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夫人望着身边的许紫烟,眼睛便立刻湿润了起来。^^许紫烟与她去世的女儿有着八分相像,如今自己的儿子文浩又不知去向,直叫她这个当娘的心如刀割。如今见到许紫烟当面,哪里还忍得住心中的思念,眼睛一红便流下了泪水,吧嗒吧嗒地掉落在桌子上。

    许紫烟自然是知道文夫人为何掉泪,便伸出手握着文夫人的手,将自己在中原遇到文浩之事说给了文青夫妇两个人听。刚才她一直没有说给文青听,就是想要等到文夫人前来再说。当文青夫妇听到文浩被许紫烟从妖族的手里救了出来,两个人便站了起来,没口子地感谢。

    当再听到许紫烟将文浩带去了许家族地,会让散仙盟的老盟主路广天传授文浩功法,文青夫妇更是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顾着一个劲儿地敬许紫烟酒。待敬了几杯酒之后,文青便坐在那里有些尴尬。因为他实在是想不起自己有什么能够送给许紫烟,表达自己的谢意。

    许紫烟自然是知道文青的心思,便笑言道,她自己把文浩就看成自己的弟弟一般,让文青夫妇不要想太多。许紫烟是不在乎,但是文青作为北地散仙盟盟主却不能够不在乎,作为文浩的父亲就更加地不能不在乎。脑海中回想着许紫烟的成长历程,最终一咬牙,他准备将散仙盟的命运完全压在了许紫烟的身上。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许紫烟深深地弯下了腰,凝声说道:

    “许族长,文青愿意率领北地散仙盟归顺许家,愿为许家马前卒。”

    文青称呼许紫烟为许族长,这就是在表示正式的态度了。许紫烟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仲手扶起了文青道:

    “好!既然文盟主提出来,紫烟也不矫情。这件事情我会让家族长老前来和您相谈,每年散仙盟要交给许家多少灵石和资源·而许家会给散仙盟多少丹药符以及法器,到时候你们自行商量。

    嗯!不过,我们许家可以每十年送给散仙盟两个名额,散仙盟可以送两个修士前往我们许家族地修炼十年。”

    文青闻听眼睛就是一亮·虽然他如今不知道许家的修炼环境究竟如何,但是怎么也是在中原,只要是在中原,那里的修炼环境就会比北地不知道强出多少倍。**只是后来当北地散仙盟的两个修士去了许家族地十年后返回北地散仙盟之后,一身修为的增长着着实实地让整个北地吃惊。

    当那两个修士将许家族地的修炼环境描述了一遍之后,许家族地立刻成了北地修士心中的修炼圣地。北地修仙界很多宗门势力先后归顺许家之后,每十年各个势力都会为了自己宗门或者家族得到的那两个名额举行大比·就是为了能够得到前往许家族地修炼十年的机会。

    这都是后话,文青夫妇极力邀请许紫烟去城主府住上一晚,许紫烟也含笑答应。但是,等到三个人走出酒楼之时,却是碰到了从外走进来的凌一剑。原来是凌一剑去办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越是想越是觉得和自己走个对面的那个女子就是许紫烟,便急匆匆地返了回来,看看许紫烟有没有离开·却没有想到正好将许紫烟堵在了门口。

    “凌师兄!”许紫烟一见到凌一剑,便惊喜地唤了出来。

    “紫烟,真的是你!”凌一剑见到许紫烟认出自己·心中更是高兴。

    如此,许紫烟便告辞了文青夫妇,在酒楼内许紫烟已经用传讯玉简将这里的事情和爷爷许顶天说了一遍,家族很快就会派出一个长老前来北地散仙盟。所以,许紫烟也可以放心地离开。只是文青夫妇的脸上挂满了遗憾。

    散仙城内建筑得距离许家差了许多,就是比太玄宗也差了很多。但是却和太玄宗有着不同的特色。无论是许家还是太玄宗,都是以自然为主。一切都是顺势为之。所以,许多房屋阁楼都是隐藏在山林之间。但是,散仙城却是在一片平原拔地而起,从无到有。

