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多了两个大神之光!感谢战友!求全订老书,新书铃动拜谢!

    许紫烟轻微的动作立刻惊醒了燕山魂,双目中透出痛苦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舍。他不想要许紫烟看到此时自己的脸色,双臂一用力,将许紫烟紧紧地拥在怀里。许紫烟略微挣扎了一下,便柔顺地不再挣扎,任由燕山魂抱着自己,嗅着怀抱中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燕山魂双目中的不舍渐渐占据了全部,将脑海中琅琊的声音驱走,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我不能放弃紫烟!不能!绝对不能!琅琊,我与你不同。如今我已经不再是上一世的琅琊,我是一个全新的我,我的事情由我做主,谁也影响不了我!更不能为我做主。”

    许紫烟能够感觉到自己怀里的燕山魂,那种柔情的气氛却在回来,许紫烟趴在燕山魂的怀里,嘴角向上翘起,渐渐地幸福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时间在静谧中悄悄过去,两个人最终还是脸羞红红地分开,但是手还是紧紧地握在一起。燕山魂单手一拂,一张椅子便从另一边移过,紧挨着另一张椅子,燕山魂和许紫烟手拉着手并排坐在两张椅子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燕山魂心念突然一动,将那个仙器护身玉牌取了出来,让其飘浮在自己的面前,之后又取出了一段兽筋将玉牌穿上。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凭着精神力,那只握着许紫烟的手却没有瞬间分离。

    运用精神力将那个玉牌送到了许紫烟的面前·轻声说道:

    “紫烟,这是一个护身玉牌,你佩戴在身上。”

    许紫烟闻听,美目一张,仲出另一只手接住空中的玉牌,拿在手心观看,心中欢喜无限。将那个玉牌挂着脖子上,藏于衣内,温情脉脉地望着燕山魂。

    “紫烟!”

    “嗯?”

    “我已经向三大城主解释过你与他们的误会·他们也表示过不再计较此事。不过,该防备还是要防备。”

    许紫烟闻听,眼中现出惊讶,不过瞬间现出感激之色道:“山魂,谢谢。”

    燕山魂轻轻地摇着头道:“你我之间何来一个谢字?着实该罚!”

    许紫烟便微微垂下了眼帘,嘴角向上翘起。.

    “不过······那王卧云只是答应暂时将你们之间的恩怨放下,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仍然要小心防备他。

    “嗯!”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到那时,你这些日子以来的迷惑就都会解开。”

    “嗯?”许紫烟抬起眼帘望着燕山魂道:“那······你就不能先和我说说吗?”

    燕山魂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知道的也只是我推测出来的,不知道他们知道的是否和我一样。还是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如果和知道的不一样,回来之后,我再说给你听。”

    许紫烟微微扭了扭身子,刚想要说什么,却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公子锻的声音:

    “燕道友,你回来了吗?”

    许紫烟和燕山魂霍然分开,燕山魂便向外走边唤道:“锻道友来了!”

    许紫烟一挥衣袖·将紧挨着自己的那把椅子移回对面,又抬起双手,曲起十指朝着燕山魂的后背做出抓挠的动作。随后·立刻将双手负在了身后,脸上现出微笑,望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公子锻。

    此时,在公子冶的房间内,公子冶和江小舟相对而坐。屋子内的气氛极其压抑,最终那公子冶仿佛经受不住这种压抑一般,艰难地开口道:

    “传来消息,城主出手了·刀开来完了!”

    江小舟无言。一声重重的叹息从公子冶的口中传出·声音说不出的压抑:

    “小舟,我们还是逃到妖族去吧!”

    江小舟闻听使劲儿地摇了摇头道:“不!不能够去!那里是妖族啊!妖族自古就与人类仇视·争斗不休。如果夫君前往妖族,说不定就会被妖族囚禁起来·变成每日每夜为妖族炼器的傀儡,我们的孩儿就会成为他们的人质,这万万使不得!”

    公子冶闻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地上来回转着圈。江小舟望着惶急的公子冶,眼中的神色愈发地坚毅,轻声道:

    “夫君,你还是带着锻儿逃吧,哪怕是逃到北地,逃到南荒,甚至前去世俗界,这里的事情由小舟一力担当。”

    公子冶突然停住了脚步,静静地望着对面的江小舟,嘴角渐渐地浮起一丝讥笑,渐渐地笑出了声,最终却是放声大笑,只是眼中的泪水却是不住地流淌了下来:

    “小舟,你可是存了死志吗?我公子冶增的一切,都是为了救活你,如今你却要为我而死,你叫惰何以堪?哈哈哈……”

    江小舟张了张口,却被公子冶一甩袍袖拦住了口,沉声说道:

    “小舟,这件事情就让为夫去处理,你好好在家等着就是!”

