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什么时候能吃饭啊?!!”

    邓时锋所靠近的棚户和其它棚户差不多大小,透过藤条编织的壁墙的缝隙,邓时锋看到在这间棚户里除了用稻草铺设起来的一张床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家具,上面一张破烂不堪的棉被和一块较为完好的麻布以及一块兽皮正摊放在上面;除了这个之外,几个难看的陶罐和几个破旧的陶制海碗堆放在一旁,一根支撑棚户的梁柱上,吊挂着一张猎弓和少量箭矢便成为了这个棚户里的家具。棚户的角落里堆积着一小堆物品,虽然它被竹篾严严实实的给遮盖住无法直观的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邓时锋脑海里的某些记忆告诉他,这里堆放着的也许就是这些人最宝贵的东西——粮食!

    火塘边上有两位成人两位少年,两位少年背对着邓时锋不好识别出具体年岁,正蹲缩在火塘边上一边烤火驱赶着冬夜的严寒,不过单薄的衣服和微弱的火苗实在是难以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温暖,两个人不时的打着寒颤,而旁边的女人正在用一把石刀拾捯着一个南瓜,石刀肯定没有铁刀锋利,因此女人拾捯起来很吃力,还未等女人搭话,从门口便走进来一名成年男子,一手提着个铁锅,而另外一手则拎着把菜刀,看到男人回来,两位少年高兴的跳了起来。

    “爸回来了!”

    站起来的两位少年个头并不高,而且缺乏营养的他们身体在篝火下显得是相当的单薄,和后世儿童普遍增长的身高与体重做比较的话,要想从身高上判断的确有很大的难度,邓时锋只有从男性二次发育的声音和猜测来判断,估摸着两位少年也就是十岁到十四岁之间,但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更别说在古代,十五岁的少年基本上已经是属于家庭的主要劳动力了;有钱、有条件的家庭十六岁的孩子都可以成亲娶老婆了。

    两位少年较为高个,也较为年长的那位帮着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刚刚进来的那位男人接过铁锅,而小个少年则赶紧把旁边准备好的柴禾给架到火塘上,努力的把火苗给弄旺。而男人在进来后用拿回来的菜刀帮着女人捯饬着南瓜,有了菜刀大杀器的帮助,不一会的功夫,当两位少年麻利的配合着把铁锅架好塘火弄旺水烧开后,一家子今天的晚餐——南瓜配一堆看似像稻米还是粟米的东西便全部倒进了锅里。

    “今天怎么这么久?我看赵老四家的火都起来了,你不是让赵老四家先用锅了吧?!”趁着锅里的食材被煮熟的空档,女人一边借着塘火的光线收拾着一些青菜一边有些不满的询问着自己的男人。

    “赵老四他媳妇怀了,每天最后一个吃的话饿的太厉害,不仅伤大人也伤孩子,我便让他家先煮……”男人看到女人有些不满,解释着为什么锅头晚回的原因。看到女人的脸色依旧没啥改变,男人有些尴尬,只有继续解释道:“你看,人家都开口求我这大哥了,我怎么的也要照顾一下人家……”

    男人的解释并没有让女人的心情好转多少,不过女人似乎也知道自己男人的身份和责任,没有再出言说什么,不过那摘菜的手明显动作有些大有些过于用力,棚户里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不少。

    棚户里两位成年人之间的冷却气氛并没有影响到火塘边上的两位少年,他们此刻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火塘上开始冒出水汽的铁锅给吸引,因为铁锅里装乘着的是今天的晚餐,早已经饥肠辘辘的少年嗅着空气中飘散出来的一抹南瓜香气不住的吞咽着口水。当铁锅里的水在火苗拼命的舔舐下翻滚起来时,小个少年迫不及待的叫嚷着:

    “妈,水滚了,下青菜下青菜!!”

    被孩子打断自己无言抗议的母亲无奈的收起自己的情绪,轻声叮嘱自己的小儿子谷米和南瓜都难熟透还需要沸水滚煮点时间,一边教育着孩子煮饭中的家务技巧一边把柴禾调整一下以免过多的烟灰在掀开锅盖时卷到饭菜中去,足足等了五分钟后,这才小心的揭开锅盖把青菜扭断均匀的撒布进去。

    青菜熟的比较快,不过即便如此母亲还是继续在小火状态下慢慢沸煮了几分钟这才最终宣布开饭,早已端着破碗等候多时的两位少年一阵欢呼,在母亲小心的分乘下接过了各自的食物。

