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千大章,倾情奉献!求首定!求月票!

    一直在许紫烟门外守着的那个弟子听到了屋内许紫烟的大笑声,便知道许紫烟已经出关了。急忙站起身形,走到了门前,轻轻地敲击着许紫烟的房门。

    “谁?”许紫烟笑声噶然而止,扬声问道。

    “紫烟老大,我是许铁牛,族长让我在这里等你出关,让你一出关就立刻前往家族议事大殿,族长他们都在那里等你。”

    许紫烟走出屋子,抬头望了望天空,此时已经到了晚上。于是隔着门对许铁牛说道:

    “铁牛,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很累,明天我自会前去见族长!”

    “噢!”

    许铁牛憨憨地应了一声,反身边伸着懒腰边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这些日子他一直守在许紫烟的门外,把他给累坏了。但是在许铁牛的心中却是十分地高兴和骄傲,族长可是单单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通知的还是自己心中最崇拜的紫烟老大。这就是族长对自己的重视!许铁牛一边边走还一边感叹着:

    “老大就是老大,族长的传唤都不立刻就去,还要等自己休息好了再去!牛!真牛!比我铁牛的名字牛!”

    许紫烟等到许铁牛离开,便回到了屋子里。清点了一下桌子上的符箓,六品到八品的符箓各有八张,九品的只有一张。因为当许紫烟成功地制作出第一张九品符箓之后,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所以就只做了一章。又拿起符笔给自己制作了一张敛息符,收到了体内,将气息调至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之后,仍然意犹未尽,又制作了一批三品顶级的符箓,然后才放下了手中的符笔。

    欣赏了一番之后,才将符箓都收到了鲲鹏空间之内,将符笔和符纸收到了储物袋中。许紫烟望了望外面的夜色,心中一动,推门走了出去。身形一展,向着飘雪峰飞掠而去。

    飘雪峰上,一片雾气弥漫。身形一闪,许紫烟轻轻地站在了峰顶的一角。在飘雪峰顶的中央,一条人影在上下翻飞,手中一柄长剑正释放着炙热的火焰,将峰顶的积雪不住地融化,变成一团团水雾在不停地升腾。

    许紫烟站在飘雪峰顶的一角,默默注视着水雾蒸腾之中的许麟,感受到他的气势正在渐渐地提升,渐渐地膨胀。许紫烟心中就是一震,难道这许麟是要突破?他不是刚突破不久吗?怎么又突破?难道是他和自己一样有着奇遇,还是他的资质是如此之好?

    果然,许麟的气势越来越强,似乎是一个口袋里面的气体正在不住地膨胀,找不到宣泄的出口。猛然间,许麟停止了宝剑的挥动,将剑插于身前的地上,双臂向着两侧伸开,仰首向天长啸。双目突然变得血红,背后浮起一只麒麟的虚像,同样地仰天长啸。

    “轰~~”

    许紫烟都感觉到了空间的震动,但是此时她的心却没有去关心,只是大张着眼睛,震惊地望着许麟背后的那只麒麟的虚像,脑海中回放着自己在疤脸独臂人居住的小山谷内看到的那只麒麟。

    “像!简直是太像了!”

    只有三个呼吸的时间,许麟背后的麒麟虚影便轰然而散。许麟呆呆地站在飘雪峰顶,目光中有欣喜,也有疑问。欣喜的是,自己再一次得到了突破,达到了炼气期第四层的修为。惊异的是,自己怎么会突然进境如此之快。自从上次在通幽谷回来之后,二叔告诉我,在通幽谷一战中,自己的背后曾经出现过短暂的麒麟虚像之后,自己的进境就突然地加快了起来。难道自己的体内一直潜伏着麒麟的血脉,以前没有被激发出来,如今被激发了之后,自己的修为就得到了迅猛的增长?

    此时的许紫烟在心中已经十分地确定,许麟和那个疤脸独臂人一定有着十分亲近的关系。可是,许麟是大伯的儿子,而那个人不可能是许家的人,他的修为那么高,只有宗门中人才能够达到那个境界。那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许麟从疑问中清醒了过来,同样沉于疑问的许紫烟也清醒了过来。两个人同时反应到对方的存在,同时抬头向着彼此望去。

    “紫烟!”许麟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继而隐藏在眼底深处。

    “师兄!”许紫烟轻声应道。

    “呵呵,紫烟,你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亲兄弟,你不用称呼我师兄,叫我的名字吧!”

