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有很多种,不过对于邓时锋来说,此刻他说忍受的头疼却是没有任何人经历过的一种特殊的头痛。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不是像醉酒后的胀痛,也不是隐隐发作的偏头痛,而是像装进了上万只蜜蜂一样在脑子里不断的嗡嗡嗡嗡的蠕鸣着;而伴随着这种嗡鸣声,是大量各种各样不同的信息片段不断的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着。这种感觉让邓时锋感到无比难受,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给自己狠狠的来这么几下,好让自己能够幸福的晕厥过去不再忍受这样的痛楚。可这种痛楚似乎就是偏偏要和他作对一样,不仅放大着在脑部的痛楚,同时还剥夺了他的身体控制权,使得他就这样闭着眼睛一动不能动的承受着这样的痛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度日如年的痛楚终于逐渐消散,感觉到自己又逐渐恢复对身体的控制能力,邓时锋终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像是彻底醉酒或者是长期昏睡之后,当一个人脑部重新运转开始意识性的控制身体时,脑体的主人往往第一个冒出的问题就是上述两个……

    身边的环境很昏暗,不过还是能够大概看得出应该是个山洞,借助着散射进来的光线,邓时锋努力的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山洞和邓时锋所见过的山洞很不同,地面上没有泥尘,顶部也没有吊挂的钟乳,空气中更没有那种湿闷之气,整个山洞的环境压根就不像邓时锋记忆中的任何一种山洞类型……

    虽然很惊讶身边的环境如此奇特,但是此刻的邓时锋并没有多纠结于这个问题,即便现在心头有海量的好奇宝宝催促他赶紧去仔细查看一番,但长期躺在地上使得他现在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自己的身体活动能力。借趁着这个时间段,邓时锋一边慢慢恢复着身体的活动能力,一边回忆着事情的发生经过……

    自己是高考结束后,其它同学天天不是**就是约上三五好友到处彻底发泄放松,而酷爱户外旅游的邓时锋他则终于可以背上自己的行囊,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去到处走走看看。邓时锋所选择的地方不是那种热点旅游地区,也不是什么风景名胜,相比那种看人头多过看风景的地方,很小就喜欢自娱自乐和享受自然乐趣的他更喜欢踩着自己心爱的单车四处骑行游走;除了骑行之外,由于自己有一个很理解他的父亲以及父亲的一些特殊的朋友的关照和来往,登山、野营甚至是一些特殊的活动内容也是让邓时锋他经常干的事情。

    这一次,邓时锋选择选择的路线是用三十五天的时间骑行游走一千一百公里,路程虽然并不远不过邓时锋追求的不是距离,而是这个过程;途中要绕行小半个广西,行程包含了广西西北很多区域。在这个过程中,邓时锋的旅途行程时快时慢,不仅可以静心欣赏很多未开发的原始美景,对于沿途的一些人文古风也能够有一个较为深入的了解,这种旅行过程是那些旅游景区所无法能够提供给邓时锋的。

    在自己记忆中,自己是在行程赶路通过一段隧道时,由于附近高速公路因故关闭,因此大量的车流是涌向了该国道绕行,长长的隧道内部似乎发生了些刮蹭事故而堵住,不过邓时锋因为骑的是自行车通过能力比摩托车还要强,便顺着隧道两侧慢慢穿行,而进入到隧道内部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回忆到这,对于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邓时锋似乎都没有能够找到任何线索和答案,而且当他回忆起事件发生经过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了各种各样的不同角度的信息和记忆碎片;从视角上判断,似乎有乘坐在卡车上人员的视角,也有普通轿车上乘员的视角,更有一辆过境班车上诸多人员的回忆和视角,这让他的头又一次开始隐隐的作痛起来,不想再次体验那种难以言语的痛楚的他赶紧停止了回忆。

