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时锋冒险留在村子里到白天再次收集资料并不是意气用事,更不是拍脑门一热冲动下决定的事情,能让邓时锋冒险留下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村落里的成年男子第二天要外出进山打猎,村里面就留下一些妇女儿童和老弱,即便是被发现,只要不被打闷棍的话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邓时锋压根也尽量不想引起冲突。而虽说这一晚上趴墙角偷听偷看没有得到自己最想知道的,可在一户人家搜集资料时邓时锋意外的听到,整个村子里就倆识字的老人,其中一个已经去年过世,剩下来的那位老人手里有一本书,或者说是一本他们本家的家谱;当然从某种角度上这种只记载家族名录的东西并没有多少价值,可家谱通常会记录每一代人出生的具体年月、迁住方向这些邓时锋现在最想知道的东西。

    躲在柴禾垛和稻草垛里的邓时锋很快的调整自己的情绪状态便酣然入睡,能这样身处“险境”还酣然入睡的确是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换成是穿越前,邓时锋再怎么牛叉也仅仅是个高中刚毕业的学生不会有这样好的心理素质,他现在能有如此大的变化,不仅自然得益于他脑子里共融的那些专业人士的记忆和学识,当然,还有前段时间那期间艰苦的磨练。

    邓时锋所选择的位置很巧妙,既不会有啥老鼠蚊虫来骚扰他的睡眠,也不会因为哪些梦游的家伙半夜起来撞见,更不会遇见什么半夜起来尿尿在他头上的这种事情发生,一夜无事就这样平平安安的度过,而所有人包括邓时锋他自己却不知道,在村落东南面五公里外已经搭建起了临时营地,而两条黑影在通过哨位后迅速来到主帐,不久后,从主帐里传出一阵桀桀的笑声……

    第二天一早,由于没什么夜生活,生活作息都是早睡早起,天还没亮,村里就有人早早的醒来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当然,昨天晚上也有因为被冷醒而起来活动暖身子的人,但是却没有人生火取暖,缺乏快捷有效的点火工具以及为节省柴禾是最主要的原因。不过这些早起准备劳作的人自然没有发现他们村子里多了一个不速之客,邓时锋选择的地方很巧妙,如果不把整个稻草垛和柴禾垛搬掉是无法能够发现他的,当然如果好死不死的有人要搬掉的话……那只能说邓时锋的运气太背!

    被吵醒的邓时锋并没有急于出动,他躲在自己的藏身之处耐心的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只要村子里的青壮劳力外出干活,自己肯定有机会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本家谱。不过邓时锋还是没有想到,这一等就等到早上八点那些青壮劳力依旧没有出门,看到家家户户轮流煮饭,邓时锋就差没一拍额头叫骂自己忘记了这些人的实际条件让他们想快也快不起来。好不容易当手表上的指针走过八点半,一群老少爷们拎着自己的弓箭、投枪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晒谷场。原本邓时锋很想吐槽他们为什么不早点动身,要知道动物通常都是早上和傍晚出来活动,这个时候进山打猎的效率自然是最高的。不过在看到这些人手里的家伙什后邓时锋闭上了嘴……没办法,很多人欠缺足够威力的武器,少量的几把弓看上去也只是自己做的,不仅准头没有保证而且威力也估计不咋地,当然,弓力太大了这些缺乏足够营养的人能否拉开都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而剩下的人拎着的不是硬木制成的木枪就是竹枪,带铁枪头的都没超过十把!在这种情况下村子里的人只有发扬群体优势,采用像原始人那样群体围猎的方式,将猎物赶到指定的地方想办法慢慢的杀死。这种围猎方式效率自然极为低下,但却能利用群体力量发挥出最大的输出,也能通过相互支援、照应分散一些猎物的注意力尽量减少伤亡。

    看着这些准备进山围猎的人,邓时锋心里是不断的在催促着这些人赶紧动身走的越远越好,虽说自己藏身的这个地方安全无虞可趴久了也让人相当的难受。但似乎老天爷就是要和邓时锋开玩笑似的一样,正当这些村子里的青壮劳力们准备出发时,突然远远的传来呼喊之声,而这些青壮劳力们听闻这个声音后顿时炸开了锅。虽说邓时锋的位置有一定的视野,但那是指中、近距离的观察范围和距离,邓时锋只有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晒谷场上的这些人炸窝。