    许紫烟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轻轻点头说道:“嗯,麟师兄。”

    许麟对于许紫烟称呼他为麟师兄而不是麟哥哥,只是报以无声的苦笑。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微笑着问道:

    “紫烟,你来这里有事?”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佯装从储物袋中取东西,其实是从鲲鹏之心中将疤脸独臂人给的那个储物戒指拿了出来,走上前去递给了对面的许麟。

    “你……送我戒指?”许麟的脸上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许紫烟一时间觉得自己很囧,心里想着还不如把那个手镯给许麟,戒指自己留着。口中却连忙解释道:

    “这是一个老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一个老人让你转交给我的?”

    许麟接过了那个戒指,在手中翻弄着,怎么看怎么是一个普通的戒指,便抬头疑惑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淡淡一笑,伸出一只手指指着许麟手中的戒指,轻声说道:

    “那是一个储物戒指,你认主之后就知道了。”

    听到许紫烟如此一说,许麟的眼神就变了。他可是知道,在世俗界要想有一个储物戒指,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能够拥有一个储物袋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而且自己手中的这个储物戒指,从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出是一个储物类法宝,简直就和世俗界的普通戒指没有什么两样。如此高档的储物戒指,那么为什么会有人送给自己。可是许紫烟说是有人送给自己,那就不会有错。

    许麟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储物戒指上,立刻便和戒指有了一丝精神上的联系。运用精神力往储物戒指内一看,瞬间就呆滞在那里。储物戒指里面的那些种类繁多,数目庞大的丹药彻底地晃花了许麟的眼。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脸色不正常地红晕着,如同醉酒一般。半响,才如梦醒一般地呓语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紫烟略微寻思了一下,抬头目光灼灼地盯着许麟,低声问道:

    “麟师兄,你可知道在你刚才突破的时候,你的背后出现了一只麒麟的虚像?”

    “我知道!”许麟轻轻点头说道:“我在突破的时候能够感觉得到。二叔和我说过,我在通幽谷中,那只麒麟的虚像就曾经出现过。而且自从通幽谷回来以后,我就觉得自己的修为提升的很快。”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接口说道:“让我将戒指转交给你的那位老人,在他的身边就有一只和你身后的那只麒麟虚像很像的麒麟。他的那个是真正的麒麟,我想你们两个人之间一定有着亲近的关系。”

    许麟迷茫地望着许紫烟,半响才说道:“我不认识那样的人啊!我自小就生活在中都城,在父亲的教导下成长,不可能有那样的亲人啊。身边有个麒麟,我在许家从来没有见过啊!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

    许紫烟记得疤脸独臂人的叮嘱,便谎言道:“是一个十分威武的老人,他让我转告你,关于储物戒指的事情,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起。就是你的父亲族长大人也不能说,这些都是他给你修炼用的,他千叮咛万嘱咐我,说是一旦泄露了拥有储物戒指的任何只言片语,都会给你和他带来杀身之祸。所以你一定要紧守住这个秘密,他说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他会主动来见你,到时候会向你解释一切。”

    许麟此时也意识到了这个储物戒指给他带来好处的同时,也给他带来的危险。认真地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

    “紫烟妹妹,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对了……”许麟突然指着许紫烟腰下的储物袋说道:

    “你把你的储物袋打开,我分给你一半丹药,这里的丹药很多,对你的修炼有帮助。”

    许紫烟听了许麟的话,心中浮现一丝温情,轻笑着摇了摇头,抬起手,将皓腕上的储物手镯在许麟的眼前晃了晃,说道:

    “那位老人已经送给我了一个,你不用再给我了。”

    “哦!”

    许麟轻应了一声,被许紫烟娇俏的举动给晃得一阵失神。许紫烟也看到了许麟脸上的变化,心中轻叹了一声,轻声说道:

    “麟师兄,我先走了!你也早些休息。”

    说完,不待许麟说话,身形一闪,便从飘雪峰落下,半空中宝剑从储物袋中绕体而出,许紫烟一脚踏在上面,冲破夜幕,御剑而去。

    飘雪峰上,许麟痴痴地望着夜色中许紫烟消失的背影,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嘴里喃喃地自语道:

    “紫烟,她终于决定进入内堂了吗?”

