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为了大家爽。我爆发了看到一天的功夫,我竟然收到了10张月票这让我激动的同时,决定爆发六千大章免费章节。接下来又是六千大章,不过需要兄弟姐妹们订阅支持了极品的战友们,让我们腾飞吧

    求首定求月票

    许浩量猛地一拍椅子的扶手,双目凌厉地盯视着许紫烟,冷冷地喝道:

    “怎么?难道你还敢不听不成?”

    许紫烟怒视了一眼许浩量,转头望向了坐在上首中间的许浩然,毕竟现在的族长是许浩然,在许家能够做主的也是许浩然。许浩量的话并不那能够代表许家的态度,如果许浩然也是和许浩量同样的态度,许紫烟会毫不犹豫地拂袖而去。至于许家是否会强留于她,许紫烟会在乎吗?凭着自己身上的符箓,许紫烟相信自己能够从许家杀出一条血路。

    许浩然见到许紫烟望向了自己,面色不禁有些尴尬,他的心里也不是不想要许紫烟的功法,但是许紫烟的情况和自己家族中的那些弟子不同,她的功法是别人传授的,而且又被叮嘱不允许传授出去。如果自己硬逼着许紫烟说出来,将来被那个宗门女仙知道了,发起怒来不是自己一个世俗家族能够承受得了的。

    再说。家族此时到了危亡之时,正是有求于许紫烟之际,如果惹恼了许紫烟,在制作符箓之时,就是不作伪,只是把制作的等级和数量降下来,对于家族此际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但是,在他心里从没有想到许紫烟会反出家族,原因无他,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想到许紫烟会有反出家族的实力。他们考虑的只是许紫烟所说的那个传授给她功法的宗门女仙和家族如今的局势。于是,许浩然干笑两声,转首对许浩量说道:

    “九弟……”

    许浩量一挥手拦住了许浩然的话,此时的他已经快被气炸了肺。自己在家族的众高层面前,被一个晚辈怒视,当自己愤怒地质问她时,她竟然直接无视了自己,而是去看许浩然。这让他情何以堪当听到许浩然没有去训斥许紫烟,而是转头对自己说话的时候,许浩量就已经知道许浩然在顾忌什么,会对自己说什么。如果自己就让许浩然这么把话说了出来,自己就会更加地没有面子,这是许浩量如何也忍受不了的。

    所以,他立刻挥手止住了许浩然的话,冷冷地注视着许紫烟,身上筑基期第二层巅峰的威能如移山填海般地朝着许紫烟压了过去,口中暴喝道:

    “小辈,给我跪下”

    众人都怜悯地望着许紫烟。许浩量是在场的众人中修为仅次于族长许浩量的第二高手,这里能够拦得住他的只有族长许浩然。但是,许浩然虽然是一族之长,但是许浩量的手中也掌握着不弱的一股势力,他也不好因为一个晚辈当场和许浩量翻脸。许浩然的心中也知道,那许浩量却也不敢将许紫烟打死,只不过要教训一下许紫烟罢了。

    再说,在许浩然的心里,也觉得许紫烟太过于强势,一个炼气期第一层……,嗯,不对许浩然心中突然一震,刚才只想着问许紫烟关于功法和符箓的事情,忽略了她的修为。她……她今天竟然显露炼气期第一层的境界,难道她又突破了,才重新调整了敛息符,露出了炼气期的修为,准备进入内堂就是许浩然这么一愣的功夫,许浩量的威能已经到了许紫烟的跟前。

    每个人都等着看许紫烟出丑,看她怎样经不住许浩量的威能,被压趴在地上求饶的模样。这些人平时在家族中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一个晚辈先怒视后无视过。就是不和许浩量一个阵营的人也觉得许紫烟太过嚣张,期待着许浩量教训一下许紫烟,让他知道知道尊敬他们这些长辈。所以没有人阻拦,哪怕是出声阻拦。

    但是令大家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许紫烟仍然是稳稳地坐在那里,眼神仍然是没有看许浩量一眼,依旧是紧盯着许浩然。

    许紫烟此时的修为虽然只是筑基期第一层,但是别忘了她是水灵体。在同阶的人中可以说是无敌,就是对上比自己高上一层的许浩量也不让须毫。仅凭这气势,许浩量如何能够将许紫烟压倒,甚至许紫烟身上的衣服都没有动上一下。

    众人都大张着嘴巴,呆滞地看着许紫烟。待清醒过来之后,都忙不迭地将目光在许紫烟的身上扫来扫去,她探查许紫烟的修为。但是结果却是让他们在震惊中更加地看不懂许紫烟了。

    震惊的是,许紫烟竟然已经突破了先天,达到了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这让他们这些老家伙震惊不已,许紫烟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外堂,他们在座的都十分清楚。当然这里除了许浩然,许浩博和许浩渺三个真正了解情况的人。其他人可是只知道许紫烟是以后天第六层的修为进入的外堂的。没有想到在这短短的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许紫烟竟然一路突破到了炼气期第一层。

    不解的是,就算许紫烟是个天才,修炼的速度竟然,将他们这些老家伙都比得羞愧难堪。但是她也只是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一个筑基期第二层后期巅峰的威压?