    其实,不仅是晒谷场上的人炸窝,整个村子里的人在听到呼喊声后都炸窝里,妇女们拼命的呼喊着自己孩子的名字,那些老弱伤残们也不顾自己不便的身体,纷纷返回自己的窝棚或者是随手抄起啥木棍……整一个如临大敌的状态。

    很快,邓时锋便得到了答案,村里的人并不是搞什么演习,也不是吃饱了撑着乱折腾,而是的确面临大敌!趁着村子里乱哄哄的机会,邓时锋爬到了柴垛上,让他吃惊的是村东南面出现了大量的武装人员,也许村里的人还因为有些距离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拥有望远镜的邓时锋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数百人正手持刀斧戟枪的正朝村子这边走来,看他们的架势,绝对不是路过或者来村子打酱油的……而村里的人又乱哄哄的一片,各种呼喊叫骂声此起彼伏,邓时锋很难从中获得关于来者和用意的更多有价值信息。

    突如其来的袭击者让村子里的人相当的慌张,而趴在柴垛上的邓时锋也是心头痛骂,这些王八羔子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今天来动手,不仅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有可能将自己也给陷到极其危险的境地中去。只是现在情况已现,空在原地慌张也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如何从这里脱身才是王道。

    邓时锋是这么打算的,可乱哄哄的村子却没能给他全身而退的机会,别看青壮男子全部集中到了南边的打谷场,可自己要想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脱离村子那绝对是痴人做梦;而且在这种高度紧张的环境下,如果自己突然贸然出现被村里的人发现,所引发的动静会让那些青壮第一时间回头收拾掉自己,邓时锋可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见时机并不成熟,邓时锋便打算再等待一阵,看事态如何发展再做考虑。因为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在这种场面下,双方往往会相互相持一段时间再开始动手,而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被现场事态发展所吸引住,而这个时候就是自己脱身的最佳时机。

    只是邓时锋万万没有想到,对面的来人没有向小说、评书那样摆开阵势,也没有人上前叫阵,三、五百号人来到村子边上后在对面带头的人嗷一嗓子吆喝下,这些武装份子当即像潮水般的向村子涌了过来。

    “我擦,上来就开片,这村里打械斗还都讲个门头说到振奋一下己方士气,一言不发这上来就开片?!那是有多大仇啊!!”

    邓时锋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事情就这样突然向着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原本他以为双方会摆个阵势叫骂一番,两边的大哥相互喷喷口水,数典一下己方的仁义对方的不义,这都是老套路老习惯了,即便是到了后世,村子里携带、黑*社会火拼都讲究个场面门道,但这边上来就开打……什么情况?!邓时锋只感觉自己即便是拥有几十个老前辈的记忆和智慧的脑子,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也有些不够用。

    两边上来就大打出手没能让邓时锋原定的机会得以实施,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方绞杀在一起,看着那三五百人像潮水般的要吞没晒谷场上几十号村里的青壮,邓时锋心头只为这些村里的青壮们感到可惜,对方人数不仅比他们多数倍,而且人手都有正儿八经的武器家伙什,哪像这边甚至连铁器装备都没办法凑齐,村民的落败,已成定局!邓时锋甚至已经开始盘算,等对方这些武装份子和村里的青壮打在一起时,自己又该如何脱身,如果万一对方冲进来的话又该怎么办?

    心头快速的做了几个应急方案,邓时锋现在只希望事态向着自己期盼的那样朝最好的方向发展;不过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一旦身形暴露引起武装人员还有村里的人注意并且袭击自己,那自己必须要快速解决部分人员冲杀出一条血路出来!想到这,邓时锋把身边的八一杠和九二式手枪子弹慢慢顶上膛,就等自己认为时机成熟的那一刻便动身冲出去。

    只是邓时锋心头是这么想的,可是下一刻所发生的事情,又一次让邓时锋的大脑有些不够用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