    许紫烟瞬间便飞到了自己的住处上空,降下飞剑,在自己的院落里落了下来,飞剑自动飞入了腰间的储物袋。许紫烟推开了房门,进到屋子里,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甩了甩头,似乎是在把许麟从的自己的脑海中甩出去一般。思索了一下明天自己要做的事情,才安心地躺倒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许紫烟起床之后,洗漱了一遍,又去家族食堂吃了早餐,才晃晃悠悠地向着家族议事大殿走去。在她离开食堂的一瞬间,原本安静之极的食堂内立刻沸腾了起来。

    “你看到了吗?那个许紫烟突破先天了,在她的身上散发着属于先天的威压,好可怕啊!”

    “是啊,虽然不知道她现在的修为,但是那气息绝对错不了,属于炼气期的气息。”

    “她才进外堂多久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紫烟姐姐好厉害,竟然这么快就达到先天了,她今年才十六岁吧?”

    “还不到十六岁,过些日子,过了新年才十六岁!”

    “哦,我的神啊!我要是能有紫烟老大的一半,不!十分之一的修炼速度也行啊!”

    许虎妞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中知道许紫烟就要进入内堂了,是不可能成为梅花帮的帮主了,心中在替许紫烟高兴之余,难免有些失落。

    反倒是坐在另一边的许敢,许文和许天啸偷偷地吐出了一口气,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顿觉轻松了不少。许紫烟离开外堂,进入内堂,他们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许紫烟将食堂内的喧嚣甩在身后,如今凭着她的修为,食堂内的话语又怎么能够听不到。微笑着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心思,抬头望向了家族内最高的建筑,议事大殿。挺了挺胸,腰杆挺得笔直,脸上浮现出自信的微笑,迈步向着议事大殿走去,心中盘旋着一个声音:

    “我就要踏入议事大殿了吗?这是我进入家族内部核心的第一步,还是只是叫我过去问一问事情?嘿嘿,凭着我制符的技术,恐怕我和一般的炼气期弟子不同吧!不要忘了,我还是家族的客卿长老,如此,就不应该只是问问情况那么简单吧!”

    许紫烟一步一步地向着议事大殿走去,心越来越沉静,心中的自信不断地升腾,在心中呐喊着一个声音:

    “家族核心吗?嘿嘿,我来了!”

    来到家族的议事大殿,门口的弟子见到许紫烟远远地走过来,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都极为复杂。以一个后天境界的修为,在通幽谷一役中,一战成名,成为家族年轻弟子的偶像。又以一个后天弟子的身份,竟然能够让家族中的高层在她的门外等了一日,更是以一个后天弟子的身份,让家族中所有直系的高层在议事大殿内等候。这是何等的荣耀,这是何等的骄傲!

    许紫烟的身形越来越近,步伐不紧不慢,每一步的距离几乎相同。表情淡然宁静,看不出丝毫的紧张。

    守卫在议事大殿外的都是家族内堂的弟子,看到许紫烟的神态,一个个不禁暗自点头。不愧是家族看中之人,若是换成了自己,知道家族中所有的直系高层此时都坐在大殿之内,自己还会像许紫烟那样沉着冷静,步履从容吗?

    随着许紫烟的身影越来越近,那些守卫弟子心中又是一惊。

    “怎么!她突破到先天了!已经是炼气期第一层了!她……才进入到外堂有多久?这……太妖孽了吧!”

    许紫烟稳稳地停在了那些弟子的面前,拱手说道:“请诸位师兄禀报族长,就说许紫烟应族长之召,前来拜见!”

    还未等那些弟子应声,便从大殿之内传出来族长许浩然的声音:

    “烟儿,进来吧!”

    许紫烟向着门外守卫的弟子微微点头施礼,那些内堂弟子也亲切地微笑还礼,望着许紫烟的身形从自己的面前走过,目光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一步迈进议事大殿,许紫烟就是一愣,见到大殿之上坐满了人,目光一扫,整整坐了两排。这些人中有一些是许紫烟认识的,像族长许浩然,二伯许浩博,三伯许浩朗,四伯许浩渺,九伯许浩量,还有十二叔许浩扬。

    许浩然,许浩博,许浩渺这三个人她自然是认识。许浩朗和许浩扬曾经和许紫烟一起在通幽谷战斗过,许紫烟自然也是认识。而那许浩量当初在中都城外与族长许浩然一起击杀妖兽,许紫烟亲眼所见,自然记忆深刻。余下的人,许紫烟只是觉得有些印象,那还是在前往通幽谷之前,他们都站在高台之上,许浩然的身后,才给许紫烟留下了一丝印象,至于他们的名字,许紫烟是根本不知道。