    别人还在那里发怔,但是许浩量却是挂不住脸了。自己对一个炼气期的小辈,又是喝斥,又是威压,但是人家根本就不鸟自己。不仅把自己的喝斥当成了耳边风,更是无视了自己的威压。虽然许浩量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能够抵挡得住自己的威压。但是他绝对不相信许紫烟有抵挡自己的实力。所以,羞恼成怒的他,不知不觉之中一用力,便捏碎了手中椅子的扶手。霍地一声站了起来,向着许紫烟走去。嘴里暴喝道:

    “小辈,你这是找死”

    “九弟,住手”

    许浩然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厉声喝止住许浩量。不等许浩量说话,便急忙向着许紫烟喝道:

    “烟儿,还不向你九伯磕头赔罪”

    “大哥,”许浩量勃然大怒道:“今天的这件事情你不要管,我非得教训她一顿不可。如果今天就让她磕个头陪个罪就过去了,以后我们许家哪里还有规矩的存在?”

    许紫烟收回了望向许浩然的目光,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许浩量冷冷地说道:

    “你要战,那便战”

    许紫烟话一出口,满殿之人尽皆愕然。他们在怀疑自己是否是在错觉,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人竟然在向一个筑基期第二层巅峰的人挑战。这里只有许浩然,许浩博和许浩渺三人神情一震,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道,莫非烟儿突破了炼气期,达到了筑基期?继而便苦笑着摇头。自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怎么可能。

    可是如此一来,三个人就不禁为许紫烟担起心来,三个人同时出口喝道:

    “烟儿,不要胡闹,赶紧给你九伯磕头赔罪”

    “不必了”

    许浩量此时已经从许紫烟给他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一张老脸气得已经发青,向前迈了一步,伸出一只手向着许紫烟当头抓了过去。

    许紫烟自然不想暴露出自己的修为,这是她的底牌。双手在胸前一拉,双手之间便出现了二十张三品顶级的符箓。在许紫烟身体周围层次分明地布设出一座中品的符阵。许紫烟也想试试用三品顶级的符箓布设出来的中品符阵究竟威力如何?

    那符阵一旦形成,那隐含的威能立刻充斥在大殿之内,如同一只凶兽在盯视着众人。许浩量的一爪收不住,径直抓在了符阵之上。一阵光华爆闪,许浩量只觉得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向着自己涌来。急忙缩手,但是仍然被那股大力反弹得踉跄后退了几步,一张脸羞愤得已经成了酱紫色。

    “哼这就是符阵吗?对付炼气期的人还可以,对付老夫,还弱了点儿”

    许浩量此时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符阵的对手,心中坚定地认为是自己大意造成的失误。

    “嗡”的一声,许浩量身上的气势暴涨,身上的长袍猎猎作响。一身气势已经提升至巅峰,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家族的处境,心里只想着把眼前的这个敢于冒犯他的小贱人置于死地。

    “九弟,不可以”

    许浩量,许浩博和许浩渺三人身形一闪,便出现在许浩量和许紫烟两个人的中间。

    “让开”许浩量脑门上的青筋乱蹦,双目已经变得赤红。

    “九弟,住手我以族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停下来。”许浩然也将其实提升至巅峰,拦截住许浩量发出的威能。

    “族长呵呵,大哥,我的好大哥你真的是很好啊你一个人数十年压着我不够,今天还纵容一个小辈来压我,我今天就要看看,你是怎样当着家族众人的面前帮着那个小辈欺压于我”

    此时,位于许浩然身后的许紫烟在心中已经确定许浩然仍然在对自己释放着善意。如此,也就足够了。以后,许紫烟自然会回报于家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许紫烟要低头。看着许浩量扭曲的面庞,和对许浩然的怒号,许紫烟心中不禁轻叹:

    “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内耗永远是一个家族走向灭亡的开端。看来许浩然还没有完全掌握家族的力量啊,只要这许浩量不息争斗之心,这许家就永远不会是铁板一块。既然如此,我就打破许浩量那心中的幻想,帮族长一把吧”

