就是无知要么就是超级亡命胆大的主;不过让这里所有人为之惊诧的是——没听说自己和对方手中有火器啊?!!

    不过愣神归愣神,对面这些人毕竟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这反应速度可要比普通人快多了,没用两秒钟,只听到四个人中一人突然高声喊叫了一句,剩下的三个人立刻和呼喊者一样,扔掉了手中的火把,收起那漫不经心的狞笑,带着一脸赤目凶煞的杀气向邓时锋冲了过来。与此同时,在附近其它的纵火者们也被枪声给惊动,纷纷拎着手中的家伙向事发点围了上来,邓时锋的处境瞬间就变得危险无比。

    看到四个家伙凶神恶煞的拎着刀斧向自己冲来,邓时锋的脑子终于从短暂当机状态下恢复过来,已经微微向下的枪口再一次的举了起来,黝黑的枪口对向了下一个目标。

    看到邓时锋举枪瞄准了自己,很奇怪那个家伙并没有害怕,甚至还露出一脸的嘲讽笑容,他就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家伙,他脑子不仅转的快而且战阵经验很丰富,他很清楚火枪的德性,被火枪打中会很惨,但如果你跑的快火枪实际上很难打中目标,更要紧的是——火枪在打了一枪之后需要很长时间来重新装药上子,这个时间现在现场的这个距离……足够自己用手中的斧头垛掉对方来回跑三趟了!而他嘲讽就是嘲讽对面的这个家伙,居然被吓傻了忘记自己的枪已经打过了,还举着个空枪对着自己……想到这,这个家伙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迎头直线冲向邓时锋。

    只是如果这个人对火枪所想、所判断的结果若是这个时空的火枪那他已经赢了,但很不幸的是他所要面对的并不是这个时空的武器,而是来自四百年后现代工业生产出来的自动武器,早已经完成抽壳、再装填一系列机械动作的自动步枪早就已经待膛蓄发,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家伙,回过神来的邓时锋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邓时锋第二次的开火射击不像第一次那样打一枪便愣神好一会,右手食指对着眼前的家伙连续扣动三下,三发子弹带着呼啸声是毫不客气的将阻挡在它飞行路线上的东西给击穿,那位纵火者就像是被连续撞击了三下,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和张颌无言的嘴倒在了地上……

    枪声再次响起放倒第二个家伙让剩下的三个纵火者步伐一滞,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对方手中的火器居然能够连续射击,而且不仅间隔时间如此之短准头也如此犀利,一时间三个人的思维有些跟不上的发蒙,他们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继续冲上去还是四下躲避为好……只是他们的愣神但邓时锋可没有停下继续射击的想法,已经开了杀戒的邓时锋现在脑子里只有老兵给出的那条心得:快速开枪,就当是快速打靶!!

    在这种思维下,邓时锋快速连续的出枪再撂倒旁边的一个纵火者,当这个纵火者脖子被一发子弹穿透左边的颈子喷溅出大量鲜血时,在一旁被喷得满脸血的家伙终于明白了对面的这个穿着破破烂烂脸庞黑黑的家伙终于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杀神,怪叫一声身体向旁边一歪,这一歪不仅让他幸运的躲过了飞向他的子弹,也让最后一个家伙成为了邓时锋眼中最好的靶子。

    收拾掉最后一个站着的家伙后,现场所有人都被这连续的枪声给惊吓住,不仅村子里的妇孺老幼纷纷探头出来确认发生了什么事,就连在晒谷场上交战正酣的两伙人也不禁放慢了手里的兵器家伙什,带着疑惑的神情望向那堆柴垛……

    没有计较没能彻底干掉五个纵火者,邓时锋现在的心思已完全不再那个正手脚并用连滚带爬想离开这里的纵火者,他的枪口一转,尺表一调,枪口瞄向了在晒谷场外面一直安心观看的那伙人,特别是当中间的那个衣着上好的领头者,邓时锋内心中的意识告诉自己,擒贼先擒王,就凭自己手里的这点子弹,对方排队站着给自己打都杀不完,要想击退这些坏自己好事的袭击者们,只有干掉对面的那个家伙才能化解这一次的危机。

    而邓时锋所不知道的是为了取得良好的视界,他现在半蹲在柴垛上已经是一个明显高于各棚户的位置,现场所有人,只要不是在窝棚里或者是视角被遮挡住,都能看到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碎布拼在一起的家伙正杵在柴垛上,举着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不知道在干啥……

    不过很快,所有人终于知道,刚才连续的枪声是怎么来的,柴垛上的家伙手中的那玩意在停歇短暂时刻后再次发出清脆的枪声,而连续喷吐出的弹丸在空中呼啸划过三百多米将近四百米外的距离,击打在了远处强势围观的“群众”身上……

    在远观的领头大哥绝然没有想到,自己站在距离现场这么远的地方都能够遭到攻击,要知道这个距离还是他身边的护卫告诉自己的,在两百来步的距离上,除了大炮和守城的床弩能对自己产生威胁之外没有什么武器还能够伤害得到自己,自己为了安全又多退了五十步这才安心的靠近到交战现场强势围观,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火枪不仅能打的很远,而且还特么滴打的很准!!

    当然,这个很准只是相对的,从目测判断上,领头大哥和他身边人所在的位置已经距离邓时锋将近四百米,这个距离对于中间威力弹的八一杠来说虽然能够达到,可在威力还有精度上早已经下降许多。在中国陆军士兵的训练习惯中,有一个不成文的三不打规定:看不见的不打,瞄不准的不打,没把握的不打。可现在情况特殊,邓时锋也没考虑节约弹药这三不打,手指连续扣动倾吐出十来发子弹,十几发弹药面对差不多二十多个集群站立的目标也才是刚刚命中三、四个人而已,而且被打中的全部都是带头大哥身边的那些护卫和一个小童……看到这个结果邓时锋脑子里冒出来一句不是笑话的笑话,普通枪械的有效射程后威力临界差值的状态下射击,九成被打中的倒霉蛋,其实子弹压根就不是瞄准他的……

    不过这个结果已经让远处围观的带头大哥吓得个半死,他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啊,对面连续啪啪的十来声响,自己啊啊哦哦的就被打倒三四个人,虽说其中只有一个家伙现在是出气比进气多躺在地上直抽抽的快要死去,其它几个还滚在地上直嗷嗷,但是就是这样临近阎王爷的场面也已经把他给吓了个半死。在被身边的护卫给拉到后面老远之后,面色惨白毫无一点血色而且感到浑身冰凉的他好半天这才哆哆嗦嗦的挤出一句话……

    “跑……快特么滴跑……”

    原本这位带头大哥只想跟自己身边的人说带自己跑远点就可以了,在现场作战的那些人就别跑了,他还指望着那些人能帮自己打赢这场不是战斗的战斗呢。只是这位带头大哥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当自己这个带头人都一溜烟的跑个没影,那他的表率作用立刻引发了手下人的跟风和士气雪崩效应,没用二十秒钟,所有的袭击者们都已经离开了村子向后跑,而邓时锋为了增添对方的心理压力,弹匣内最后几发子弹全部送给了跑的最慢的两个家伙,这样一来,没有人愿意跑得最慢了……当这些人终于因为力竭而跑不动时,体能上的差距不仅让他们早已经分散在各个地方无法聚拢在一起,而且耗尽的体力和士气也无法能够短时间内再组织起新一轮的进攻……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