    许紫烟只是最初一愣之后,便立刻平静了心情。她虽然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来这么多的人,但是却表现出一个讯息,就是家族对自己的重视。对着上座的众人深施了一礼,许紫烟清丽丽地说道:

    “拜见族长,拜见各位长辈。”

    “烟儿,过来见过你的长辈们,你二伯,三伯,四伯,九伯和十二叔,你都已经认识过了。这是你的五伯许浩苍……”

    一圈拜见过后,许紫烟又认识了九个叔伯和三个姑姑。许紫烟目光偷偷扫视了一遍,只有许浩然和许浩量的修为自己看不透,其他人的修为则是一目了然。修为最低的就是许紫烟的一个姑姑,许音籁。却也有炼气期第十层的修为。其他的人中又五个是炼气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看样子能够随时突破到筑基期的模样。余下的也都是炼气期第十一层以上。

    望着看不透修为的许浩然和许浩量,许紫烟郁闷地想道:“等着自己回去,就用鲲鹏泪洗眼睛,到时候,看谁还能够在自己的眼前瞒得住他的修为?”

    拜见完了之后,许浩然在最下首的地方赐了许紫烟一个座位。许紫烟谦让了几番之后,最终规规矩矩地坐了下去,眼观鼻,鼻观心地不言不语。

    许浩然和众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亲切地对许紫烟说道:

    “烟儿,听你父亲说,你当初曾经遇到一个女仙,正是那位女仙传授给你的功法和制符术?”

    “是!”许紫烟轻声答道。

    “能传授给家族弟子吗?”许浩然的语气充满了期待。

    “功法不行,那位女仙叮嘱过,她的功法不可以外传。不过制符之术她老人家并没有提及,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

    许紫烟心念电转,瞬间便作出了决定。功法是坚决不能够传给家族的,功法是属于一个修者最高的机密,一个高级的功法决定着一个修者的成就。当然,如果一个功法泄露了出去,让别人了解功法的优劣,那么对自己来说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至于制符之术,许紫烟自然也不会全部交给家族,一个势力不强的家族,拥有着一本可以改变实力的制符秘籍,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泄露了出去,就有被灭族的危险。许紫烟决定先把五品以下的制符之术交给家族,等到家族中有的弟子领悟了五品符箓的制作技术之后,再考虑是否进一步传授。

    “哼!”

    坐在许浩然下首的许浩量却冷冷地一哼说道:“你即是许家之人,那么你的一切就都是许家的,要你把功法交出来,你就得交出来,哪里容你推脱?”

    许紫烟霍然抬头,双目直视许浩量,双眉微微向上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原本许紫烟就对家族没有多少归属感,当初自己还只是接受客卿长老的位置,不肯加入许家,成为供奉长老。如今,没有想到那许浩量竟然**裸地逼要自己的功法,这如何是许紫烟能够忍受得了的。

    在许紫烟留在家族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心中下过决心,家族若是对自己好,那么自己就会回报家族,若是家族对自己不好,那么自己也不稀罕这个家族,离开便是。唯一令许紫烟为难的就是,就是父亲许浩光对家族的依恋,虽然在灵魂上讲,许浩光并不是许紫烟的父亲,但是这位老人给予许紫烟的关爱是真诚的,特别是为了她,竟然明知不敌也要反抗,和村长交手,更是为了自己,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回到中都城,这一切都让许紫烟心中感动。

    所以,许紫烟也尽量在使自己对家族有一种归属感,而且族长许浩然和二伯等人也却是对自己很好,这让许紫烟的心中也渐渐地对家族产生了归属感,否则她也不会三番两次地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

    但是,这不意味着自己就可以将一切都奉献给家族,同时,她也不相信在座的每一个人,包括他许浩量在内,都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家族。

    所以,听了许浩量的话,许紫烟勃然变色,望向许浩量的目光迸射出火花。同样的是,许浩量见到一个晚辈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也不禁勃然大怒……

    推荐一位热血男的新书,很爽,很歪.歪。下面有链接:

    《血斩寒刀》作者:张穆之

    简介:传统武侠的升级版,流行仙侠的姊妹篇,

    不一样的穿越奇遇,不一样的修仙方法,

    <be=《血斩寒刀》]

    绿色小说.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