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顺顺666同学,我不是安琪儿同学的打赏!

    许紫烟吐出了一口气,脸色依旧平静,让人看不出任何征兆。望着王卧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不用如封似闭大阵,和你公平一战!

    “什么?”

    许紫烟这句话一出口,不仅仅是王卧云愣住了,就是西门孤烟,燕星云,云飞凤,希望也都愣住了。一个分神初期的修士,不用其他的手段和一个大乘期修士进行所谓的公平一战,难道许紫烟疯了吗?

    “哈哈哈……”王卧云愣神儿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嘲讽道:

    “许紫烟,你可是真的张狂啊!不用大阵和我公平一战?你可是想让我感觉到羞愧,不和你一战?许紫烟,告诉你,你错了。只要能够杀了你,本尊就以大欺小了,这点儿名誉对于本尊算不得什么!”

    许紫烟淡淡地摇了摇头说道:“王宗主,我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和大乘期修士一战,也是紫烟的荣耀,紫烟求之不得!但是,紫烟也有一个条件。”

    王卧云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变得警惕,许紫烟绝对不会随便答应和自己单挑的决定。如此她的条件是什么?

    “王宗主,不要紧张!”许紫烟的脸上透露出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淡淡地说道:

    “我的这个条件对于你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说!”王卧云望着许紫烟,依旧警惕。

    许紫烟洒然一笑道:“紫烟这次前来炼丹城,就是想要来看看丹道大赛。而丹道大赛也马上就要开始了,不如我们将单挑之事先放下,一起进城。等到丹道大赛之后,你选择一个时间和地点,紫烟赴约就是了。我保证没有别人插手,只是我们两个单挑,我不用如封似闭大阵。你们二人凭实力一战。”

    王卧云的心中犹疑不定,他的心中绝对不相信许紫烟会与他公平一战。如果许紫烟真的就这样与他一战,那与找死何异?但是,他又找不出许紫烟话中的漏洞,难道是许紫烟在使缓兵之计,想要进入炼丹城之后,再寻个机会逃跑?他正寻思间,却听到许紫烟嘲讽般的声音响起:

    “怎么?害怕了?我可以请西门前辈。燕前辈和云前辈,还有这位绿袍前辈作证,丹道大赛之后,只要你还想要和我一战。我绝对奉陪。”

    如此,王卧云就算是心中怀疑,却也说不出什么。点头应道:

    “好!本尊就答应你的要求,在你临死之前让你观看一次丹道大赛,也让你人生不留遗憾。在丹道大赛之后的第三天,你我就在这城门之外公平一战!”

    说道公平一战,王卧云的脸不由一红。许紫烟却也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只要度过了眼前的危机,等到丹道大赛结束之后。自己在丹道大赛中大放异彩,成为能够开启地镇关下上古遗迹之人,到那个时候,涉及到他王卧云能否飞升的大事,他王卧云还如何肯与自己一战?就是心中想要将自己杀死,他也得放到三年之后。

    而且他既然放弃了丹道大赛后第三天和自己公平一战的机会,自然也就失去了和自己单挑的机会。三年之后?到时候就各凭手段了!

    许紫烟散去了如封似闭大阵。王卧云也散去了罗天剑阵。空中所有的大乘期修士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王卧云一阵传音,大罗天的修士缓缓地撤去。但是,许紫烟也知道这些大罗天的修士不会返回宗门,而是在炼丹城的四周封死了道路,以防自己逃走。

    寒丹的脸色很难看,任是谁的地盘被封死了,脸面上也不会高兴。这不,都回到了炼丹城的议事大殿。寒丹还是冷着一张脸。最终看着王卧云也阴沉着一张死人脸没有忍住,愤愤地说道:

    “王宗主,你什么意思?现在是我们炼丹城百年一度的盛典,你让你的弟子封死了四方道路,莫非不把我们炼丹城放在眼里?”

    王卧云冷冷地看了一眼寒丹,淡淡地说道:“我大罗天的弟子只是在城外等我。不会干扰任何前来炼丹城的修士。”

    寒丹的神色一滞,倒也说不出来什么。许紫烟则是坐在那里没有言语,只是一直注视着被放在西门孤烟旁边椅子上的琅琊。而燕山魂的身体则是被许紫烟放在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许家战殿的弟子已经被寒丹派人安排住下。许紫烟深深锁着眉头,她没有心思去理会王卧云,而是一直在想燕山魂为何要如此,她的心里很不明白燕山魂为什么会前后反差如此之大。

    难道当初移情别恋要杀死自己的人不是燕山魂?

