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心中的冰点同学,芳赏蓝"同学,紫妍=赵一霖伺学,51同学的粉红票!

    就算将来不能够在中原立足,能够立足于东方修仙界,那里的修仙环境也要比北地强出很多。《》.《》.

    “东方万剑宗遗迹?”凌一剑愕然相问。

    许紫烟便将东方万剑宗的事情详细地向着凌一剑说了一遍,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推测。那凌一剑的神情明显地激动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嘟囔道:

    “我一定要去看看,我一定要去看看!完成这件师门任务,我立刻启程去东方!”

    许紫烟微微皱了皱眉道:“凌师兄这次出来究竟是有什么师门任务?”

    凌一剑闻言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脸上带着忧虑之色道:“这次下山是为了师门的一项任务。原本自华阳宗,东方神机宗和青火宗灭亡之后,我们太玄宗可以说是站在了北地修仙界的巅峰。但是,最近却在北地修仙界发生了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凌一剑话锋一转道:“紫烟,你如今也是足迹遍布苍茫大陆,你能够说说苍茫大陆上的人是如何修来的吗?”

    许紫烟眉毛一挑,轻声说道:“无论是法修还是武修,就是借天地之力淬炼自身,最终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不错!”凌一剑点头说道:“这就是我们道家所说的大自然,大自在!但是,这天下却未必只有这一种修炼的方法。还有一种方法是夺众生的运气而修行。”

    “夺众生运气而修行?”许紫烟神情愕然道:“什么意思?”

    凌一剑长叹一声道:“原本我也不知道这些辛秘,是下山之前柳师祖说与我听的。

    在大破灭之前,有着一种修炼方法,那些修士吸收的不是天地之力,而是信仰之力。他们不休元神,不会法术,但是却也不是武修。嗯应该算作体修。”

    “信仰之力?”许紫烟的心就是一抖。

    “不错,这种修炼的方法对修仙界危害极大,要知道我们这些修者都是有宗门的,或者有家族等各种势力而且我们平时拜的也只是我们的始祖。而我们也是始祖的徒子徒孙,一脉相承。

    但是,那种信仰之力的修炼方法,却是要广泛地收取信徒。他的信徒没有势力划分,不管是哪个宗门,或者家族,散修甚至是不能够修炼的凡人,只要信仰了他,他就可以从那些人的身上得到信仰之力用来修炼。而他则是把那些信仰他的人当成奴仆,不断地从那些人的身上抽取气运和信仰之力。”

    听到这里,许紫烟的脑海中猛然蹦出了一个字:“巫!”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巫族的存在?但是在许紫烟的心中还是很不确定,便轻声问道:

    “他们把那些信仰他们的人当做奴仆,而又不停地抽取他们的信仰之力和气运,按理说应该不会有多少人愿意信仰他们才对!”

    凌一剑摇了摇头道:“不是恰恰相反,他们的信徒繁衍的非常之快。”

    “为什么?”许紫烟不解地问道。

    “因为只要信仰他的人,是可以在信仰他的过程中得到神通。越是信仰之心诚挚者得到的神通就会越加的厉害。这种神通是他恩赐给他的信徒的,根本就不用他的那些信徒去修炼,只要那个信徒信仰之心诚挚,便会在瞬间拥有一种神通。这对于人类的吸引力是致命的,特别是对于那些资质差的修者,这种不劳而获的途径让他们痴迷。而一旦痴迷进去之后,便很难自拔。

    这种修炼信仰之力的人究竟是如何获取信仰之力,又如何恩赐那些信徒神通的,我们并不清楚。但是,从我们接触过的那些信徒来看他们说在他们祈祷的时候,仿佛会有一个声音在他们的脑海中回荡,让他们只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全心全意地信仰那个修炼信仰之力的人。”

    “呼~·

    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有些紧张地问道:“那这些修炼信仰之力的人叫做什么?”

    “巫!”凌一剑轻声说道。

    许紫烟的身子就是一震,果然是巫。正心中激荡间,却听到一旁的凌一剑继续说道:

    “巫这种修炼方法就是以人为基础。如果想要提升他们的修为,他们就必须发展数量惊人的信徒,可谓不折手段。如此,他便威胁到了我们修道之人,动摇我们各个宗门的道基。紫烟,你想象一下,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我们太玄宗的修士也开始信仰与他,到了那时,还会有我们太玄宗吗?

