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玄天紫薇星君同学的打赏!

    化神老者立刻拒绝道:“王者啊!那许紫烟还不一定是王者,许空灵只是听莲花峰许家那么一说,也并没有真正见识到许紫烟的五属性,谁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你却是千真万确的王者。.《》 《》广告 全文字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亲眼见到过。而且我们中原许家一代一代地苦心经营万千年,才有了如今我们中原许家的局面,就这么把成果交给了许紫烟,王者如何向一直拥戴你的族人交代?”

    “爷爷,我们中原许家和莲花峰许家毕竟是一家人,是内部问题。我们的敌人不是许紫烟,而是大罗天。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对外面的敌人身上,而不是放在自己的许家族人身上。”

    “王者,你还小,你不懂啊!”化神老者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我不懂!又是我不懂!我究竟不懂什么?”青年王者眼中透露出一丝羞愤。

    “唉,王者!攘外必先安内啊!”

    化神老者长叹一声,青年王者的脸色十分地难堪。最终青年王者与化神老者不欢而散,时间又过了三日。

    许浩镇和许浩连也分别从炼丹城和灵宝城回来了,同样也是灰头土脸,没有购买到一间哪怕最小的店铺。像炼丹城和灵宝城这样的地方,可谓寸土寸灵石,而且是有价无市,根本就不可能买到。

    而就在他们聚在议事大殿内愁眉不展的时候,便便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庄门上的那个写着“言家庄”的牌匾被一轰而碎,整个庄门都被轰成了齑粉。整个庄园内都充满了凄厉的呼号。

    大殿之内的修士霍然站起,朝着外面急掠而去。刚一出大殿门口,举目望去,便看到远处一片红,空中无数的红袍修士正在肆无忌惮地轰杀着许家的一切,弟子。房屋,甚至牲畜。

    那个化神老祖骇然惊呼:“是火焰流寇,火焰流寇来屠庄了!”

    “老祖,怎么办?”

    化神老祖立刻回过神来,急忙吩咐到:“许浩镇,你带着一半元婴期修士组织家族的精英弟子保护着王者从密道立刻远离。我带着剩下的元婴期修士替你们阻拦一阵。”

    “老祖……”

    “闭嘴,半刻钟时间必须撤离,能带走多少弟子就带走多少弟子。各个支脉的弟子都要带一些,不要让许家断了传承。从密道离去,去我们许家的秘密基地。躲上一年半载之后,和莲花峰许家联系,前往莲花峰。”

    “老祖……”

    “立刻走!”

    许浩锦挺身而出道:“老祖,许家只有你一个化神期,你不能够死,还是让我带领着家族弟子掩护,老祖你带着王者撤离。”

    看到化神老祖急怒的神色,嘶声哭喊道:“老祖。为了家族,您还是带着王者撤吧。王者还小,家族还需要您掌舵啊!”

    化神老者脸色颓然,两行浊泪流了下来,回头带着十个元婴期修士急速地撤离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火焰流寇如同一片火烧云一般地飘走了。留下了一片废墟,是真正的废墟,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们不但是杀光了人。而且也抢光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没有人知道火焰流寇为什么要屠言家庄。

    但是,有人知道,这就是莲花峰许家的间殿。自从上次跟随许空灵他们来到了言家庄之后。他们一直派有弟子在言家庄周围。当火焰流寇屠庄的时候,他们也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实力上的悬殊对比,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且留在此处的也只有两个间殿弟子,他们只有把消息尽快的传回了莲花峰。

    一只鲲鹏从无波海飞到了岸上,高高地飞在白云之上。鲲鹏的双翅展开足有数里,在她的后背上站有五百多人,正是从海底世界返回的许紫烟等人。

    这五百多人除了许紫烟和藤妖等,余下的许家族人多灵根一系有二十八人,余下的人都是其余十二嫡系血脉,竟然一脉不缺。不过,许紫烟在奇怪至于,向许天念了解了下,便也不再奇怪。

    在上古时期的许家,通常资质好成就高的多灵根弟子,在他的身边都会招收十二血脉嫡系弟子,各个嫡系血脉弟子都会有,因为有着十二嫡系血脉弟子摆下的十二诸象大阵修炼,修为的境界会提升的更快。

    所以,就是资质不好修为不高的多灵根弟子,也会想法设法召集十二个追随者,十二个嫡系血脉中每个血脉弟子想法设法都招收一个。所以,在上古时期,每个多灵根一系的弟子身边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十二嫡系血脉弟子,而是还有不小的一部分身边的血脉弟子十二嫡系齐全。

