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邓时锋这样纠结和小心的主要原因有两个,特定的环境以及自身内部众多记忆经验都让他不得不小心处事,毕竟自己是一个外来的人员,没有像某小说网站yy作品一来就夺舍占体那样的完美身份,也没有虎躯一震王八之气侧漏立刻让对方五体投地拜服自己归于麾下安心听命。而第二个原因就是邓时锋并不是空手来到这个时空世界的,和那些空手穿越的人士相比,邓时锋算是幸运的了,他现在不仅有三支长短枪械保命,还有一个神奇的山洞里若干物资作为后盾,要知道那里面不仅有一些粮食还有一些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是堪比无价之宝设备,更重要的是:邓时锋的脑子里,融进了数十人的不同记忆,从历史爱好者到现役军人,从农民到工人,从学生到教授,邓时锋脑子里的这数十人一生的知识和记忆经验全部都可以化为己用!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十多天的磨练,你要说邓时锋心头中没有点什么特别的想法……那肯定是假话!!

    为此邓时锋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去选择自己第一个融入的团体对象,以免自己人手没收到反而被对方变二五仔的给干掉,那自己不仅成为穿越人员中的一大笑话,更白瞎了自己所有的资源和优势。

    邓时锋能有这样的野心和迅速的转变心理状态自然与他脑海中的众多记忆思想有关,在确定自己穿越并且无法返回原来的时空之后,邓时锋在那十几天的时间里不仅磨砺自己的身形意志,更逐渐的树立起既来之则干之的心理意识,邓时锋后世里也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自然也有建功立业称霸世界的幻想之心,以前只能在各种小说里和各种主角yy一下征服世界的梦想,但是现在一旦有这样的机会……又能有几个人会就此放过?!

    确定好自己行动目的的邓时锋抓紧吃了些储备的零食干粮,趁着今天白天最后半小时的昏光悄然下山,远距离的观察已经无法再能够获得更多有效的资料和情报,邓时锋准备趁着今天夜晚,在夜幕的掩护下潜入村落里,看能否近距离的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和线索。这样做虽然很冒险,但是风险和收益永远成正比的,再加上古人饮食习惯导致的夜间活动能力低下以及自身所具有的夜行技术和特殊的装备,这种潜入只要不是特别倒霉的被人撞上,其实还是相当安全的。在脑海中确定了行动计划以及初步估测了行动路线和行动目标,邓时锋小心翼翼的下了山脊,不过他并不知道,在他下山的同时,东南面的某个地方,有两双眼睛出现在村子远处,四只眼睛透着豺狼般的饥饿注视着这片棚户区,当邓时锋悄然下山黑夜也笼罩在这片大地上时,这两双眼睛这才悄然向东南方向离去……

    夜幕一降临,整个村落棚户区基本上就属于各安自家的状态,白天还很热闹的棚户区外面几乎就没有人再外出走动,每家每户都基本上集中在自己的棚户中,这是因为灯光照明欠缺的缘故导致的,再加上饮食结构的匮乏导致维生素a和蛋白质的摄入量不足甚至患有夜盲症,没有人愿意夜晚抹黑出来走动。而古人的夜晚也是没有什么夜生活的,后世影视剧里那歌舞花酒世界只存在于城市和官宦大富之家,普通的平头百姓别说娱乐活动,就连最起码的灯光照明也欠缺,毕竟点灯也是要耗油的,那可是钱啊!也正是因为如此,邓时锋这才敢从山上下来近距离的靠近村子搜集资料,他是拿捏准了这些人的夜间行动能力实在太差。

    不过即便是欺负对方夜间行动能力太差,但邓时锋也没敢太过于托大,毕竟这些人虽然夜视能力不行可在此生活时间长对地理环境相当熟悉,没敢沿着村子里的人踩出来的小道进村,邓时锋绕了点远路从旁边摸进了村子里。

    今天的夜色也很配合邓时锋的行动,天空灰蒙蒙的积云白天不仅阻挡住了阳光的热度晚上也阻挡住了月光星光,这给邓时锋行动带来了极为便利的条件,由于在山上时邓时锋就已经观察到村子里的人没人养狗,没有这看家护院的利器自然也让邓时锋行动起来是格外的顺利,不过让邓时锋有些意外的是在进入村落里后,他发现这些棚户修建的虽然散落,可是在无形之中却似乎有着这么一些微妙的关系存在。修建距离近甚至是直接连接在一起的棚户之间在入夜之后往往会相互走动走动,这个数字有多有少,不过基本上是保持在五家为一个单位,而如果相隔远了那基本上不会出现往来的状况,发现这个情况让邓时锋很好奇,他小心的靠近了一个棚户,这个棚户和另外六个棚户相连的极为接近,棚户样式也比较……好看些,邓时锋也只能用这个方式来判断这些棚户里居住的人较为富裕。