    坚硬的山石剖成片状铺地·倒也显得整洁大气,房屋和街道在数万年前建造的时候就有着严整的规划,井然有序,而且这种风格一直保留至今。

    就北地来说,太玄宗是一个修炼的地方,而散仙城则是更像一个交易的聚集地。

    许紫烟和凌一剑顺着城墙缓步而行·回想起当初自己也就是在这个地方,被路广天请去吃饭,最后收下路广天,嘴角不禁掠过一丝微笑。

    贴着城墙的路都是一些小道,这很少有人经过,十分地僻静。许紫烟和凌一剑缓步地走在小路上,许紫烟将最近在中原发生的事情有选择地说给了凌一剑听。

    凌一剑听得眉飞色舞,当听到许紫烟在炼器城外和妖族相斗突破之时,更是击掌叹息,恨不得他自己当初也在炼器城外与妖族相斗。

    许紫烟笑道:“你如今已经是结丹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突破到元婴期。凌师兄这样的修为在北地绝对是顶尖的人物,如此在北地逍遥自在有什么不好?我现在在中原虽然闯下了一些名声,但是无时无刻不是生活在危险之中。而且无论是我对上王卧云,还是许家对上大罗天,都是蝼蚁撼大树的局面,日子并不好过!”

    凌一剑微微皱了皱眉,相劝道:“紫烟,中原的危险你我还在太玄宗的时候,就听长辈们说过,如今你又肩负着一个家族,做事还是不要太冲动。千万不要在像上次那样冲动,一个人打上大罗天。”

    说到这里,凌一剑喟然一叹道:“要说还是当初我们都在太玄宗那会儿,虽然我们各峰之间也有争斗,但是目的却是都十分单纯。那个时候,虽然我们修为都很低,但是每天除了修炼,却也没有如此多的烦心事儿。什么事情都有长辈扛着,如今我们的修为是增长了,但是责任也重了,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闻听凌一剑在那里感慨,许紫烟的脸上却露出苦笑。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从世俗界到修仙界这些年,似乎自己从来就没有凌一剑所说的那种逍遥自在的日子。自己几乎从来就没有长辈为自己扛什么事情过,一直是自己在**抗争。

    如果自己当初在太玄宗一直不出来,凭着自己那个时候修为和地位,应该能够在太玄宗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吧!

    不!

    不可能!

    许紫烟摇了摇头,当初自己离开太玄宗也是被逼的,被东方青火宗逼的。后来虽然灭掉了东方神机宗和青火宗,但是却也答应了西门孤烟的条件。再也不可能回到北地。

    这就是命,是命运逼迫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令自己不得有丝毫的退却。

    许紫烟轻叹了一声道:“是啊,自从离开了北地,几乎就没有落地安宁过。希望这次从北地回去之后,能够好好过些宁静的日子。”

    凌一剑见到许紫烟的眉心锁着疲惫,便呵呵笑着说道:“紫烟,你也不要太悲观。如今我们的日子之所以自己做不得主,那还是因为我们的修为不够。如果我们有着绝对的实力,又有谁敢让我们不过悠闲自在的日子,到那时,他们恐怕巴不得我们什么也不管,尽情去逍遥自在。

    紫烟,师兄相信你,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站在整个修仙界的最顶端,令整个苍茫大陆上的所有修士仰望,就只会有一个人,那就是你。”

    凌一剑越说越兴奋,激动地说道:“到那个时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骄傲,也是我这个师兄的骄傲,是太玄宗的骄傲,是整个北地的骄傲!”

    望着凌一剑激动的模样,许紫烟的心情也被他感染。一直以来心理上的疲惫紧张竟然放松了下来,只觉胸怀一畅,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凌师兄也别总是说我,我可是知道万剑锋的弟子一直是锐气逼人,难道你还真的想要过那种悠闲自在的生活?”

    凌一剑的剑眉一挑道:“紫烟,我这一生最大的志向就是带着太玄宗走出北地,将太玄宗建立在中原。”

    说道这里,凌一剑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剑,单指一弹,剑声轻鸣。一脸严肃地说道:

    “紫烟,等着这次北地事情处理完之后,我就会去中原历练!”

    许紫烟听得心中一动,猛然间想起自己推测那东方万剑宗也许就是太玄宗前身,那乘万里才是太玄宗真正的师祖。于是,便轻声说道:

    “凌师兄,我看你还是先去东方吧,那里有一个万剑宗的遗迹,你去那里看看,会不会有什么际遇!”

    许紫烟想到如果凌一剑真的有际遇,将来能够将太玄宗带到中原和许家遥相呼应,这无疑是一个最佳的局面。至于北地完全可以将凌霄的赤阳宗扶持起来,到那时北地依旧是和自己结盟的状态。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