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间,冬日的太阳懒洋洋的向这片山地上投射着自己的热度,山麓间,各种在此生活的动物都从自己栖身的地方钻了出来,享受这难得的冬日温暖阳光,当然,在享受冬日阳光的同时,杀机也悄然的笼罩在了低层次的食物链动物身上。

    一只肥硕的兔子慢悠悠的在地面枯草落叶中跳行着,地面上几缕冬日少见的嫩草与一节红色物体发出诱惑的香气在刺激着它的鼻腔和胃囊,不过肥兔子并没有贸然上去采食,而是左看看右看看,在长达近十分钟的观察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和经受不住食物的诱惑,肥兔子的小脑袋里食欲终于大过了谨慎,慢慢挪行至诱惑的食物面前,强有力的啮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了这节红色的东西,可是还没有等它大快朵颐一番这东西时,刹那间风云突变,一条纤细铁丝闪电般的从地上弹起,肥兔子还没来得及用自己强健的后腿蹬地离开时,铁丝便已经迅速的收口将肥兔子吊挂而起,秋天大量进食用于过冬肥硕的身体此刻变成了它致命的弱点,铁丝死死的勒住肥兔子让它无法能够逃脱出自己的束缚,肥兔子空有强有力的后肢却因为无法找到着力点而拼命的在空中蹦跶挣扎着。

    肥兔的挣扎没有坚持多久便终结,因为从不远处,一个浑身披裹着茅草、布条的人型“怪物”从灌木林中走了过来,这人形“怪物”翻开自己满是枯草碎叶的头罩,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庞,只见它手脚麻利的从身上取出备用的绳索将兔子给捆束结实后这才帮着小家伙从铁丝套上结了下来,重新小心的布设好这个陷阱,这个人这才带着自己的猎物返身消失在山林中。

    这浑身茅草、布条的家伙自然不是什么怪物,他就是穿越流落到此地的邓时锋。在步行四十分钟后邓时锋回到了自己的临时居所,这个临时居所的确很简陋,就是用几根木条和车棚帆布外加一些树枝搭建起来的东西,虽然很简陋,但却也能给这个落难的年轻人在寒冷的冬天一个遮风避雨的居所。

    回到临时居所,邓时锋老练的将这只垂死挣扎的兔子给放血,他处理的很小心,甚至连兔子的血液也没有随意丢弃而是直接忍着腥臊的腻厌感在它未凝结前便生饮了下肚,这么茹毛饮血是因为邓时锋现在缺盐,虽说在不远处的那个山洞里有很多物资,也有一小部分食盐。可脑海里的某个记忆明确的告诉自己,食盐是属于消耗品,在未找到食盐的补充条件情况下,学习野兽从动物鲜血中补充盐分便称为了求生的手段。当然,刚才那句极为缺乏并不是完全没有,在山洞里所有物资中,还是有几大袋精制食盐,这种精制盐可不是超市所销售的那种小袋盐,而是食品厂这些生产大户所使用的精盐,一包足足有五十公斤重。除了这些精盐之外,还有半包从一辆大卡车驾驶室后面找到的生抽以及三包用于调味的豆瓣酱,再加上一些含有食盐的饼干以及话梅这样的零食,吃上个一辈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脑海中的理智告诉邓时锋自己,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要想存活下去,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后世中已经成型的一些生活习惯,没有节制和不能忍受艰苦的生活往往就是走向死亡或者是失败的第一步!

    小心用宽厚的求生刀剥开已经因失血过多而失去生命的兔子皮毛,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任何物资简单粗暴的对待都是对自己小命的放任,更不用说野兔皮毛用草木灰硝制处理后包在脑袋上至少是个不错的御寒帽子。

    要说这种开膛破肚剥皮的事情对于一个纯正城里长大的孩子来说是太为难了他,现在对于城里长大的孩子别说干这事,就是杀过鸡鸭的人估计都稀少无比!不过邓时锋虽然没有干过这事,可他脑子里融入的记忆中却有人干过这事,在这些记忆的“指挥”下,邓时锋毫无生涩的对这只肥兔子进行剥皮工作,动作不仅快当而且还准确的切除掉兔子在前腿下的臭腺,不仅没有浪费过多的肉脂也尽量减少了对皮毛的破坏,更会让接下来的食物烹制中减少那难闻的腥臊臭气。

    完成剥皮去脏的工作,宽厚的求生刀在邓时锋手里立刻变成了切割肉块和砍剁骨骼的利器,没用多久,小半只兔子变成了一堆碎肉连同红色的胡萝卜等配菜被丢进了从军卡中找出来的军用饭盒里,这胡萝卜不用说,也是从山洞里的车辆上找到的;用从一辆车里找来的老花眼镜做聚热物,邓时锋很快的点燃了用于引火的干草生起了篝火。从铝制脸盆中打过些清水将军用饭盒吊挂在篝火上,邓时锋趁着这个时间继续处理着剩下来的兔子肉。