    棚户并不大,每间大多在十到十五个平方左右,超过三十平方占地面积的那绝对是两间甚至多间连接起来的。棚户用石头堆积起来的房基,数根木头做主支撑梁再加上一些藤条、竹篾编织起来的东西做墙壁,这种棚户也只能满足基本的遮风避雨能力,不过就这最简陋基础的东西,这几户人家还是因为四壁基本统一完好才显得较为“高档”一些,换成是其它棚户,小则指缝大如拳头般的破烂处随处可见。由此可以判断,这些棚户里居住的人生活条件极为困苦。

    在进入村落的过程中,邓时锋特别注意聆听这些人交谈的语言,虽然距离较远声音传递不清晰,但是让邓时锋仍旧感到欣喜的是这些人所使用的语言自己能听懂,而能听懂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讲的是后世桂北、桂西以及柳州桂中都很普遍的西南官话。这些西南官话也可以称为西南方言,这种西南方言涵盖中国西南大部,湖南湖北广西贵州云南四川基本上都操持着这种浓郁的西南腔调,虽然局部发音有所不同,可从整体腔调上还是基本互通的。

    这种西南方言的起因是一个比较难以确定的学术问题,但广西境内西南方言的传播和语言圈的建立却绝对和明朝大力推广的卫所军户制度有关。明朝开国之后,朱元璋的军事卫所政策让大量外省人员直接驻扎在了广西,而征兵时这些卫所基本上是来自同一省、一地的士兵或者移民,这样一来便形成了方言岛。当地少数民族人民对这种方言的认识便因对方军人身份直接做了形象的语言划分,除了将汉语称作“军话”外,将汉人也称作“军人”,将说汉语称作“讲军”,而汉语歌曲称为“军”歌。甚至到后世,武鸣、上林、邕宁等地的一些壮话中,至今还将汉族人称作“军人”,将讲汉语称作gangj

    gun“讲军”。。

    而进驻桂北、桂中的多为从湖南湖北内陆省份的汉族人口,桂东则是广东、福建等地人口,因此广西的地方方言中,桂东的地区方言并不是西南官话,而是和广东相同的粤语白话还有客家话,其人口组成也有很多客家人。随着军户制度的消亡,还有此前移民与本地土著之间的交流、通婚,再加上商业之间和人口之间的交流愈发频繁,方言岛逐渐的以点带面的传播蔓延开来,便逐渐的形成了广西的方言区域。

    邓时锋自身虽说是广西人甚至是在身份证上很占便宜的有个壮族的户籍,但其实他祖籍并不是广西,穿越前听爷爷讲述其祖籍是从山东迁过来的,大概的年代已经无法考究,但随着民族同化、融合进程,民国年间自己老祖辈就已经把自己视为了广西人。被列为壮族是新中国建立后户籍编制时,由于老辈们实在无法证明自己的祖籍出生,而自己居住那一片又有很多已经交融互通在一起的壮族人口,政府工作人员便行不啷当的将老家几个村子的人全部划为了壮族。而要说邓时锋本人……一百个人见到他后都不承认他是少数民族,从语言到五官特征再到生活习性……压根就没有任何一点少数民族的特点!他的同学更是对这个完全就没有一点少数民族特点和觉悟,却可以在高考中占点加分便宜的家伙是恨得牙根痒痒……

    而邓时锋出生后由于父母的工作缘故,他跟随父母在广西北部、中部还有南部都生活过很长时间,因此对于他来说,广西大部分流行的区域方言,桂东的白话、桂南桂西的壮话、桂北桂中的西南方言他都能听懂而且也能说。不过因为他的壮话发音有些夹生,他的同学便借助着阿q正传里的某个人物,给他起了个外号——夹壮鬼子!

    “妈,什么时候能吃饭啊?!!”

    一靠近这间棚户,邓时锋便听到四处漏风的棚户里传出来一句清脆的童声,透过藤条编织用来挡风的壁墙的缝隙,邓时锋借助着屋内燃起的堂火一边观察一边聆听着屋内的一切。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