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影子、同学,iren同学,7999198同学,我叫脸脸同学,大活络丸同学,※枫叶同学的粉红票!

    燕山魂从昏迷中醒来,鼻子嗅了嗅,神色就是一变。*.***身形瞬间出现在院落里面,脸色再变。神识铺天盖地地蔓延出去,目光一厉,抬起右脚朝着地面狠狠一跺,在琴清府邸外面四角的地面里,那四个阵旗就被震了出来。窜到了空中又掉到了地上,包裹着琴清府邸的阵法悄然散去,整个府邸内的迷神香气随风散去。

    一声凄厉的声音从许紫烟的房间里传了出来:“小舟,你···…用了隐身符?你……你……”

    燕山魂,公子锻和琴清等人出现在门口,目光向着门内望去神色之间出现愕然。只见此时的公子冶背对着他们,在公子冶的对面站着江小舟。公子冶的神色他们看不见,但是能够从他的背影在不断地颤抖就能够看得出他此时的心境十分地激动。

    而在他的对面,江小舟的眼神十分地凄然。两行清泪从她的眼中悄然滑落。

    “为什么,小舟?为什么?”公子冶双拳紧握,声音凄厉。

    江小舟的嘴微微扯动了一下,轻声说道:“夫君,我们的罪孽太深太重!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我,就让我来承受这个罪孽吧!”

    半空中又是十数条人影落入到院落里面,却正是已经从风巅口中掌握了一切资料的许浩合·还有感觉到琴清这里有剧烈的破除阵法波动的杀无痕带着十几个护城军赶来。

    “小舟,我们没有罪,我们有什么罪?你为什么这么做?”公子冶踏前一步,声嘶力竭。

    江小舟凄然一笑,刚想要说什么,却见从她眉心之处突然渗出了一点红,那一点红迅速地延展,一条血线延展过了鼻子,嘴唇·下巴,喉结…···

    “噗”

    那血线猛然向着外面喷射了出来,江小舟的身体裂成了两半,向着两边散开,却正是公子冶刚才对着伏在桌子上的许紫烟那迅疾一刀,完全被已存死志的江小舟承担。

    那一刀夹杂着公子冶的毕生修为,刀又是中品巅峰宝器,而江小舟又是存了死志。从知道了自己的夫君是吃掉半人族小孩心脏和脑髓这件事情之后,她就存了死志。每当和公子冶当面之时,她都仿佛看到公子冶的嘴角流淌着鲜血·还有些许白色的脑髓。^^

    这一切都是公子冶因为她江小舟的走火入魔而劳心劳力,损耗了寿元之后,才想到的邪法。每个人都可以谴责公子冶,但是她江小舟不能!

    这个罪孽总是要有人承担,那就让我江小舟承担吧!

    已经存了死志的江小舟一路隐身地跟着公子冶来到了许紫烟的住处,看到公子冶等人的举动,她已经猜到了结局。所以,她替许紫烟挡了公子冶那一刀,而且挡得很彻底。

    那一刀,不仅将江小舟的身体划作了两半·也将她体内的元婴斩成了两半。所以,江小舟已经是再无存活之理。

    那血线“噗”地一声喷了对面的公子冶一脸,江小舟的身子就在他的面前裂成了两半·公子冶的身子一颤,猛地冲上一步,双手将江小舟的两半身子抱住,朝着中间合到一处,泣血吼道:

    “小舟······小舟······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

    “娘~·

    门外一声凄厉至极的呼叫,公子锻的身形冲进了房间,双手抱住江小舟的尸体,任那鲜血流了他一头一脸·嘶声悲呼道:

    “娘·你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

    猛然间看到公子冶脚下的长刀,赤红着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公子冶道:

    “父亲,娘……是你给……”

    “不错!”随着“错”字出口·公子冶喷出了一口鲜血,喷了公子锻一脸,继而忽然仰首大笑,状若癫狂:

    “你娘是我杀死的,是被我一刀劈死的,哈哈哈······呜呜呜·……”

    公子锻松开了抱着江小舟的双手,望着对面的公子冶,神情木然道:

    “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杀无痕带着人走进了房间,目光威棱地扫过那四个跟随公子冶前来的分神期修士,冷冷地说道:

    “我劝你们不要有丝毫反抗,你们也应该知道,如今事情败露,你们是不可能逃出炼器城的。如今许紫烟这里还没有伤亡,只要你们不反抗,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四个分神期修士对视了一眼,俱都黯然一叹,低下了头。

    “拿下!”杀无痕厉喝了一声。

    从杀无痕的身后立刻冲出了四个修士,分别将那四个分神期修士封住了气机,将四个分神期修士拿下。

    此时,许浩合和燕山魂等人也都进入到房间里,注视着屋内中间的公子冶父子二人。

    公子冶没有理会质问他公子锻,而是双手将江小舟紧紧地抱在怀里。七窍内渗鲜血,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呆滞,嘴里不停地呢喃着:

    “苍天,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小舟刚刚恢复过来,我还没有和她好好地享受一天美好的生活,你就从我的手里把她彻底夺走,为什么?苍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许浩合心中冷冷一笑,他这次来就是要向许紫烟汇报审问风巅得来的消息。而另一边的许紫烟也神情黯然,公子冶的所作所为,她在莲花峰的时候,通过那些妖兽的元神,已经知道了公子冶妖族勾结的许多事情。一面为了江小舟的命运感到黯然,一面也为公子冶如今还不知悔改而愤怒。原本是想要等着从风巅那里得到确实的消息之后·再对公子冶采取行动,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早一步寻来!

    “苍天不公平吗?”许紫烟冷然说道:“我看苍天确实不公平,能够让你活着,是苍天最大的不公平

    公子锻霍然抬头,望着许紫烟,眼中流露着痛苦至极的神色道:

    “许道友,你知道些什么?”

    许紫烟没有去看公子锻,而是紧紧盯着公子冶喝道:“公子冶,你一直在违背人类的法则·在和妖族做交易,就凭这一点,难道你不该死?”

    公子冶呆滞的眼珠子终于转了转,脸上现出嘲讽地笑容,望着许紫烟道:

    “这算什么?不错,我是和妖族做交易。但是我都是拿些破烂和妖族交换一些优秀的资源,而我用交换来的资源炼制出来的宝器,却都是卖给了人类修士。人类修士拿着我炼制的宝器去斩杀妖族,说到底,还是人类得到的利益要超过妖族无数倍·我有什么罪?凭什么定我的罪?我凭什么该死?”

    许紫烟气极而笑道:“那么和妖族勾结,将在你那里炼制宝器的修士离城的消息透露给妖族,让妖族打劫那些修士,之后你和妖族分赃又怎么说?”

    “我透露给妖族的那些讯息,最终被打劫杀死的修士都是一些罪孽深重。在修仙界十恶九厌之人,杀了他们对修仙界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又有哪里做错?”

    一旁的许浩合再也忍不住,厉声喝道:“公子冶,那你在五十年内,先后服食了近五十个半人族孩子的心脏和脑髓·这又算什么?”

    周围的人闻听,一个个都是目光一缩,两个原本站在最外面的半人族闻听·身子一颤,继而疯狂地向着公子冶冲了过去,空中凄厉地喝道:

    “原来是你,我要杀了你!”

    杀无痕的手下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伸手拦住了两个半人族,只是目光都冷然地望向了公子冶,看他如今怎样分辨。

    公子冶的神色也是一变,不过犹自强辩道:“半人族?他们算人类吗?妖族可是管他们叫做半妖族。他们在我们人类的眼里就是妖·我吃妖的心脏和脑髓又有何不可?”

    “父亲!”公子锻猛然一声厉喝道:“既然你如此理直气壮·今日迷翻许道友确是为何?我娘被你……却又是为何?”

    许浩合站在一旁冷笑道:“公子冶,如果你真的觉得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如此理直气壮·又为何跑到这里,想要杀死我们的王者?要知道我们的王者可是与你有恩!”

    公子冶默然·其他的事情还可以强辩,但是许紫烟是他的恩人,这一点就是到现在也不可否认。就是公子冶心中有千般理由要杀死许紫烟,却也说不出口,说出口也站不住脚,却只能够更加证明他的不堪。

    “你要杀许道友?”公子锻满眼的不可置信。

    见到公子冶默然无语,公子锻一字一顿地说道:“她……是……我……们……的……恩……人!”

    话音刚落,公子锻似乎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双眼睛呆滞地望着公子冶,半响,才仿佛回魂一般地喃喃自语道:

    “是娘挡了你那一刀……娘真的是你杀死的······”

    “哈哈哈······不错!是我恩将仇报,应该遭到苍天的惩罚,哈哈哈……”

    颤颤巍巍地抱着江小舟从地上站了起来,满脸已经分不清是血是泪,缓缓地向着门外走去。

    杀无痕身子一横,便拦住了他的去路,冷冷地盯着他。公子冶凄然一笑道:

    “无痕兄,你难道还怕我逃走不成?”

    杀无痕看了看公子冶,又看了看他怀中的江小舟,最终却是怅然一叹,将身躯移向了一边。许紫烟也没有动,不过她的目光却没有看向公子冶,而是望向跪坐在地上的公子锻。此时的公子锻,双目之中尽是迷茫与彷徨。

    粉红票榜持续滑落,铃动在迷茫与彷徨中求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