    话落,公子冶便转身走出了房间,将江小舟一个留下。待他的脚跨出了房门,眼中闪出一缕厉色……

    江小舟望着公子冶离去的背影,眼中充满了担心,焦虑和苦涩,最后却变成了坚毅……

    在琴清的院落中,此时燕山魂,许紫烟和公子锻都已经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许紫烟坐在椅子上,一只胳膊支在桌子上擎着下巴,目光迷离地望着对面墙上的某一点,时而嘴角掠过一丝微笑。

    在琴清的府外,四个分神中期的修士站在琴清府邸的四角,每个人扬手掷出一个阵旗,那阵旗瞬间便插入底下。整个琴清的府邸很快就被一层无色的阵法笼罩在里面。

    这个时候,在琴清府中下人的房间里,端坐着一个丫鬟。猛然间耳朵动了动,便取出了一炷香,插在了桌子上的香炉内,先是服了一颗药,然后将那柱香点燃。

    那香很是怪异,只是香头通红,却没有丝毫香烟飘散出来。无色无味······

    琴清府上的一个个下人很快地昏迷了过去,紧接着两个半人族也昏迷了过去,盘膝坐在屋子里面的公子锻也昏迷了过去。燕山魂和琴清等四个女子也在不知不觉中昏迷了过去。许紫烟支着下巴的手猛然一晃,便伏在了桌子上,闭上了迷离的双眼。

    在琴清的府门外,突兀地出现了五个身影,站在中间的是公子冶,在他的身后是四个刚才布阵的分神中期修士。

    公子冶仲出一只手飞快地打出几个手诀,之后便推开了大门,五个身影便进入了府内,回手将大门关上。

    一进入院落,四个分神期的修士迅速地将神识释放出去,只是一个瞬间便将神识收回,朝着站在中间的公子冶点了点头。

    “呼~~”

    公子冶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下来。举步向着许紫烟的房间走去,仲手推开了许紫烟的房门,许紫烟伏在桌子上的身形便呈现在公子冶的眼帘。公子冶手指一动,一把长刀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双手握着那把长刀举步向着许紫烟走去,待走到许紫烟身前,将长刀高高举起。许紫烟俯身在桌子上,头发向着旁边散落着,倾长白皙的玉颈呈现在公子冶的视野中,那高高举起的长刀便如同闪电一般朝着许紫烟的脖子斩了下去。

    那长刀如同一道匹练斩了下来,刚刚斩下,公子冶就感觉到不对。待凝目一看,心中便吃了一惊,此时在他的身前的椅子上,哪里还有许紫烟的身影,抬目望去,却见到许紫烟正目含冷芒地望着他。

    公子冶的心中就是一阵恍惚,刚才明明感觉到自己的长刀劈到了人,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许紫烟在昏迷的刹那间,就知道自己中了迷神香,一种使修士神识昏迷的药物。心中惊悚之下,暗道这次是自己疏忽了,说不定自己的性命这次就交代在这里了。可是她在临昏迷之际也没有想到究竟是谁在暗算自己。

    但是,就在她昏迷之际,和她融合的一掌之水突然在许紫烟的体内伸出了无数触角,那无数的触角如同无数的吸盘,将那**香迅速地吸收一空,然后将那**香气俱都送进了紫烟空间,消散无踪。

    而就在此刻,公子冶的长刀从空中劈下。

    许紫烟一个瞬移便躲闪了过去,可是就在她瞬移的刹那,她分明感觉到有一个人插在了她的身前,替自己挡了那一刀。但是,等她目注的时候,在她和公子冶之间又分明没有人。

    公子冶也愣愣地望着对面的许紫烟,他身后的四个分神期修士也是一愣,刚想要动身扑向许紫烟,却见到在公子冶和许紫烟之间,一个身形渐渐地凸显了出来,由淡及浓,一个清晰的身形出现在公子冶的对面。

    “小舟······你怎么会在这里?”公子冶的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

    许紫烟的神色一愣,不过她此时却顾不得这些,一掌之水悄无声息地从许紫烟的脚底窜入地下,瞬间便到达了燕山魂,公子锻和琴清四个人房间,破土而出,钻入每个人的身体内。

    只是瞬间几个人中的迷神香便被一掌之水吸收,并且统统送进了紫烟空间。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