    不可能!燕山魂我不会认错,就算认错了,那个黑色的头颅我不会认错!

    等等!

    当初只是注意到了那个黑色头颅的气息,似乎那个燕山魂的身上并没有自己熟悉的气息。难道说,那个人真的不是燕山魂?而是有人在假冒?

    许紫烟抬起头望向了炼器城城主沈千机,拱手问道:“沈城主,紫烟有一事相询?”

    说实话,沈千机原本对许紫烟印象一般,只不过是给燕山魂的面子才和许紫烟结盟。后来听说许家为了自己送给她们的炼器城商铺还打了起来,就更瞧不起许紫烟了。不过,今天许紫烟给他的印象可以说是震撼。

    首先是短短的几个月不见,许紫烟竟然从化神后期一路突破到了分神初期,这就已经让沈千机很意外了。想当初他可是花了几百年才突破到分神期,而许紫烟还只是四十岁吧!这就分神初期了?

    更令他震惊的是,许紫烟竟然以分神初期的修为硬抗大乘初期的王卧云。而且刚开始还没有依仗阵法,是实实在在地硬抗王卧云。至于后来更是凭着大阵硬抗五千大罗天修士的罗天剑阵。

    就是让他沈千机去独自一人面对五千人组成的罗天大阵,也只有死亡这一条路。这不禁让沈千机对于许紫烟的印象完全改变,这是一个在综合实力上还要超出他的修士,他沈千机如何还敢看低许紫烟,心中早已经把许紫烟当成同境界的修士看待。如今见到许紫烟相询,也十分客气地回道:

    “许族长,不要客气,有事尽管相问!”

    “多谢!”许紫烟先是和沈千机客气了一下,然后才有些紧张地问道:“沈城主,山魂可是一直呆在炼器城内?”

    沈千机看了一眼紧张的许紫烟,他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要紧张,但还是照实说道:

    “不错,燕道友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炼器城内炼器,直到最近才和我一起前来炼丹城。”

    “呼~~”

    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如今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要杀自己的那个燕山魂不是真的燕山魂。但是,那又是谁呢?抬眼望了一眼阴沉着脸坐在那里的王卧云。见到王卧云也正狠狠地瞪着自己。

    心中一动,能够将变化之术修炼得如火纯青的宗门只有中原神机宗,便又将目光望向了中原神机宗的宗主叶城。那叶城在许紫烟问出那句话之后,心中就是一抖。原本他被琅琊所逼迫去暗算许紫烟,心中也没有把许紫烟当做一回事儿。

    但是,当他今天看到了许紫烟的实力,心中还真是有些对许紫烟恐惧。要知道许紫烟如今才四十岁,在修仙界那就是年轻得不能够再年轻。这样一个分神初期的修士,怎么能够不让叶城心有顾忌?

    所以,当许紫烟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微微垂着眼帘,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许紫烟的目光在叶城的脸上犹疑地掠过,心中也不能够确定,便收回了目光。不过,如今知道先前要杀自己的那个人不是燕山魂,此时便对燕山魂的吞噬更加地焦急了起来。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琅琊,等着燕山魂的元神从里面出来。

    其实整个大殿之内的人,此时都焦急地等待着燕山魂和琅琊的争斗分出胜负。每个修士的心中都极其焦急,要知道燕山魂可是他们的希望。如果燕山魂就这么死了,他们开启不了人镇关下的上古遗迹,也就断了飞升的希望,这是他们不能够接受的结果。

    但是,燕山魂会无恙吗?

    在这些人心中感觉希望渺茫,因为燕山魂只有分神中期巅峰的修为,而琅琊的修为却是要比西门孤烟还高。他们在心中的推测,那琅琊就是大乘后期的境界。试问一个分神中期的修士和一个大乘后期的修士相互吞噬元神,那胜负还用说吗?

    但是,结果没有出来,大家的心中就还抱有这一丝希望。他们一边紧张地注视着琅琊,一边时刻准备着围攻琅琊。一旦最终是琅琊获胜,而且琅琊如果对他们抱有敌意的话,他们也就得一起围攻琅琊。

    时间就在寂静中飞快流逝,当黑夜降临之时,没有一个人离去。都静静地坐在大殿之内,每个人的气息都锁定在琅琊的身上。

    累了,今天就不加更了,明天尽量三更!求保底粉红票鼓励!

    <<极品女仙>>看书啦 文字,欢迎读者登录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