    此时许浩然正被许浩量一番话挤兑着说不出话来,一张脸也气得通红。自己的修为也就比许浩量高上一层,虽然打起来,自己是稳胜之局,但是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而且许浩然也不想在家族危难之时,自己一个族长和家族内第二号人物大打出手,那让族中的弟子做何想?只好忍住心中的怒气,缓缓地对许浩量说道:

    “九弟,烟儿还只是一个孩子,你就不能够原谅她吗不跳字。

    “如此犯上作乱的贱人,不可原谅”许浩量说得咬牙切齿。

    “族长,请您还是让开吧我很想知道他许浩量是否有原谅我的资格”

    在许浩然身后的许紫烟淡淡地说话了,声音很沉静,在符箓环绕之中,许紫烟的神色带着一丝不屑。

    许浩然霍然回头,盯着许紫烟良久,最后语气犹疑地问道:“烟儿,你确定?”

    “我确定”许紫烟淡淡地说道:“这件事并不是我引起的,话是他许浩量先骂的,手是他许浩量先动的。我想不出一个筑基期的长老,家族中的第二号人物,已经欺压于我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要忍受的。在我的心里只记得一句话,那就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此时的许浩然也搞不清楚许紫烟的实力,可是看到许紫烟沉静自信的神色,许浩然竟然莫名地对许紫烟有了一份信任,心道:

    “如果许紫烟能够打击一下九弟的气焰,对于自己掌控家族有着重要的作用,哪怕只是多支持一会儿,也会让九弟失去颜面。只要到了烟儿支持不住的时候,自己伸手拦住九弟就是。”

    想到这里,许浩然向着旁边闪了开去,回头对大殿之外的弟子喝道:

    “关门”

    大殿的门缓缓地关上,许浩然,许浩博和许浩渺也已经闪到了一边,此时大殿之上的每一个人都注目着大殿中间的两个人。一个是怒发冲冠的老者,一个一脸沉静的少女。

    许浩量积累了很久的威能终于随着许浩然三人的离开爆发了,右手并指如剑诀,“苍啷”一声,一柄宝剑绕体而出,在空中放大,如开天一般地斩向了许紫烟。许紫烟的符阵中突然幻化出一个盾牌,挡住了力斩而下的巨剑,继而在巨剑反弹之际,幻化成一只巨手,凌空一握,便将那柄巨剑握在了手中。

    许浩量在飞剑在没有斩开许紫烟的符阵之时,心中就是一震,待到那符阵之中突然幻化出一只巨手抓住了自己的飞剑,心中更是一惊。急忙将指诀向后一拉,想要将自己的飞剑召回。但是,那飞剑只是在空中不住地抖动,不仅没有飞回来,反而被空中那只巨手拖着向符阵之中拉去。

    许浩量心中大惊之中既有大怒,如果自己的飞剑被许紫烟一个小辈拉进了符阵之中,自己以后还哪里有脸出现在众人面前?而此时的许紫烟却已经将心放下,心中暗自寻思道:

    “果然由三品顶级的符箓布设的中品符阵是可以对付筑基期的修者的,只是不知道能够对付多少层的筑基期修者?唉这许浩量还是修为太低啊”

    许浩量此时的脸已经完全挂不住了,右手并着指诀尽力控制着飞剑,左手在身侧用力一握,“轰”地一声,在他的背后土系灵气瞬间凝结出一个开山巨斧,向着许紫烟的符阵劈了过去。许紫烟的符阵又幻化出一个硕大的拳头,迎着那开山巨斧轰了过去。

    轰然一声爆响,那开山巨斧烟消云散,但是那符阵幻化出来的巨拳虽然变淡了很多,却是仍然保持着巨拳的形状,向着许浩量轰击了过去。许浩量脸色大变,只好松开了控制飞剑的指诀,双手在胸前飞快地结了一个手印,向着空中的巨拳一翻,数十只土黄色的斧头呼啸着向着巨拳剁了过去。

    空中那握着许浩量飞剑的巨手,突然扔掉了那把飞剑。失去巨拳和许浩量控制的飞剑,“苍啷啷”地掉落在地上,声音在大殿之上回响,每一下都似乎敲击在许浩量的心脏上。那只巨拳和许浩量凝聚土系灵气而成的数十只斧头撞在在一起,很快就轰然而散,但是那数十只斧头也剩下不到十只。将飞剑扔到地下的那只巨拳飞快地赶到,一拳轰碎了余下的那几个斧头,继而张开大手,向着许浩量当头抓了过去。

    “哼”

    许浩量冷哼了一声,脸色早已经没有了早先的骄横,变得严肃无比。伸手一招,那掉落地上的飞剑就瞬即地飞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仰首迎着飞临而来的巨拳,手中的飞剑极为快速地斩出,空中顿时想起一阵剑鸣,千百道剑影幻起霞光一片,那空中的巨拳瞬间便被斩得支离破碎,消散在空间。