    我们是与天地呼应,道法自然。而他们却是在夺人气运。只要他想要不断升修为,就得不断地奴役人类。到最后,他为了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会不惜一切地发动战争,征服一切不信仰他的人类。巫,就是整个修仙界的灾难。”

    “那师门这次让你下山是……”

    “唉~~~”凌一剑长叹了一声道:“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许是我们北地修士的修为低下的缘故。那个巫选定了我们北地,如今在北地已经有不少人在信仰那个巫。建了不少庙宇,供奉那个巫。长此以往,修仙界危矣。”

    许紫烟的脸色就是一变道:“北地已经有巫了吗?”

    “不错!”凌一剑一脸的凝重道:“这次师门就是让我们这一代几个弟子下山,就是分赴各地,将那些庙宇尽皆毁去。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结局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那些信徒见到我们毁去了庙宇之后,竟然发狂般地朝着我们进攻。而且在我们离开之后,他们就又会再建起一座庙宇继续膜拜!”

    “这······”许紫烟的神色也变得凝重道:“如此说来,我们必须找到那个巫,将其杀掉,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情。”

    “不错!”凌一剑使劲儿地点了点头,不过随即脸上一片为难道:“但是,我们太玄宗一直没有找到那个巫的存身之地,他非常的狡猾。”

    “他长得什么样子?”

    一条幽暗偏僻的巷子,远离了散仙城的中心,这里居住的都是一些相对来说条件不是很好的散修。

    几个散修懒散地坐在巷子边上闲聊着,猛然间听到巷子口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几个散修转头看去,见到一个身穿火红衣裙,体态婀娜的女子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一头红发随风飘扬,一种张扬的野性美立刻吸引了那几个散修的目光。

    那个红发红裙的女子袅袅娜娜,飘飘如仙地从几个散修的眼前走过,向着巷子深处走去。

    几个散修的喉咙忍不住咕咚吞了一口口水,一个个心里道:

    “这个女子不知道是不是散修,真是美的像仙女下凡似的,如果是散修,要是能够和她结成道侣,可是要比升仙还要快活了。”

    几个散修的目光一直盯着那红发红裙的女子背影,纤腰,丰臀,长腿看,那女子每一次的体态变化,都晃花了他们的眼。

    猛然间这几个散修的神色僵在了脸上,继而透露出惊恐之色。一个个急忙地低下了头,因为低头的动作太急迫,竟然扭动了脖子嘎巴直响。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等人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这岂不是说那个红发红裙的女子,修为要在他们之上?修仙界是残酷的,等级是分明的,盯着一个修为超出自己的修士看,而且眼中还有亵渎之意,这不是找死吗?

    那个红发红裙女子走到了一座红砖青瓦的小房子前,只要略微看一眼,就知道是一个非常小和非常简陋的住地,房顶和墙体上都生着绿油油的青苔。

    红发红裙女子走上前去,握住门环轻轻地敲了几声,便从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门一开,从里面现出一个高大青年,面容虽然年轻,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满是沧桑。

    “玲珑,你来了!”那个青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海辛,接到你的传讯,我就立刻启程,不知道你这次究竟惹到了什么麻烦?”杨玲珑关切地轻声问道。

    范海辛脸色一暗,让开了半个身位,轻声说道:“进来再说吧!”

    杨玲珑点了点头,举步迈进了大门,范海辛将门关上,然后引领着杨玲珑进入到了屋内,又给杨玲珑沏上了茶,这才坐在了杨玲珑的对面。

    望着对面的杨玲珑,范海辛的眼中闪过一丝思念道:“玲珑,这些日子可好?”

    杨玲珑点了点头道:“还好,不外乎就是修炼。你还是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范海辛便深深一叹,脸上一片黯然。良久,才沉声说道:“玲珑,我的来历你也知道。但是,还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哦?”杨玲珑的眉毛挑了挑。

    对面的范海辛仿佛陷入了回忆,缓缓地说道:“玲珑,你知道我是北地坐忘宗的弟子。也知道当初坐忘宗究竟是做了些什么,而且到如今整个坐忘宗就只剩下我一个弟子。但是,你不知道我这些年一直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