    这就造成了当初在无波海上混战,最终被吸入的上古许家弟子各系非常齐全。这一点对于许紫烟倒是意外之喜。不过,因为在海底世界内不能够修炼法术,海底世界的许家弟子都走上了武修之路。

    而且因为海底世界的原因,不能够开启血脉之力,这两方面加起来,致使这些海底世界的许家弟子修为都不是很高。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结丹期的境界,好在回到了苍茫大陆,他们不仅可以重新修习法术,而且还可以在莲花峰开启血脉之力,就算他们这一代修为不能够有太高的成就,但是他们的下一代会重新走上上古时期的辉煌。

    所以,当他们见到许紫烟真的把他们从海底世界带出来的时候,其心情的激动可以想象。就是现在,已经从无波海飞行了三天之后,这些许家弟子依旧兴致不减,一路上欢声笑语。许紫烟站在小白后背的前面,目光透过层层云层向下望去。这三日以来,许紫烟一直认真地观察着途径之处,见到北地已经见不到巫的庙宇,这才放下了心事。她最怕这近两个月来,北地的形势恶化,对于巫的神秘,许紫烟也深深忌讳。

    又过了两天,许紫烟带着许家弟子降落在太玄宗的山门之前。太玄宗的高层听到是许紫烟回山,自然是用最大的仪式欢迎许紫烟归来。柳清寒和无名也亲自迎了出来。许紫烟自然是一一上去拜见,梁之洞派人将许家弟子和藤妖等安排好住处之后,便是盛大的欢迎盛宴。从早晨喝到了晚上,这才尽情而归。

    许紫烟回到了火焰峰,自己曾经居住的小竹楼。顺着窗户向外望去,透过竹林见那清澈池水不断地溢出,化作瀑布垂落下去,一颗心回到了过去。

    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许紫烟收回了思绪,透过窗户望去,见到却是林飞夜和林绯虞兄妹和他们的母亲三人。许紫烟仔细一端量,心中不禁一声叹息。林绯虞和林飞夜两个人的修为虽然有着很大的进步,林绯虞的修为较高,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十层,而林飞夜也达到了筑基期第八层。但是和许紫烟比起来,却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许紫烟急忙站了起来,上前两步,将竹门推开,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三人。

    “紫……烟!”

    林绯虞和林飞夜心中一热,激动的脚步一顿。特别是林绯虞,眼睛迅速地湿润,泪水便滚落了下来。

    “林夫人,绯虞师姐,林师兄,快进来。”

    林绯虞和林飞夜急忙点头,举步行走了过来。许紫烟将三人请进了房间,又沏了茶,这才在对面坐下,关切地问道:

    “绯虞师姐,你的炼器水平到了什么境界?”

    林绯虞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道:“我已经是七品法器师,已经超过了宝器峰峰主莫师叔,是太玄宗名符其实的第一法器师。”

    “太棒了!”许紫烟心中也由衷地为林绯虞高兴,目光又转向了林飞夜。林飞夜见到许紫烟望了过来,脸上便现出了惭愧之色道:

    “紫烟,师兄惭愧,不如小妹。如今才是五品炼丹师。”

    许紫烟闻听就是一愣,继而有些哭笑不得地道:“林师兄,你是炼丹师,绯虞师姐是炼器师,炼丹和炼器不是这么比的!”

    “难道不是我比小妹低一品吗?”林飞夜不解地问道。

    许紫烟摇了摇头苦笑道:“当然不是这么比的,你是炼丹师。炼丹师总共就分九品,从一品炼丹师到九品炼丹师。再往上,就是仙丹师。而炼器师则是不同,绯虞师姐如今只是在最底层法器师中名列六品。在法器师之上还有宝器师,宝器师之上还有灵器师,最后才是仙器师。所以,你们两个完全没有可比性。”

    林飞夜听完,脸上便现出一片喜色,反倒是林绯虞脸色一红,看来在平时林绯虞没少在她哥哥面前显摆。看着他们兄妹之间的表情,许紫烟也觉得好笑不已。

    四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林飞夜在离开之前,取出了一个玉盒。放在桌子上推给了许紫烟。许紫烟从桌子上拿起了玉盒,打开来一看,目光就是一动,里面竟然放着一朵雪莲。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