    发现这种异样情况的邓时锋没再敢多回忆,而此时他的身体似乎也恢复的七七八八,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像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们那样活动着身体一边打量着整个山洞。山洞并不大,但是一眼四下望去却找不到出口,而且让邓时锋感到意外的是山洞里居然歪歪扭扭的摆放着十来辆各型车辆在里面,轿车、面包车、卡车甚至还有摩托车和三轮农机车,其中还有一辆军用卡车。

    “有人吗?!”邓时锋的声音在山洞里回荡着,却没有任何其它声音回馈给他,这让邓时锋是相当的失望,难道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

    没有得到回应的邓时锋没有放弃,他一辆一辆车的开始努力寻找着幸存者,哪怕就是找到些残缺不全的尸体也比自己一个人诡异的出现在这个山洞里要让人感到舒服一些。只是一圈下来,邓时锋是越找心越寒,因为现场十多辆车中,不仅没有任何一具尸体,也没有交通事故中常见的人体残肢断臂,甚至连丁点血迹都没有找到!留在那些应该是人员乘坐的座位上,是他们的衣服和随身物品,整个现场是极端的诡异!

    不过这一圈搜索下来也不是没有任何的收获,邓时锋发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情况,就是他似乎对这些车辆很熟悉,每当靠近一辆车体时,脑海里就能浮现出关于这辆车的相关信息,熟悉它们是公家车辆还是私家车,什么时候购买多少价钱磕磕碰碰多少次都很清楚,甚至连车内储物箱后箱里放着什么东西都相当的清楚。而更加奇怪的是,邓时锋不仅对这些东西很熟悉,对一些特殊的东西似乎也突然间变得极为的熟悉起来。

    粗略的搜索一圈的邓时锋现在坐在一辆桑塔纳志俊的副驾驶座上,手里正熟练的把玩着一支国产警用左轮手枪。这支手枪是在这辆轿车上搜索到的,对于一个正常的男孩来说,这样东西一下子便吸引住他留在这里把玩起从未触摸过的真家伙。

    虽说是第一次触摸这种东西,但他双手间是迅速的完成卸弹、装弹、瞄准,灵活熟练的就像是一个老手一样。而正在把玩这支手枪的邓时锋虽然也很惊讶自己为何在第一次接触这种普通老百姓一辈子也许都不会摸到的东西时居然如此熟练,但他从这辆车上发现这支手枪时,关于这支手枪的相关信息便很自然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不仅有当事人的这位警察什么时候领取该枪支,甚至这位爱枪的警察拆卸保养多少次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轻轻的将左轮手枪爱惜的插回枪套,过了一把枪瘾的邓时锋重新冷静下来,仔细的开始分析着整件事情和现在的状况,在经过刚才初步一圈的搜索之后,虽然人是没有能够找到一个,但却也让邓时锋隐约的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异样的疼痛。也许最好的解释就是——自己也许拥有了现场所有人,或者是遇难者的全部记忆!!

    在大概猜测到自己身体或者说脑子所发生的变化后,邓时锋把手枪给别好,再一次开始进行对现场所有车辆的搜索,这一次和上一次粗略的搜索不同,这一次他搜索的特别仔细,每一辆车都仔细的搜查一遍,特别是车尾箱、班车上的行李架的一些物品更是一个都没有放过。

    这次搜索所消耗的时间比较长,但却让邓时锋确定了自己的判定,自己的确是拥有了很多人的记忆,这些车辆上所具有的私人物品邓时锋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它们的存在和作用,特别是像那些笔记本电脑的私人物品,邓时锋更是很自然的在启动它们之后,便清楚的知道这些电脑主人是如何管理这些笔记本电脑资源,甚至一些特别**的东西,邓时锋都知道它们是隐藏在哪个文件夹下,解锁密码是多少……