    “嘻嘻有点儿意思”

    环绕在符阵之中的许紫烟轻声细语,并指如剑,在符阵中的主阵符上连连虚画了几笔,一股灵力注入到主阵符当中。霎时间,符阵光华闪动,幻化出九十九只磨盘大的拳头向着许浩量轰击而去,大殿之内狂风呼啸,在九十九只拳头的后面是一只幻化出来的巨掌,紧随在九十九只拳头的后面向着许浩量凌空抓去。

    两个人相互之间的争斗如电光火石,迅疾异常。只是几息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几个回合。看得大殿之上的众人眼花缭乱,不敢置信。从他们几十年来对许浩量的了解,他们知道许浩量已经使出了全力。这是在二人争斗之前,大家绝对没有想到的。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 小辈竟然会逼得许浩量使出全力。但是,只是瞬间,他们的思维就跟不上场内二人转换的速度了。令他们意外和震惊的局面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许浩量败了

    九十九只磨盘大的拳头虽然被许浩量奋力挥剑斩碎了六十八只,但是还是有三十一只拳头轰中了许浩量的身体,最终轰破了他的护身罡气,那一直虚悬于空中的大手迅疾而下,一把将许浩量攥在手中,捏得许浩量的身体“嘎巴”直响。

    “烟儿,住手赶紧放了你九伯”

    许浩然愣怔了一会儿之后,急忙出声喝道,在心里却是差一点儿乐抽了过去。看着许浩量在那只大手中羞愤欲死的模样,许浩然的心只觉得一阵舒爽。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许紫烟的重要性,如果许紫烟能够将这中符阵传给家族,那么家族面临的处境岂不是好上很多。许紫烟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立刻直线上升,达到了和他平等的地位。

    大殿之上所有的人都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恍如身在梦中,只是这梦也太过恐怖,让人心胆皆颤。

    许浩然阵营中的人此时的心中都掠过一丝幸运,好在自己不是和许浩量一起,否则也要跟着抬不起头来。被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小辈捏在手里,那可不是一般地丢人啊而那些和许浩量一个阵营中的人此时都已经心灰意冷,一个个心中不住地想道:

    “这……以后还有什么可斗的?老的斗不过也就罢了,如今被一个小辈被整治的如此模样,唉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彼此对视了一眼,目光中流露的只有一个念头,以后就是小辈也不是轻易能够得罪的啊

    身在大手中的许浩量此时几欲晕厥,当然不是被许紫烟幻出来的大手给捏的,而是羞愤的。望着周围环绕着符箓的许紫烟,心中悲哀地呼道:

    “这是个怎样的妖孽啊他的父亲不是一个废物吗?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变态啊”

    听到了许浩然的呼喊,许紫烟将捏着许浩量的巨手一收,那巨手松开了许浩量,飞快地缩回了符阵之中,化作灵力,隐入了符箓之中。许紫烟并没有撤去符阵,他对于许浩量的人品并不信得过,所以仍然让符箓成阵飘浮在自己的周围,只是浅笑着看着对面的许浩量。

    许浩量一获得了自由,便黑着脸跳脚大骂道:“各位长老,如此犯上作乱,大逆不道的贱人,你们还等什么,还不一起联手将她打杀?”

    众人都目光诡异地看着大殿之中的许浩量,和许浩然一个阵营的人脸上俱都露出不屑之色。和许浩量一个阵营的人,脸上俱都微红,低下了头在那里不言不语。

    “你们……”许浩量看到大家的表情,面部肌肉已经变得扭曲,望着自己的五哥许浩苍厉声喝道:

    “五哥,你身位刑堂堂主,难道你就任由许家的小辈犯上作乱吧?”

    “这……”许浩苍有些为难地看着许浩然。

    按照许氏家族的族规,许紫烟这种行为确实是犯了家规,而且是很严重的家规。在这种大家族中,辈分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只要是许家之人,作为晚辈就不能够向长辈出手,即使被长辈冤枉,欺压,你也只能够忍着。实在忍不住,也只有向高层诉苦,或者直接向族长投诉。但是一个晚辈想要投诉长辈,是要先受到惩罚的,也就是说先要挨一百棍不死,才能够向族长申诉。许家哪里发生过像许紫烟这样,根本不管族规,直接和长辈打了起来,而且还把长辈给揍了……

    推荐一位热血男的新书,很爽,很歪.歪。下面有链接:

    《血斩寒刀》作者:张穆之

    简介:传统武侠的升级版,流行仙侠的姊妹篇,

    不一样的穿越奇遇,不一样的修仙方法,

    演绎的却是一样的豪情万丈、一样的儿女情长。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