    当剩下的兔子肉和内脏还有兔子皮都被处理好时,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篝火上的饭盒也正好翻滚着冒出阵阵诱人的香气,取下饭盒拨拉出里面的肉块再次放进去新的食材重新吊挂在篝火上,就着篝火温暖的红色光芒,邓时锋开始慢慢享用起今天的晚餐。

    夜幕降临,寒冷的冬日晚风凄厉的撕扯一切,它们拼命的鼓动着帆布试图传递着自己的寒意,从缝隙挤入进来的寒风不仅带来冰冷的冬意,还发出呜呜凄鸣的风啸声。对于这一切,已经穿越至此半个多月逐渐习惯这种生活的邓时锋并没有丝毫的惧怕,他身上不仅穿着从山洞车辆上找来的几件厚实点的衣服,还有从卡车上搬下来的一床毛毯供自己御寒;说起这床毛毯,邓时锋真的很感谢卡车司机,因为长途卡车司机往往会在驾驶座后面的夹层处换睡觉,这床没来得及更换的毯子便成为了他现在夜晚御寒的法宝。

    邓时锋吃的很慢,虽然缺乏足够的香料甚至是食盐,但是邓时锋脑子里的求生高手让自己忽略掉口感也要尽可能的多吃点这样高热量的肉食,甚至就连兔子的骨头,能用求生刀敲碎慢慢吸净里面的骨髓也绝对不要轻易放过!而且慢慢进食能够让胃部在这个过程中消化掉更多的食物,这餐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一只野兔就这样被他零敲碎打的居然吃掉了大半只!

    邓时锋做这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老练和自然,虽然在明白自己穿越后邓时锋心理上也曾经出现过这么短时间的情绪波动,不过还好他本身在长期的户外运动中锻炼出坚韧的意志,再加上现在和他融为一体的各种思想记忆也帮助他解决求生中的各种生存问题,半个多月下来,邓时锋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近乎野蛮人的生活。

    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邓时锋也曾经像求生手册里介绍的那样去寻找出路和村落,但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自己顺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小河,向南顺流而下穿行数公里之后都没有见到一户人家,甚至沿途都没有见到任何人类在此活动过的痕迹,这种现象让邓时锋感到有些沮丧,而且出于穿越后对外界世界情况的不明晰,和自己冒然出现有可能带来危及自身安全的后果,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脑体思想大争论后,邓时锋最终决定返回穿越的山洞附近先安定下来,在逐渐摸清楚具体情况后再考虑如何进入外界。

    就这样,半个多月的时间下来,邓时锋在脑子里几位野外生存高手的记忆指导下,他以穿越山洞为中心,逐渐的将半径三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山体都走了个遍,三公里的距离看上去似乎不多,但放在丘陵山地的这种地形环境下,半径三公里的圆圈内往往也许就意味着数十座高矮不同的山头!

    这种探索似乎没有啥作用,但这次的探索给邓时锋带来的不仅是这一片地形区域的各种资料,还有这一带所生活的野生动物以及植被分布的各种资料,更重要的是:通过这半个多月的磨练,邓时锋不仅磨掉了身体上的那种无邪的稚气,还通过艰苦的求生环境,结合自己脑子里面一些特殊的求生技艺锻炼出一副不错的身手。

    不过和上面的各种好处相比,让邓时锋感到最兴奋的是:昨天在北面两公里外的山头上,邓时锋通过从车里找出来的一具望远镜看到了北面远处一些人类活动的身影。

    邓时锋是在北面距离临时居所二点五公里外的一个山头上用望远镜观察四周时发现人类活动身影的,当时邓时锋他差点没兴奋的叫了起来,虽说只是在山脊上走过的这么几条身影,但是已经半个多月孤身一人生活的他恨不得立刻发出求救信号回归人类世界中去。只是下一刻,邓时锋那满腔的热火像是被浇上了冰水一样,瞬间变得哇凉哇凉的……

    因为他通过望远镜依稀的看到,出现在观察范围内的这四个人从着装上明显不是现代人,破烂的衣服简陋的工具,让邓时锋更觉得这些人更像是山里的野人而不应该是一个正常人!

    冷静下来的邓时锋没有贸然冲下山,而且他也知道,从望远镜上看上去很近实际间隔距离足足接近两公里,这中间还隔着几个山头,等自己赶到那里时,对方早就已经走没影了!

    退回临时居所的邓时锋按捺住去寻找这些人的冲动,他知道自己身处的环境肯定很特殊,如果不做好准备贸然找到这些人也许会危及自己的生命,在今天做了一天出行的准备,还有备下了未来数天的口粮以及出行的着装,邓时锋借着篝火的余光最后检查了一遍三支枪械,他准备明天一早就向北前进,去寻找人类群居生活的世界!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