    这一次的搜索消耗的时间比较长,不过也通过这一次的搜索让邓时锋在确认自己的判断的同时,对现场遗留的所有物资以及融入自己记忆的人员有了一定的了解。现场这二十几辆卡车、轿车、微型面包车、班车、三轮农用车上装载的物品不同,有一些粮食、有一些工矿企业加工设备,这些设备有新购买的也有从其他厂矿淘下来的旧货;在个人物品上比较零碎什么都有,这主要是因为那辆过境长途班车的缘故。除了对物品的清点之外,邓时锋也对身体里大概融进了多少人员的记忆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除了这些车的驾驶员以及自身少量乘客之外,最多的还是那辆过境班车上的人员,初步概算统计,大概至少有超过四十个人的记忆融进了自己的大脑里。这些人年岁不同职业不同,有普通的工人,有普通农民,有普通商人,有普通的白领,有正在孜孜求学的学生,也有返家度假后准备回校工作的教授,有成功的商人,还有警察和现役军人等等……

    而想到现役军人,邓时锋不禁瞅了一眼那辆毫无任何特别之处的军牌卡车,他脑海中关于军人的记忆就来自于这辆卡车上的两位现役军人,这两名军人一人是负责驾驶车辆的士官,而另外一人则是随车的军官;从两位现役军人的记忆里,邓时锋翻找出关于他们特殊身份的一些资料。

    这辆军用卡车虽然毫不起眼,两位军人也似乎没有啥特殊之处,但拥有了他二人记忆的邓时锋却知道这二位军人是隶属于国防部特殊单位经受过相应特殊的训练的押运人员,军卡上运载的东西也是属于极端机密的东西。车厢里面只有一个特殊的保险箱,凭借二人的记忆,他知道这种特殊的保险箱必须要同时由三个人一同输入不同的密码和特殊的钥匙解锁才能开启,如果想暴力开启或者是密码输入错误,这种保险箱内部所安置的特殊炸弹就会连箱子带里面的东西全部摧毁。采用小型核电池做**电力供应的这种保险箱能以这种状态一直安全待命长达六十年!

    虽然隐约的猜测到自己现在的境况就是拜这辆车里的东西所赐,不过邓时锋却没敢贸然试图破解那个保险箱,且不说自己不知道解锁的密码和钥匙,即便是自己有这两样东西,他自己一个人也无法能够像哪吒一样有六只手或者是分身三人同时输入密码和开锁。不过在这辆车上,让邓时锋感到有些开心的是在驾驶室里他又找到两支枪,一支是军用的九二式手枪,口径弹药是九毫米的弹种类型,除了枪体内的弹匣枪套与随身包里一共还有三个备用弹匣,这应该是随车军官使用的手枪,看到一共有四个弹匣让邓时锋有些高兴,每个弹匣满弹十五发那就是六十发弹药,这可比那警用手枪全部一起才三十发子弹要多多了。

    还有一支是那士官所使用的八一式折叠枪托自动步枪。在士官记忆中,这位老士官他本可以选择更加短巧合适与驾驶室这种狭小环境里的九五短突自动步枪,不过由于他最初当兵和进入特殊的部队受训时一直使用的都是八一杠,个人的使用习惯与对八一杠的喜好感情让他最终选择使用了这种老式自动步枪。和军官只带四个弹匣一样,老士官也是带了四个弹匣出来,不过由于八一杠的弹匣可是三十发一个……一百二十发的弹药备弹量和军官手枪的备弹已经足以应付一场小型战斗。

    邓时锋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去翻找现场的东西甚至是到军车警车里把玩枪支并不是他胆大妄为,而是这个诡异的事件与现场的环境让他不由自主的要寻找一些东西给自己防身壮胆。在第二次搜索整个山洞里的车辆时,邓时锋还特别观察了一下这个山洞,这个山洞并没有四通八达的通道,也没有生长任何阴生植物与昆虫更没有怪兽,但是就是因为这样诡异的不合情理,才让人感到诡异的恐怖。

    将长短三支枪揣在身上,又将自己背包里的那把父亲托人在工厂里加工出来的特制求生刀给随身安置在随手可取用的位置,邓时锋这才感觉有了这么一丝安全感。当然,在触摸到这把特别定制的求生刀时,邓时锋大脑中突然闪过一段记忆,右手迅速的将它身形倒转像握匕首一样握在手里,双手迅速在空中舞动,右手的求生刀在高速挥舞中准确的刺、划、挑若干次心头概念存在与空气中的“对手”;这一系列的动作看似很无心而且很难看,但是邓时锋大脑里让其这么舞动的某个记忆却明确的告诉他,这个记忆主人就是凭借这一手在中越边境干掉了几个特工活了下来……