    应该是最后一个吃饭的缘故,一家人吃的并不着急,母亲还专门轻斥着两个儿子别吃的太快,但是对于几个饥饿的人来说,一锅南瓜黍米青菜又能吃多久呢?不到五分钟,这锅简单到让人心酸的晚餐就这样完结。善于持家的母亲还专门往空空的锅里倒了半碗水涮锅,把沾黏在锅上的最后丁点食料顺着这不知道叫做汤还是涮锅水的东西全部倒入碗中时,两位依旧没有吃饱的少年是眼巴巴的看着这碗混杂着少量食物的东西。

    “别闹,这是给你爸的!”母亲粗糙的手拍打掉小儿子怯生生伸向海碗的手呵斥着。

    “没事,给孩子们分了吧,少这一口不碍事。”和母亲板着脸呵斥不同,父亲是带着慈爱的微笑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塘火的光芒映射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乌黑的眼眸闪耀出比塘火更加温暖的父爱。

    “别瞎说,你们明天去山里打猎,爬山开弓射箭哪一个都是力气活,少吃一口续不上力气都不行!而且万一碰上野猪豹狼什么的,万一像东头老李家的那男人就是没力气少跑了两步没来得及跳过陷阱……就被熊瞎子给追上咬死……你让我和孩子怎么过……”男人不提这一口还好,一提起来女人便像点了药线的炮仗一样噼里啪啦的喷吐着不满,说到最后女人的声音明显变得哽咽起来……

    “好了好了,我喝就是了……”男人见女人情绪有些失控,急忙劝慰着自己的女人,而两个孩子也知道自己的父亲明天要去打猎干大事,忍着还未填饱的肚子,将馋虫与口水全部咽回肚子里去后扭头不再望向那碗不是食物的食物。

    棚户里发生的这一切都落在外面窥视的邓时锋眼里,虽然在山上远观时便已经知道这些人生活的很艰难很困苦,但真正近距离接触观察下所听见、看到的一切仍旧让他感到鼻头发酸。

    在穿越之前,邓时锋是从一些资料上了解过些许古代老百姓生活的困苦,什么几家共用一口锅一把刀,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不过那些都是书本上黑白的文字介绍让人毫无真正的体会,但是今天今时,邓时锋近距离的亲眼目睹耳闻了这些传说中的一切,这能不让邓时锋感到心头的震撼吗?!

    中国老百姓的坚韧是世界闻名的,在极端困苦的情况下中国的老百姓都能够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去,看着这简陋至极的窝棚,看着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的家,看着一家四口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晚餐,你不难理解底层百姓生活的困苦,不过就这样,中国的老百姓仍旧以顽强的生命力和自力更生的耕作能力在土里刨食求生求存。而除了自我的生存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件就是繁衍,中国人能一直延续下来,少不了父母的养育和拉扯,像棚户内父爱母让的情景,在如此艰难的生存条件下父母仍旧不忘自己的孩子,父母的养育之恩又怎能够忘掉?!

    在外面又倾听了一下两位成年人之间的谈话,不过让邓时锋很失望的是他并没有能够从谈话内容中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和线索,两个人所交谈的内容更多的是围绕在怎样多打点食物和如何封堵棚户的缝隙还有让孩子少玩多弄柴禾回来过冬这些生活琐事上,如果没有看到之前一幕的话邓时锋也许还有点心情去听这些事情,但是此刻的邓时锋更想知道的是关于地理位置、年月这样更有价值的信息。

    既然这里无法能够获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邓时锋也不打算吊死在一颗树上,他悄然的离开这间棚户,小心谨慎的靠近其它亮着篝火的棚户以期获得他想要的东西。只是这样被动的聆听而不主动的质询搜集信息过程需要一个叫做“运气”的东西,想和各种小说里那样主角那样,躲床底都能无意听到啥惊天机密的事情在没有运气的情况下绝难办到,邓时锋此后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除了对村落里的人口构成和分布有了更进一步的收获之外,他所想知道的几个重要问题压根就没有丁点收获……

    古人的作息很简单,在轮流吃完晚饭之后各家纷纷熄火睡觉,一些有老婆的也许能抱着老婆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如果没有老婆的……那最好堵上耳朵以免自己忍受不住旁边传来的刺激声。而这种结果让邓时锋相当的纠结,自己好不容易下来一趟却收获贫乏,那些人口构成的资料对自己没有太多作用,自己可不是来搞人口普查的!为此邓时锋极为的纠结,他不甘心就此退去失去一个机会,在前思后想之下,他一咬牙,钻进了一堆柴垛和草垛的中间,准备第二天白天近距离的再次收集更多的信息……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