    完成搜索工作的邓时锋感到有些疲累,看看手腕上的手表,从他醒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从堆放物资的地方取出一瓶矿泉水和车里摸出来的水果还有蛋糕点心,邓时锋简单的填充着自己的五脏庙。

    二十分钟后,邓时锋开始了第三次的搜索或者说是第一正式的探索,这一次的搜索主体就是整个山洞,他需要弄清楚这个山洞的大概情况,更需要寻找到出入口到外面去!

    这一次的行动耗时更长,因为这次的探索事关自己的出路,邓时锋对山洞的每一寸土地、岩壁甚至缝隙都没放过,在经过长达十八个小时的仔细探索后,邓时锋终于找到一处似乎是出口的位置。

    这个出口和整个山洞一样都很诡异,因为它并不是以空旷的孔洞所出现在邓时锋面前的,而是以一堆整齐的石块堆放在一起的,而且这些石块更加诡异的是尺寸大小近乎一致,粗略的比量了一下,完全就像是放大一圈的红砖累积在一起的东西。

    其实邓时锋早在搜索伊始后不久便发现了这处约三米高两米宽异常平整的疑似出口,不过出于对整个山洞的好奇,邓时锋是仔细全部搜索完整个山洞后这才回到这个地方,这种做法倒不是只有十八岁的邓时锋所应当具有的稳重,而是脑海里某个科研学者对于未知事物的好奇趋势他这么干的。不过浪费十八个小时并不是白白消耗体力和时间,至少邓时锋在整个搜索过程中,对这个诡异的山洞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只是这种了解也是建立在一知半解甚至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基础上的。

    对于这个诡异而又充满神奇色彩的山洞,邓时锋虽然很好奇但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而且即便他是这一行的科学家也无法回避生存的问题,对山洞有了一定的了解后邓时锋将好奇心暂且放下,邓时锋用卡车上的护栏做了一个简单的梯台后开始拆卸着这面石块堆积起来的屏障。

    邓时锋搬卸这些石块时很小心,他并不是简单粗暴的直接推倒丢弃一边,而是将这些石块仔细的堆放在一旁,而且在扩开一个可容自己出入的孔洞大小后便不再肆意的扩张大小,因为他大脑中某个研究学者的记忆告诉自己,如果肆意的破坏这个出入口的话,也许就会破坏这个诡异的山洞里面的原生态,这对于今后也许还要回来研究是极为不利的。

    小心的钻爬出山洞,当邓时锋从一个不起眼的山脚草丛堆里钻出来时,按理来说任何人都会有一种从绝境脱困下的喜悦,但是邓时锋只是刚刚高兴了不到一分钟这种喜悦便被另一种心情给撞飞到爪哇国去!

    在山洞里时,邓时锋就已经发现,自己身上携带的手机、gps定位设备毫无信号反应,原本以为是地处深处信号薄弱甚至完全没有,可走到外面后,任何电子设备都无法能够接收到定点信号。不仅如此,身边的环境也在告诉他情况绝对不对劲,周边群山树林绝对不是邓时锋记忆中事发地的现场,没有公路,没有任何人类在此生活、工作甚至是存在的痕迹!!而更加让他心寒的是事发之时邓时锋可是在夏天,但现在的气温、身边环境的植被都在告诉自己:现在是冬天!

    冬日刺骨的寒风透过邓时锋薄薄的户外装让他感受到寒冬的凌烈寒意,不过此刻的邓时锋并不在意身体上的这点寒冷,因为此刻他的心比起这冬天还要寒冷,他心头很多记忆体都跳出一个词在告诉他:

    “尼玛,难道穿越了?!!”

章节目录

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康一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康一沐并收藏山窝里的全球首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